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黄小燕:《江村经济》读后
詹宗昊:一幅归乡画家笔下
冯艳琴:读《江村经济》有
李冠标:态度决定一切
黎东丽:读《反对本本主义
白周颖——《资本论》读后
陈彦涛:严谨、谦虚的态度
杨志芳 :要让调查发言
刘堃:调查,但不能偏激
林雨浩:凡事都要经过调查
梁雪婷:我们需要调查,更
李杰:莫使调查成“叼茶”
唐文倩:少一点视察,多一
陆腾飞:读《寻乌调查》有
刘元辉:让事实尊重你,就
黄学葶:读《反对本本主义
梁婵芝:读《寻乌调查》有
黄丹宇:毛选中看现代统计
赵梦琳:涂鸦杂感
曾涛:读《才溪乡调查》有
 

靳梦茹:越详细越深刻

作者/来源:秋田 点击次数: 368



   《寻乌调查》读书笔记
   
   2020经济学 靳梦茹

通过阅读《寻乌调查》这篇调查报告,我学习到了很多调查报告写作的方法。我认识到了调查报告写作和一般的写作不一样,调查报告不需要华丽的辞藻,而是建立在调查者对实际情况调查的基础上,进而用最平实的语言记录下来,把调研过程中真实的面貌展现出来。

在《寻乌调查》的前言里,毛泽东写道“湖南五个放在我的爱人杨开慧手里,她被杀了,这五个调查大概是损失了”。这短短一句话,蕴涵着大量的信息:爱人被杀,调查损失。平实朴素的语言却流露出沉重的悲痛惋惜之情。毛泽东说:“失掉别的任何东西,我不着急,失掉这些调查(特别是衡山、永新两个),使我时常念及,永久也不会忘记。”毛泽东用最直白简练的话语,点明了这些调查在他心中的重要地位,字里行间的真情实感可见一斑。毛泽东说:“……,关于中国的富农问题我还没有全般了解的时候,同时我对于商业状况是完全的门外汉,因此下大力来做这个调查。”由此可见,毛泽东始终保持着谦逊、严谨的调查态度,这种精神值得我们学习。接着毛泽东列出了协助他调查的几位同志,分别用一句话精简交代了他们的姓名、年龄、职业、家庭背景等基本信息,交代清楚了这篇调查报告的材料来源。这些人当中有小学教师,有贫农,有开过赌场的,有做过铸铁工的。由此可见,毛泽东不耻下问,深入到人民群众中,切实地开展调查。随后,毛泽东写到:“我们的会开了十多天,因为红军部队分在安远、寻乌、平远做发动群众的工作,故有时间给我们开调查会。”可见当时调查工作是在战争期间挤出时间来开展的,调查过程十分艰难。1930年仍是战争年代,毛泽东需要指挥军队作战,但他充分利用战争间隙的有限时间,在寻乌做了如此深入全面的经济调查。这一调查持续20多天,将寻乌的政治区划、交通状况、地理情况、商业活动、土地关系、土地斗争的情况,包括详细的婚姻制度、各种各样的农产品,所有大大小小的东西悉数记录在内。

毛泽东认为“寻乌这个县,介在闽粤赣三省的交界,明了了这个县的情况,三省交界各县的情况大概相差不远。”寻乌这个县就如麻雀,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只要将寻乌县彻底了解清楚,就能举一反三,掌握周边各县的情况。最后,毛泽东还写道:“这个调查有个大缺点,就是没有分析中农、雇农与流氓。”由此可见毛泽东实事求是、态度诚实,开诚布公地将自己调查工作的优缺点都摆出来,不会隐瞒,也不会夸大其词。

仅仅通过阅读《寻乌调查》的前言,我就感受到了毛泽东开展调查时那实事求是、严谨认真的态度,体会到了毛泽东记录报告时那平实朴素、言简意赅的文风,这些都值得我好好学习。

在第一章中,毛泽东列出了寻乌的七个区以及各区的政治中心,这一章为我们读者了解寻乌的交通情况、商业贸易、土地关系做了很好的铺垫。因为如果连一个县最基本的行政区划都不知道,便无法深入了解这个县,更不要说调查县里的阶级关系、革命情况了。

在第二章中,毛泽东介绍了寻乌的交通,罗列了寻乌的水路、陆路、电报、邮政和陆路交通器具。毛泽东调查寻乌的陆路,不仅记录了每条路通往的地点,还记录了每条路的长度以及沿途经过的地点;不仅记录大路,还记录了小路;不仅记录现在的交通,还记录以往的交通。其数据之详实令我赞叹敬佩。在我进行调查过程中,也要向毛泽东学习,精准记录每一处情况,详细调查每一处细节。

在第三章中,毛泽东详细记录了寻乌的商业情况。就像毛泽东开篇说的:“我对于商业状况是完全的门外汉,因此下大力来做这个调查”。从《寻乌调查》可以看出,毛泽东确确实实下了大力来研究寻乌的商业状况。他将各县来往的生意买卖记录得一清二楚:各县的大宗货物商品;来往商品货物的数量、价格、运输方式;各类生意每年的淡季、旺季情况;大宗货物买卖转手的方式;承商缴税的情况等等。此外,毛泽东不仅记录所观察到的情况,还思考现象背后的原因。例如,在梅县到门岭的生意中,有时惠盐多,有时潮盐多。毛泽东写道:“十年前惠盐多,三四年前潮盐多,这是因为商人包办路线不同的缘故。现在又是惠盐多,则因八尺、中坑等处反动派对红色区域封锁,阻塞了潮盐的路的缘故。”因此我们在调查过程中也既要观察记录,也要领悟思考。

谈到寻乌城是什么,毛泽东始终保持着谦逊的态度,一直强调自己对于商业是门外汉。但毛泽东是“下决心要了解城市问题的一个人”,要争取贫民,就必须给同志们以行动上的具体策略,必须把具体工作方法指示出来,而只有将具体的一个地方研究透彻了,才能获得解决问题的方法。正如毛泽东所说:“倘若走马看花,如某同志所谓‘到处只问一下子’,那边是一辈子也不能了解问题的深处。”要想解决中国农村的问题,要想推翻旧的制度,要想让农民过上好日子,就必须对当时的农村、县城的情况进行详细调查。只有切实了解当地的情况,了解问题的根源所在,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反观现在,许多领导干部喜欢拍脑袋做决策,对当地现状和存在问题还没了解清楚,就发表议论、瞎做指示。有些领导干部打着调查的名号,实则就是带着县电视台的记者去拍几张照片,参加几场活动,说几句假大空的话,然后调查就算做完了。这样的调查态度、调查方法显然是不对的。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22/10/7 22:04:56
当前页:1/2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