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胡靖:城市化进程的悲欣交
胡靖:《寻乌调查》展现云
胡靖:多哈回合的农业框架
胡靖:比较优势理论误导了
胡靖:农业的产业缺陷与非
胡靖:蓦然回首,“本色”
胡靖:付不起钱的文明路径
胡 靖:峨嵋是唯一的
胡靖:家庭承包经营早已名
胡靖:农业剩余劳动力是一
胡靖:先保障,后股田
胡靖:新农村建设的俯仰之
胡靖:四川已非天府之国
胡靖:能力不是户籍隔离制
胡靖:以县镇化承载新生代
胡靖:贫困是农民的自然属
胡靖:兔年春节在广州
胡 靖:悠然非南山
胡靖:为何要反感粮食安全
胡靖:农村土地湄潭模式渐
 

胡靖:新农村建设的俯仰之间

作者/来源:秋田 点击次数: 2165

新农村建设的俯仰之间 胡 靖 市场经济的发展正在迅速改变和同一中国农村。不仅是物质形态的道路、建筑、消费品,而且还包括精神领域的消费观念、思维方式、价值取向等。这种同一的力量由外向内展开,不可逆转。在这种市场力量持续的冲击下,几千年延续下来的村落文明迅速崩溃,而代之现代文明的统一的标签和色调。笔者每次回老家四川探亲或到其他地方调查、考察,都为这种同一震惊。在经过两个小时的飞行以后,常常发现四川的农村与广东的农村至少在外观上没有明显的区别。一样风格的的水泥建筑、一样的水泥或柏油路,居民家里一样的洗衣机、冰箱、电视机,青年人一样的发型、一样的流行乐、一样的电视频道、一样的游戏机,一样的偶像。一样的东西真是太多了。要知道,这种文明的同一是在短短的20多年间完成的。在历史的长河中,20多年仅仅是白驹过隙的一刹那。但俯仰之间,已为陈迹。我由此想到恐龙的故事。哪个统治地球数百万年的动物之王,也是在历史的一刹那消失的。当我们在发掘其化石、为之唏嘘的时候,是否想到当今的中国市场文明的同一,也是在完成一刹那的毁灭呢?而被毁弃的村落文明,有很多正是中国人民几千年文明进化的成果。更值得思考的是,文明的这种毁灭方式并非恐怖的刀光血海、天崩地裂,而是以一种隐晦的方式:在快乐中、在激动中,我们就悄然诀别、葬送了祖先的几千年的劳动成果,连一点仪式、一点悲怆都没有。并且因为进步、发展,我们的意气风发、慷慨激昂、颂歌如潮。同济大学的阮仪三教授的感言值得思考,他说:改革以来,中国文化遗产遭受全面的、根本性的破坏,远甚于文革时期。文革只是破坏了一些器物,而改革开放的前二十年和后二十年造成的破坏是毁灭性、根本性的。相比较而言,改革开放前二十年是因为无知,后二十年则是因为愚昧。 历史,可以以楚人一炬的方式烧掉秦皇的阿房宫,也可以市场的方式毁灭存在了几千年的村落文明。村落文明的多样性特征是由于农业文明的多样性产生的。在历史上,由于各个地区的地理、地质、气候、水源等生态环境不同,农业的生产方式呈现了很大的差异。进一步生产方式的差异导致了村落文明的灿烂多姿。比如,在幅员辽阔的中国,丘陵文明与平原文明就不同,湖泊文明和山地文明就不同。并且,即使在同一个地区,也会出现语音、服饰、饮食、戏剧、祭祀、宗教等的巨大差异。这种村落文明的差异性特征使得中华文明美不胜收。所以,才有今天周庄的水乡之美、丽江的高原之美、徽州的建筑之美、平遥的古城之美……。这些自然之美感染了诗人,才有杜甫的夜雨剪春韭,新炊现黄粱,才有温庭筠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才有骏马秋风塞上,杏花春雨江南,才有毛泽东的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村落文明的美与和谐是天然雕饰的,因此,它契合人性、滋养人性。但是,城市化进程却使人类隔离、远离自然。这一定就是进步吗?笔者在10多年前曾因偶然的原因到金沙江边的屏山县去体验这个国家级贫困县的贫困。那次是乘早班船逆金沙江而上。金沙江蜿蜒于群山之中,挟云贵高原之云气而冲下四川盆地,故江水湍急如注,击岸有声。江上薄雾迷朦,两岸峻峰壁立,仰不见顶。船行前有山阻,后有山合,如在桶中行。杜甫诗句江云飘素练,石壁断峰青,正合此地景色。5个小时后船靠屏山码头,笔者却还震撼于自然之鬼斧神工。在县政府的例行调研结束后,遍街道居然不见一乞丐、流民。故疑惑其贫困,又剩坐了2个小时的汽车来到了更偏远的龙华古镇,以为此地僻壤穷山,必多衣不遮体之人。但一下车,仿佛是穿越了时光隧道,来到了古代社会。龙华镇三面环水,一面是山,林木葱茂,雾霭氤氲。三条石板街道依山蜿蜒,两边古旧民房错落有序。更有一雕龙画凤的廊桥通镇外的八仙山,古朴俊美,不知建于何代?民众仪态安静,勤而少语。次日逢场,穿行人流中,攘攘熙熙,买卖井然,若《清明上河图》。这是笔者首次为农业文明的和谐之美震慑,并从此怀疑扶贫的方式和意义。其实,与现代文明比较,村落文明更容易唤起人类最自然、本能的情素。所以,现代都市人在休假的时候,总是愿意选择偏远的村落作为自己的旅游圣地。在哪里可以放松自己的精神,重现灵魂之本色。但村落,哪些栖载了几千年的文明的村落,却在市场经济的侵蚀下一批批地消失。同济大学的阮仪三教授功德无量、八方呼吁,也只能在旅游的名义下保护周庄、平遥几个古村落、古镇。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市场的价值,那么村落文明的任何载体最终都会被夷为平地,而代之以同一的没有任何文化内涵、没有任何历史渊源的水泥建筑。这就是我们在农村常常见到一些哥德式、罗马式建筑的原因,它们不伦不类地散布在中国各地的农村,与传统无关,与历史无关,与环境无关。精神、信仰的空无,是村落文明失落的结果,也是中国目前农村发展困境。因此,在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过程中,仅仅重视经济、重视消费是远远不够的。各地政府还应当成为村落文明的思考者、守护者。即使无法完全保护村落文明的精神,各地政府也应该尽可能保护村落文明的形式,如有代表性的建筑、街道、庙宇、祠堂、舞蹈、服饰、饮食、歌谣等,它们是村落历史与文化的载体和象征,是村落存在的意义和符号。如果仅仅因为市场因素就决定其取舍,那么我们存在的哲学、发展的哲学就实在是太肤浅、太愚昧了。在这一点上,我们也许应该学习我们的邻居俄罗斯民族,他们的改朝换代也非常血腥,但这不妨碍他们总是非常小心地保护、延续自己文明的痕迹。这才是真正的理性。同样,得到保护的村落文明也会成为中国最宝贵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并因此成为世界文明的财富。在精神上,绵延至少数百年的村落文明可以为村民提供信仰、信心,甚至灵魂的归宿。在社会层面,很多经过历史检验的一些伦理、道德观念可以维系村落的秩序与和谐。在经济上,各具特色的村落文明具有独特的美学、观光的价值,这可以增加村民的收入。在生态环境层面,村落文明一般都内涵天人合一的哲学精髓,可以避免对生态环境的破坏。在外交上,对村落文明的尊敬也将赢得世界其他国家的真正的尊敬。一个总是妄自菲薄的民族,不会获得平等的国际地位。因此,政府正在推动的新农村建设应当有历史、文明的意识,应当小心翼翼地甄别、保护各个地区的村落文明。否则,推土机一过,千年村落文明将永无陈迹。功邪?罪邪? 2006-7-9 广州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06/7/10 11:36:43
当前页:1/2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