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钱有飞:湛江市雷州青年运
《集体行动的逻辑》读书笔
刘旭:迟到的作业
许永桂:时代的悲剧--再
许永桂:林毅夫《中国的奇
许永桂:《叫魂——176
许永桂:南岭镇考察报告
许永桂:基于家庭联产承包
程昊:读书报告——公共事
程昊:读书笔记——曼瑟
王聪:公共事务治理之道
许永桂:读《资本论》论剩
黄茜:暑期调研报告——河
何婉虹:再读合作之《公共
何婉虹:读《集体行动的逻
雷城乐:拥抱合作——阿克
雷城乐:集体行动制度的演
汪丽君:《寻乌调查》读
王聪:集体行动的逻辑
唐瑶:《中国的奇迹》读书
 

何婉虹:风雨无阻,铁骑返乡大军再次出发

作者/来源:何婉虹2015级研究生 点击次数: 238

 
  除夕当早归。每到年末,中国人都在经历着同一件事情,那就是“回家”。
  除夕前的两个星期,全国各地都在上演着一幕幕春节大迁徙的场景,感觉就像整个国家都在移动。对此,外国朋友对中国这种行为表示非常不理解。而早在2016年,BBC曾以中国新年为主题专门做了一个纪录片,纪录片让更多人认识和传播中华文化,“尤其是在春节期间,这是你最想家人的时候,尤其是当你的父母身体还不太好的时候,这相当不容易。”片中一个已经连续九年都没回中国和家人过春节的妇人难过地说道。
  作为一年中最大的节日,春节对于举国人民来说都是具有无限吸引力的。人们排除万难、跨越千山万水与家人团聚,家里的老父亲老母亲早早地准备好了一大堆的食材,把家里里里外外重新打扫了一番,又将洗净晒干的床褥整整齐齐地铺好,仿佛一切都准备就绪。不一会儿,他们又来回忙碌,嘴里念叨着什么,直到最后穿上自己最得意的衣服。老人站在村子路口或坐在门前,双手握在胸前,认真地听着是否有车声响起,望向不远处,这是孩子回家的必经之路,一刻也不放松。直到熟悉的身影向自己所在的方向飞驰而来,便激动地奋直起身,心里的盼头终于落下。这充满爱意的一幕,中国到处都在上演,尤其在春节前。
  摩托车是中国的一种重要的交通形式,飞机和火车对于在外地打工的人们来说可能太昂贵了,所以简单的摩托车就成了成千上万的农民工唯一的回家方式。  2017,“铁骑返乡”大军再次出发,不惧天气,不畏艰辛,踏上归途,下定决心回到家乡与家人团聚。似乎,他们在众多的返乡者当中是属于“另类”的那一部分,也是值得我们国家和社会需要特别关注的那部分群体。
  据了解,“铁骑大军”返乡最早可追溯到2000年春运,当时许多在珠三角打工的广西籍外来工买了摩托车,主要用于平时上下班。由于春节买不到回家车票,他们就直接一路骑摩托车回家。之后,随着网络及QQ、微信等聊天工具的普及,部分外来务工人员便通过网上联络,相约结伴骑摩托车回家,与此同时,沿线的地方政府在“铁骑大军”经过的路道边设立服务休息点,免费提供餐饮和汽车维修等,甚至还动用警车为“铁骑大军”开路。
  16日早晨,笔者一行人来到肇庆市广宁县263省道一线考察“铁骑大军”返乡情况,了解他们回家过年的悲喜交集。打工者们回家的心情十分急切,但归途漫长,天气寒冷,寒风刺骨。此外,此时突如其来的毛毛细雨,对于“铁骑大军”来说,下的并不是一个好时候,这加剧了他们受寒的程度,而且路面湿滑加大了行车的危险数,回家路好像变得更难了。
  在同一条路上,我们可以看到许多的摩托车正以不低的时速驰行,或单独一个人,或两夫妻,或两大一小、由妻子用雨衣将孩子严严实实地裹在胸前。相同的是,所有的车辆尾部都架高和架满了大包小包的行李,车上的人都穿的十分厚实,戴着头盔和手套,并且用纸皮和塑料袋里一层外一层的包裹住腿脚以抵御凛冽风寒,缓解由于长时间的固定动作而造成的腿脚麻痹。
  途中,笔者遇见新大洲本田设立的爱心服务休息点,便稍作停留。用帐篷临时搭建起来的爱心服务站,响起了带有年味的音乐,摆设的几张简陋的桌椅,成为了路过的农民工们的休息场所。同时,服务站还给他们免费提供饼干、面包和姜汤等食品,WIFI、手机充电、车辆检修和简单医疗等服务,以及赠送反光背心马甲助力他们夜间安全骑行。
  帐篷外的大叔手持旗帜,站在路边不停地向过路的返乡农民工挥舞,指引他们到爱心服务站稍作休息。不久,越来越多的车辆停靠,帐篷里也挤坐了许多人。现场的工作人员和志愿者热情地招呼着,给停下来休息的农民工提供服务和帮忙。农民工在喝杯姜汤之后,身子暖了起来,给回家更注入了能量,继续上路。爱心服务温暖人心,给无情寒冬增添了满满爱心。
  现场了解到,这些在珠三角打工的农民工,一般家在广西,也有部分是湖南,四、五百公里的回家路程,他们需要一大早出发,然后至少骑上八、九个小时才能抵达家门口。
  其中,现场一位从广东四会出发、家在广西贺州的农民工黎兄弟告诉笔者,四会至贺州全程约300多公里,他从早上七点钟出发,算上中间休息的时间,顺利的话,下午四点左右就可以回到老家。
  不可思议的是,相比于汽车和火车,农民工骑摩托车回家可以节约50%左右的成本。“九十块钱左右就可以给我的摩托车加满油了,等我回到家后,大概还有半箱油剩。”喝着热姜汤,黎兄弟详细地向笔者介绍,“而如果选择坐大巴回去,平时要七十块钱,现在节假日的话,应该要一百多,普通火车也差不多这个价格。”
  回家一趟,只需要四五十的路费开销,对于农民工来说,骑摩托车回家过年是一个非常符合自身效益最大化的选择。而且,如果是一家三口同出行,则可以节省更多,并且也更方便一些。所以,从成本方面考虑,对价格较为敏感的农民工群体,更多的愿意选择骑车方式出行。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17/1/19 20:48:55
当前页:1/2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