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胡靖:城市化进程的悲欣交
胡靖:《寻乌调查》展现云
胡靖:多哈回合的农业框架
胡靖:比较优势理论误导了
胡靖:农业的产业缺陷与非
胡靖:蓦然回首,“本色”
胡靖:付不起钱的文明路径
胡 靖:峨嵋是唯一的
胡靖:家庭承包经营早已名
胡靖:农业剩余劳动力是一
胡靖:先保障,后股田
胡靖:新农村建设的俯仰之
胡靖:四川已非天府之国
胡靖:能力不是户籍隔离制
胡靖:以县镇化承载新生代
胡靖:贫困是农民的自然属
胡靖:兔年春节在广州
胡靖:为何要反感粮食安全
胡 靖:悠然非南山
胡靖:农村土地湄潭模式渐
 

从国家安全角度看分田到户与土地确权

作者/来源:胡靖 点击次数: 453

2014年1月24日,我国将国家安全提高到了空前高度。中央成立了国家安全委员会。由总书记担任主席。对金融安全、经济安全、网络安全、能源安全、国防安全等元素予以了特别的关注。以预防这些领域出现严重的危机,危及国家安全。这在目前复杂的国际“亚和平”环境下,是一个非常英明、重要的决定。但是,从媒体披露的情况看,国家安全还没有关注一个重要的内容,即我国的农地制度安全。或许在高层看来,农地制度安全仅仅是一个“制度”层面的问题,属于“经济安全”的范围。与国家安全还有较大距离。

但是,农地制度是我国最基本的经济制度。可以说它是我国现代化的稳定器、社会发展的稳定器。农地制度直接关联9亿农民的基本保障和经济利益。直接关联国家的农业安全、粮食安全、生态安全。是我国一切经济、社会制度的基石。因此,一旦在改革的过程中出现重大的失误和危机,必然会导致农村全面危机。农村危,则天下必危。而目前进行的改革,恰恰没有后悔机制、补救机制。

所以,在目前改革的关键时期,需要将农地制度安全提高到国家安全的层面来认识。严防脱离实际的机会主义、冒险主义对国家安全产生威胁。

三十多年,中国的农地制度改革,一直是在充满质疑的环境中勉力推进。并且,随着这种制度性危机的加重,质疑的声音越来越强烈。而改革,却基本不回应这些来自基层和边缘学者的质疑。也不反思改革在方向、方法上的问题。反而将这种质疑、反对的声音视为“左”的意识形态而予以彻底拒绝。从而使得中国的农地改革,正在演变成为危及国家安全的一种极端的冒险行动。

1979年启动的农地改革,即“家庭承包经营”制度,目前,已经快进行不下去。为此,中央政府也不得不面对这个头痛的问题。力图以“合作化”、“规模经营”、“产业化”、“土地流转”等缓解这种制度性危机。但枝枝叶叶的举措几乎没有任何成效。在应对的方略上,目前选择的“确权”是一个错误的方向。或者说仍然是错误的“路径依赖”。总书记曾经说过一有意思的比喻:第一颗扣子错了,以后的扣子就会全错。“确权”,就是第一颗扣子错了以后的错误的继续。

第一颗扣子错在哪里呢?错在1984年一号文件宣布“承包经营权15年不变”。由此开启了对集体统一经营的架空、瓦解历程。1998年第二轮承包,第二颗扣子继续错误,宣布“承包经营权30年不变”。2008年十七届三中全会,宣布承包权“长久不变”,是第三颗扣子错误。现在又进行的“确权”是第四颗扣子。目前,除了华西、南街、周家庄等零零星星的个别村庄,全国各地村庄的集体经济基本上被私有化方向的改革整得瘫痪闭气。成为一个个没有任何经济实体的“空壳村”。但是,这并非是改革的胜利。这是因为邓小平的生产力理论,生产力才是评判制度变迁的唯一的制度标准、历史标准。不是理论、不是舆论。

集体统一经营是一种生产力的必然要求。是一种产业组织的必然要求。这种经济逻辑是毁灭不了的。在农业领域也概莫能外。因此,在1984年以后,缺乏村集体统一经营的分散、细碎的农地制度改革,首先恶化了农业的经营环境。使得中国农业的组织性、整体性消失。中国农业需要一定的规模,但又并不是美国那样的数千亩的大规模。而是小规模。尤其是在南方丘陵、山区。适应山区地形、地貌的数亩地连片、规模种植,就可以展开机械化、统一施肥、统一治虫,直接降低农业生产成本,获得明显的规模效益。这是以前人民公社时期生产队的优势。也是生产队存在的理由之一。但是1984年后,改革走向了制度的极端。以致今天的这种小农经营的非常无奈。小农经营由于生产上的“小而全”,不仅直接抬高了农业生产成本。而且农业机械很难得到利用。由此很多承包地根本就经营不下去。农民就只有撂荒。以离乡背井、外出打工来获取生计。在广东河源农村,一些村庄甚至80%以上的耕地由于承包权的细碎性原因,直接撂荒,无人耕种。而我国最重要的粮食生产,也由于生产成本越来越高,“地板”价格逐年抬高。国家补贴越来越重。今年,就实在支撑不下去。政府不反思农地改革的错误,就只有被迫大量进口。以进门来缓解这种制度性的危机。而且进口的不少还是转基因农产品。由此,中国粮食安全、食品安全都出现裂纹。而且,裂纹会越来越大。什么时候才是底线呢?追踪索源,正是“家庭承包经营”这一制度降低了中国农业的国际竞争力。直接危及到了国家的粮食安全。

其次、农地的整体性被彻底破坏。农地是一个生态整体。村庄内的山水林田路,需要在这种整体性的前提下,才能表现出可持续性和效率。就像骏马之腿,必须在马的整体性下才有存在的意义。徐悲鸿画马,如果也在制度经济学家的英明指导下,只画一个个“细碎化”的马腿,他就是屠户一个。就不是徐悲鸿了。但是,改革却以“用益物权”等违宪方式,强行剥夺集体经济组织的发包权,将村庄农地的整体性分割为细碎状态。就像一片马被残酷分割为不同的所有者。张三有前腿的承包权、李四有后腿的承包权,王五有马屁股的承包权。然后宣布说,这种承包权“长久不变”。村庄的整体性都没有了,承包权有什么积极的意义呢?长远看,不可能有任何积极性的意义。结果就是各个村庄陷入越来越严重的生态环境危机。原子化状态的农民对此毫无办法,作为“弱者”的他们的对策就只能是比粗、比烂、逃跑。而不是精心维护。追求“可持续发展”。比粗,就是比粗放经营。只要能够增加近期经济效益,农药、化肥、除草剂、生长素等就毫无顾忌使用。时刻期望着钱赚的差不多的时候,移居到城镇。村集体不管,也管不了,中央政府更不让管。结果导致农村面源污染越来越严重。很多数百年的老井,也因为污染报废。城乡老百姓的食品危机越来越严重。病患越来越多。当然搞改革顶层设计的专家、官员,有生态农产品特供服务,而且远离面源污染,一般不会产生负反馈。所以,这些顶层们尽可以信誓旦旦、甩开膀子蛮干。比烂,就是一个个的村庄,在失去集体经济的统一治理以后,荒凉凋敝污染。没有最烂,只有更烂。看看遍布各地的“癌症村”,就知道这种比烂的后果有多严重。而“确权”还在继续巩固这种比烂的制度基础。逃跑,当然就是逃离村庄。能否就业并不最重要。重要是要逃出去。10多年前,在广州做民工调查,惊讶地发现有很多六、七十岁的老年人在广州当“走鬼”、乞丐。从机会成本看,这意味着,这些农民在村集体被强制解散后的村庄的境遇,更差。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16/3/7 22:44:24
当前页:1/2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