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刘绍君:深圳女工调查日记
许结仪 张雪芹 聂伟棠:
林宝存:汕尾劳动与社会保
骆雪曼:电镀厂女发单员的
肖琦等:盘福路肉菜市场调
蔡春蝶:民工回流现象浅思
李杰:民工在上海
苏丽君:贵屿镇的电子垃圾
杨培伟 候璧君 冯希:"
梁凯、郑攻莹、陈玉霞:艰
郑显荣 张楠 陈妍:青年
黄婉庄:女工调查日记
谢勤、郑茹、黄绵辉:慷慨
梁海平、毛美娟、赖名光:
高敬翔 汤颖霞 劳伟珍:
李清丽等调查日记
梁倩颜:5月20日女工调
麦焕珠:女工调查日记
黄碗庄7月16日调查日记
刘敏:女工调查日记
 

麦焕珠 刘敏:小娟在新塘

作者/来源:秋田 点击次数: 3502

折翼天使 ——记一拉链女孩的梦想与现实 04人力资源管理 麦焕珠 刘敏 引言 我们的调查到此为止总共进行了三次,调查的地点是增城市新塘镇某个工业区,新塘作为城镇化最快的镇,有着其自身的经济特点,新塘镇的发展离不开外来劳动力,新塘镇有着复杂的劳动力构成,每一个阶层,每一个构成部分都有着其自身特点。而我们此项调查任务的对象就是女农民工,我们的调查对象都在同一个工业区同一个工厂内上班。这个工厂是牛仔工厂,生产加工牛仔衣物,牛仔业是新塘镇一个特色产业,对新塘镇的经济发展有重要推动作用。我们女工调查团队自4月成立,4月23日展开第一次调查至此已经有四个多月,我们分别对女工的生活,生产情况,待遇等等情况展开了调查。 女工在城市里是一个典型的弱势群体,她们大多来自经济相对比较贫困的农村,身兼农民、工人和女性的三重角色。同时也因此而遭受三重歧视。作为农民受到城市的准入和就业准入的歧视;作为工人受到老板和管理者的歧视;作为女性受到性别歧视。她们处于社会经济生活中利益分配的底层,缺乏基本的社会保障,没有稳定的职业和收入,缺乏基本的安全感。她们付出了很多,而获得的却很少,往往处于无助的地位。但她们并不是简单意义上的低素质群体,她们是来自底层社会的精英。她们有很强的发展欲,她们走除了封闭、狭隘,有比较开阔的视野和胸怀,她们有较强的自主意识和自立意识,敢于和命运抗争。为了对社会上这一弱势但实际上并不弱的群体有更好的认识,我们决定亲自接触她们。我们团队一共20个人,分成8组人,其中两组分别调查新塘镇的经济情况和新塘镇有关劳动的法规,其余的六组分别对六个对象展开。 一,背景介绍 我们小组的调查对象叫小娟(化名),出生于1989年,来自四川省宜宾内江一条偏僻的农村,小娟家里还有父亲,母亲,哥哥与奶奶。小娟与母亲外出打工,父亲在家里务农,奶奶也在家,但是奶奶年纪大,快80岁了,所以现在不能做事,奶奶是与他们住在一起的,不过奶奶是自己做饭自己吃,不与小娟她们同吃。我们问她为什么?她说由于老人家的口味与他们不一样,奶奶年纪大饭菜要煮熟一点,所以只好分开吃。哥哥在湖北的武汉念大学,和我们一样都是大二的学生。小娟家里条件比较差,在小娟与她母亲出来打工以前,家里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务农。家里养蚕,种植竹笋,还有稻谷。由于家里大面积种植竹笋,不需要投入太多人力,所以虽然只有小娟的爸爸一个人,但基本上还可以应付农活。她家里一年之中种植了许多农作物,据她说有麦子,玉米,稻谷还有养蚕和种竹笋,所以爸爸根本不能干别的工作,因为每一个季节都要收成,所以爸爸只有呆在家里务农。我们问她种植这么多农作物,会不会拿出去卖?她说家里一般不卖谷,只卖竹笋和养蚕的产物。不过据小娟说爸爸在家务农所得收入主要用于日常开支与购买化肥农药,所以也剩不了多少钱。 小娟至今还没到十七岁,虽然年纪轻轻但是自去年九月以来已经出来打工一年了,本来她在初中的时候是一个成绩比较优异的学生,在班里也是名列前茅总是排在前十名。可是中考成绩却很不如意,没能进入重点高中,但是她仍然可以在普通高中继续就读,但想到在一所差的学校念书将来也未必能考上大学,哥哥也曾经劝她,如果念不上大学就不要念高中,其实那也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们认为也是最重要的是她哥哥也正在上大学。非常懂事的她明白哥哥会更有前途,而且非常体谅父母的辛苦,所以她毅然地放弃了继续念书的念头。小娟的哥哥在武汉念书,念的是汽车设计专业,听小娟说这个专业的学费是比较贵的,在第一年光是学费就花了10000多块,哥哥一次性还要向家里拿2000到3000块,靠务农为生的农民一家压根拿不出这么多钱。此外听小娟说由于外公和爷爷去世花了很多钱,我们都很奇怪为什么葬礼需要花这么多钱,原来他们施行土葬,所以还要买地,此外还要吹吹打打(我们也了解一些,在农村是有一些这样的风俗)就要用很多钱,当然具体要用多少,就看家里亲戚有多少,排场有多大,不同的家庭在这方面花费是不一样的。以务农为生的家根本没办法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我们问小娟是如何解决问题的,她说只有向亲戚朋友借钱,她们家向小娟的舅公和小姑姑借了10000多块,她舅公是教师,有三个儿子,都是高学历的有着高薪厚职,她的小姑姑是做木材生意的,也有较高收入。家里欠了那么多钱,她知道如果她不出来打工的话,爸妈会很辛苦的,所以不管她心里有多么想继续读书,但现实告诉她不可以。在那个时候小娟村里有很多人在外打工,小娟有好几个老乡在广州打工,小娟的表哥也正在她此时工作的工厂当车管。 这些都是将小娟赶上打工之路的外在原因,那么我们倾听一下小娟的自身的想法。在我们第二次去做调查的时候,小娟给了我们一篇关于她个人感想的文章,这篇文章大致描述了小娟踏上这条打工之路的原因与感想;小娟中考之前也没有想过如果没有考上重点高中就不读书的念头。她从小就希望能够脱离贫苦的农村,所以从上初中以来就努力学习,从小学的五六十分直线上升,成为班上的尖子生,但是就在关键时刻据小娟描述是自己害了自己,这都是她自己太贪心(太想念书)造成的,虽然她这么努力奋斗了三年,但最后还是一场空,虽然她走上这条路,她却从来不会怪任何人。小娟一直以来都坚持着一个理想,使她一直坚强到现在,中考落榜后她伤心得哭了,曾经想过就此放弃,但最后她相信有志者,事竟成,于是她就毅然地放弃了学习,开始踏入社会,自己去寻找自己的路,自己去实现梦想,但是事与愿违,已经过去一年了她什么都还没有得到,梦想反而越来越远。亲戚朋友一再责问她为什么选择打工之路,将来不后悔吗?小娟曾经想过这样做是否值得,不过她为了哥哥读书,为了不让父母为难,不让她们那么累,她牺牲了自己读书的机会到外地打工。我们问她是否会责怪父母的偏心,面对她舍弃读书没能够执意挽留或者反对,像供哥哥念书那样无怨无悔,她说她从来不怪而且她认为哥哥比自己需要获得读书机会,是自己没有本事又怎么能够怪罪别人呢,而且家里的情况这样困难有怎可以只想一己之私,不顾父母困苦。 二, 打工之路 小娟于去年九月来到广州增城新塘,在一家工厂工作。那是一间专门生产加工牛仔服装的厂,厂的规模不是很大,在新塘的工业区里面。在车间里生产牛仔服装是流水线作业,小娟做的是上拉链,计件每做一件可以得到5分钱,是相当廉价的劳动力。从她的口中得知,她并没有与雇主一方签订合同,但要交30元押金,这30元要做满一年才返还,也没有任何体检。没有基本工资,她的工资全是按件计酬,多做多得,少做少得。所以小娟每个月的工资都是不一样的,有时候货多,做得多,那么工资越高,碰上货少的时候,工资也就很少了,大概为600~1000元不等。虽然这样,凭着小娟一双勤劳的手加上妈妈在厂里当质检员,她们两个一个月的工资加起来大概有1700块左右。 小娟会留着100到200块作平时开销,剩下的基本上由她妈妈帮她保管。虽然厂里规定每天上班的时间是早上8:00到中午12:点,下午1:00到6:00, 但那只是形式上的。因为一方面,每个人做的工序不一样,每个人的任务完成得不一样,所以上班的时间也不一样。另外,有时候某一道工序的配件到了,但有的人的配件还没到,所以根本不可能统一起上班;再加上按件计酬,不是以时计酬,所以工厂对于纪律的要求不严,雇主与雇员都没有时间观念,上班迟到早退的现象非常严重,据小娟说有些职工甚至把早餐带到车间里面吃。出现这些状况也不能全怪员工,一个厂里没有形成自己的文化氛围,严格要求员工怎样做也是不可能的。小娟认为在车间工作不是很辛苦也没有什么压力,把自己分内的工作完成就可以休息了。 在这些小服装厂里,人员的流动性特别频繁,员工在闲暇时间可以任意到那些订单较多的厂里当临时工,对于这些女工来说工作就是一种很简单的交易,只要付出了劳动力,收到酬劳就完事,脑袋里根本没有其他要求与想法。需要交代的一点是,因为做的是牛仔,所以厂里的订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季节的变化,在冬季和春季,订单比较多一点,而在夏季和秋季,由于天气炎热所以牛仔的订货也就比较少了。也正因为这样,不仅造成了人员的流动性频繁,也造成加班的时间很不规律,放假也没有规律。据小娟讲,车间内有车管负责传授手艺及监督教导,而小娟的车管即是她的表哥;另外车间内还有质检员,负责产品质量的检验,而小娟妈妈就是产品质检员。这样看来,小娟在车间工作,还真的有很多人照顾她,至少有自己的亲戚在身边,在遇到宽难的时候不会感到很无助。牛仔是要出口的,所以质量问题是非常注重的,出现返工现象是非常正常的,严重的还会被扣工资。虽然如此,服装厂的管理都是采取非常自由的方式。 与小娟的交谈中,我们了解到,她们厂没有向员工传达任何社会保障方面的知识,更没有为她们购买任何保险,可以想象,在这样的厂里工作,员工一旦出了事情,该怎么办?费用该如何承担,由谁承担,怎样承担?这些女工一点概念都没有。所以当问到小娟关于国家颁布的有关妇女儿童保障方面的法律的时候,她既不知道有这样一条法律,也不知道妇女在工作中受到特别保护。企业应该为符合条件的女职工缴纳生育保险费,而职工个人不缴纳生育保险费,达到法定结婚年龄的已婚女职工,符合国家计划生育规定,生育期间享受产假90天;产假期间享受生育津贴,津贴标准按企业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计发,女职工孕期在劳动时间内进行产前检查计为劳动时间等等。据小娟透露由于工资是计件的所以不上班是绝对没有工资的,即使是产假或者病假期间。女工在工作中由于要经常使用缝纫机,所以一不留神就会被衣车针扎到手,在工作中由于工作而受伤就属于工伤,工厂里没有厂医,所以手受了伤一般会送到医院,工厂会支付医药费用,但是在工人在修养期间并没有任何工资与任何形式的补贴,我国《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需要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的,在停工留薪期内,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由所在单位按月支付。这符合补偿受伤害者本人直接经济损失的原则,而且将待遇水平与工资挂钩,使受害者所享有的待遇与其为企业所作的贡献联系起来,对劳动者起着激励作用。由于是私人企业所以并没有严格按照法律规定保障工人的工伤,而政府部门的执法监管力度不严,加上女工一般不太了解这方面的法律,甚至认为不工作理应不发工资(问到小娟的时候她也是斩钉截铁地说不工作哪里有工资),所以女工这一群体真正地成为了弱势群体,她们的人身与工作安全毫无保障。 我们问小娟,在工厂里女工是否会受到上级或者同级职员的性骚扰,小娟说由于在工厂里极少见到老板或者其他上级领导,所以应该很少会受到上级骚扰的。我们还问她是否有女职工为了升职或者讨好上级,故意亲近或者出卖色相的情况,小娟笑了笑好像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她说据她了解应该没有。不过据我们了解同级男员工则时有骚扰女职工,她的舍友就曾经被四五个人横蛮追求,有几次甚至在下班后受到骚扰与调戏,幸好小娟她们几个女工在,及时替她解围。然而女工们却投诉无门。小娟觉得在那里的工作实在很无聊,简直是在浪费自己的青春,因为长时间地从事分工过于精细的工作,容易令人产生厌烦情绪;工作没有轮岗,做完自己的事就只能做一些杂事,完全不需要思考,根本不能培养出一技之长。 第二次调查的时候,她们盛情地邀请我们参观她们的工厂和宿舍。我们都挺开心的,因为这表明她们已经从心里接受了我们,把我们当成了真正的朋友。我们从新塘公园走到她们的工业区,工业区门口有一个保安把守着,在于我们看来却形同虚设,因为工厂的员工没有统一的服装,即使有外来人闯入也没有人知道,于是我们很轻易就混进去了。工厂的楼房看起来有点陈旧,工厂每一个入口都有一个保安把守着,有一个小卖部专卖日用品,东西似乎很陈旧,工业区里面有四间工厂,工厂都是不新不旧的,在每间厂房的入口都有一个保安守住。我们径直向她们的宿舍走去,透过窗户我看到厂房内的一些情况,厂房内亮着灯管,工人正在上班,厂内似乎并没有因为是周末而停下运作的脚步。我们来到她们宿舍楼下,她们搬到了新宿舍,宿舍楼下有一张值班桌子和一把椅子,听黄娟说这里本是有保安守着的,然而此时却不知去向了。一楼架着一台电视机,旁边架子上横七竖八地放着一些饭盒,地上放着一些凳子。楼梯又脏又昏暗,迎面突然走来几个男工,后来知道这座楼原来是男女合住的,一层男一层女地隔开住。既没有保安把守宿舍,男女又同住在一座楼,我们都觉得不妥与不可思议,然而她们似乎早已习以为常,因为从小娟的语气中听出,她们并不觉得男女这样住着有什么不妥。 小娟住在六楼,几个宿舍门前有一个大垃圾桶,我们上楼时不时闻到一股怪味,相信是由此发出的,此外还有苍蝇在上面飞舞,她们把衣服晾在走廊上。小娟开了门我们走进去,宿舍还算宽敞,明亮,附带独立厕所和浴室,宿舍内部的摆设十分简陋,厂里除了提供床以外并没有提供 其它东西,连放衣服的柜子都没有。她们把地板打扫得很干净但东西摆放不算整洁,衣服也挂在床上,每个人都用床帘遮着自己的“小天地”。我们只好坐在小娟的床上,她床上摆放着很多东西,墙上贴着一张明星照。她热情地招呼我们喝水,然后拿出照片给我们看。她拿出先前答应给我们看的一篇日记兼感想,主要讲述她选择出来打工的原因,面对众人质疑的回应以及自己的理想等等。以免打扰女工的工作,我们不敢逗留太久。于是我们做了约半个小时就离开宿舍,黄娟锁门时发现门锁不对劲像是被人撬开了,我们吓了一跳怀疑有贼。小娟安慰我们说可能是其他舍友没带钥匙撬开的,不过连她自己也说不准。不过,这令我很吃惊,那个门锁竟然连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工都能弄开,而我们下楼的时候仍然不见坐班的保安,女工的居住安全问题实在是让人担忧。 和小娟一起住的还有六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女工,一帮妙龄少女凑在一起经常在宿舍打闹玩乐。第三次调查的时候,天气比较炎热,所以刚进入小娟宿舍就看到两排铁架床中间走道上摆放着一层塑胶,排列得像席子,小娟说由于最近天气比较热,所以只好睡在地上,也就是睡在那些塑胶上。我们问她们怕不怕风湿,她们都表现得无所谓,她们一群女工睡在一起打打闹闹,挺好玩。我们问她平时工作环境热不热,她说不热。因为工厂里面有很多风扇。她宿舍左右各摆放着三张有上下层的铁架床,床的上铺多是摆放杂物,下铺则是用于睡人。有一个小阳台,不过女工们比较喜欢把衣服晾在宿舍外的走廊上而不是阳台。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也许对于她们来说早已形成习惯了。 三:生活娱乐 小娟是在厂里饭堂用膳的,每餐饭1.5元。我们都很惊讶地惊呼一声,在广州怎么会有这么便宜的饭菜?原来厂里对员工的伙食是有补贴的。但听小娟说伙食挺差的。在一次调查中,我们看见了她们下班后打饭回宿舍吃,工人们每人拿着一盘饭和一盘菜,但是菜都是很廉价的而且没有油水,没有看到肉,青菜都炒成黄色的了。虽然厂里对伙食有补贴,但也不过是这样的饭菜。小娟是四川人,喜欢吃麻辣食物,她嫌厂里的食物不够辣,所以她有时会在宿舍里煮东西加点菜吃。宿舍里自己有锅,不过都是偷偷地煮,她说如果被保安发现会被罚。有时是小娟妈妈煮一些其他的菜给她吃,可是小娟经常不吃饭,总是说那里的饭菜不好吃,特别喜欢吃一些零食,不过花在零食上的钱也不是很多。夏天天气比较炎热,小娟比较喜欢喝汽水还有吃雪糕,她说不吃饭的时候就特别喜欢吃这两样东西。 小娟是个非常开朗活泼的女生,所以我们想了解一下她平时有什么消遣,原来她比较喜欢逛街、溜冰、照相,小娟说她特别喜欢逛超市和新塘大街,她经常会在超市购买日用品和一些饰物如:橡筋,头饰等等。我们问她是否会购买化妆品时,她说从来没有。因为她认为自己的皮肤挺好的,没必要用那些东西,而且她每个月的工资也只能留一点在身上用,大多数都要交给她妈妈的 。所以也没那么多钱买那些奢侈品。她比较喜欢买一些小玩意儿,她口中的小玩意儿就是一些头饰等物品。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小娟不打算买手机,她说广州太乱了,很怕被人抢了。但后来还是买了一部手机,因为觉得现在没有手机很不方便。不过小娟来了将近一年却从来没有离开过新塘,她说一方面因为自己坐公交车会晕车,而且妈妈也不同意;另一方面,自己在广州这边没有亲戚朋友,所以不敢冒然到广州玩。我们还发现她很喜欢照相,已经有很多本相册了。问小娟为什么这么喜欢照相,她说,小时候照的相片太少了,趁现在有时间也有点钱,照照相留念,等老了的时候就可以拿出来看看。我们都笑了,觉得这小女孩真的挺可爱的。另外听她自己说,放假的时候会跟同事一起出去溜冰,顺便在溜冰场里蹦迪。小娟与几个同事时不时在发工资以后会去唱卡拉OK,不过我们也发现小娟有些时候并不是真的想去,只是要陪朋友去玩不得不去。任何一个女孩子都爱美与打扮,小娟当然也不例外。她也很喜欢买衣服,但一般都是在周围的市场上买,衣服多是比较便宜的,从19到30元不等。 四:内心独白 小娟是个有思想,非常活泼可爱,积极开朗的女孩。经过跟她的三次访谈,我们终于了解了她的内心世界。 “人生如梦,岁月无情,募然回首,才发觉该得到的尚未得到,该丧失的早已丧失!”这是小娟的感慨,看了之后让人觉得心凉。她曾经对我们说过,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开心,整天都无忧无虑地活着,但在安静的时候,总会升起一股莫名的忧伤。一种对前途无边的迷茫,一种若有所失的怅惘。也许我们都可以理解那种心情。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能为自己的梦想而奋斗,生活才有所期待,如果不是按照自己的意愿而生活或工作,不管结果怎样,心里总会夹杂着一丝忧伤的。小娟的梦想是成为一个服装设计师,这是她从小一直就有的梦想,也是一直支撑她不断克服困难不断向前的动力。她一直都相信:“Nothing in the world is impossible if you set your mind to do it” 她说她一直有个很远大的理想,这使她坚强到现在,但现在却不知道是否能实现。十六岁以前,她相信自己能,而且信心十足,因为那时她相信自信是成功的基础。但自从中考落榜后,她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能够实现,觉得梦想离自己越来越远。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望着遥远的地方。 她的眼神中虽然有点迷茫,但也始终带着坚定。我们还了解到,很多人听到她的理想之后都说她是异想天开,痴人说梦话。甚至还说,一个女孩子家会作出什么样的成就来,还不如在外面好好找一个有钱人家嫁了算了,省得白费力气。小娟听到之后很生气,她始终相信,只要付出了努力,奇迹总会出现的。她认为奇迹是自己创造的,自己的幸福自己造,等待别人给幸福的人往往过得不幸福,况且就算想找个有钱有势的人,也很难找啊,不同出身不同经历的两个人,就像两条平行线,根本就没有交集点的,只有靠自己的双手,自己给自己幸福。 问到她对情感的看法,她说现在暂时不想恋爱。一是因为自己年龄还小,不想过早地涉及这方面的事情;二是现在事业还没有开始,谈恋爱不切实际,她觉得一个人要先有事业然后再谈感情;三是妈妈还有表哥都不会同意的。她强调说最主要的是因为自己不想。她说现在会去结识一些异性朋友,但只限于朋友的界限。在第二次调查的时候,她跟我们说了一件让她很尴尬的事情。她的工厂最近来了一个新保安,对她突发进攻,突然的真情表白让她有点受不了。但是小娟的立场是坚定的,她很坦白地表明自己不想拍拖,不能接受他,最后她妥善而明智地地解决了那个问题。她说对那个保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不好也不坏。她明明白白地跟那个保安说明了她的想法,那个保安也识趣,最后着能知难而退。不过她说这件事让她挺尴尬的,弄得之后见了面也不好意思。小娟对感情的看法与一般女工不同,她说她不会太依赖她的另一半,她说她自己是一个比较独立的女孩,她一定会通过自己的努力去让自己过得幸福,她从来没想过要靠嫁个有钱的人来改变自己的命运。 我们还了解到她跟她家庭的感情,我们问她:“经常跟妈妈一起出去逛街吗?”她说:“很少,去过一两次,大多数是跟朋友一起去的。”“会不会经常跟妈妈聊天啊?”“不会,我一般都跟我的好朋友谈心,我不喜欢跟妈妈一起出去或聊天,因为妈妈管我太严了,什么都要管我,而且很唠叨,经常说这说那的,连我手机上男孩子的名字也要查问,我不喜欢这样子被人看得严严的。”“那你经常打电话回家吗?”“家里也没有多少人,就爸爸跟奶奶在家,我也很少打电话回家,就算打电话回去也是说不了多久就挂了”,在家里小娟最喜欢的是哥哥,可是她哥哥不在家里,在武汉念大学,所以打电话回去也没有特别想聊的,也就很少打电话回去了。她说她很不喜欢被人管住的感觉,像是一种被捆住一样。所以她一向都不太喜欢跟妈妈说心里话,因为觉得妈妈不理解自己,一般比较喜欢打电话给哥哥,因为觉得哥哥比较理解自己。不过我们都劝她理解是双向的,要多点跟妈妈沟通才能相互理解,不要忙着招呼朋友而忽略了身边的亲人。 五:前路迷惘 我们了解了一下她对未来的想法。她说目前还没有非常清晰的想法,只是脑中不会忘 记自己的梦想。至于怎么实现,还是没有清楚地想过。其实,每次访谈我们都特别关注她对将来的看法及打算。当我们再一次问到她的时候,她笑着说我们已经是第三次问她同样的问题了。没错,每次访谈都问到了这样的一个问题,只是每一次我们都得到不同的答案。刚开始的时候,小娟不熟悉这个地方,朋友也不多,所以对这个地方没什么眷恋,加上工作又不是很满意,所以第一次的回答是很坚决,说很想马上离开这个地方;第二次她就说对广州这个城市也不是特别反感,也能继续工作下去;第三次,也就是这次,我们问她打算在这边呆多久呢?她说至少也要等到她哥哥毕业之后,她才能离开这里。只是现在很舍不得这里的朋友,很喜欢现在交到的朋友。我们问她打算离开这里后去干什么,她说想去学电脑或是学服装设计。我们知道她的梦想是一个服装设计师,所以有机会一定会去学的。我们接着问她想去哪个城市发展呢?她说现在还不清楚,要看她哥哥带她去哪里,因为她自己没有能力,只能靠她哥哥了。虽然小娟的理想是清晰而明确的,然而却不知道怎样找一条路能够通向自己的理想王国,也就是说她对于接下来的路应该怎样走是迷惘的。她说的这些我们都理解,能帮她或者说能帮她改变命运的也只能是她哥哥了,我们也只有在心里祝愿她好运了。 六:后记 小娟是一个很单纯,热情的人,我们很庆幸小娟在打工的大浪中,还没有受到社会的污染,在内心还没有筑起防人之墙。在第一次的调查中她对我们就毫无戒备,我们问她什么问题,她都尽可能地给予我们答案,甚至把我们当成朋友,即使给她调查酬劳她也不要。虽然小娟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多辛酸的经历,而且只是一个十六,七的小女孩,然而她确有自身独特的特点,她事事都有自己的想法和见解,而不会随大流;即使在艰苦的岁月仍然有着远大的理想。我们都为她早年的失学感到可惜,也许继续深造下去会有更大的作为,可惜命运又由不得人作主…然而小娟在众多的女工中又是幸运的,至少在打工路上仍然有妈妈与表哥陪同与保护着,不会感到孤单与无助,还有一个疼爱她和关心、鼓励她的哥哥,能够有一个支持着她的理想。 通过三次的新塘女工调查,我们不但了解到小娟的情况,更加了解到一群牛仔业女工的许多情况,也许她们还并不能代表我们整个社会的女工,但是却有着一部分令人很深刻的缩影。外来工是弱势群体,外来女工更是弱势中的弱势。在我们调查中可以知道她们当中许多都是低教育程度者,自我维权的意识很薄弱,在于她们看来,用法律维护自己更是一件遥远而又麻烦的事情,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利益和权利被践踏于脚下却懵然不知。她们绝大多数工作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她们都简单地以为打工就是进行一项简单的交易,反正自己付出了劳动,收到了工资就了事,交易就完成,从来不会计较劳动报酬是否合理;劳动环境是否安全;有没有产假与带薪假期,有没有帮她们买工伤保险,医疗保险;人格尊严有没有受到践踏……面对这些问题,除了增强她们维护自身权益的意识之外,政府和社会还应当加强对企业的监督,让企业自觉地承担起应有的社会责任,不侵犯女工的合法权益,并持续地改进她们的劳动环境和福利。作为政府和社会,应该在制度和组织上为女工提供一个平台,让女工可以寻求公平和公正,让法律能够起到有效保护外来女工权益的作用,也使她们能够较为容易地找到能为她们说话的组织和机构。 世界上都在呼吁人权,我们国家更是把以人为本放在建设社会主义文化的重中之重,那么对于社会中的弱势群体,国家应该尽一份怎样的义务呢?女工作为社会中的弱势群体,要怎样做才能实现她们真正意义上的人权呢?这些问题都是值得社会中每一个人的思考。我们女工团队很幸运有这个调查的机会跟她们接触,了解她们的生活与思想。我们在调查过程中,为她们所经历的某些事情而感动,也会感到悲愤,同时还会很无奈。因为我们能帮她们的实在太少了,我们做调查也仅仅是把她们的情况反映出来,让社会上的人去了解,也去思考。但目的是什么呢?无非是引起社会上更多人的关注,更多人的思考,然后采取实际行动,真正意义上地去帮助她们。其实,这个世界是充满爱的,就像一首歌里唱的:“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06/9/26 0:38:59
当前页:1/2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