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刘绍君:深圳女工调查日记
许结仪 张雪芹 聂伟棠:
骆雪曼:电镀厂女发单员的
林宝存:汕尾劳动与社会保
肖琦等:盘福路肉菜市场调
李杰:民工在上海
蔡春蝶:民工回流现象浅思
苏丽君:贵屿镇的电子垃圾
杨培伟 候璧君 冯希:"
梁凯、郑攻莹、陈玉霞:艰
梁海平、毛美娟、赖名光:
郑显荣 张楠 陈妍:青年
黄婉庄:女工调查日记
谢勤、郑茹、黄绵辉:慷慨
高敬翔 汤颖霞 劳伟珍:
李清丽等调查日记
梁倩颜:5月20日女工调
麦焕珠:女工调查日记
刘敏:女工调查日记
黄碗庄7月16日调查日记
 

刘绍君:深圳女工调查日记3篇

作者/来源:秋田 点击次数: 9965

深圳湖宝家私厂女工调查日记(1) 今天7月26号,早早的起来,因为今天约了调查对象朱阿姨见面的.即兴奋,又不安.这是我的第一次进行社会调查.因为与其他同班同学的家都距离较远,再三思考后决定自己进行女工调查了。由于我都是第一次面对调查对象,因此心情非常紧张。我之前做了详细的计划,设计的问题也都列好了。似乎准备什么充足但是一想到——不知调查进行中是否有突发状况,有没问到尴尬的问题,或许见面后调查对象根本不愿意接受我们的调查。诸如此类的问题,我都担心和紧张。因为没有经验,因此想着我的态度好就应该可以吧。也不知道怎样能让朱阿姨能自然地跟我们聊天的形式进行访问。似乎一切都在未知数中。 终于鼓起勇气拨通了对方的家里电话。接电话的是女的。于是我问到:“请问是朱阿姨吗?”对方答:“是啊~我是啊。你是?”我自报了姓名。朱阿姨回说:“哦,我知道了,是阿君吧?(对方讲粤语)”。“是啊,我是,我想问你今天什么时候方便见面?”“哦~不好意思啊,今天我老公他手脚发软和酸痛,开不了车上不了班,恰好今天我不用开工,要和他去医院看医生。所以今天没办法见你啊,下次有时间约过好吗?”“哦,这样啊,看医生要紧,阿姨你忙先,我们下次再约,不要紧的啊。” 简短的通话中结束了我的“第一次调查”,一想今天准备已久的调查计划全泡汤拉。什么结果都没有,好不容易才找到调查对象,也好不容易约到了,全被突发事件给搅和了,真让人感到丧气。 悲伤之余,想想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的。起码调查对象还愿意接受我的访问,再接下去调查应该不会有太大的抗拒心理了。另外的收获是惊喜的,我从中知道了调查对象不仅是已婚的,并且还知道了她的老公应该是从事司机类的职业。还有就是不会像一些外来打工者畏疾忌医而不敢到医院的. 似乎这样的“第一次”调查也不完全失败,希望能尽快地联系到朱阿姨,进行面对面的调查。 深圳湖宝家私厂女工调查日记(2) (刘绍君 20040703054 04人力) 自从上次的电话联系后,又过了整整一个星期。调查对象说没有单独时间被我访谈,但是可以让我到她们工厂去见面。我知道后有说不出的兴奋,立马就准备动身去家私厂。问了地址,但不太熟悉确切的地址,但也只好硬着头皮去找那家厂址了。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坐得头晕脑涨的,终于下车了。经过一番询问,七拐八拐的终于来到了湖宝家私厂门口。很明显工厂的招牌刚换了新的,在阳光地下闪闪发光,耀眼夺目。兴奋的我直奔二楼,一进去的时候看见安静的工厂办公室,透过玻璃窗能隐约看见办公室的人员,显得很悠闲,再直走,就看见大大的空间,装订声、衣车声、声声入耳。这种环境很让人不安,不仅是厂内的环境,厂外的环境也是非常嘈杂,让人心浮气躁。 终于看见调查对象了,好艰辛阿。阿姨热情的招呼我坐在凳子上,并给我到了点水,我心存感激。心想这阿姨那么好,调查起来应该没什么困难吧。把气喘过来后,我就采取主动了,走到她的衣车旁,她在埋头干活,看得出动作很熟练。我说到:“阿姨,你一边干活,一边和我聊聊天可以吗?随便聊聊就行。像给我讲故事就行了。”“我没什么故事好说给你听啊,普普通通的。”“不要紧的,阿姨你随意说。”“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这样吧,你有设什么问题就尽管问,我能回答你就告诉你,这样可以吗?”“好的,这样也行,这样会打扰你工作,你在缝东西,问你问题会让你分心吗?”“当然不会,你问吧。”接着呵呵的笑了几声。 经过了解,原来上次我称呼错了,她不姓朱,她是复姓,姓刘付。原来是刘付阿姨,暗自骂自己这样也搞错,不知道是阿姨没留意,还是不在意。我们足足谈了2个多小时,她工作到哪里我就拿着纸笔跟到哪里,把她地一言一语都记录下来。我们聊她的家里,聊她的工作,聊她的生活。知道了她的身份角色的改变,仿佛我在一页一页的翻开她的人生笔记本,艰辛、苦辣、欢乐、忧愁都写在上面了。阿姨一直用着平淡的语气诉说着她的平淡事迹,就像她一开始所说的,她的事迹并没有什么大风大浪,也并不曲折。但就像喝茶一样,好的茶在喝下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但我也清楚,没有办法可以劝她,只是替她忧心,这雪球会越滚越大,到时不可收拾。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06/9/12 0:23:43
当前页:1/2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