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黄小燕:《江村经济》读后
黎东丽:读《反对本本主义
白周颖——《资本论》读后
李冠标:态度决定一切
陈彦涛:严谨、谦虚的态度
刘堃:调查,但不能偏激
刘元辉:让事实尊重你,就
林雨浩:凡事都要经过调查
杨志芳 :要让调查发言
梁雪婷:我们需要调查,更
陆腾飞:读《寻乌调查》有
李杰:莫使调查成“叼茶”
黄学葶:读《反对本本主义
梁婵芝:读《寻乌调查》有
冯艳琴:读《江村经济》有
唐文倩:少一点视察,多一
曾涛:读《才溪乡调查》有
黄丹宇:毛选中看现代统计
赵梦琳:涂鸦杂感
龙益春:半供读学生的一天
 

何俊锐:寒门出身又如何?

作者/来源:秋田 点击次数: 295

寒门出身又如何?

20143602012

何俊锐

      我出生在广东东莞,南方沿海城市的一个平凡的家庭,由我的父亲母亲哥哥还有我构成。可以说是在国内最常见不过的家庭类型,我的父母是赶上改革开放浪潮的一批人,在东莞这么一个制造业之都中接受了国家改革开放政策带来的福利,通过自身的不断努力,成功跨入到小康水平家庭。对我来说,我的父亲就像是一座大山,为我遮风挡雨,我的母亲就像山中的小溪,为我及时补充,滋润我的心灵。

对于父母的过去,很多都是从旁人的口中道出我才知晓,直接从他们的口中所了解的却少之又少。为了使我们兄弟在成长的过程中,不要受太多的情绪干扰,他们都极力地对他们的过去进行隐瞒。因而,在成长的过程中,我没有太多的怨恨和对这个社会的不满,以健康、端正的三观度过了我的年少时光。

我的父亲母亲来自两个截然不同的家庭,如果说当时的婚姻如封建社会那般需要门当户对的话,那么他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也不会有今日的我。我的父亲来自一个地道的农民家庭,而我的母亲的父亲,即我的外公,是当时我们镇的供销社书记,家境可说是相当殷实。所以说我的父母亲家庭是门不当户不对,他们的故事也感谢社会的进步,思想的开放。小时候,父亲的朋友给我描述关于父亲的故事比较多,所以主要围绕父亲的故事展开。

讲起我的父亲,应该从父亲这边的家庭讲起。到父亲的时候,已经是第十七、十八代人,我们一直居住在一个叫“赤岗”的村子(旧时叫“赤龙乡”,后分为“赤岗村”和“龙眼村”,乡的行政级别高于村)里面,一直未曾外迁过。据说,我爷爷的爷爷,即我的高祖,在当时是“赤龙乡”的乡长。他精通医学,农学,在当时赤龙乡中享负盛名,受到乡民的爱戴。在后来战乱时期,他辞去乡长的职位,在家中开设中医馆,专为别人看病治疗,并且得到了大量的积蓄。据说,在当时他的家底下藏着数十斤的黄金(无从考证),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被搜出来充公,但是有部分给了我爷爷的叔叔,跑路去了香港,再也没有回来过。据我爷爷所说至今也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可以说,这一脉算是断绝了。但是经历那段时间,我的爷爷被判为成分不良。他读书也只读到了五年级就无法继续读了。从我爷爷的时候,我们家就开始走向衰落,在村里面的地位也变得很低,爷爷经常受到别人的欺压。所以在那个鼓励生育的年代,爷爷奶奶也才生了三个小孩,即是我的父亲和我的两个叔叔,我的父亲在家中是长子。

小时候我曾经满怀好奇地问我的父亲,“你的童年有什么有趣的经历吗?”父亲沉默了许久,带着强行挤出的笑容说“不记得了。”据说所知,在当时,父亲肩负着整一个家庭的重任,爷爷奶奶不是特别勤劳会打算的人,在农地里赚到的钱就拿去和朋友吃吃喝喝,所以父亲在上小学阶段时,上课之余还要负责砍柴,烧火,做饭,忙时还要帮忙做农活。听我父亲同学的描述说,在班级里面父亲一直以优异的成绩名列前茅,也是村里面鲜有的能上继续读初中的人。但是在考高中的时候,父亲没能达到爷爷的预期,没法考上当时东莞第一名校,东莞中学,所以热爱学习的父亲也不得不辍学找工作。据父亲的描述,当时爷爷说的话,“你考不上东莞中学, 你读书还有什么用?我养你到现在已经尽到了父母的义务,你应该去赚钱供两个弟弟读书!”爷爷对两个叔叔一直有偏爱之情,觉得父亲愚钝,不可教也。所以寄希望于两个叔叔读书。可惜,两个叔叔都不是读书的料,还没到上初中就业辍学了。

因而,我的父亲,在156岁便开始了他的工作人生。父亲在刚出来工作的时候曾做过小学老师,在当时拿着90块一个月的工资,除去给两个弟弟读书和给家里的一点费用已经所剩无几。所以,父亲认为这个职业对于他的家庭来说并不可行,所以他又转而做导游,通过他的聪明才智,也很快地当上了经理,生活也算过得不错。但是,他又意识到自己知识的欠缺,他在期间又报读了夜校,继续学习,并在夜校中结识了我的母亲。也正是父亲勤劳工作而且不断学习的态度,吸引了我的母亲。再后来,在大的经济环境下,父亲发觉到东莞的经济走向是侧重于制造业,在当时旅游业这类服务业并没有大的空间,所以他又转而投身于“太平手袋厂”当时全国首家“三来一补”企业,并也通过他的努力很快收到上级的赏识也升职到业务经理的位置,上级常常委以重任,让他去全国各地跑单和客户洽谈。父亲带着母亲过着走南闯北的生活,让他们的感情也更加坚固,也看着家庭一步步往好的方向发展。随着我哥哥的出生,父母亲想要给哥哥带来更好的成长环境,家里的需求也变得更加大,父亲认为在厂里面帮人打工始终不是一条好的出路,东莞作为制造业之都,父亲是有先见之明的,他在走南闯北的日子中不断的思考,并且明确的意识到,东莞的制造业在未来十年的蓬勃发展,把握住了东莞发展的趋势。与母亲商量决定,通过拿出多年的积蓄,和朋友一起开了一家玩具厂,后来又开了一家家私厂。我们家里的日子也开始蒸蒸日上。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16/12/15 19:29:40
当前页:1/2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