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父与子
留守儿童
一个简单的家庭
骆月霞的一家
婚姻与家庭
卫生环境与文体娱乐
普通农家
一个外出打工的农民家庭
吴丽芬:下乡行
陈海玲:河源调查日记
张建娣:专访长洲村
杜凯欣:长洲日记
周嘉雯:长洲日记
宋惠清:河源日记
程媛媛:长洲日记
李敏华:长洲调查日记
张帮俊:小陂村调查日记
谭君虹:长洲6日
龚春玲:长洲日记
郑宝玉日记2007070
 

林琳:鹤塘村的广阔天地

作者/来源:秋田 点击次数: 1527

 林琳调查日记7篇

20101128  星期日

总是特别的第一天。到达黄花镇鹤塘村这才短短的半天时间里,我就经历了出生以来好些新奇而有趣的“第一次”,眼里平静下来后,隐隐感受到了这些体验在我心中、脑海里留下的印记。

第一次住农户。与顺元叔和针凤婶的第一次见面,比起生涩的语言,温馨的笑脸更好地表达了我们的善意与初次见面的问候。为了我们的到来,大叔和大婶把儿子家进的房间腾了出来,于是家进的房间便成了我们一行三人落脚的地方。房间左内侧是一张用三条木凳四块木条搭起来的床,床的右边是一个简易的电视柜,上头摆放着一台约32寸电视机,因为没有安装机顶盒,电视机播放不了节目。电视柜前是一张家进平常用来学习的木圆桌,房间两侧还整齐地摆放六张独立木椅和一张长条木椅。坦白说,房间的布置比我们起初预想的要好,于是我们便立马放下行李开始收拾床铺,也在大叔家所住的围地村这块儿有意识地转了转,摸清了公厕、厨房的位置,做好准备适应顺元叔家的生活,投入乡间的生活。

第一次与农民交谈。要想尽快融入到这里的生活,多和顺元大叔一家聊天,增进彼此之间的熟悉和信赖是关键。这半天下来,我们到晚餐的时间才见到了放学回来的家进和在田里忙完的大婶,其余的时间大多是和大叔在一起,听他介绍家里的情况以及他之所以主动分担接待我们这一行下乡大学生的理由。交谈中了解到的大叔是个腼腆、细心而且贴心的人,话不太多,但是很愿意告诉我们平常家里的情况,比方说儿子家进在明迳中心小学上六年级,很懂事,五岁就开始帮忙家里做饭了,现在午餐和晚餐都是家进放学回来下米、洗米、煮饭的,平常也不需要孩子下田帮忙,只希望他专心读书就好。谈及儿子家进,大叔嘴角掩不住上扬,更如实地坦白了他心中对我们的到来最恳切的期望——帮助儿子家进提高学习成绩。很开心听到大叔那么直爽地说出了心里话,因为这样,我们更有了不遗余力帮助家进的动力,也是对大叔大婶照顾的一份报答。

第一次亲手摘砂糖桔。大叔的众多农作物中,数这五亩地上的四百棵砂糖桔最让大叔感到欣慰和自豪了。毕竟,从种下幼小的树苗到现在,大叔是历经了四年漫长的辛苦劳作和等待,才终于要在十二月十号迎来第一次收成。去找大叔的路上,我们徘徊在田间,不时停足观察小路两边对我们城市长大的孩子而言很是新鲜的农作物。顺元大叔和另外两位叔叔老远地就发现了我们,热情地招呼我们到地里品尝砂糖桔,第一次动手用剪子摘砂糖桔,我们吃得比任何时候都开心、踏实,嘴里的桔子更是由衷的甜。

第一次给村里的孩子补习。这天夜里,晚饭过后回房的路上,惊讶地发现家进、家怡都整理好功课拿在手里等我们了。我给家进补习英语,果真如顺元大叔所说,家进是个勤奋乖巧的孩子,我翻过的课本上满满的都是他的笔记。家进话少,所以今晚补习英语的主要目的是想要鼓励他张嘴说英语。其实家进英语的底子是不差的,我问他课本上学过的课文和单词的内容,他基本上都能答上,而且我读英文他也能把单词和发音对上。因此我认为训练他多说英语,肯定能为他增添学习英语的自信与热情。读六年级的家进跟爸爸一样有些腼腆,但当准备晚餐的时候他对我说“姐姐,去摘菜吧”的时候,我就喜欢上这个孩子了,也相信通过他的勤奋与坚持,他身上的潜能将会被释放。还记得上午大叔提到家进的时候说,家进就连中午十一点半下课到下午两点上课的两个半小时里,都会踩单车回家里给父母做上一顿饭菜再走。我暗下决心,接下来的日子一定全力帮助家进在有限的时间内尽可能多地解决课业问题,以后即便离开了,也会继续与他共勉。

第一次了解到当地人的生活习惯。比方说村民们习惯先洗澡后吃饭,因为要花不少的时间把一家人洗澡用的热水煮开;习惯在门框正上方贴写有“引福归堂,驱邪在外”字样的纸条,大叔和大婶也说不清为什么这么做,只说大家都那么贴自己也就随俗了;习惯穿拖鞋或塑胶雨靴穿梭在田间,像大婶的话平常下田就连拖鞋都脱了省得弄脏,光着脚丫就忙上了。

好多新鲜奇妙的第一次,就在这美妙的第一天降临。未来的日子,相信会在实践中越发充实。踏实生活,用心记录每一个瞬间和每一次感动。

 

20101129  星期一

下乡的第二天,早上简单洗漱过后,七点左右我们到了后院的厨房与早起已经把早餐准备好的大婶问了好,便随邻居彭南猷大伯一起踏上了到镇上赶集的路,当地人称之为“趁墟”。“墟”是在以“4”和“9”数字结尾的日子才会有的,同行的大伯都会趁着这几天上市集买些猪肉和其它生活必需品,来回时则会看看有没有乡里的“顺风车”可以坐。鹤塘村乡里之间在路上碰面时肯定是热切地聊上两句,这样的亲切自然是很难在城市的邻居之间体会到的,大家就如同亲人一样,熟悉对方,关心对方。

从鹤塘村到镇上的路是蜿蜒狭窄的,向着大伯指的明迳的方向看去,镇上的入口就在不太远的两座山的缝隙之间。虽然看上去明迳并不太远,但通往镇上的路只有我们正在走的这条,而它并不是一条两点一线的直路,而是根据地形起伏的一条绕了弯的路,正常情况下步行需要四十五分钟,所以小朋友上学一般踩二十五分钟的单车,大人则一般骑十五分钟摩托。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10/12/27 14:06:19
当前页:1/7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