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胡靖:城市化进程的悲欣交
胡靖:《寻乌调查》展现云
胡靖:多哈回合的农业框架
胡靖:比较优势理论误导了
胡靖:农业的产业缺陷与非
胡靖:蓦然回首,“本色”
胡靖:付不起钱的文明路径
胡 靖:峨嵋是唯一的
胡靖:家庭承包经营早已名
胡靖:农业剩余劳动力是一
胡靖:先保障,后股田
胡靖:新农村建设的俯仰之
胡靖:四川已非天府之国
胡靖:能力不是户籍隔离制
胡靖:以县镇化承载新生代
胡靖:贫困是农民的自然属
胡靖:兔年春节在广州
胡靖:为何要反感粮食安全
胡 靖:悠然非南山
胡靖:农村土地湄潭模式渐
 

胡靖:付不起钱的文明路径

作者/来源:秋田 点击次数: 2863

付不起钱的文明路径胡 靖钟伟先生最近在网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付不起钱的人就得死?。标题是一个不确定的问号,但结果却是确定的感叹号,付不起钱的人就得死!此文一读,便感觉到了钟先生的一排铁的牙齿,和谐全无。钟先生以治疗爱滋病的鸡尾酒疗法的逻辑雄辩地告诉穷人:就深重的人性和道德而言,几乎所有的商品,都具有和抗艾滋病药物一样残忍的属性,你付不起钱,就得挨饿挨冻露宿生病勉强撑着;或者你付不起足够多的钱,就得在衣食住行医疗娱乐各方面更加节俭和粗陋一些。因此某种程度上说,付不起钱的人就得死,几乎是我们生活中的常态。 钟先生的这些新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观点策应了茅于轼先生的收入扩大理论。但同时也向国民,特别是穷人展示了市场经济残酷、冷血、恐怖的一面。并对农村,特别是爱滋病村的那些因病致贫、因病辍学的悲惨家庭作了一个理性的注解。这实际上也就证明了马克思的观点资本从来到这个世界,每个毛孔都充满血与肮脏的东西。这可能是钟先生这篇文章的重大价值。哪些极度讨厌马克思主义,而对新自由主义顶礼膜拜的学生、先生们可能会对《资本论》发生兴趣。因为如果茅、钟二人的分析是正确的,那么100多年前的马克思的确就是先知。因此钟、茅二先生显然帮了左派的大忙。茅、钟一方面向人民展示他们宣称的市场经济的美好图景,同时却以规范的宏、微观经济学,博弈论等雄辩证明收入差距扩大必然性、付不起钱就得死的必然性。民众究竟相信什么呢?前者是一个不能充饥的画饼 ,后者是一个铁的现实。并非傻瓜的民众,若诚惶诚恐地看完茅、钟的文章,相信唯一的结果是举起森林般的手拒绝茅、钟宣称的市场经济。不仅中国民众会拒绝茅、钟的市场经济,而且,其他国家的民众也不会喜欢这种市场经济。市场经济的发源地英国在17、18世纪初就建立了《济贫法》和《新济贫法》,开始了社会主义性质的社会保障的萌芽。二战以后,英国迅速建立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性质更浓厚的福利国家,为英国公民提供从摇篮到坟墓的一切保障。随之,福利国家模式迅速在欧洲扩散。这是什么性质?是付不起钱的人就得死吗?,不是!恰恰相反,在福利国家模式下,正宗的市场经济国家英国的NHS将向所有的,包括付不钱的英国公民提供免费医疗服务。也就是说付不起钱也不会死。这才是英国市场经济的真相。钟先生以鸡尾酒疗法的市场逻辑,以点及面地推断出中国的市场经济就是付不起钱就得死!,实在是歪曲了英国等真正的市场经济国家的真相。在实际生活中,穷人并不会因为患爱滋病而去谴责鸡尾酒疗法的昂贵,更不会不切实际地去谴责专利制度和昂贵的专利费用。对此,钟先生显然低估了普通民众对产权的理解和认识。更不知道民间有冻死迎风站,饿死不弯腰、不食嗟来之食之产权说法。故喋喋不休地对民众进行知识产权理论的说教,以让穷人老老实实地付不起钱就去死。这实在有点多余。就像一个小学生苦口婆心地向一个老农民教授种田常识一样可笑。另外,专利制度保护鸡尾酒疗法的知识产权以及相应的商业利益,但是并不保护研制者对爱滋病药品的垄断。当另外的治疗爱滋病的药品、方法研制出来以后,不管廉价还是昂贵,不管是中药还是西药,竞争最终都会使药品的价格降下来,也会使专利的价值降下来。从而使越来越多的爱滋病患者不会因为贫穷原因而死亡。就好比青霉素在今天成为一种价格低廉的普通药物一样。在这个意义上看,市场经济的专利制度与穷人并不矛盾,与富人更不矛盾。钟先生何苦非得要论证付不起钱的人就得死呢?其实付得起钱的人也得死。爱滋病是个人的私事,但现在已经蔓延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它直接降低了社会的福利水平,危害了社会的和谐。因此,对付爱滋病就不仅是个人的事情,它还必须依靠社会的正义和政府的力量。这已经在全世界成为了共识。但是种先生居然敢说: 各国政府可以考虑资助制药厂的研发,并实施更为松弛的专利保护,这样新药研发的风险部分地由政府来承担,或者,政府不对厂商进行补贴,而对消费者进行补贴,即直接对抗艾滋病类药物提供财政补贴,这样新药价格应该有望显著降低。很遗憾,这样的努力几乎是徒劳的。因为政府给予制药巨头的资助只能来源于税收和举债,因此接下来产生的一系列问题是:我们凭什么可以相信政府和药厂之间的资助交易不会导致严重腐败?为什么全体国民必须降低整体福利水平,去支付救助艾滋病者的成本?这样延续深究下去,可能会产生对政府职能和传统道德的深重危机感。 这段话的潜台词是:为了避免腐败,为了不降低整体福利水平,就不应该用公共财政的钱去救助爱滋病人。但是,不救助爱滋病人,就能不降低整体福利水平吗? 幸好中国政府选择并遵循了负责任的文明发展路径。2005年春节前夕,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来到河南省上蔡县看望和慰问艾滋病患者。温家宝说艾滋病使我们的孩子失去了父母,老人失去了儿女,毁灭了许多家庭。但是,我们应该互相关爱,共享改革和建设的成果。这条消息在电视上播放出来以后,除了钟先生这样的主流经济学家,谁会由此产生深重的危机感呢?市场经济再伟大,也必须服从于文明的进步。 (2007-1-13 广州华南师范大学)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07/1/22 13:30:53
当前页:1/2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