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刘绍君:深圳女工调查日记
许结仪 张雪芹 聂伟棠:
林宝存:汕尾劳动与社会保
骆雪曼:电镀厂女发单员的
肖琦等:盘福路肉菜市场调
蔡春蝶:民工回流现象浅思
李杰:民工在上海
苏丽君:贵屿镇的电子垃圾
杨培伟 候璧君 冯希:"
梁凯、郑攻莹、陈玉霞:艰
郑显荣 张楠 陈妍:青年
黄婉庄:女工调查日记
谢勤、郑茹、黄绵辉:慷慨
梁海平、毛美娟、赖名光:
高敬翔 汤颖霞 劳伟珍:
李清丽等调查日记
梁倩颜:5月20日女工调
麦焕珠:女工调查日记
黄碗庄7月16日调查日记
刘敏:女工调查日记
 

钱有飞:惠州工作记

作者/来源:秋田 点击次数: 2571



                               惠州工作记


1.出发


  对于农民工的工作,我一直都比较好奇,想了解一个究竟。去年的暑假,由于考上硕士研究生,可以暂时不用为工作的问题担忧,而且假期的时间也比较长,我决定利用这段时间到工厂去亲身实践一下这种生活,一来可以赚点生活费,二来也可以对农民工这类群体增加了解。在我同学余晖文妈妈的介绍和帮助下,我和余晖文两个人63日从南昌出发,前往位于广东惠州的创毅兴五金制品公司。


   现在火车一般都采用夕发朝至的形式,去惠州的车也一样,下午四点钟左右出发,次日凌晨五点半到惠州。由于不是长假期间,车上不会好挤,我们也都坐到了位置。火车上的东西比较贵,我们俩为了节省开支,在上车前买了一点吃的,如水、方便面等。这些东西体积较大,给我们上车带来了一点小困难,不过还是因为人不多,我们也没有费多大劲就上去了。


   在车上,男女老少都有,一般都是一些外出打工的,免不了大包小包的。看着他们艰难的把沉重的箱子往行李架上送,摇摇晃晃的,自己情不自禁的上去帮一把。这趟车是最便宜的,也是最慢的、最脏的、服务最差的。从南昌到惠州要花掉近十二个小时,车厢的连接处堆放垃圾的地方时时的发出异样的味道,座位也应该好久没有洗过了,有些凳子上依稀的可以看到脚印。这趟车上提供开水,但是由于时间比较长,保温效果不好,开水并不热,所以我们的方便面也不能泡。不过由于大部分的行车时间是在晚上,所以车厢算比较凉快,晚风吹拂在脸上,带来阵阵惬意。只是到了后半夜的时候,肚子比较饿,又没有东西吃,挺难受的。


  迷糊中,我们俩也都睡着了,这年月没钱没权有个好处,就是不管在哪里都能睡的死死的,不用担心被偷被抢被绑架。当我们睁开眼时,天已经蒙蒙亮了,我们快到站了。


  下车时,天也还没有全亮,处于一片灰蒙蒙中,但是车站上却还是很热闹,聚集了很多人,有等车的,接人的,也有在车站上做生意的,如卖早餐、拉客等。走到出站口的时候,有好几个人拉着我们的手要我们坐他的车。一方面我们的目的地离惠州市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坐这些三轮车、出租车比较贵,不划算。另一方面,我们刚来此地,人生地不熟,这些车也不是很安全。基于这些考虑,我们决定在车站旁边先买点早餐,然后等天亮了坐公交车到那边去。


  趁在车站等车的时候我稍微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发现惠州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繁华,没有见到很多的高楼大厦。周围绿水青山,风景甚好。当我们在公交车上时候,我又仔细的看了一下市区的情况:惠州是一个多山的城市,城区被分割成了一块块,很多楼房也都是依山而建,而且很多都是新盖的楼房,也有正在开发的。可见惠州这几年的发展比较快。


2.到达


  大概坐了一个小时的公交车,我们来到了惠州市惠阳区镇龙镇长龙村的创毅兴五金制品厂的门口。这时候已经是上班时间了。按照公司规定,上班时间没有特殊情况是不能离岗的,而且我们也不能进去找晖文妈妈,只能在厂门口给她打电话。不一会儿,他妈妈出来把钥匙给我们俩,要我们先在她住的地方休息一下,下午再来办入厂手续。此时的我们也比较困,拿到钥匙后,我们就提着行李前往他妈妈在外面租住的地方。我们是干短期的,并没有带很多东西来,只有几件夏天穿的衣服、一床被套、牙刷牙膏、一双运动鞋、一些晾衣架和几本书。行李并不是很沉,这样就有闲心可以看看周围的风景。如果说在市区还能看到一点城市的繁华喧嚣的景象的话,那么在这个地方则已经完完全全是一派农村的景象了。放眼望去,近处是农田,远处便是山。农田里种水稻、蔬菜,也有种水果的,如荔枝、龙眼等。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长在树上的荔枝,红彤彤的点缀在绿叶之中,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我们俩忍不住地想去摘,无奈旁边一块木牌子上写着:严禁采摘,违者罚款100元,这才使我们打消了念头。农田里面种果树的比较少,更多的还是蔬菜,有的一块面积好几亩的稻田种植同样的蔬菜,这种是用来卖的。除此之外,也有零零散散地种植的,如丝瓜、茄子之类,这些是这里的农民用来自己消费的。远处漫山遍野都是荔枝、龙眼树。但是它们归属于不同的农户,每个农户所分到的果树并不是很多。所以虽然种植面积很大,但是还没有形成规模化、产业化经营,而且山上交通不便,难以机械化操作。


  到了房间之后,我们两个人都感觉比较累,虽然在火车上睡了一会儿,但还是睡眠不足,我们俩连东西都没有整理,躺在床上没过多久就进入了梦乡……


  到了中午,我们醒来时,晖文妈妈也下班回来了。她上连班,只有半个小时的吃饭时间,所以时间很紧,回来就马不停蹄的给我们俩做饭。余叔叔下班更早些,他先煮好饭,晖文妈妈炒几个菜就行,这样大概用了十五分钟的时间就把饭做好了,但她自己还是来不及吃,直接把饭带到厂里面,留我们几个在家里吃饭。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11/11/16 20:40:36
当前页:1/9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