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父与子
留守儿童
一个简单的家庭
骆月霞的一家
婚姻与家庭
卫生环境与文体娱乐
普通农家
一个外出打工的农民家庭
陈海玲:河源调查日记
吴丽芬:下乡行
张建娣:专访长洲村
杜凯欣:长洲日记
周嘉雯:长洲日记
宋惠清:河源日记
李敏华:长洲调查日记
程媛媛:长洲日记
谭君虹:长洲6日
张帮俊:小陂村调查日记
龚春玲:长洲日记
郑宝玉日记2007070
 

蔡允靖:乡村记忆——难忘的鹤塘

作者/来源:球台呢 点击次数: 2243


乡村记忆


                ——难忘的鹤塘


蔡允靖 国民经济学 2009020267


2010-11-26  


一个月前就得知要下乡调研,十分期待。一是,终于可以在胡老师的带领下去下乡调研了,算是第一次进行正式的调研,这在本科时是没有经历过的;二是,自从高中毕业离开家乡后,已经5年多没回过农村,想看看农村的变化;三是,想对比一下发达地区的农村和我们中部落后地区的农村有什么区别。带着这些期待,终于等到了快要去下乡的日子。不料想就在我为下乡而准备的时候,来了个惊喜:我们几个研究生要提前过去。据胡老师说当地情况比较特殊,而且这次我们的部队比较庞大,各方面都需要协调,所以安排我们为先头部队,先过去了解情况。于是,我们提前几天启程了。我们班四个男生25号过去,我们三个女生26号过去。


我们是自己搭车过去。先坐到罗冲围车站,再坐到清远,转到黄花镇。晕车的我平时一坐车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这次却兴奋极了。路边的美景是以前从未见到过的。形态各异的山,迷雾重重,还有飞驰而过的树,也是不曾见过的品种。我一路狂拍,生怕自己错过哪片美丽的风景,没机会再捕捉。大概两个半小时后我们到了黄花镇。刚到镇上我就呆住了,这里简直是我记忆里十年前的老家:冷清的街道,两旁零零散散的有一些小摊贩卖水果,杂物。远一点有一些店面,有超市、文具店、家具店、服装店、饭店等。规模都不大,门庭冷落。路边最多的当是在揽生意的摩的,多是中年男子,本地人。因为来接我们的同学说住的地方有虫子,我们便去了一家叫嘉华超市的店里,想买些杀虫的药水之类的物品。没想到那里只有花露水、蚊香和驱蚊的喷雾剂,没有我们想要的东西,最后只得买了一瓶驱蚊的花露水试试看。店里卖的主要是生活用品和一些零食,店面不大,商品的价格和广州也差不多,就是种类太少。我们买好东西就搭上摩的匆匆的奔向鹤塘村。


我们在祠堂前下的摩的,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祠堂,所以好奇的跑过去研究了一番。祠堂的门很高,有一个正门,两个侧门,正门的门槛也很高,是木质的。因为不懂当地的规矩,我傻乎乎的从正门走了进去。后来才知道在当地未婚的女孩是不能跨过正门的,只能从侧门进出。祠堂算是比较大,中间挂着族谱和一些类如香案之类的祭拜用的东西。这个村子全姓彭,所以这个祠堂被称为彭氏宗祠,已有多年的历史。看完祠堂,我们便到了一个农户家,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的土房子,十分破旧。难道我们要住在这里?我有点忧虑,这里上厕所和洗澡都极不方便,而且很脏。(后来得知户主叫阿贵,是村里的会计。)刚到他家,先到的同学和阿贵就开始招呼我们吃饭。这时候已经快1点钟了,我们三个看着饭桌上被苍蝇围绕的一盘白水豆腐和一锅米饭,有点不敢动筷子,但是强烈的饥饿感让我们也顾不得太多就开始吃了。刚吃了大半碗米饭,几块豆腐,就嚼到几粒沙子,有点恶心,这时盘子里的豆腐也已经所剩无几了,索性放下了饭碗,匆匆结束第一顿饭。


吃完饭,我们才知道原来我们不是住在这家,只是在这家吃饭,住在另外一栋楼房里。我们住的那家人不在,户主叫神仔,常年不在家,只有过年和清明的时候偶尔会回来。神仔家的房子是两层的平房,刚建不久,在村口路边,离祠堂很近。我们三个被安排在二楼的一间房里,因为被子不够,只能睡在一张床上。我们匆匆的收拾了一下房间,便兴匆匆的跟着大祝师弟等,一起奔向农场。去农场走路大概要半个多小时,因为是山路,走起来有点费劲。对于像我这样第一次到山区的人来说,尤其费力。走到一半的时候,天忽然阴了下来,因为黑天走山路比较危险,我们只得折返。山里的天似乎黑的特别早,刚回到住的地方就已经是伸手不见五指了。


晚饭是和周薇、大祝一起在一个阿婆家吃的,她特别热情。家里只有两个孙女和她老伴。两位老人都已经头发斑白,但看起来还挺硬朗。孙女是双胞胎,今年8岁,已经读小学三年级。在她家吃的这顿饭可以说是我有生以来最难吃的一顿。一对花甲老人不停给我们夹仅有的一点菜:一碗豆腐,一碗鸡蛋饼和一碗鸡肉。从他们小孙女吃饭的样子可以看出我们几乎是受到了最高礼遇,他们一年应该也没有几次吃的这么丰盛。阿婆不停的招呼我们吃肉,我们三个却不约而同的象征性的夹了几块豆腐,并称赞好吃,没有碰两个小女孩看着两眼放光的鸡肉和鸡蛋饼。阿婆十分热情,这顿饭几乎是在推搡中吃完的。虽然我们只有半饱,但心里是饱饱的,只是这份饱里夹了很多难以名状的滋味,苦?酸?甜?好像都不是,又好像都是。


如果不曾来过这个小村子,我想我一辈子大概也想不到这样的场景会发生在发达的广东。这里离广州也不过3小时车程,却与广州有如此大的反差,令人费解。究竟是什么导致了这样山清水秀的一个村子如此贫穷落后呢?我想利用这次下乡的机会一探究竟。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11/1/6 11:05:47
当前页:1/6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