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胡靖:城市化进程的悲欣交
胡靖:《寻乌调查》展现云
胡靖:多哈回合的农业框架
胡靖:比较优势理论误导了
胡靖:农业的产业缺陷与非
胡靖:蓦然回首,“本色”
胡靖:付不起钱的文明路径
胡 靖:峨嵋是唯一的
胡靖:家庭承包经营早已名
胡靖:农业剩余劳动力是一
胡靖:先保障,后股田
胡靖:新农村建设的俯仰之
胡靖:四川已非天府之国
胡靖:能力不是户籍隔离制
胡靖:以县镇化承载新生代
胡靖:贫困是农民的自然属
胡靖:兔年春节在广州
胡靖:为何要反感粮食安全
胡 靖:悠然非南山
胡靖:农村土地湄潭模式渐
 

胡靖:先保障,后股田

作者/来源:秋田 点击次数: 2132

胡靖:先保障,后股田 最近重庆市被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树立为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实验区。其第一板斧就是由工商局发文,称在在农村土地承包期限内和不改变土地用途的前提下,允许以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出资入股设立农民专业合作社;经区县人民政府批准,在条件成熟的地区开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出资入股设立有限责任公司和独资、合伙等企业的试点工作,积极推进土地集约、规模经营,提高农民组织化程度,加快发展现代农业。这是一个颇为大胆的改革,但也可能是一个非常的冒失之举。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缺陷很明显,就是土地的细碎化经营和承包权不能流转。我国的户均耕地规模约在5亩左右,与美国的大农场动辄数百公顷的经营规模形成鲜明对比。因此,一遇到三农问题。就会有人拿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说事,就想拿该制度开刀,要搞公司化、企业化的大规模经营。其实,这是对农业的误解。农业,尤其是大田作物的规模经营的绩效与其他产业完全不一样。农业有根深蒂固的产业缺陷。它在整个生产周期中远不能提供足够的每天8小时、每年254天的劳动机会。因此,农业规模的扩大并不能从根本上克服、修补农业的产业缺陷,解决发展所需要的平均利润问题。因此,农业发展必然离不开政府的综合支持(Aggregate Support)。综合支持才是农业发展的关键。这是被美国、法国等现代农业证明了的一个事实、一条规律。也是目前企图削减、取消黄箱(Amber)政策、出口补贴的多哈回合谈不下去的主要原因。如果重庆市政府的意图是通过股田制,实现规模经营,从而为发展现代农业开辟一条金光大道,应该说是开错了药方。当然上述认识并不是要完全否定规模经营的作用。笔者建立的非对称核算理论已证明,农地规模的扩大可以降低农业的机会成本,并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提高农业的综合收益。因此,规模经营只能成为政府综合支持政策的辅助手段。在中国,土地承包权还具有特殊的意义。在没有普及社会保障以前,不能轻举妄动。目前承包地是农村的一种特殊的保障形式。是对失业保险、养老保险的替代。农民工如果在城市盘缠用尽,找不到工作,依然失业时,回乡务农照样是一种工作,也有一口饭吃。因此,承包地的失业保险意义非常明显,也非常重要。同样,年纪较大的农民工,在体力下降、难以在城市的劳动密集型行业找到合适工作的时候,也可以从容回乡,回归农民身份。有产业缺陷的农业反而适合他们养老。今年4月,我们华南师范大学的50多名师生在广东河源的田野调查发现,老人农业完全可以自给自足,解决老人自己生活所需要的粮食、菜蔬、禽蛋等的供给问题。因此,承包地的养老保险的意义也非常明显。既然承包地承载了重要的保障功能。那么不能流动就成为目前承包权的一种自然属性。除非政府在农村普及了失业保险、养老保险,剥离了依附在土地上的保障功能,完全还原了土地的要素属性。否则,承包权就不能交易、不能抵押、不能流动。目前重庆股田制的问题正是没有认识到这一逻辑。更没有预见专业合作社、有限责任公司的经营风险和破产概率。试想,如果存在10%的破产概率,承包权转换成为债权,那么重庆2000多万农民中就将至少有200万农民既无土地保障、又无社会保障,如果加上还没有工作,那么这些农民就会成为彻底的难民。他们的出路在何方? 对这种严重后果体会最深刻恰恰就是利益最相关者——农民,而非坐而论道的学者、官员。因此,20多年来,正是农民在阻碍、或者消极回应土地的流动。在这种背景下,重庆市政府何苦在农村社会保障都没有普及的时候,一定要积极推动土地流转呢? 2007/7/13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07/9/13 20:31:32
当前页:1/1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