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胡靖:城市化进程的悲欣交
胡靖:《寻乌调查》展现云
胡靖:多哈回合的农业框架
胡靖:比较优势理论误导了
胡靖:农业的产业缺陷与非
胡靖:蓦然回首,“本色”
胡靖:付不起钱的文明路径
胡 靖:峨嵋是唯一的
胡靖:家庭承包经营早已名
胡靖:农业剩余劳动力是一
胡靖:先保障,后股田
胡靖:新农村建设的俯仰之
胡靖:四川已非天府之国
胡靖:能力不是户籍隔离制
胡靖:以县镇化承载新生代
胡靖:贫困是农民的自然属
胡靖:兔年春节在广州
胡 靖:悠然非南山
胡靖:为何要反感粮食安全
胡靖:农村土地湄潭模式渐
 

胡靖:四川已非天府之国

作者/来源:秋田 点击次数: 2142

       胡靖:四川已非“天府之国”

  四川成都,曾经是引以为傲的“天府之国”。但今天已经不是了。成都已经成为一个严重的缺粮地区。整个四川都已经成为缺粮省份。2007年,四川粮食净缺口499万吨。今天不是,明天也就更不是了。明天的四川缺粮一定更加严重。其中的主要原因是成都正在建设“世界现代田园城市”。所谓的“世界现代田园城市”细细推敲其本质上就是不断侵占优质耕地、不断排斥粮食生产的超级地产大都市。但吃饭毕竟是个铁律。这个未来的超级大都市明天的米袋子在哪里呢?上千万人的饭碗又在哪里呢?不知道。媒体公布的各种文献、采访中,很难见到各级主要官员对粮食生产、粮食安全认真的考量。

 四川贵为“天府之国”,主要是指成都平原的良田沃土。成都位于成都平原腹心地带,全市面积1.24万平方公里。折合1860万亩。辖金牛、青羊、成华、锦江、武侯、龙泉驿、青白江及都江堰、彭州、邛崃、崇州、郫县、双流、新津、新都、温江、大邑、蒲江、金堂等748县。由于在2000多年前,李冰父子修建了著名的都江堰灌溉工程。成都平原就基本成为了“水旱从人,不知饥馑,时无荒年,天下谓之天府也”的“天府之国”。古老的成都平原气候温和,雨量充沛,物产丰富,土地辽阔、肥沃,灌溉的沟渠交错纵横。尤其盛产粮食。每年提供的余粮,足以养活上百万的城镇人口。在农业社会,成都平原,恐怕是除了“苏杭”以外的另一人间天堂。一出老成都的城门,放眼就是一望无边的良田沃土。如果天气晴好,你或许还能瞭望峨眉、青城逶迤的黛影。历代文人墨客,无比钟爱这块土地。留下了数不清的美妙诗句。当然,其中最有名的是诗圣杜甫。“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见群鸥日日来”、“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就是他老先生记录下来的当时的成都之美。因此,老成都才是货真价实的“田园城市”。抗战时期,上千万的“下江人”来到四川避难,但是四川(包括现在的重庆市),没有辜负“天府之国”的荣誉,它富饶的农地仍然生产出了足够多的粮食,支撑了整整8年抗战。由此可见,“天府之国”的良田沃土和粮食生产对四川、对国家多么的重要。但是,就在过去的30年间,发生了“千年未有之巨变”。所谓的“天府之国”逐渐消失在茫茫的楼盘之中。成都的城市“大饼”越摊越大,良田越来越少。并且,周边的748县、及其下辖乡镇也在“摊大饼”。毗邻的德阳、绵阳也在“摊大饼”。今天你乘车出了一环路,一个小时以内,你很难见到连片的农田。到处都是工地、楼盘,人们毫无眷恋地、机不可失地、争先恐后地把祖宗留下的肥田沃土大片大片地水泥化,代之以别墅、楼房、道路、工厂、停车场、园林。这究竟是在“分家产”,还是在搞“发展”?眼见哪些黑黝黝的无生命的肥沃的土地,哪些养活了数千代祖宗的土地,哪些还可以养活数千代子子孙孙的土地,无助地被推土机、压路机、泥头车肆意碾压、驱逐、转运,永远失去了农业功能。身着古装的老祖宗们便挤满了阴翳的天空,他们化作重重乌云,面面相觑、泪飞如雨。是否一个不吃饭的朝代已经来临?

 但成都的官员和媒体对此并没有表现出应有危机意识。相反,不断摧毁“天府之国”的肥田沃土正是其空前绝后的“伟大成果”,值得“称颂”,而不是责难。

 用农地换GDP,在人多地少的中国,这是最粗放、最愚蠢的增长方式,但也是最省事、最快捷的方法。因为圈地容易。政府一搞开发区、一搞房地产,常常就可以堂而皇之地把农地转为建设用地。并且道路、楼盘、开发区的建设还可以带动水泥、建材、装修、旅游等相关产业的大发展。由此产生几十倍、上百倍、甚至上千倍的GDP增值。而且不需要什么尖端技术、核心技术。“圈地”把什么都圈进去了。还要钱学森、陈景润干吗呢?英特尔公司是世界芯片第一,但圈在成都的地盘里,就是成都的。英特尔在成都生产的增加值,就是成都的GDP;另外,在粮食危机没有发生时,“圈地”也不需要顾及“粮食安全”。吃饭虽然至关重要,但生产粮食的收入却非常有限。而且还需要占用的土地资源。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对此说过,只要是市场经济,就不用担心粮食安全。他还论证过“保护18亿亩耕地毫无必要”。成都的官员们对先生的这些“高论”自然是心领神会、深信不疑。现在,成都没有费什么力气,东北的“五常大米”、泰国的香米不是在成都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吗?成都不照样是一个“美食之都”吗?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成都市的各级地方政府,上至副部级、下至乡镇级,都非常青睐地产开发(包括各种开发区)。而根本不把粮食安全放在眼里。并且对关系经济发展最重要的什么“核心技术”的研发也毫无兴趣。因为“核心技术”的研发太费力、太费时间。完全不符合“曲线超车”的“跳跃式”增长路径。30多年过去了,成都开发了什么重大的“核心技术”呢?除了“三线建设”、“文革”时期留下来的132厂、成都飞机设计所还能自主设计、生产出著名的“歼10”、“枭龙”战斗机以外,好像什么也没有?连好一点的皮鞋、服装、家具的生产技术都要从上海、广东、香港、台湾、韩国、日本转移和引进,遑论芯片制造技术。而在房地产开发中,别墅和洋房的效用、意义还不一样。别墅的用地效率最低。一栋别墅,一户人家,就可能占用半亩耕地。但是,地产商们偏偏青睐别墅开发。因为它建设起来,更快、更容易。而且针对的往往是最有购买力的有钱人、大老板,现金流最快,利润也最高。所以,在中国的一个城市,若别墅楼盘越多,就可以基本判定这个地方的贫富悬殊就越大。相反,别墅楼盘越少,说明这里的官老爷还有一点国情意识、生态意识、公平意识、子孙意识,还有一点历史责任心。而现在的成都,很不幸正是一个别墅楼盘随处可见的大城市。甚至在哪些比较落后、甚至贫穷的县、镇,也能常常见到占地上千亩的或金碧辉煌、或典雅气派的别墅楼盘在竭力吹吹打打、鸣锣开卖。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10/9/22 10:21:16
当前页:1/3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