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钱有飞:湛江市雷州青年运
《集体行动的逻辑》读书笔
刘旭:迟到的作业
许永桂:时代的悲剧--再
程昊:读书笔记——曼瑟
许永桂:《叫魂——176
许永桂:林毅夫《中国的奇
程昊:读书报告——公共事
许永桂:南岭镇考察报告
雷城乐:集体行动制度的演
许永桂:读《资本论》论剩
何婉虹:读《集体行动的逻
王聪:公共事务治理之道
唐瑶:《中国的奇迹》读书
许永桂:基于家庭联产承包
何婉虹:再读合作之《公共
吴勇浩:《动物精神》读书
雷城乐:拥抱合作——阿克
黄茜:暑期调研报告——河
汪丽君:《寻乌调查》读
 

程昊:盛世下的危机——《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

作者/来源:程昊 点击次数: 233


在中国的千年帝制统治时代,乾隆皇帝可谓空前绝后之一人。在他统治的六十余年里,在顺治、康熙以及雍正三朝的基础上达到了权力的顶端。但正是在这样的盛世统治下,大清帝国的政治和生活被一股名为“叫魂”的妖术之风搅得天昏地暗。

17683月,有这样的谣传,说一些游方和尚懂得一种名为“叫魂”的妖术,可以剪走人的发辫来做法,以窃取他们的灵魂为自己所用。3月到6月之间,在萧山、杭州、苏州等地陆续出现了很多起当地村民怀疑附近出现的游方和尚在施展“叫魂”妖术,于是将这些游方和尚擅自捉拿起来用私刑惩罚的事件,有些游方和尚试图去县衙告状喊冤,不料却遭到了衙役的勒索,游方和尚无法支付勒索金,衙役便趁机坐实了“叫魂”的罪名将其逮捕,县令出于对衙役的信任,在审判过程中使用刑讯逼供手段将这些游方和尚屈打成招,承认自己使用了妖术,之后县令上报到浙江省主理司法的按察使那里,但是浙江省按察使作为高级知识分子、儒家士大夫,本身对“妖术”保持着审慎的怀疑,他仔细调查了事件经过发现了衙役的勒索行为,于是将游方和尚释放,同时打了衙役一顿板子。

但是,妖术流言的传播力大大超出了所有人的估计,1768年初秋的时候,很快在山东地区同样也有愤怒和恐惧的民众将他们怀疑的叫魂者——一些乞丐流民扭送到官府,而在山东巡抚富尼汉同样的刑讯审问下,这些乞丐流民纷纷招供自己受到了江南地区某个和尚、道士的蛊惑,要他们到山东地区来从事剪辫子“叫魂”的妖术。当富尼汉向乾隆皇帝报告了这些妖术事件后,乾隆皇帝当即陷入了震怒与恐慌当中。他的震怒之处在于,这件事的策源地——江南地区竟然敢将如此重大的事件隐瞒不报,这让乾隆皇帝感觉自己对于官僚体系的控制力在削弱;而他的恐慌之处在于,妖术的表现形态——剪辫子——触碰到了满族统治者敏感的神经,某种意义上这意味着对满族统治合法性的否定,乾隆猜测这其中一定有着惊天阴谋,他统治的帝国中存在着他看不见的势力在密谋推翻他的统治。同时,乾隆皇帝对于游方和尚和道士是“妖党”、擅用妖术这件事也丝毫不怀疑,一来因为和尚和道士这种民间宗教礼仪人员其实是在和国家抢夺对超自然神秘力量的解释权和使用权,国家对其素无好感,二来他们是社会流民,无家无业,本身确实也是社会的不安定因素。

于是,乾隆皇帝立即发下谕旨,痛斥了两江总督和江苏巡抚一番,并责令他们立刻开始清剿“妖党”。各级官员纷纷想方设法的追击流窜各地作案的“妖人”,但是往往是屈打成招,而乾隆皇帝却不断施压,最终的折腾到年底,在付出无数无辜生命之后,案件真相大白,所谓的妖术其实只是一场闹剧,都是屈打成招,造谣生事。

读完这本书,主要反映以下这些问题:为什么明明是一场闹剧,却越演越烈,底层百姓犹如惊弓之鸟,疯狂至此?而乾隆又如何让这场叫魂事件上升到政治罪的高度上?叫魂事件给大半个中国的老百姓造成了恐慌,从勒庞的《乌合之众——大众心理学研究》来分析的话,可以理解成是人们的从众心理,个人加入群体过后,群体的无意识行为代替了个人的有意识行为,个人失去了自己的特征,变得情绪化和低智商。而叫魂事件正是因为百姓从众的心理,他们缺乏一个领导者去阻止这场闹剧,于是百姓越来越恐慌,而政府官员没有很好的解决这场闹剧,乾隆皇帝更是火上加油大肆渲染,使得叫魂事件演化成那样疯狂的状态。

但是如果我们在深层的去挖掘,为什么老百姓会如此选择盲目的相信叫魂的存在?乾隆年间,国民经济急速上升,人口数目翻了一番。经济的良好运行,商业也兴盛起来,当时的满清政府已获得了汉人的认可,人们本该是安居乐业。但是,就是在这一片祥和的盛世中,经济发展十分不平衡,并带动大量人口的持续流动,有一些人被排除在生产性经济之外,那些在经济上一贫如洗的民众,存在极大可能成为乞丐,或许是僧人或游僧,他们因为四处乞讨没有居所被认为对公众安全造成威胁。正是因为当时社会贫富差距凸显、人口拥挤、官僚横行、社会资源不均现象给老百姓带来了恐惧。

乾隆皇帝深受儒家思想文化的熏陶,而儒家注重的就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早在顺治年间,清朝进兵江南后,即颁布削发令,要求汉人十日内剃头,当时就遭受到了很多民众的抵抗,如今,竟然有了关于叫魂要“剪人发辫”的谣言,这在一定程度上挑战了当局的权威。此外,出现如此重大的事件,各地官员却纷纷选择欺瞒,对于乾隆而言更是对皇权的极大威胁。乾隆年间,虽然政权相对稳定,但是作为外来者的清朝政权,在朝野上无法回避满汉官僚之间的权力利益博弈,在民间无法回避汉人对满人的敌意,因此,乾隆在满汉之争上还存在很大的焦虑,时常担心会面临汉人的谋反。而因长期的焦虑使他试图利用叫魂案来整顿官僚体系,以达到稳固政权的目的。

回想中国数千年的封建统治,统治者为了巩固其专制地位,无所不用其极。最开始有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后来汉武帝的罢黜百家,再有后来明朝的东厂和锦衣卫,之后乾隆的文字狱。统治者中央集权的背后,有的因此蒙冤入狱,有的家破人亡,有的株连九族,社会在各种打压和强烈的不公的压制下,矛盾越来越突出。乾隆所谓的盛世,有百姓在利用叫魂陷害他人,污蔑清白;有衙役为了利益乘机敲诈;有官员为了完成任务屈打成招。就是在这样的社会,百姓如何享受得了所谓的盛世太平。在封建王朝的统治下,皇帝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即使滥杀无辜依旧觉得是君权神授不可侵犯,而“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只是一种口号,历代皇帝都是凌驾于法律之上。而乾隆皇帝不会在意叫魂案例会给百姓造成多大的损失,反而正是借助这个机会来惩罚那些在他看来是结党、失去控制的官员,从而巩固满清帝国的统治。在这样的社会下,如何能够让百姓相信政府会公平执法,如何能够让百姓面临有心人的利用却依旧不会恐惧?一个社会如果阶级分化分明,满汉存在强烈对比,贫富差距悬殊,那么个人也就失去了奋斗的意义,而只会关心自己的生存状况,犹如惊弓之鸟,害怕一点风吹草动。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18/5/10 20:46:43
当前页:1/2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