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黄小燕:《江村经济》读后
黎东丽:读《反对本本主义
白周颖——《资本论》读后
李冠标:态度决定一切
陈彦涛:严谨、谦虚的态度
刘堃:调查,但不能偏激
刘元辉:让事实尊重你,就
林雨浩:凡事都要经过调查
杨志芳 :要让调查发言
梁雪婷:我们需要调查,更
陆腾飞:读《寻乌调查》有
李杰:莫使调查成“叼茶”
黄学葶:读《反对本本主义
梁婵芝:读《寻乌调查》有
冯艳琴:读《江村经济》有
唐文倩:少一点视察,多一
曾涛:读《才溪乡调查》有
黄丹宇:毛选中看现代统计
赵梦琳:涂鸦杂感
龙益春:半供读学生的一天
 

李杰:莫使调查成“叼茶”

作者/来源:秋田 点击次数: 4687

莫使调查成“叼茶” 李杰 文如其人,言为心声,用这个来形容毛泽东的调查文章一点也不为过,作为以后共和国的领导人,毛以其博大的胸襟和细致入微的观察让新中国欣欣向荣,而能做到这些是与他早年的努力分不开的,这从他的调查文选中就可见一斑。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句话当今已经被喊烂了,可真正领会其中真谛的又有几人呢?毛泽东用了这样几句话:   要不得!   要不得!   注重调查!   反对瞎说! 这几句话可谓振聋发聩,纵观毛泽东调查文选,从批判本本主义开始,他就指出了现实工作中的诸多弊病:“许多的同志都成天地闭着眼睛在那里瞎说”,“调查的结果就像挂了一篇狗肉账,像乡下人上街听了许多新奇故事,又像站在高山顶上观察人民城郭。”在序言里他更是指出了:”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而我们自己则往往是幼稚可笑的,不了解这一点,就不能得到起码的知识。” 这个世界是复杂的,是由各个不同阶层的人构成的,而各个阶层人的需求和利益点又是千差万别的,对于不同的事件他们的划分方法也不一而定。作为一个总领全局的人来讲,他有责任是协调和了解各个阶层的需求。正因为如此,在《长岗乡调查》中,他特别列出了妇女和儿童,工人和贫农,文化运动与卫生运动等各个群体或者说利益集团以及他们所从事的各种活动。条分缕析,大的框架里分小的条目,像Windows里面的树形结构图,一目了然而又便于管理,才容易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同样的方法还体现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一场运动的影响是多方面的,毛泽东走访了各个阶层,并把他们的感受用日常话加以表述,使大家对运动优缺点及前景等各个方面有了清晰的了解和明确的方向。这种方法在对物的调查中也是有效的,在《寻乌调查》中对物的调查就沿用了这个方法,交通分水陆,商业分油盐之类,效果也很好。这种方法概括来说就是“细而不乱,多而不杂”,这才是调查的最高境界。 因此我觉得首先,在调查之前制定一个详细的计划是非常有必要的,没有目标就没有方向,一个没头苍蝇到处乱撞是撞不出好结果的。其次,调查时需要深入和实际,既不能浅尝辄止,也不要死钻牛角尖,既要调查全面,又要言简意赅。毛泽东调查视角深至屠夫一天杀几只猪,赚几文钱,但短短一段话,就代表了小生产者的经济情况和生存现状。而做到这一点,不深入市井,与平民百姓促膝长谈,是无法做到的。 早年的毛泽东以其执着的调查精神和改造中国的抱负,领导了中国的变革,取得了骄人的辉煌,但当他成为中国第一人后,如火如荼的造神运动使他不再像早年那样可以深入民众中去真正调查,所以当大跃进过了头,红卫兵出了乱,经济建设需要抉择时,他所熟谙的调查法宝因他自身所居地位太高而无法运用,周围从林彪到江青等一群别有用心、阳奉阴违的人也无法提供他正确的情况,某种程度来说他自己也是万般无奈的陷入了本本主义,看着经过加工的“调查报告”来做出决策,这也真是他错误发动文化大革命等诸多引起后人争议事件的原因。正如1978年12月邓小平在中央工作会义讲话中指出:“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一切从本本出发,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进,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就要亡党亡国。”因此,要保持调查的科学性,就是要建立一个始终以科学的调查观为指导的体系,层层深入的展开最有代表性和最彻底的调查,层层上传总结,从而有利于科学决策的做出。 如今大家都在关注三农,都在关注农业,农民,农村的事情,大篇的论文,大批的呼吁摆上案头,响在耳边,但真正具有调查精神的人在哪里?肩负着反映农村经济社会文化等方面的发展情况的县乡各级政府又有多少来到田间地头展开真心实地调查的呢?民谣讽刺他们下乡是“早上围着轮子转,中午围着饭桌转,晚上围着小姐转”,坐着崭新的轿车从田边轻轻而来,呼啸而过,不带走一点灰尘,只想着中午的盛宴和晚上的享乐。这种现象是堕落,存在,也占了一定比例,但不是全部。不过需要指出的是调查在很多地方已经在演变成一种“叼茶”,叼着烟,拎着茶杯,在早已安排好的地方听着村干部永远讲不完的政绩好话,能有什么进展?难道只有到了发生暴乱,剑拔弩张时,才发出“形势是好的,但原来还是有消极因素存在”这样的感慨吗?当调查成为一种做秀时,那么调查越多,泡沫就越多,就如同懒婆娘的裹脚布——又臭又长!使好官一次又一次做“微服私访”,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而与此同时,有正义感的热血青年和以反映正实为己任的新闻工作者则正在努力做着真正的调查工作,他们当然有机会看到一个真实的世界,但他们的笔触和镜头却一次又一次遭到封杀和阻拦,甚至人身安全都受到威胁,更要承担以后受到打击报复的精神压力。同时,这种调查是松散的,就事论事的,很难彼此连接,更形成不了像毛泽东调查文选中那样明晰的网络,也就是说无法以点代面,使事件有一个全面的阐述,更拖累了决策的及时做出,使事情的发展步伐遭到阻碍。 也许我的观点有偏激之处,但我要说的是,我们正在呼唤一群真正具有调查精神并能互相协作团体的出现,一个能客观反映发展的真实状况的调查体系的完善,以及对普通调查者更紧密地法律及人身保护的实施。这条路很漫长,但是却很有希望,只有继承好毛泽东调查精髓的衣钵,才能更好了解中国,展望世界,才能更好的提高自己,促进社会进步!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06/5/8 22:20:50
当前页:1/2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