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生于1930
越战往事
潮汕家庭100年
爷爷的岁月
我们与善的距离
火光明灭,后会无期
赤脚医生的故事
广州菜农70年
 

越战往事

作者/来源:方思元 点击次数: 160

77岁的唐世斌老人是我家里的一位长辈,逢年过节家庭聚会时他都会向我们讲述他当年的故事,从他的只言片语之中我知道他的经历非常不一般,一听到口述史作业后,访谈对象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于是我马上去到这位老人家中向他了解情况。以下的故事以老人的口吻展开。)

 

1 热血难平

 

我出生于1943121日,广东省揭阳市惠来县,家里还有一个哥哥。在那个战乱、比较落后的年代,家里的条件还算不错,父母的收入除开满足家中日常开销外,还能够支撑我和我哥哥两个人读书。小时候我们住在“高地顶”,现为惠城镇南门大街附近,受父母平时的言传身教的影响,我和哥哥十分刻苦的学习,都立志通过学习为家里创造更好的条件。不仅如此,我的父亲曾有一个当兵报效家国、抵御外敌的志愿,但因家庭原因不得不放弃这个梦想,故在我的名字里取一个“斌”,希望我在学习过硬知识后有机会从军报效国家,这也为后来我义无反顾从军埋下伏笔。

 

19509月,到达年龄的我就读于位于广东省揭阳市惠来县南环一路东山小学(现已取消办学,消失在历史长河当中),那里的老师十分和蔼、尽职,在东山小学我度过了轻松的六年。在1956年升学至惠来一中(现已改名为惠来第一中学,位于揭阳市惠来县湖边路与环城东路交叉口),1956-19636年期间,我在惠来一中读了初中和高中。在这个过程中,我无意间阅读了《三国演义》这一本名著,其中对于军旅生活的描写在我心中埋下了一颗从军的梦想的种子,加上当时紧张的国际形势,心中热血难平,希望能够参军挥洒自己一腔热血。于是19636月高中毕业后,成绩更好的哥哥选择去到更高的学府继续学习深造,而我义无反顾的选择了截然不同的一条道路——参军,当时没有其他的想法,只想着为保卫祖国贡献自己一份微薄之力。

 

报名入伍后,19639月我所在的新兵连前往东莞虎门沙角训练,隶属于南海舰队的海军训练团。新兵三个月的训练期间,我刻苦训练的态度受到连队领导的重视,日常训练集队时我总是连队里最早到集合地点的那几个,训练成绩也名列前茅,我甚至在训练团的联合会演当中拿下了个人第一名的好成绩。连队也因此任命我为连队里的副班长,带领其余新兵参与日常训练。在这三个月期间,日复一日的训练为我日后的作战打下了坚实的身体基础,原本略有些瘦弱的我在每日高强度的训练下逐渐强壮起来。在结束新兵训练后,我们还需要进行九个月的技术学习,需要掌握一技之长才能够登上南海舰队的军舰服役,我当时学习的是游击专业,得益于之前刻苦学习打下的知识基础,我在军校里的成绩名列前茅,也因此受到各级领导的重视,在上级有意的培养下,我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在结束九个月的专业学习之后,我选择在海军训练团留任,担任新兵训练连队的班长,带领新入伍的人民子弟兵进行训练。由于带出来的士兵战术素质高、能力出众、成绩显著,所以被任命为区队长,职能等同于排长。我也成为了入党积极分子,是党支部重点观察对象之一。正是因为在海军训练团刻苦训练、认真学习的这两年,我的各方面能力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同时也学习到过硬的技术本领,为我后来能够前往越南前线并且存活下来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 风萧萧兮易水寒

 

1956年,由于越南前线战事愈发紧张,我们一整个海军训练团于19564月开始被逐步派遣至前线参与战事。我第一站被派遣至海口水警区,在司令部担任通讯技工,在海口水警区,我跟随一位老技工学习相关通讯技术。在海口一待就是三个月,在这期间我学习到了许多关于通讯的技术,三个月后,我被派遣至文昌铜鼓岭观察通信站负责发电与通信工作。这个通信站的作用是利用雷达技术观察与侦测海面上的一切动静,例如敌方战舰、飞机的动向等,与南海舰队司令部保持持续的联系。通信站建在山顶上,为的是拥有极佳的视野与信号,以便于雷达在第一时间发觉敌方动向。

 

但也因此,通信站的条件及其的艰苦。由于是建在未开发的山顶上,没有平坦的上山路,只有蜿蜒曲折的山路,汽车无法通行,一切物资都需要人工抬上去。发电用的柴油需要六人一组,一组抬一桶油上山;而山上战士需要的生活用品都是一周运送一次。虽然在通信站执勤的过程十分的艰苦,但是因为处于人迹罕至的高处,别有一番风味。在中秋执勤的晚上,一望无际的海平面没有尽头,仿佛是一块平原;而一轮圆月高高地悬挂在夜空之中,明亮的如同灯火;寂静的树林郁郁葱葱,在此情此景下执勤,别有一番诗意。

 

在铜鼓岭执勤八九个月后,我被传唤至南海舰队司令部军务处报到,是我们训练团里唯一一人被传唤,在前往报到的路上有人告诉我此行是即将前往越南前线打仗,报到的人都是各连队百里挑一的人才,我不以为然。报到的当天,我被领去一个安全展览学习舰上各种安全应急知识,学习了两三天后我意识到可能是真的要到前线去打仗,便主动请缨,我在19561110日写下了请战书,递交到了司令部。请战书中写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上交后的当天,我就被传唤至司令部与领导谈话,得知此行确实是要前往越南前线参与战斗,当时正在筹备物资等。在一切战前准备筹备齐全后,我们那一批战士被调遣至湛江麻斜海军码头进行集训。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20/12/12 10:18:07
当前页:1/4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