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梁裕飞:下乡日记6篇
养虾大叔
跑船的洪哥
办宴席的霍叔
黄伯母的农业
族谱
06物流 邝伟洪2006
王家博:谢谢你,招元村
沙北村-龙菲菲小组(第一
沙北村--林鑫小组(第一
06物流 陈振华
曾小玲 20060709
06物流 卓锡定
06物流+陈全星2006
医疗状况
王土清 20060709
06物流+周炎培2006
06物流蔡其舜的阳江下乡
肖碧翠 20060709
06物流+冯洁莹2006
 

麦纯梓:荒山野岭的村尾日记

作者/来源:秋田 点击次数: 1337







    



经济与管理学院   11级经济班   麦纯梓   20110700194



 



1124  星期日



很不争气,很不争气!妈妈的一通电话,彻底让我压抑了整整半天的泪腺崩溃了。真的很难形容当我看着一个个同学住进小洋房,自己跟着其他两个女生却被丢弃在荒山野岭的村尾、而且旁边只有其他两户人家的只有一层楼的还没上漆的红砖房的那种感受。特别是当我们进门一看到即将被我们睡六晚的床被各种乱七八糟的衣服甚至还有被丢弃的纸巾堆满时那种很难形容的失落感还有满满的委屈。虽然最终在女主人的整理下还原了一个干干净净的床铺给我们,但是那个一开始的床我始终忘不了。晚上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老鼠在眼前乱窜,那种压抑着本能的尖叫真的很痛苦。有一种真的来体验生活!我知道既然来了,就由不得我退出了,就像白天进入大山里,兜了一个又一个弯,每次都以为到了但车子却继续奔驰又是遥遥无期,大家调侃说,胡老师选了这个地方,就是让我们想逃也逃不出去了。逃不了,也无法改变,那就只能试着去适应了,我相信时间会过得很快的。



今晚阿姨跟我们磕了很久的家常。阿公已经85岁了,有挺坎坷的人生。老伴走得早,二儿子跟儿媳妇也是早早就走了,留下两个小孩给阿公抚养。阿公就靠着政府给的低保户的钱和自己种的一些农作物还有他的小儿子(即是我们住的阿姨家的丈夫)勉强过活。我们住的房子也是前年才建成的,当时政府有给一些优惠政策给低保户,阿姨家靠着政府给的一万多还有自己再借的四五万才建成我们现在住的房子。阿姨也不是在跟我们哭诉什么要我们可怜她什么,一路交谈她都很坦然很欣然接受这一切。其实阿姨说,我们是很临时才被安排到她家的。本来村委安排的都是好一点的人家,可是别人听说三个学生一个星期的生活费才五百,很多不乐意接受。当时找到阿姨,阿姨也是觉得无所谓,就权当交个朋友,没想到赚不赚钱的问题。这才是最让我感动的。人可以没钱,但是不能志穷!我想,接下来一个星期的相处,应该会是很愉快的!



 



 



1125  星期一



一觉醒来,又是新的一天。不变的依旧是那样。既然改变不了,就试着去适应。



从村尾一路寻寻觅觅走到村头,一路偶遇了很多组同学,有结队去看迎神的,也有在熟悉地形的,但可能更多的是想参加这一盛事的。看着很多人去,心里也挺想去的,可是看着一沓沓问卷调查,我想我们没有理由在那里停留半刻。所以,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调查任务实在是太艰巨了,提前在学校准备好、打印好了调查问卷,原想一天应该可以把两百份调查问卷做完,之后一些天可以专门来做访谈记录。可是很多事情都超出了我们原先预想的。村落太过于分散,加之语言不通,以及文盲率还是比较高,年轻人比较少,大大增加了调研的难度。好在半路遇到的两组同学,都很热情地帮忙,一路帮着翻译帮着填问卷,也多少提高了效率。但是之后的路还是得自己走。努力克服语言障碍,遇到语言不通的阿公阿婆,我们就尽量用肢体语言或者借助其他的物体进行沟通,慢慢地,一份份问卷调查也出来了,虽然最终也才只做了不到三十份的问卷,但是至少对在南村的各村分布状况、地形等还是有所了解了。



因为家住得比较远,本来已经买好了方便面准备到时候去村民家要热水冲一下当午饭,但是后来还是被其他组同学邀请去家里吃饭了,真的很开心,有种被收养的喜悦。从村尾一路走到村头,一边熟悉在南,一边跟村民聊天做问卷调查。遇到很多同学或者村民,也都会被热情地招待进去喝茶。会很羡慕他们的小洋房,会很羡慕他们可以待在家里做住户调查,但是,我知道,走过的路只有自己知道,经历过的才能有自己的体会,就把这个星期当做一种历练一种锻炼吧。不想再去抱怨再去忧伤,用心接受、享受这一切。



 



 



1126  星期二



已经慢慢地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了。早起,出行,调研,接小孩,吃饭,洗澡,饭后陪阿姨聊天,睡觉。虽然明天都走得很累,喝茶喝到怕,但是慢慢地习惯了。



来到这里几天,已经大概摸清了这边的状况。不用再傻乎乎每天步行那么多路了。在家门口等着从在上来的公车,一路坐到村委会门口,碰巧村主任在那里。昨天去村主任家里麻烦了他一次,可是有些信息遗漏了,没办法今天再来找他。好在强哥也是很有耐心的人,就算他正在忙养老保险的工作,但是他还是暂时放下手头的工作,帮我们画了一张在南村的各村分布的图,我想,它对我们只好的调研报告还是有所帮助的。



后来又一路行走,准备去先去小卖部买下午餐。碰巧遇到胡老师,真的是幸好遇到胡老师。不然我觉得可能接下来几天我们的工作都会有点无目标、无方向地干。由于先前没有考虑到在南村的特殊情况,而且问卷本身就存在一些缺陷,所以,后来我们决定放弃问卷,直接做个例、特例访谈。



因此,我们更改了计划了。准备第一站就是访问村里面的医生。刚好在小卖部遇到一个会讲普通话的70岁的奶奶,问了她医生的家在哪里。奶奶很热情地带我们去医生家,不巧的是医生刚好去九和了,但是巧的是奶奶是以前的妇幼保健的医生。一路跟着奶奶聊天聊到家,越发感觉如获至宝。奶奶曾当过村里的主任,从13岁的时候就开始帮她妈妈背着药箱去帮人家接生,一边看一边学。虽然只读到高一,但是后来有去进修继续学妇幼保健的知识,因为这个职业在当时有点受排挤,所以奶奶一直等到28岁才跟爷爷结婚了。爷爷是一名法官,已经去世两周年了。在家里的前面有另外一栋土黄色的两层楼的土房,奶奶说那就是她以前工作的地方,村里面304050多岁的人都几乎是她接生的,从无失手。奶奶在讲的时候,看得出她是很自豪的。后来又聊到了很多,也多少了解了村里面对于妇科方面的了解程度。之后去奶奶家上了洗手间,竟然发现有抽水马桶、有大镜子、有滚筒洗衣机,有不用折叠的饭桌有专门的饭厅……这些原本在以前我们看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现在竟然能够让我们羡慕欣喜那么久,以至于离开时是那么依依不舍。可能就像奶奶聊天时跟我们说的,她经常教育她的小孩说,常将有日思无日,莫待无时思有时。的确,我们经常在拥有的时候不好好珍惜,直到失去的时候却常在想,有它真好。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13/12/4 0:25:02
当前页:1/4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