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越战往事
潮汕家庭100年
广州菜农70年
爷爷的岁月
生于1930
我们与善的距离
火光明灭,后会无期
赤脚医生的故事
 

我们与善的距离

作者/来源:李昊洋 点击次数: 1358

 

6 人生这座桥

 

后来文革之风逐渐平息,你爷爷得以平反。1977年恢复高考,你大姑考上了韩山师范学院。第二年,你爸也参加了高考,他的志向是当教师,便报考了师范学校,但你爷爷不希望一家人都当了教师,要求你爸多填一个医学院的志愿,就这样阴差阳错之间你爸考上了汕头大学医学院。你爸对于这个结果很不满意,想要等到第二年再考一次。你爷爷不同意,他的观点是考上了就应该去读,高考的变数太多了,再考一次的话不一定能考到比第一次更高的水平。他发动了亲朋好友一起说服你爸,最终使他同意到汕大医学院就读。我原先只知道你爸经过五年的学习之后顺利毕业当上了医生,直到去年才在和你爸的闲聊之中得知他当年十分排斥当医生,在大学的第一年状态低迷,连课都不去上,整天待在床上看小说。直到第二年,他才说服自己接受了这条道路,开始发奋学习。

 

你爷爷有两个妹妹,家里想要二妹嫁给军人,但她违背家里的意愿选择自由恋爱,嫁到了水江堂。你爷爷和大妹十分生气,和二妹断绝了来往,甚至在二妹产子之后也对她不闻不问,更遑论去看望她了。我想到小姑子生完孩子身体虚弱,作为嫂子应该去关心她,就独自一人前往水江堂看望她。你爷爷拒绝和我同去,我又不认识路,只能让他在地图上给我标出小姑子家的大致位置,到了水江堂再沿途问路。彼时我刚学会骑自行车不久,乡镇间路况不好,且路途遥远,骑得我心惊肉跳。

 

去到水江堂的必经之路上有一条溪流,只有一架独木桥通往对岸。我推着自行车,竭力保持平衡,一步一步地挪过桥。岸边一群顽童看到我,纷纷起哄,喊着“掉下去,掉下去”之类的话。我又羞又气,但是没有办法,为了去到目的地,再大的困难也只能努力去克服。村里的孩童自然经常走这条独木桥,早已驾轻就熟,他们哪里能理解我的恐惧呢?返程时再次经过独木桥,所幸这个时候四下无人,我才得以专心过桥。

 

我的前半生是在贫穷和动荡的环境之中度过的,我只是一个普通百姓,在时代的洪流面前无能为力。幸而我立志向学,奋发向上,又多得好人相助,得以为自己谋生路。工作成家之后,我在工作上认真负责,在家里尽心教导儿女,和你爷爷互相扶持。晚年有儿女尽孝,总算过上了安定的生活。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20/12/12 10:16:40
当前页:4/4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