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父与子
留守儿童
一个简单的家庭
骆月霞的一家
婚姻与家庭
卫生环境与文体娱乐
普通农家
一个外出打工的农民家庭
陈海玲:河源调查日记
吴丽芬:下乡行
张建娣:专访长洲村
杜凯欣:长洲日记
周嘉雯:长洲日记
宋惠清:河源日记
李敏华:长洲调查日记
程媛媛:长洲日记
谭君虹:长洲6日
张帮俊:小陂村调查日记
龚春玲:长洲日记
郑宝玉日记2007070
 

周薇:鹤塘村日记

作者/来源:秋田 点击次数: 2217

1126               星期五                               

 

按照计划,我和蔡允靖、丽敏三人提前两天到黄花镇熟悉情况。因为几个男生前一天已经到达黄花镇,所以只需要根据他们预先告诉我们的路线坐车就可以了。我们从大学城罗冲围清新北站明迳一路转了三次车,终于到了黄花镇。这个镇原本叫做明迳,后来几个镇合并为黄花镇。接着我们又搭了两辆摩的进了鹤塘村,从黄花镇到鹤塘村的路比较窄,只能容纳一辆汽车单行,我们一路穿过几座小山和几片田地,一群泥砖砌成的房子就进入了我们的视线。在一个泥砖房旁边摩的师傅把我们放了下来,我们从这所房子旁边的路上走到了后面的阿贵家,阿贵家属于两排整齐的泥砖房中间的几间。我们去的时候阿贵的老婆正在灶上煮着白菜准备做菜干,几个男生和本科的一个师弟正等着我们吃饭。

中午的午饭是豆腐跟米饭,豆腐很香,但是吃饭的环境却有些倒胃口。我们把豆腐摆在厨房对面的屋子的桌子上,大家就站着开始吃饭,满眼是飞舞的苍蝇和阿贵家的鸡、鸡粪,几只狗还在旁边不停地走来走去。我们随便吃了几口便收拾了碗筷。

吃完饭几个人跟阿贵打了招呼就到下面去安置住的地方。我们几个研究生和师弟住在阿贵安排的一栋两层楼房里,这家人出门打工去了,家里的灰尘很厚,我们打扫了一个下午才有点人居住的气息。

本来打算下午去建东师兄的农场看看,但是因为去得比较晚,担心回来太黑就在半途上返回了。在路上遇到两个小孩,拿着竹竿和在镇上买的网准备捕鸟,我们一行人也很好奇,于是跟两个小孩聊了半天,帮着他们把网撑起来、等他们举着杆去找地方放我们才走。两个小孩,一个比较善谈,另一个却比较害羞、不愿意讲话。

晚上因为我们人太多,阿贵让我们当中的三个人到另外一家吃饭。我、蔡允靖和师弟三人便到与阿贵家同在一排的一家去吃饭。这家人有一个阿婆、一个阿公和两个上小学的双胞胎姐妹。阿婆做了鸡蛋韭菜饼、鸡肉和豆腐给我们吃,虽然阿婆一直让两个小姐妹要有礼貌,但是看着两个小孩很馋、好像很久没有吃肉的样子,我们心里也很不好受,师弟一直忙着给两个小妹妹端菜吃。阿婆很热情,因为我们来吃饭特地给我们做得很丰盛(这边的人平时生活很简单,肉、鸡蛋、豆腐都很少吃,通常一个人一天也吃不了5块钱的饭菜),还烧了热水。

鹤塘村给我的印象是非常贫穷落后,走进它的时候我感觉这里似乎还是七八十年代的感觉,房屋是泥砖房,很多房子还是整整齐齐地建成一排一排的,有点像我们去汕尾的时候见到的集体修的那种房子;村民的穿着非常朴素,大部分人讲当地的方言;各家各户都用灶烧柴火煮饭,烧水洗澡;房屋外面几乎都是鸡鸭狗成群,遍地的粪便,整个村子里都是浓浓的牛粪味。

 

 

1127          星期六         

 

今天上午去了农场,从我们住的地方去农场走路需要将近一个小时,要经过一片田地,然后再穿过几座山。我们坐了借来的摩托车到农场,事实上一路并不适合骑车,基本上都是经过田坎和山里的小道,一路颠簸才到了农场。我跟丽敏坐了第一趟先到。农场正在打扫,听建东师兄的弟弟建民说是为了给我们这些学生腾地方。

农场跟我们想象的很不一样,我本以为农场会是在一片开阔的地方,旁边种着大片的庄稼或者果树。但我们过去的时候只看见山脚下一栋小小的两层木房,看见我们过去,农场的几条狗朝我们这边狂吠,主人出来教训它们才安静下来。木房上面一层是三四间睡觉的房间,下面是一大间没有墙,是做饭和加工笋干的地方,环境不怎么好,地上是厚厚的灰,各种东西随处散放着,几个从村里请来的工人在忙着制笋干和打扫卫生,看上去像是一个很原始的小作坊。木屋外面的架子上晒着一些笋干,架子旁边种着桔子树。整个农场包括半边山,主要种笋、沙糖桔,还筹备着种巴西柚。从农场回去的路上,我们遇见买菜回来的建民哥,后来才知道他本来是准备让我们在农场吃饭的。

中午我们到阿贵家自己动手做了饭吃,志峰炒了白菜和菜心,我们和着老干妈吃了饭。不知是谁拿来了建东做的横幅却发现有一个字打错了,拿回去人家说没办法改。所以下午买了些黄色的纸,志峰写好了字,大家一起动手把字改了过来。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11/1/6 11:18:33
当前页:1/6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