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刘绍君:深圳女工调查日记
许结仪 张雪芹 聂伟棠:
林宝存:汕尾劳动与社会保
骆雪曼:电镀厂女发单员的
肖琦等:盘福路肉菜市场调
蔡春蝶:民工回流现象浅思
李杰:民工在上海
苏丽君:贵屿镇的电子垃圾
杨培伟 候璧君 冯希:"
梁凯、郑攻莹、陈玉霞:艰
郑显荣 张楠 陈妍:青年
黄婉庄:女工调查日记
谢勤、郑茹、黄绵辉:慷慨
梁海平、毛美娟、赖名光:
高敬翔 汤颖霞 劳伟珍:
李清丽等调查日记
梁倩颜:5月20日女工调
麦焕珠:女工调查日记
黄碗庄7月16日调查日记
刘敏:女工调查日记
 

张冬霞:农民工的两个案例

作者/来源:秋田 点击次数: 3099

农民工的两个案例 案例一、押金 曾红,来自湖南,来白云区陈洞村有一年多的时间了。现在在一个食品加工厂工作。 时间回到一年前:曾红来自湖南的一个小乡村,她从小就是一个勤奋善良的人。20岁嫁给了她现在的丈夫陈先生。结婚后和其他人一样务农,生孩子。她生了两个孩子,一个是儿子,一个是女儿。然而他丈夫有很严重的胃病和白内障,基本失去了劳动能力。于是,曾红年纪轻轻就挑起了家庭重担,其家庭收入仅靠她种一些庄稼和养几头猪。就这样生活一天一天的熬过去了,20年的时光转眼飞逝。我们经常都说穷人的孩子的早当家,但是她家的孩子恰好相反,她的儿子是村里出了名的郎当,整天就知道赌钱和喝酒,给家里欠下了一笔不小的债。家里被他搞得昏天暗地的情况下,曾红夫妇把他赶去东莞打工,希望给他点生活的压力,指望他能养活自己。她儿子去东莞刚开始还做了点小生意,后来由于本性难移,把带来的本钱都赔了进去,从此就没有做什么正经的事情了。她的儿子在外面没有办法生存的时候就回家里要钱,他的债友也经常来要钱。由于生活所迫,她女儿很早就嫁了人,但是婆家的经济状况也很差,还要经常从娘家拿东西。曾红看着自己的丈夫因为没有钱看病而病情越来越严重,而且整天有人来追债,于是2006年10月和村里的几个妇女毅然来到了广州。 来到广州,她们什么都不了解,也没有认识的人,幸亏在车站上遇到一个老乡,并介绍她们到一个厂服装针织厂。曾红只读了小学一年级,也可以算是一个文盲。听她老乡说这里挺好的,于是她什么手续都没有签订就进来工作了,只是老板口头上说每个月800元,并提供食宿。在这里工作也不是很辛苦就是整天要坐在一张大桌前剪衣服的线头。在这个工厂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每个在里面工作的人都要扣留押金700元,按月累计,第一个月押300元,第二个月押200元,第三个月押200元。 在这个工厂的工作人都是外省的,她们都是三四十岁的妇女。服装针织厂的工作时间是早上7:30到晚上把工作做完才下班。所以她们都是起早贪黑的干活。到忙的时候她们就要五点多就起床,六点多就开始工作,一直工作到中午十二点半才下班,中午只有半个小时的吃饭时间,下午一点钟又开始干活了。一直做到晚上把工作完成为止。旺季时,她们经常都要加班到深夜。淡季时,她们同样早上七点半开始工作,到晚上六点多才下班。当我问她一个月能休息多少天?她说不知道,她想了很久才说不到两天吧。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三个月,曾红因为眼睛有点老花的缘故,总是没有办法很好地工作,总是会有一些线头没有剪到,被老板训斥了很多次,本来她觉得工作也不是太辛苦,而且她又没有认识的人在这里,想着忍忍就过去了的,但是老板的训斥越来越严重。于是她提起了辞工,她想着她的2400块能拿到了就好了。当她和老板说明情况后,老板欣然答应了她的辞工,于是给她1700工资。她问是怎么回事,那个老板说工作还不到一年自然不会给你退押金。她打电话给那个介绍工作给她的老乡哭诉,那个老乡对她说,现在的工厂都是这样的,而且他们有钱有势,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去告他们的,还是认了吧。就这样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当拿到那些钱的时候,她还是很开心的把钱寄回去给她的丈夫治病和做生活费。 曾红始终觉得在广州赚钱比家里容易,于是她决定继续留下来在这边找工作。 接着她到现在的食品厂工作。她的工作职责是负责把一些厂里退回来的面包换掉和把一些松了的袋子粘好。这个厂和原来那个工厂的待遇是一样的工资800元,提供食宿。厂里的伙食每天都是一菜一肉,住的宿舍是大宿舍每个宿舍里有12人,洗澡房等的都是公用的。 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曾红学精明了点,在刚开始工作的时候问了老板说是否要交押金和签订合同的一些详细的情况,厂老板说如果你要签订合同的话也可以,但是要扣押工人的第一个月的工资做为押金。 曾红觉得不要签合同比较好,她考虑到是否签订合同对她没有任何影响,反而要扣押金所以她就没有签订合同。这个厂和原先那个厂有点不同的是每个月都是按时发工资,而且还是发现金。不过相同的是每天的工作时间都很长的高于十个小时。曾红和厂里的老乡隔三岔五会到村里的超市买一些泡面和鲜红的辣椒来当消夜吃,有时候还将它当做是午饭和晚饭。当我问她为什么的时候,她说,厂里的饭菜很难吃,经常能在菜里面发现虫,而且,我泡面的时候加上一些辣椒,很好吃,很有家乡的味道……她每个月的工资都寄回去给家里给她丈夫用于看病和生活费用。这样的生活让她觉得很幸福,唯一的盼望是她的丈夫的身体能早点好,早点回去和家人团聚。又几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她听说新的劳动法出台了,也知道新劳动法是更偏重于保护劳动者,她很期盼新劳动法出来后能对她们起到更多的保护作用。但她没有想到的是她就是在新劳动法出台后被解雇了。由于最近工厂里的生意不好,同时新劳动法出台,厂长没有办法应对新情况,厂里开始裁人,曾红很不幸,被解雇了。曾红自从来到这里就都没有回家。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很想回家但是她还是选择留下,当问及为什么不回家的时,她说春运车费很贵,而且很难买到车票,在这里过年省钱,于是她在她认识的老乡家里暂时借住着。 当被问起为什么不去起诉这些公司时。她说我一个妇道人家哪里懂什么法律啊,而且我们也斗不过他们,费用太高和时间太长,自己要找到一份工作也很不容易。总的来说,是不知道要怎么样来保护自己。她说很想能有一个组织能接受她们,培训她们,指导她们怎么样才能真正的保护自己,维护自己的权益。 案例二:工伤 陈生,来自陕西。他的家庭成员有年过半百的父母亲和一个外出打工的弟弟。他现在陈洞村里一个电子厂工作。 故事是从三年前说起的,当时他在一个木材厂工作,木材厂主要的经营的是把运回来的树经过一系列的加工后成为客户需要的木材出售。木材厂厂房是一个民用的房子只有一百多平方,工人们在这个占地不大的空间辛勤的忙碌着。记得陈生刚来广州时,对这里非常陌生,是经自己同厂的老乡介绍来工作的,他是第一次外出打工,什么都不知道,只相信和听随他同乡。他老乡说不用办手续就不用办手续。他的工资是靠这个厂的业绩挂钩的,厂里业绩好时可以领到三千左右的工资,厂里的业绩差时就只能领一千左右,甚至是没有领到到工资。同厂的老乡说,只要肯干,一个月工资两千是不成问题的,这个厂没有工人食宿,不过在陈洞这的消费水平不高,因此他决定留下来做工作,毕竟他一点经验都没有,心里盘算着在这工作一段时间有一定工作经验再跳槽。陈生就跟着他的老乡没有和老板签订任何协议的情况下就开始工作了。关于食宿方面,他和他老乡租了单间房,月租只是一百多,吃饭方面是偶尔会自己动手煮,偶尔出去外面的小餐厅里吃。 陈生在这个工厂工作两年,他主要的负责工作是:用机器将加工后的木材从机器那里运送到厂的仓库里。工作环境不好,机器的嘈杂的声音每时每刻都在耳边响着,机器加工木材的所产生的灰尘在占据着整个房屋,人在里面呆一段时间就要窒息。工作两年来,陈生的身体特别是喉咙和鼻子一天比一天差,整天咳嗽又得了鼻炎,每天早上起床都会喷嚏和流鼻涕。 这个厂的工作时间非常不规范,当有木材需要加工时必须加班,直到夜晚十点左右,加班时间长时每天甚至要工作十四个小时;当没那么多木材需加工时就会连续几天都没有工作。他们的工资都是按天来计算,采用的方式是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不得。陈生一直很勤劳,他是一个比较懂事的小伙子,每个月的工资都是按时寄回家给家里的两老花费。慢慢的陈生对这分工作上手了,有时候反倒觉得挺轻松,虽然拉那个木材需要用非常大的力才能完成,他心里还是乐滋滋的,每个月能拿到两千左右的工资,和他家乡的收入比起来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同时陈生是一个比较随遇而安的人。 日子就这样慢慢的过去,转眼间两年过去了,他没有换工作,一是他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二是在这里可以和他老乡过,觉得比较充实。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一天不幸的事情降临到陈生身上了。当时那几天厂里的生意特别好,每个人都是起早摸黑的工作个不停,刚好那几天又是下雨,大家都在这个屋子里走动加上潮湿的空气,整个工厂变得很潮湿,特别是地面,导致地板很滑。陈生仍然很努力地做好他的本职工作,都很卖力的把加工好的木材装到货车上,然后经过一个木板慢慢的将木材拉下来,最后把它们运到仓库里。陈生周而复始的把货车来回运送时,地面很滑,货车像是不听人使唤似的滑了下来,陈生赶紧要去拉住货车不然等货车撞到其他机器里会导致工厂损失严重。他拼了命去挡住那个货车,最后货车给挡住了他自己却受伤了,尾指和无名指给压断了,全身多处擦伤伤口流血不止。这时厂里的负责人赶快把他送到当地的医疗站,并帮他付一千元的医药费搁下话说他以后不要来上班了,就走了。 从此,他就没有了两个手指头,当时摔伤的地方落下风湿的毛病。他和他的老乡对老板就交了一千元的医药费就再也不理非常地不服气,便去找他们理论,但老板很嚣张说,你不服气是吧,那你去告我啊,我们之间并没有签订任何的协议的,你们有什么证据吗?这时他才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无力,接着他还去找村里面比较会闹事的人来和老板理论,老板觉得理亏就又给他500元的赔偿金。到后来再去找都无济于事了,因为老板在村里是比较有脸面的人陈生自知道这样的方法是行不通的就再也没有采取什么措施了。陈生在这段时间没有工作,而且还需要有人来照顾他,真的是多亏了他的老乡。 陈生觉得自己得到的不应该只是这些,他想到了法律上的援助,于是找到了当地的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由于当时没有签订合同也没有买任何的保险,他不能得到应该有的报酬。本来以为只要确定和厂里老板的劳动关系就能申请仲裁的,但是由于证据不充分,最后他也很无能为力地结束了他申请法律援助的想法。 于是陈生在身体好点了之后就来到现在这个厂里工作了,这个电子厂也是和之前的厂一样都是没有签订合同,和没有帮工人购买任何保险的。当我们问他怎么不好好的保护自己的权利的时候,他说,现在找份工也不是太容易的事情了,而且要用很多的钱和时间和精力,耗不起,最关键的是不知道要怎么样来保护自己,最大的梦想在年轻的时候赚多点钱,以后自己做个小生意就好了。 (作者为华南师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04级大学生)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08/4/14 16:07:30
当前页:1/2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