本类点击爬行
张宏良:空前的困局,辉煌
戴旭:别睡了,中国人
漫长的20世纪
毛泽东 | 给江青的信
一个大学生的广州血泪史
张建武等:广东工业化城市
余杰:寻求大学的尊严 寻
低消费高福利:通往生态文
以粮为纲 全面发展
2006国务院关于完善粮
警惕中国装备制造骨干企业
李昌平:台湾行
李书福再次炮轰:丰田可以
李秀林:转型的阵痛
低碳乡村——因地制宜、以
中印是一流金砖
不可能的美国梦(文佳筠)
宋鸿兵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
质疑吴敬琏现象
合肥政府采购封杀国产空调
 

毛泽东 | 给江青的信

作者/来源:转载 点击次数: 8162

这是毛主席于1966年7月8日写给夫人江青的一封信。该信是毛主席一篇内涵广阔而又深刻的作品,是关于“文革”的重要文本。可是,它却不像作者的其他文本那样容易理解。大抵是由于内中许多思绪还不能公之于众,甚至还不能告知政治局的委员们,而毛主席又以为这些在滴水洞中沉思的结果应当写下来,留存下来。思之再三,最恰当的形式,便是以写给妻子的信的形式来表达——这是一封具有“政治遗嘱”性质的信。毛主席信中说自己身上有些“虎气”,也有些“猴气”。这让我们想起他有名的诗句——“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该文根据修改件刊印于《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二册,第71—75页,其中的有些段落曾先后在《人民日报》发表。


                                                                                          

江青(注:时任中共中央文化革命小组副组长)

 

六月廿九日的信收到。你还是照魏、陈二同志(注:魏指魏文伯,当时任中共中央华东局书记处书记。陈指陈丕显,当时任中共中央华东局书记处书记、上海市委第一书记)的意见在那里(注:上海市)住一会儿为好。我本月有两次外宾接见(注:一九六六年七月十二日,毛泽东接见尼泊尔王国王太子比兰德拉·沙阿;七月十七日,接见出席亚非作家紧急会议的代表和一些国际组织的观察员),见后行止再告诉你。自从六月十五日离开武林(注:杭州市)以后,在西方的一个山洞(注:毛泽东家乡湖南韶山的滴水洞)里住了十几天,消息不大灵通。廿八日来到白云黄鹤的地方(注:武汉市),已有十天了。每天看材料,都是很有兴味的。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过七八年又来一次。牛鬼蛇神自己跳出来。他们为自己的阶级本性所决定,非跳出来不可。我的朋友的讲话(注: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林彪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八日在北京举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长篇讲话,九月二十二日,中共中央印发了这个讲话),中央催着要发,我准备同意发下去,他是专讲政变问题的。这个问题,像他这样讲法过去还没有过。他的一些提法,我总感觉不安。我历来不相信,我那几本小书,有那样大的神通。现在经他一吹,全党全国都吹起来了,真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我是被他们迫上梁山的,看来不同意他们不行了。在重大问题上,违心地同意别人,在我一生还是第一次。叫做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吧。晋朝人阮籍反对刘邦,他从洛阳走到成皋,叹道: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鲁迅也曾对于他的杂文说过同样的话。我跟鲁迅的心是相通的。我喜欢他那样坦率。他说,解剖自己,往往严于解剖别人。在跌了几交之后,我亦往往如此。可是同志们往往不信。我是自信又有些不自信。我少年时曾经说过: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可见神气十足了,但又不很自信,总觉得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我就变成这样的大王了。但也不是折中主义,在我身上有些虎气,是为主,也有些猴气,是为次。我曾举了后汉人李固写给黄琼信中的几句话:峣峣者易折,皎皎者易污。阳春白雪,和者盖寡。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注:《后汉书·左周黄列传》)这后两句,正是指我。我曾在政治局常委会上读过这几句。人贵有自知之明。今年四月杭州会议(注:毛泽东一九六六年四月十六日在杭州主持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我表示了对于朋友们那样提法的不同意见。可是有什么用呢?他到北京五月会议上还是那样讲(注:一九六六年五月四日至二十六日在北京举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报刊上更加讲得很凶,简直吹得神乎其神。这样,我就只好上梁山了。我猜他们的本意,为了打鬼,借助钟馗。我就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当了共产党的钟馗了。事物总是要走向反面的,吹得越高,跌得越重,我是准备跌得粉碎的。那也没有什么要紧,物质不灭,不过粉碎罢了。全世界一百多个党,大多数的党不信马、列主义了,马克思、列宁也被人们打得粉碎了,何况我们呢?我劝你也要注意这个问题,不要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经常想一想自己的弱点、缺点和错误。这个问题我同你讲过不知多少次,你还记得吧,四月在上海还讲过。以上写的,颇有点近乎黑话,有些反党分子,不正是这样说的吗?但他们是要整个打倒我们的党和我本人,我则只说对于我所起的作用,觉得有一些提法不妥当,这是我跟黑帮们的区别。此事现在不能公开,整个左派和广大群众都是这样说的,公开就泼了他们的冷水,帮助了右派,而现在的任务是要在全党全国基本上(不可能全部)打倒右派,而且在七、八年以后还要有一次横扫牛鬼蛇神的运动,尔后还要有多次扫除,所以我的这些近乎黑话的话,现在不能公开,什么时候公开也说不定(注:一九七二年五月,毛泽东的这封信曾作为批林整风汇报文件之五印发。一九七二年十月一日,一九七三年九月二日和一九七五年三月一日,《人民日报》曾先后发表了这封信的部分内容),因为左派和广大群众是不欢迎我这样说的。也许在我死后的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span>结论: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还是这两句老话。


久不通信,一写就很长,下次再谈吧!


毛泽东

1966年7月8日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16/3/10 22:45:51
当前页:1/2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