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父与子
留守儿童
一个简单的家庭
骆月霞的一家
婚姻与家庭
卫生环境与文体娱乐
普通农家
一个外出打工的农民家庭
陈海玲:河源调查日记
吴丽芬:下乡行
张建娣:专访长洲村
杜凯欣:长洲日记
周嘉雯:长洲日记
宋惠清:河源日记
李敏华:长洲调查日记
程媛媛:长洲日记
谭君虹:长洲6日
张帮俊:小陂村调查日记
龚春玲:长洲日记
郑宝玉日记2007070
 

谭君虹:长洲6日

作者/来源:秋田 点击次数: 3844

05人力资源管理 谭君虹 20050703730 难忘这六天 2007年4月23号 星期一 大雨 照原计划,今天早上我们班一百多个同学将会奔赴两个不同的地方开始我们从来没有经历过的的社会经济调查。一半多的同学分配到附近的番禺区海鸥岛,剩下的那些同学就会坐上大巴,赶去两百多公里以外的河源市龙川县。而我,就是去龙川县的其中一员。心情是复杂的,既有兴奋,也有紧张,还有一丝担忧,所以,天还没亮的时候我就已经醒了。早早起了床,才发现天公不作美。天,灰蒙蒙的一片;雨,正噼里啪啦下个不停。 八点钟,正是大风大雨的时候,大客车载着我们四十几位同学,还有四个研究生浩浩荡荡地出发了。同学们热情高涨,一路上车里都充满了歌声和欢笑声,而车外则是风声、雨声。这次旅程,我们并不寂寞。 中午十二点,下了高速公路之后,我们会合了胡靖老师,并在龙川县的一家饭店吃了中午饭。这顿饭我吃得很开心,也很难忘,因为客家豆腐太好吃了,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吃到客家菜,印象当然非常深刻。 吃完这顿饱饱的午饭,我们继续前进。当我正在为条件没有想象中那么艰苦而沾沾自喜的时候,艰苦终于出现了!由于今天的雨下得特别大,在龙川县去黄石镇的路上出现了塌方,由山上塌下来的黄泥堵塞了大半条公路。大客车无法通过,司机只好让我们下车,自己往回开了。于是,我们手提行李,脚穿拖鞋(因为出门的时候雨很大,所以很多同学都是穿拖鞋上车的)在一段非常非常泥泞的路上往目的地启程。路,不是一般的难走,脚、鞋子、裤子全是湿湿的黄泥,沾着大大小小的沙子,把我的脚都磨破皮了。那时的心情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痛苦!还好,在我唠唠叨叨埋怨时,一辆工具车及时出现了。谢天谢地,司机很乐意帮助我们,老师跟他交谈以后,我们就把大件的行李放到车上去,这样我们一大群人才不用负重前行! 下午三点十五分,我们陆陆续续到达了黄石镇政府。在那里把双脚洗干净以后,大家就要“各奔东西”了。老师事先已经为我们安排好了各小组所对应的住户,我们小组四个人按照名单上的安排,在生产队队长的带领下,往长洲下村走去。这又是一段距离不短的路程,路上没有美丽的风景供我们欣赏,我们看到的只是黄泥和洪水,连桥都被冲断了。我们不禁报怨:为什么选在这个时候来啊? 不知道是生产队队长走得太快,还是我走得实在太慢,下雨天里走到汗都出来了,还是跟不上他的步伐。似乎走了好久好久,双脚磨得真的很痛很痛……皇天不负有心人,我们终于到了所要寄宿的骆大叔家。 他家的房子没有村口的那几间房子漂亮,我不由得有点失望了,庆幸的是,骆大叔、骆大婶都是非常热情的人,虽然第一次跟他们接触,难免会有点拘束,但我仍可以感受得到他们对我们的真诚相待。通过我们组长跟他们的交谈(因为我不会讲客家话),我对这个家庭有了一点了解,他们有两个女儿,两个儿子,女儿都出嫁了,儿子和媳妇也外出打工了,现在就只剩下他们夫妇带着未满两周岁的孙女梦如在家。相信我们四个来了之后,这个家庭会变得热闹很多哦! 今天太累了,才十点多就已经困到不行了。决定睡觉啦,养足精神,明天新的开始,要为这个调查好好努力! 2007年4月24号 星期二 雨 今天的天气依然很不好,一整天都见不到阳光,取而代之的是厚厚的云层。淅淅沥沥的雨下了又停,停了又下,估计未来几天的天气也好不到哪里去,这无疑给我们的调查带来了不少的难度。 一大早起来,骆大叔就用不太标准的粤语问我们昨晚睡得好不好。其实我睡得并不好,一方面是因为不习惯(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我总需要时间去适应一下),另一方面是因为昨天走路走得太多,双脚磨得很痛,连觉都睡得不安稳。但是我们都知道大叔已经尽心尽力地为我们安排好住宿了,他一脸的善意让我不得不撒了个谎:睡得很好,一觉睡到天亮。大叔乐呵呵地笑了:我还一直担心你们几个睡不好呢! 大叔大婶都是朴实的农民,他们非常的细心,天色还没暗下来,就在房间的角落里点了蚊香,为的是让我们睡上一个好觉。为了使驱蚊的效果更好,他们进出房间都不忘随手关门,这一点让我非常感动! 经过今天的相处,我对这个家庭有了进一步的了解。虽然我不懂客家话,跟他们在沟通上难免有很多的障碍,庆幸的是,由于大叔年轻时在外面打过工,所以他懂一点普通话,也懂一点粤语,这样,我就用双语跟他沟通,效果还不错呢。 早上的时候,老师跟我们开了会,要求周四晚上就要把调查搞好,所以我们的节奏要加快,流程要更加明确。分配好任务,调查工作就正式开始了。今天我所要做的就是把房屋的切面图和菜地的大概图形画好。别小看这件事,要把全部的数据和图表弄好可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我和另一位同学拿着本子和笔,还有卷尺忙了大半天才勉强把它做好! 由于在这个小组里面我是最不善于言谈的,所以我平时的工作就是做一些记录方面的东西。骆大婶只会说客家话,开始的时候我觉得很难跟她沟通,时不时都要借助一些手势和表情来表达自己。不过,慢慢的,我可以听懂一部分她说的话了,而她,也似乎可以听懂我说的一些话了。交谈多了以后,我才发现跟这家人还真是挺有缘份的,他们的女婿跟我是同乡,在离家几百里的一个普通家庭里还能遇上同乡,这样我对他们又多了一份亲切感。 晚饭过后,大叔拿了一大本相簿出来给我看,还兴致勃勃地站在一边为我讲解:这是什么时候照的,在哪里照的……当看到他的女儿、女婿、儿子、媳妇的时候,他就会不停地问我“他们帅不帅?”“她们靓不靓?”我每次都是这样回答:“男的帅,女的靓。”这是我的真心话,不要以为我在敷衍骆大叔。骆大叔听了之后笑得可开心了,一脸自豪的表情。 来做调查的这两天都很累,骆大叔他们也没有睡午觉的习惯,而我们则是忙得连睡午觉的时间都没有,对于我这样一个习惯睡午觉的人来说确实很难熬。不过可以跟这家人和谐地相处也弥补了心里的不快。希望未来几天的调查工作能够顺利开展,争取早点完成任务! 2007年4月25号 星期三 阴 今天是最困最多事情干的一天,因为我要负责记录骆大叔、骆大婶一天的生活作息。我知道在农村里人们都很早起床,所以昨晚就调好了手机的闹钟。尽管如此,我还是不敢睡得太沉,六点钟不够,一听到隔壁房间开门的声音,我就睡眼惺忪地爬起床了。拿着笔和本子,跟在大叔、大婶身边,深怕漏了他们的某一个动作。 在农村里几乎每个人都是起早贪黑地干活,每一刻都不让自己停下来,似乎只有这样生活才算充实,大婶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要照顾小孙女,要做饭,要去菜地择菜,要给蔬菜施肥,现在还要被我们缠着问来问去,总是觉得她很忙,不知道她觉得累不累呢? 而大叔却是个例外,他比较清闲一点,只是在家带带孩子,喝喝酒,唱唱歌。这两天的相处让我发现大叔真的非常非常喜欢唱歌,他以前是客家梅县山歌团的成员,所以歌不离口,一直都有哼歌的爱好。直到现在,家里的音响还是每天必放的,跟着音响的节奏,大叔也不管有没有客人,张口就大声高歌了。我们几个看了都在一旁呵呵地笑。说真的,大叔唱歌实在是好听,果然不愧是山歌团的成员啊!可能当初他就是用这动听的歌声来打动大婶的。我还发现大叔有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每天都喝酒,确切地说,是每顿饭都喝酒,而且每次至少喝一杯。客人来的时候,大叔会热情地拿酒来招待他们。他每天都要喝掉一瓶酒,酒量可不是一般的大啊,所以他的酒是一箱箱买回来的,恐怖吧? 大叔深怕我们几个会忘记他,早早就拿出他的笔记本要我们留下手机号码,并把他家的电话号码和通信地址也告诉了我们。他反复强调我们以后要多联系,有空的时候他会打电话给我们,叫我们有时间也要经常打电话给他。我们满口答应以后,大叔开心得像个孩子一样,午饭和晚饭都亲自为我们下厨。 我们午饭吃的是炒米粉,放了很多鸡蛋,也放了很多油,还没炒好就已经闻到诱人的香味了!连平时不太喜欢吃炒米粉的我都吃得津津有味!这时候才发现大叔除了唱歌好听之外,厨艺也很好啊!我们几个真是有口福了! 知道我们晚饭吃了什么吗?狗肉!大叔竟然不顾我们的劝阻,杀了家里的一只小狗给我们吃!他第一次说要杀狗招待我们的时候,我们以为是在开玩笑。后来他继续说了几次,我们才把它当真。于是,小组四个人都不停地劝他不要杀狗,这么可爱,杀掉它真是于心不忍啊!大叔没有说话,没想到他动作那么快,才下午三点多就把那条小狗杀了!晚饭时,看着桌上那锅满满的,还散发着热气的狗肉,我真的吃不下!并不是因为我有什么忌讳不能吃狗肉,而是我本来就很少吃肉,在学校我通常都是吃素的,所以我的筷子迟迟没有动手。看着一只活蹦乱跳的小狗变成这样一锅狗肉,我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人类,是不是最残忍的动物? 2007年4月26号 星期四 晴 今天的我七点半才起床,来河源几天了,今天是最迟起床的,因为睡得很好,竟然连那吵耳的鸡啼声都没有听到,肯定是昨天太累了,所以才会睡得特别沉。 该问的都问得差不多了,该调查的也调查得七七八八了,今天开始进入资料整理阶段,所以我一整天都是呆在房间里不停地写啊写,画啊画,手都累到酸痛了!不过看到一页页由自己整理出来的资料,心里就会乐滋滋的,觉得很安慰,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晚上八点半,同学们再次聚在了一起。这次是汇报各个小组调查的情况,老师和三位博士生认真地听我们汇报之后,给予了我们不少的指导和评价。每个小组都讲得有条有理,很详细,可见我们都是有备而来的。我知道这次河源的经济调查大家都做得很用心,虽然睡眠时间不足,在生活上也存在一些不方便,但这并不影响大家调查的热情,每个人都在为自己负责的那部分资料而奔波忙碌着。既然辛辛苦苦地来到这里,就要把报告做得漂漂亮亮才不枉此行。在这样一片氛围中,我当然也不能偷懒,要更加努力才行,期待着我们小组的调查报告顺利完成的那天! 由于大家准备得非常充分,在会上也踊跃发言,所以汇报完已经十一点多了。这个时间段,农村和城市的差异越发显现出来。城市依然很热闹,农村已经是夜阑人静,到处黑漆漆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了,看到这样的情形,我特别想念城市里的万家灯火。 农村里人们睡得特别早,我们在回大叔家的途中已经看不到什么灯光了,只有我们的手电筒在摇摆不定地照着。家家户户已经关上大门睡觉了,尽职的狗还在不停地吠。在这里几乎每家每户都养了狗,只要有一只狗吠了,其他的狗就会跟着吠起来。这应该算是农村的一大特色了!虽然有不少同学同行,但我还是提心吊胆的,因为那些狗吠得太凶狠了,仿佛我们要做什么坏事似的。狗的吠声此起彼伏,我们经过的时候更是吠得厉害,害得我一路上都在担心会不会有狗蹦出来咬我们!回到大叔家门口,没有看到灯光,显然大叔大婶已经睡了,我们拿着手电筒,停在门口,不敢再往前走,因为那几只狗似乎不认得和它们相处几天的我们了,在门口一字排开,死死地盯着我们几个,吠得越来越大声。吠声终于把大叔也吵醒了,他急忙起来为我们开了门。有惊无险,安全地回到大叔家,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2007年4月27号 星期五 晴 今天是农历十一,黄石镇的墟日。匆匆吃过早饭后,大叔大婶就带我们上黄石街了。一路上,我雀跃不已,这几天一直很忙,不是画图就是整理资料。现在手头上的工作都大致完成了,才有时间出来逛逛黄石街,不用再闷在家里,呵呵,有种重见天日的感觉。 我们走了将近四十五分钟才到黄石街。墟日果然不同,人很多,摊位很多,街上比刚来的那天热闹多了。本来就已经狭小的街道由于摆了各种小摊子越发的窄了。 我看到有些头发花白的老爷爷老婆婆还挑着东西出来卖,感触特别多。在广州,这样年纪的老人大多是结伴去逛逛公园,或者约上三五知己去茶楼喝喝茶又或者留在家里享享清福了。而他们却还要赶在墟日这天,早早地起床,担一担子东西出来卖,为生计而奔波劳碌着。虽然在他们脸上看不到什么忧伤,但我却感到很心酸。中国的贫富差距真的太大了,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得到改善呢? 不知不觉已经在街上溜达了很久,店铺都差不多逛了一圈了,想买的东西也都买了。太阳当空照,是时候回去做饭了,于是我们几个提着大袋小袋,跟着大婶,满载而归。 吃过午饭,刚想趁着这个难得的空闲时间好好地睡个午觉,突然想起明天就要离开了,我却没有到长洲村的唯一一间小学看过,所以这个下午我还是放弃了睡午觉的机会,特地去那里转了一圈。学校很小,设备很简陋,师资力量当然也不厚,整个学校才七个老师。我去的时候已经下课了,一大群孩子嘻嘻哈哈地在篮球场上打球。水泥篮球场上只有两个破旧的篮框,严格来说,这还不能算是篮球场,他们这么多人却依然打得很开心。在他们的脸上看不到忧愁,看不到烦恼,尽管他们不像城市里的孩子那样有漂亮的衣服穿,有新奇的玩具玩。有时候真的很羡慕这群天真的孩子。 夕阳下山的时候,他们还在玩,我却没有时间再站在一旁看他们玩了,因为大叔家的习惯是先洗澡再吃饭的,为了不让他们等我,我只好留恋地再看一眼,然后急急忙忙地赶回去。 怕明天自己会丢三落四,带漏什么东西,所以晚上我已经开始收拾东西了。原本以为很难熬的五天过得如此飞快,想到即将离开,心里很舍不得。 2007年4月28号 星期六 晴 要走了,真的要走了,跟来得那天一样,天还没亮我就醒了,怎么也睡不着,起了床,心情特别的沉重。 匆匆吃过早饭之后,大叔不停地在我们耳边说,这是我们几个大学生第一次去农村做调查,这也是他们家第一次被大学生调查,是很有意义的,值得纪念。大婶知道我们今天要走,明显忧伤了很多,她只是抱着我们几个人,说已经把我们四个当成女儿看待了,真的很舍不得我们。其实,我们又何尝不是呢?几天的相处我们都有了感情,不是说割舍就能割舍的。 知道我们带了相机来,大叔说无论如何都要跟我们几个合照留念。其实,即使大叔不说,我们也会这么做的。大叔叫来了另外一个小组的同学,让她们为我们拍照。我们照了很多的照片,不单单是合影,小组的每个人还轮流单独跟大叔拍了照。大叔为了照得好看一点,特意去梳了梳头发,还换下脚上的拖鞋,穿上了一双不经常穿的皮鞋,他甚至换上了一件很花俏的衬衫,问我们好不好看,我们几个笑他,说他搞得太隆重了,他才把衬衫换下来。相比之下,大婶就显得拘谨一点了,只是抱着小孙女,简单地跟我们照了几张。后来大家起哄让她跟大叔合照一张,大婶不好意思地摆摆手,不肯让我们拍,大叔则轻松多了,搂着大婶的肩膀,做了个很调皮的动作,搞得在场的人都笑了!这一刻,大家都忘记了分离的忧伤。 可是不管愿不愿意,不管舍不舍得,分离的时刻如期而至。快十一点的时候,有信息发过来催我们,我们真的 要走了,四个人提着各自的行李,赶到村委会那里集中。尽管我们三番五次叫大叔大婶不要送了,他们却执然跟在我们后面。由于我是走在最后面的,所以我时不时都会回头望一望,向他们摆摆手。越走越远了,大叔大婶的身影变得越来越小,却依然可以看到他们伫立在那里,眺望着我们!“有时间我一定会回来看你们的!”我在心里默念着。 和班上的同学集合之后,又走了几十分钟的路,才到达镇政府,镇政府的领导和工作人员盛情招待了我们,在那里吃过午饭之后,我们就启程回学校了。 由于高速公路上出了事故,塞车塞了很久,我们晚上将近九点才回到宿舍,很累很累了。可是放下行李之后还是第一时间打了个电话给大叔,让他们放心。跟大叔闲聊了几句,他说很想念我们,接着就让大婶听电话了,听得出来大婶在哭,她说我们走了之后,屋子里冷清了不少,他们连吃饭都没什么胃口了,只是随便吃了一点东西。在电话的这头,我的鼻子酸酸的,一时间竟然想不出该说些什么好! 短短六天的调查,让我无论在知识上,还是情感上都受益匪浅。感谢老师,让我有了这次体验的机会;感谢大叔大婶,感谢他们这几天的热情款待;也感谢我们小组的同学,这几天我们合作得很好……这几天将会是我最难忘的一段回忆!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07/10/11 15:38:02
当前页:1/2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