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黄小燕:《江村经济》读后
冯艳琴:读《江村经济》有
詹宗昊:一幅归乡画家笔下
李冠标:态度决定一切
黎东丽:读《反对本本主义
白周颖——《资本论》读后
陈彦涛:严谨、谦虚的态度
杨志芳 :要让调查发言
林雨浩:凡事都要经过调查
刘堃:调查,但不能偏激
李杰:莫使调查成“叼茶”
刘元辉:让事实尊重你,就
梁雪婷:我们需要调查,更
陆腾飞:读《寻乌调查》有
唐文倩:少一点视察,多一
黄学葶:读《反对本本主义
梁婵芝:读《寻乌调查》有
黄丹宇:毛选中看现代统计
曾涛:读《才溪乡调查》有
赵梦琳:涂鸦杂感
 

15 揭阳杨:非常之道,深入与唯实的相得益彰

作者/来源:秋田 点击次数: 964


非常之道:深入与唯实的相得益彰

——《寻乌调查》读书笔记

   15级经济学1班 揭阳扬 20150700012

  我所了解的调查报告具有完整的范式,从明确的调查方案到调查对象各个方面的分析,整个过程涉及到问卷、咨询、访谈、文献研读等调查方法,而完善的调查框架更少不了判断、结论和建议。然而在学习《社会经济调查》这门课时,胡老师每一节课都在强调:一篇好的调查报告必须具备“客观、完整、准确”的特征。为此,老师颇为推崇毛泽东同志的《寻乌调查》,于是我在胡老师的推荐下研读了《寻乌调查》,由此我对调查才有了更新更深刻的理解。

   《寻乌调查》是1930年5月毛泽东同志率领红军进驻寻乌城时,在当地通过开办多个座谈、搜集大量一手资料的基础上整理出来的调查报告,共有五章三十九节八万多字。在土地革命的时代下,《寻乌调查》围绕土地革命政策问题、中国富农问题和商业情况,从政治区划、水陆交通、商业布局、人口结构、土地关系和教育文化等方面层层考察,重点剖析了寻乌城的商业和旧有土地关系,反映了旧土地关系下的各种剥削方式和农民的土地斗争。

   《寻乌调查》用极其精炼的笔墨,就将近代的寻乌城的各色人物、市井烟火、社会关系等栩栩如生地封含在了时间琥珀中,释卷间仿佛还能看见杂货琳琅的黄裕丰杂货店、痛卖奶子的李大顺和任地主宰割的借米农民。一读《寻乌调查》时,我感到十分枯燥,因为它的语言朴实,没有精美的辞藻渲染,也没有矛盾起伏的情节,更没有惊为天人的观点;再读时,我为《寻乌调查》的调查方法深深折服——调查原来可以不着判断、结论、建议之一字,尽得客观、完整、准确之风流。下面,我将根据自己阅《寻乌调查》时做的笔记,从调查方法、报告语言、思想表达和调研态度四个维度谈谈《寻乌调查》给我的启示。

   一、调查方法——实证性研究须客观、完整、准确

   实证研究大抵有数理实证与实地考察两种方法,但数理实证虽“高大上”,却由于缺乏理论逻辑与易致伪相关的问题而难成脚踏实地之分析。而实地考察强调对事物客观、完整、准确的描述,正如毛泽东同志倡导的“引入实际去研究事实和真理”的求学精神。调查的价值不在于什么是对的,而在于是否是真实的,“客观、完整、准确”才是调查报告真实性的本质。

   首先,调查报告应尽量做到客观描述。客观描述就是按事物本来面目去对事物做出与一切个人感情、偏见或意见都无关的考察,避免有个人主观想法干扰读者的思考。谈起客观,《寻乌调查》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要衫裤着去捞”这一

   小节。地主屯谷不卖,却要对放的谷要收“半年加五”的息,但农民在逢年过节或青黄不接之际不得已要向地主借谷,遂有了农民向地主借谷一幕的描写——农民卑微地请求,而地主却先言“自己都唔够食”而再言“你肯不肯出这多价钱呢”,毫无底线地削减农民的议价能力。不仅如此,地主刘福郎还“把有谷掺进精谷里发粜”。除此之外,《寻乌调查》还描述了寻乌城的教育文化情况,可以看到,一万人左右的高小学生中几乎都是大小地主和富农,中学完全是地主子弟的天下,大学生和留学生大部分都出自地主,全县四百个秀才无一不来自地主阶级。这说明寻乌城农民不仅饱受经济上的剥削,在教育文化上的权利同样被剥夺。实地调查将毛泽东的视线牵引到农民的穷苦生活上来,毛泽东对此无疑是十分怜悯的,但毛泽东并未站在特定人的角度去看待这一借谷的场面,不带任何的立场,却只以具体客观的描述,将农民对悲惨境况和任人剥削的无奈与地主趁人之危和阴险狡诈的虚伪表现得淋漓尽致。

   其次,“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撰写调查报告需要对客观事物进行全面翔实的描述,才能创造一个待后人思考的资料矿藏。如今我们在撰写调查报告时,总会受到自身对事物的刻板印象和想要得到的结论的限制,在调查中有选择地选取调查对象,但这样调查的结果往往会受到扰动项的干扰,导致调查结果和实际结果之间出现或大或小的偏误。相反,毛泽东《寻乌调查》中就克服了这种倾向,而以“解剖麻雀”的精神对寻乌城的政治区划、交通、商业、人口、就业、土地关系和教育、婚姻、税务等方面进行了详尽的描述。在了解寻乌城的商业情况时,毛泽东详细地介绍了商路通过寻乌的情况,还以大篇笔墨展现了寻乌城涵盖盐、杂货、油、豆、酒、黄烟等23种活动的商业布局,甚至连杂货店131种洋货和水货店39种水货及其价格、销量都写得一清二楚。其中最令人钦佩的是,毛泽东还介绍了寻乌城的娼妓业,连娼妓店数、娼妓姓名、有名娼妓、行业变迁和主要来客都介绍得一目了然。不仅如此,毛泽东在调查寻乌县妓娼群体时,还以时间为尺度来调查:“十年之前商业兴盛的时代,商人嫖娼的多,豪绅次之,豪绅子弟(所谓少爷)很少插足。十年以来换了一个地位:豪绅嫖娼的最多,少爷次之,商人嫖娼的最少了”。进而毛泽东分析了导致嫖娼现象改变的社会历史原因:“商人为什么嫖的少了?因为他们的生意不行时了。豪绅为什么嫖的多了?他们报了官司打,就以妓家为歇店,常年长月住在妓家,过年过节才回家一转”,而豪绅子弟嫖娼的人数增多是因为“少爷们脱离那温暖的家庭走到城里来读书,觉得好生寂寞,娼妓家中少爷们的足迹就多起来了”。继而我们从这一简单的妓娼现象的变化中,可以了解到更加深刻的社会现象,例如商业的萎靡与商人阶级的没落;教育虽然得到了发展,但只不过是豪绅子弟们的特权等。小小的寻乌“麻雀”,竟被描述得“五脏俱全”,全然封存在这一八万字的报告中。期初我很不解毛泽东这番细心思的用意,但查明资料才知道,毛泽东在进驻寻乌城前一个月就在信丰城取得胜利,但由于当时不了解农村地主和城市资本家的区别,红四军没收了所有商号,却无意中堵塞了城市居民的日常消费,导致居民们怨声载道。为此,毛泽东认识到:“关于中国的富农问题我还没有全般了解的时候,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17/12/5 12:32:39
当前页:1/4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