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梁裕飞:下乡日记6篇
养虾大叔
跑船的洪哥
办宴席的霍叔
黄伯母的农业
族谱
06物流 邝伟洪2006
王家博:谢谢你,招元村
沙北村-龙菲菲小组(第一
沙北村--林鑫小组(第一
06物流 陈振华
曾小玲 20060709
06物流 卓锡定
06物流+陈全星2006
医疗状况
王土清 20060709
06物流+周炎培2006
06物流蔡其舜的阳江下乡
肖碧翠 20060709
06物流+冯洁莹2006
 

李登奇:下乡日记

作者/来源:秋田 点击次数: 1937

2012年11月11日             星期日                        

下乡日记(一)

昨天晚上,一阵狂风骤雨过后,天气突然变得阴寒起来,寒冷伴随着秋雨来临。然而,这点小困难却丝毫不能消退我们兴奋的热情,因为,我们期待已久的下乡活动即将要到来了。

早上八点钟,我们从学校准时出发,朝着目的地——云浮市郁南县大方镇大方村前进。随着汽车在高速公路上渐渐驶进云浮境内,我第一次亲眼目睹了山区的地形景貌:远处近处随意突起的山峰,那么高,那么险,这些山就仿佛自己突然冒起来似的,笔直笔直,各种悬崖,虽不很高,却足够险峻;山峰的四周尽是各种巨大凝结的岩石,山坡上偶尔栽着几棵挺直的桉树,还有那孤零零驻立在山上的电线杆;山谷之间偶尔有一两块梯田,或者盆地的低洼处,有一俩座简陋的房屋,零星的几个人在梯田里辛勤地劳作。眼前的这幅景象是那么宁静,仿佛自己走进了国画的世界里。

进入连滩镇后,我们完全驶进了大山,绵延的山路十八弯,一边倚着高山,另一边临着悬崖,汽车左扭右摆,这对于第一次坐车经过山路的我来说,多少是有一点紧张的,同时我也隐隐感受到,这次下乡,将是一次艰苦的挑战,同时也将是最亲近自然和古朴生活的一段美好生活经历。

大约中午十二点,我们终于抵达大方镇。

首先,在镇政府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我们到镇政府的食堂吃了顿丰盛的午饭,接着开始安排各个小组对应的住户。起初不知道是大伙开玩笑还是工作人员弄错了,我得知我们小组三人将寄宿在书记姚叔家,我们小组三人都既感兴奋又感到压力山大,姚叔也过来和我们拍照留念,而到最后正式分配的时候,我们却和另一户人家对应上了,不由得有点失落。来接领我们的是一位中年妇女,皮肤黝黑,个子不高,岁月已经开始在她脸上留下印记。在跟着她往她家里走的时候,我们一路上跟她聊天,得知她姓蔡(后面简称“蔡姨”)。蔡姨人很好,也很热情,通过和她的聊天,我们初步了解了她家的情况:丈夫姓谢,因家贫只生了一个儿子,在读初二,成绩较差,但很爱打篮球并且是年纪的篮球队长……等等。随后我们跟随着她转入一条小巷,她给我们指着一座破旧的两层平楼,向我们介绍说那是她家,然而令我们没想到的是她带领着我们去了另外一户有着一座崭新的三层楼房人家的家里,然后那户人家里一位明显比她年轻不止十岁的青年人带领我们上了三楼,给我们安排了一间房间,然后简单交代了我们几句,给我们留下大门的钥匙,接着他就骑着摩托车,载着劳动工具下田去了,蔡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整个房屋只留下迷茫的我们:蔡姨刚刚说另外一间房屋是她家的,那怎么带领着我们来到这户人家这里?蔡姨的家乡粤语难道让我们听错了?刚刚那个青年人明显既不是她所描述的丈夫又不是她的儿子,我们对应的住户究竟是蔡姨那边还是现在住宿的这边?这些问题困惑着我们,让我们有点不知所措,最后我们决定还是先不去理会这些问题,先把自己安置下来。我们住的那个房间,可能是因为太久没有人在里面住,满地的灰尘,所以我们就先清理好房间,铺好床,把我们的日常用品拿出摆放好。我们居住的那户人家,大人们都下田干农活去了,只留下一个6岁的小女儿在家,叫谢晓彤。小女孩很可爱,不怕生人,在我们搞好卫生想要休息一会的时候还缠着我们陪她玩,弄得我们没法睡觉,我们干脆起来,带着她在村子周围逛,随便熟悉一下环境,了解一下风土人情。大方的老乡们都很热情好客,遇到我们都会很和善地和我们聊上几句。

逛完回来后,我们遇到蔡姨,于是我们把我们的疑惑提出来,蔡姨才把情况告诉我们。原来我们对应的人家确实是蔡姨家,只因为蔡姨家没有多余的空房间,所以蔡姨才安排我们住在她二伯家,但是吃饭我们还是要到蔡姨家吃。到此为止,我们的目标才得以明确,住户情况调查——蔡姨家。去到蔡姨家,我们见到蔡姨丈夫谢叔和她儿子谢伟杏,于是我们一起聊天,通过聊天我们再进一步了解了谢叔一家的家庭情况,我们注意到,谢叔家的情况有点特殊又有点复杂,只要我们好好调研,我们一定会有好的收获。

晚上吃晚饭后,我们面临一个难题,由于谢叔家很贫穷,洗澡的热水靠烧柴烧热的,我们记得胡老师给我们讲过“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为了不给蔡姨家添太多的麻烦,我们一致决定忍受寒冷的天气洗冷水澡!

晚上回到住处,我们三人记录了今天所得到的信息,再根据这些信息制定了我们的调查计划,然后开始写日记。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相当好的开始。(完)

 

 

 

 

2012年11月12日                 星期一                           

下乡日记(二)

虽然调了闹钟,但是我们还是比原定起床时间迟了二十分钟。早上七点二十分,我们刚起床不久,蔡姨就特地过来叫我们去吃早餐,我们有点不好意思,赶紧洗漱完毕,去到蔡姨家。德桥叔已经出发去帮老母亲割水稻了,他们的儿子谢伟杏也已上学去了,于是我们和蔡姨一起吃早餐。早餐很随意又有点特别,白米粥,配上温过的昨晚吃剩的盐焗鸡,特别的是有一碟小小的紫薯,每个都手指左右粗,我们吃得很有味道。

吃过早餐,我们随着蔡姨去到邻居家的大院子晒谷。稻谷是昨天刚刚割下来的,还没晒过,也还没清理过。我们打扫干净院子后,把一袋袋的稻谷平均搬到院子的各个地方,然后把稻谷倒出来。新割的稻谷,依稀有些青绿,潮湿的谷堆里还夹杂着大量的稻草,各种各样的田野小动物在上面爬来爬去。这种情景对于我并不陌生,因为我小时候在外公家住过较长的一段时间,跟随着外公做过一些粗浅的农活,现在遇到这种乡土生活倒如遇见了多年不见的老友,倍感亲切。当我们把21袋稻谷全部倒出来后,我们学着蔡姨,用耙把成堆的稻谷推散铺平,同时用耙把稻草清理出来。不得不说,清理稻谷中的稻草这个过程是个技术活,学了好久我们也没能完全掌握,但在蔡姨的指导下,我们终于还是能马马虎虎地清理出那些大一点的稻草,下一个步骤,我们学着蔡姨,用竹扫把扫出那些细小的稻草。

时间大约十点钟,活干得差不多了,于是我们在那边和蔡姨以及邻居老乡闲聊,在闲聊中我们得知大方逢新历尾数2、5、8集市,于是我们告别蔡姨,到集市去调研调研,了解大方的经济、风俗等的基本情况。大方集市的情况令我们多少有些失望,赶集的人不是很多,卖的东西品种较少,并无什么特色的商品,由此可见大方镇民众的生活还是比较简朴。回来的路上,我们小组三人讨论起蔡姨的娘家太平村,于是打算去一探究竟。太平村距离水湾村很近,沿着公路,爬过一个山腰,约摸七八百米,就到了。太平村也像水湾村那般,依山而建,住户房屋都靠近陡峭的山崖,所不同的是太平村是个比较大的村落,人口多,有独立的太平村村委会,而水湾村则由于人口少,属于大方村村委一并管理。

中午吃过午饭,我们三人坐在德桥叔家看电视。虽然看起来大家都很专注地看着电视,但是我们小组三人的内心却是不平静的,因为按照我们的计划,我们打算下午用卷尺测量德桥叔家的面积,画出各个部分的布局、面积图,但是毕竟我们才认识不久,所以这个请求就显得很突兀,我们不知道怎么开口和德桥叔说。我们三个人在座位上,互相打眼色,讨论谁去提这个请求,讨论来讨论去,还是没个结果,无奈,我只得硬着头皮接下这个任务。我开始和德桥叔闲聊,有意无意地把话题扯到房子的建造年代和布局上面来,由于房子兴建的年代太久远了,很多东西德桥叔也记得不真切了,我心中暗喜,于是对德桥叔说:“谢叔,我们的调研想具体了解一下你的住房的面积和布局,下午我们想来具体测量一下,也能够让你知道自己的房屋具体面积情况。德桥叔稍微愣了一下,立即又满口答应。我们很是感动,感动于德桥叔的热情和信任。

下午一觉醒来,3点半,我们开始繁忙的测量工作。一方面,德桥叔家的宅居地是不规则的,另一方面,房屋分为多个厅房,还有在院子里面那些人工制作不规则的鸡棚狗棚,工作量着实不少。但是凭借着我们的聪明才智,我们历经一个半钟,终于完成了所有的测量工作。5点左右,闲来无事,我们决定又到周边察看察看,结果我们去了龙坪村。龙坪村位置就在水湾村对面,但是龙坪村却是建在半山腰的,十来户人家,普遍养几只鸡和鸭,村落旁边的山地被改造成了坡度较大的梯田,梯田上种满果树,荔枝居多,可惜如今不是收获季节,我们错过了红红的荔枝结满整座山的迷人景像。

晚饭后,按照我们的原定计划,益彪同学辅导伟杏学习古文,我就对德桥叔和蔡姨进行访问调查,并做好相关笔记。我进行的这次访问调查主要是了解他们家的血缘、宗族情况,以及家族主要人物的重大纪事。通过这次访谈,我们详细地了解了他们一家人的情况,他们家庭的不幸情形更加清晰,同时,通过这次访谈,我们发现德桥叔和蔡姨的恩爱之情溢于言表,蔡姨的勤劳、德桥叔的居家好男人品质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毫无疑问,这个家庭并没有被不幸打倒,这是一个温暖的家庭。

9点钟我们回到德华叔(德桥叔二哥)家,整理总结今天收获的资料,讨论第二天的计划安排。

今天是极其有意义的一天,我们正逐步融入这个家庭,我们正逐步了解一个典型的农村家庭状况。期待明天我们能有更大的收获。

 

2012年12月13日                 星期二                           

下乡日记(三)

今天又是我们满满收获的一天!

早晨醒来,往蔡姨家吃了早餐。早晨很简单,白米粥和大头榨菜,虽然简单,但是我们吃的别有风味。早餐后,按照昨晚的计划,我们应该在帮助蔡姨晒完谷后,向蔡姨访谈了解蔡姨一家的经济状况,而就在饭后的闲聊中,我们事先告诉蔡姨我们还计划测量记录蔡姨家的农田面积,让蔡姨安排空闲时间带我们过去农田,没想到蔡姨很热情,一听说我们要测量农田,就说:“我现在带你们过去吧,反正现在还没出太阳,还不急着晒谷。”我们很惊喜,于是临时改变计划,今天先测量农田,经济状况调查推迟。

蔡姨家的田地情况有点特殊,一方面,德桥叔从父母那里继承了一部分田地,是在山谷里面,因为他们家劳动力不够,并且这些山谷里面的田地耕作起来又比较麻烦,所以现在无偿借给他二哥(德华叔)耕种;另一方面,他们家现在耕种的农田,是在太平村的一亩六分左右地,这一亩六分地是蔡姨娘家的田地。蔡姨家有个二哥,读高中的时候突患精神分裂症,在一所高中教英语的大哥为了给二弟治病以及照顾因病瘫痪的父母,辞掉教师职务到广州打工想赚更多钱,同时带二弟到广州看病。孰料蔡姨大哥在广州的工作并不顺利,后来患精神分裂症的二哥在村里面砍伤了本村的村委书记,被人追债打官司,父母因此双双病亡,大哥也赔得倾家荡产,从此蔡姨大哥的脾气变得暴躁,不愿再回家乡伤心地,长期在广州打工。因此,属于蔡姨二哥的那份田地现在让给蔡姨一家耕种,同时蔡姨家负有照顾她二哥的责任。

我们先去测量德桥叔从父母那里继承得到的那份田地。

我们跟随着蔡姨,沿着一米来宽的山路没有阶梯,路边还临着悬崖),踩着早晨湿润的山泥,爬过两座山头,下到谷底,二十分钟左右的路程,终于来到一片农田跟前。蔡姨把农田的位置分别指点给我们看,向我们介绍着各种作物,具体告诉我们哪块地是她大伯的,哪块地是她二伯的,哪块地是她们家的。我们记下来后,不好再劳烦蔡姨,便让蔡姨先回去。蔡姨回去后,我们开始测量工作。这些田地,上一次分配是在八十年代早期,后来德桥叔三兄弟分家后,父母原本拥有的那几块分散的田地,也就分别分成了三部分。所以,德桥叔家的农田就呈现地小、多、分散的特点。我想,这样的田地分布真的很不利于耕作,不仅劳作起来麻烦,并且不能统一种植管理,八十年代早期分的田地,到现在竟然没有重新整合后再分配,这明显是很不合理的。在我们的测量过程中,地小、块多、分散、不规则的农田,测量起来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有时候,我们会为了一块不规则的田地究竟采用哪种分割测量办法而争论上好一阵子,最后又重新观察,三个人讨论协调……最终,我们还是凭借着那把5米长的卷尺,把山谷中的这部分田地测量好,运动鞋和裤脚上黏着的农田里面的泥土就是我们胜利的见证,不过,我们也累得快趴下了。回去的路上,我们一直感慨这里生活的艰辛,不说耕、作、收麻烦,单单是每次到农田都要翻过那两座山头就足够艰难。

下午,在蔡姨的带领下,我们去太平村测量那块她们家现在正在耕作的那一亩六分地。那块田地在平坦的田野上,并且有了早上的测量经验,我们的测量工作很顺利。

回到蔡姨家,已是下午5点半,天已微暗。

晚饭后,益彪和金星同学又像昨晚一样,辅导伟杏学习古文,并检查昨晚教过的知识,而我坐在椅子上,和蔡姨聊天。此时的蔡姨,对我们已经很信任,把很多心事很多家庭的苦难变故都向我倾诉出来,特别是蔡姨二哥那段变故,蔡姨到现在仍不能释怀。我深深地感受到,我们已经融入了蔡姨一家人的生活,我们或许并不能帮到她们做一些什么,只要静静地、认真地倾听,就是对她们最大的帮助。

接近9点钟的时候,应孙义、桂荣和鹰鹏的邀请,我们三个带上伟杏,到孙义他们组所在的住户家烧烤。烧烤前,我见到伟杏一个人在黑暗的角落里站着,就向他走过去。其实我一直有个想法,就是找伟杏聊天,激励他学习。我深深地感到,我们在这里的时间不多,不能辅导他学习很久,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但授之以渔前关键还得让他有强烈的捕鱼欲望。据我们观察,伟杏成绩之所以差,是因为还不够努力,平时回家几乎都不学习,上课又容易走神。于是我就跟他聊他的家庭,聊他的责任,聊他父母的期望以及他的未来,激励他努力学习,走出山区,为父母创造一个安乐的晚年,也为自己创造一个精彩的未来。伟杏听后,若有所思,沉默不语。一会之后,他还站在那里思考,我有点于心不忍,拉着他一起去烧烤。

我是多么希望今晚的这番话对他有作用啊!

晚上回到住处,我们整理了今天的数据,重新画好图,计划筹备了明天的工作,然后各自开始写日记。

今天,是极有意义的一天。

 

 

 

2012年11月14日                   星期三                          

下乡日记(四)

相比起前面三天,今天是比较单调的一天,主要工作就是晒谷和聊天访谈。

不过,今天也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通过今天的访谈,我们已经搜集到了调研计划中的全部资料。一想到我们我们仅仅用了这么短的时间就完成了全部调查任务,这不能不让我们兴奋。

今天早上起得有点迟,八点钟,哈哈。吃过早餐后,我们和蔡姨一起到邻居家的大院子那里晒谷。经过前两天的学习,我的晒谷踢谷技术也已经相当专业,连蔡姨都连着口夸我进步大,而益彪和金星他们两个家伙,还是不能很好地掌握这技术,所以现在他们只能打打手下了。

晒完谷,我们三个回到蔡姨家里,清点了一下蔡姨家的家具、农具、家禽、宠物,然后和蔡姨坐在厅里聊天。蔡姨翻出伟杏小时候摔断腿到医院拍的X片给我们看,又说起那段悲惨的往事。那时候正是她患精神分裂症的二哥砍伤了村书记,由于蔡姨大哥当时在广州工作,村书记带着一群人来到蔡姨家,要求赔偿20万元,后来因为蔡姨拿不出钱,被砍伤的村书记还安排派出所抓住蔡姨和她姐姐两人拘役了16天,直到筹够钱才放蔡姨和她姐姐出来,德桥叔那段时间忙于奔走,没时间照顾伟杏,伟杏正是那时候因缺少照顾而摔断了腿,当时没人理会,第二天伟杏才有人带去医院医治。说起这段往事时,蔡姨仍很痛心儿子的遭遇。后来,蔡姨还拿出她娘家父亲的田契给我们看,和我们昨天下午测量的结果核实,数据几乎一致。至此,我们愈加了解这个苦难的家庭,我们感到蔡姨家和娘家的联系相当大,除了住在水湾村,儿子伟杏跟夫姓外,其他的情况倒像德桥叔入赘一样,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一下,根据我们几天来的观察,德桥叔说话有点咬舌,吐字不是很清晰,另外,蔡姨还曾亲口告诉过我们,德桥叔智力水平及不上其他人。

下午3点,午觉醒来后,我们开始进行调查一个大的主题内容——经济状况。虽然这个方面很敏感,但是根据几天来我们和蔡姨一家的相处,我们觉得问题不大,事实上正是如此,蔡姨很热情,对于家庭经济这种敏感的话题,知无不言,令我们颇为感动。但是令我们有些无奈的是蔡姨记性不大好,很多东西的具体细节记不清楚,比如雏鸡买回来的时候价格多少钱一只,缝纫机买了多少年等等这些问题蔡姨大多不能告诉我们一个准确的数字,我们只能另想办法了。下午我们的效率并不高,从3点一直访谈到5点半,我们访谈完成的只是关于家禽、宠物的饲养,以及种植业的水稻方面。

晚饭后,我辅导伟杏学习了一会后,回到德华叔家洗了冷水澡,又回到蔡姨家,这时金星和益彪都在辅导伟杏学习,我看到蔡姨和德桥叔脸上满是高兴的神情,是啊,有什么比有老师专门辅导自己子女学习更让一个朴素的农民高兴的呢?我坐下后,继续询问蔡姨和德桥叔关于巴戟和番薯的种植、成本、劳动力等等状况,得到需要的全部信息后,我又开始调查关于1982年的田地分配制度和德桥叔家的宅居地的建筑情况,最终我们搜集到了所需要的信息。至此,我们调研所需要的全部调查信息我们都已经搜集到,我们的调查工作提前顺利完成。

9点半,我们回到住处,整理讨论了今天所得到的大量信息,为明天的行程制定计划。我们计划明天又上集市赶集去。接着,我们又开始各自写日记了。

 

 

 

 

2012年11月15日               星期                           

下乡日记(五)

昨天的调查工作完成后,我们小组的工作轻松了好多,今天早晨我们睡了美美的一觉,不过,为了不让蔡姨饿着肚子等我们吃早餐,我们还是八点钟就起来洗漱了。洗漱完后,去蔡姨家吃早餐。因为今天天气不稳定,天上隐隐有乌云,没有阳光,所以蔡姨说今天不晒谷了,这样,就使得原本就空闲下来的我们更加空闲了。

吃完早餐,我们提前赶集去了。今天15号,又逢大方集,,我们约上也已经完成调查工作的振波同学,一起到集市玩。今天我们赶集的目的和12号那天不同了,今天我们主要是想玩,买点特色食物品尝,所以心情也更加轻松。一路上说说笑笑,很快就到达集市了。说真的,大方集很小,物品的种类较少,远远比不上我的家乡,卖的东西也比较普通,找了老半天,我们才找到一种相对有特色的食物——柿饼。我买了一斤,大伙吃了一些,然后我打算留着一部分带回去给在学校的舍友吃。

逛过集市后,我们去了大方中心小学,刚去的时候小朋友们还在上课,校园很安静,我们还碰到了负责调查大方镇教育情况的小组。下课的铃声一响,课室里面的小朋友陆陆续续跑出来,有的在校园里踢毽球,有的在跳橡皮绳,还有的撒开两腿径直往操场跑。一部分小朋友见到我们,异常高兴,尤其是低年级的小朋友,更是拉着我们陪他们玩。我们也随着他们,和他们玩在一起。当他们看到我们准备拍照时,他们的情绪一下子被我们点燃了,兴奋异常,又蹦又跳,最后在我们的组织安排下,我们为他们拍了一些照片。上课铃声响后,他们就很乖地回到课室上课去了。看到这些小朋友,我回忆起自己小学的情景,和他们一样,那时候的我也那么爱玩那么爱闹,一下课就跑出课室进行各种各样的活动……无论怎样,童年的生活在记忆中总是美好。离开学校,我们小组三人去振波所在的住户那里串门。振波他们小组所对应的住户家庭条件较好,那叔叔阿姨也很热情,还要留我们吃饭,我们婉言拒绝了。

中午回到蔡姨家,吃饭的时候,我们听到一个不好的消息:蔡姨那住在太平村的二哥病又犯了,拿走了邻居家的劳动工具,那邻居找蔡姨要拿回劳动工具。蔡姨的意思是我们同他二哥属于是知识分子,所以她想带我们过去,看看会不会更容易和他二哥交流。想到蔡姨平时对我们那么好,虽然这件事有点危险,但是我们实在不能拒绝,于是我们答应了蔡姨。

吃完饭后,稍作准备,我们就跟着蔡姨去太平村了。去到太平村,蔡姨首先进去她二哥家和他二哥交涉,想要拿回邻居的工具,而蔡姨二哥却仍在犯病状态,怎么说也不肯把工具还回给那邻居。我们在外边看着多少有点紧张,毕竟我们完全没和这种人打过交道,又顾虑到我们的安全,心理七上八下的。蔡姨见自己交涉无果,于是向她二哥介绍我们,但是她二哥看到我们的时候,神色警惕,似有敌意,蔡姨也看出来了,于是蔡姨不让我们进去了,我们就在外边开导那个邻居,让她多宽限几天,结果那个邻居也很开明地同意了。

蔡姨出来后,我们请求蔡姨带我们去看她家的那五分巴戟地,蔡姨也正好无事,就带我们过去了。

又是一轮爬山涉水……在山路上,我们经过一颗野生的杨桃树,上面结满了成熟的杨桃,蔡姨很高兴,非要摘几只杨桃给我们吃,结果蔡姨还真的爬上树枝,摘了四只杨桃,一人一只,拿到溪流边洗干净,然后开始吃,蔡姨开心得像个小孩子一样。又是一轮爬山涉水……一路上蔡姨给我们介绍各种药草、各种经济作物,我们也饶有兴致地提问和听讲。蔡姨对家乡的作物和各种草叶很熟悉,黄橄榄、黑橄榄、松汁、桂树、柑橘、金银花甚至致命的断肠草,讲得头头是道,如数家珍。大约爬了三十分钟山路,我们终于来到了蔡姨家的巴戟地。只见从山顶蔓延下来,陡峭的山坡满满是青绿色的巴戟。山体陡峭,大约呈50°,我们跟着蔡姨的脚步,沿着狭窄的排水沟,爬到山顶。说真的,这般陡峭这般狭小并且只能靠天然凸起的土块为支撑点的山路,我还是第一次真正亲身体会,当时挺紧张的,生怕脚底一滑,就直接滚落到两百米深的谷底去了。站在山顶,望着脚下陡峭的山坡和密密麻麻的巴戟地,心底不由得佩服劳动人民的勤劳和勇敢。巴戟是一种较难伺候的作物,栽种艰难,挖也很艰难,还要时常播药施肥,这些都要在这陡峭的山坡上完成,这是何其的困难。但在这里,勤劳勇敢的大方人民,克服了种种困难,用汗水,把巴戟栽得漫山遍野;用勇气,创造财富。

下山的路也是那么陡。

下到山下,蔡姨顺路带领我们参观了大方的酒厂。酒厂的老板相当热情好客,还用杯子装了半杯六七十度的白酒给我们品尝。这个酒厂,主要经营制作白酒和巴戟酒,虽然简陋,确实远近闻名。

晚上回到蔡姨家,吃完晚饭后,我开始辅导伟杏学习政治。经过一晚的辅导,不得不说,伟杏的基础真的很差,很多东西,我不得不从语法、理解语意开始教他。我教他背诵,伟杏很努力地背了一个晚上,但是效果很一般,我只能鼓励他不放弃,继续努力。

因为德桥叔白天很早就要外出干泥水匠活,晚上才能回来,想到明晚不知道是否有胡老师之前所说的晚会,怕时间冲突,我们就今晚为他们拍了一张全家福,末了我们又叫来鹰鹏帮我们拍合照。晚上拍照的效果不很很好,但是没办法。

最后,我们把各自的联系方式留下。说好以后有事情可以多联系。

今晚,感觉好像告别了似的,提前的告别仪式。

 

 

 

 

2012年11月16日                  星期五                           

下乡日记(六)

早上起来之后,吃完早餐。今天的天气更加糟糕,天上的乌云已经在酝酿着一场雨了,今天又不能晒谷了。我打电话约振波、泽鸿一起去凤山找同学玩。9点半左右,我们就开始出发了。大方村委是一个村级行政单位,但是大方村委管辖的范围不局限于大方村,包括我所在的水湾村,还有禾寮村、凤山村等几个村落,所以全班50来人来到这里,被大方村委随机分配到所辖的几个村落中。

当我们在路上说说笑笑的时候,恰好遇到凤山村的村长开着摩托车载着容杏和玲霞回去,村长很热情,硬是邀请我们到他家里坐坐,盛情难却,我们只能答应。去到凤山村,我们先去找泳蓓、云磊和显为,和他们聊了一下天,他们已经开始忙着写报告了,没有很多空余时间,于是我们告辞他们,往村长家去。村长是个很有见识的人,年轻的时候在广州当过兵,对时事、国家政策都很关注并有自己的成熟的看法,同时,对农村生活,当地风土民情也很了解,和村长的聊天是件很有趣的事情。聊了一会,没想到,胡老师带着几个研究生师兄也来拜访村长家,接下来,我就静静地坐在村长家的大厅上,听胡老师和村长高谈阔论,指点江山,句句经典,让我受益匪浅。

不久,胡老师起身告别,我们也告别准备回去吃饭,村长留我们吃午饭,我们婉言拒绝,最后,村长也不强留,指引我们走小路回水湾村,路程近了不止一半。

中午无事,下午亦无安排,于是,我们难得地睡了一个美美的午觉。

傍晚醒来,天开始下雨,天气变得更加寒冷。吃完晚饭,我们在蔡姨家中看电视。想到明天我们就要离开了,心里很不舍,仔细看看工作回来的德桥叔,德桥叔还是那么憨厚;再仔细看看这几天相处得最多的蔡姨,蔡姨还是那么和蔼,孩子气的一面偶尔会浮现出来;看看伟杏,他还是那么安静、腼腆,今天是周五,明天不用上课,所以今晚我们同意让他看电视。看着看着,心里愈加不舍。蔡姨突然说要唱一首歌给我们听,我们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蔡姨是在开玩笑还是说真的。只见蔡姨进入她的房间,接着里面传来了断断续续的电子琴声,竟然是那首《童年》,虽然不很专业,偶尔还会停顿,但是此时此刻,这琴声却胜似梦境仙乐,让我们感动得一塌糊涂。

八点多,我们告别蔡姨家,回到德华叔家,和德华叔、陈姨聊一下天。陈姨告诉我们,今天天气特别冷,她已经帮我们烧了一锅热水让我们洗澡,我们听了,又一次感动得一塌糊涂,这是我们下乡期间洗的第一次热水澡,也是唯一一次热水澡!我们对应的住户是德桥叔一家,和他们家本毫无关系,但是他们却愿意给我们提供住处,还有每天晚上都问我们要不要添被,这些本来就已经很麻烦她们的了,然后今晚陈姨又想到天气这么冷,特地给我们烧了一锅热水让我们洗热水澡,怕我们冻着……所有的这些,都是那么温暖人心,那么催人泪下。多么善良的大方人民啊!

洗完澡后,我们又和德华叔和陈姨聊了一会天,然后向他们告别,她们每天一大早就出门工作了,估计明天早上我们离开的时候见不到面了。

回到房间,我们开始收拾东西,准备明天回家。

今天,收获了太多太多的感动,永远也忘不了善良、可爱的大方人民!

 

20100800231 物流管理 李登奇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12/12/11 12:03:07
当前页:1/2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