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胡靖:城市化进程的悲欣交
胡靖:《寻乌调查》展现云
胡靖:多哈回合的农业框架
胡靖:比较优势理论误导了
胡靖:农业的产业缺陷与非
胡靖:蓦然回首,“本色”
胡靖:付不起钱的文明路径
胡 靖:峨嵋是唯一的
胡靖:家庭承包经营早已名
胡靖:农业剩余劳动力是一
胡靖:先保障,后股田
胡靖:新农村建设的俯仰之
胡靖:四川已非天府之国
胡靖:能力不是户籍隔离制
胡靖:以县镇化承载新生代
胡靖:贫困是农民的自然属
胡靖:兔年春节在广州
胡靖:为何要反感粮食安全
胡 靖:悠然非南山
胡靖:农村土地湄潭模式渐
 

胡靖:远见卓识常务会

作者/来源:秋田 点击次数: 1030

胡靖:远见卓识常务会 12月11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明确了对18亿亩耕地的最严格的保护和对小产权房、以租代征、村改居的否定。笔者看完报道,拍手叫绝。国务院有如此远见卓识的掌舵人,能够在经济学家们长达10多年的走马灯式私有化的忽悠中,保持如此清醒头脑,实乃农业之幸!农民之幸!前不久,重庆土改,笔者在网上发表文章,予以一盆冷水:在失业保险、养老保险还未覆盖农村的时候,任何以市场名义进行的农村土改都是机会主义的冒失行为,都将是农民的灾难和农业的灾难。这次会议的决定间接支持了笔者的判断。当然这种判断是基于中国的历史和现实,而非教科书。首先,从历史的角度看,18亿亩耕地的价值是不能用价格来简单衡量的。并且,经济学自己已经揭示了外部性的普遍存在,特别是在资源、环境等最重要的要素问题上。因此,货币、价格、交易的指示意义非常有限,应予以警惕。特别是对耕地这样特别重要的资源。但是,很多经济学家还是不辞劳苦地举起市场、产权等武器,翻来覆去地鼓吹农地私有化,对政府最严格保护耕地的政策进行不断的嘲弄、非难。其实,这只能说明两个问题。一是这些学者对市场经济理论并没有完全搞明白,一知半解。只知道看不见的手的积极作用,而忘记了外部性的存在本身就是对市场经济的自我否定。中国20多年的市场化实践证明了这一点。目前,看不见的手已遍地开花,在全国各地都造成了严重的生态危机。普天之下,几无干净河流、湖泊。但这些学者还在喋喋不休地宣传所谓的市场作用还不够。鲜见有人出来致歉。耕地的意义不弱于环境。它在目前发挥的作用就是农民的社会保障,就是农民的住房保险、失业保险、养老保险。如果不考虑这些保障的因素,而仅仅发挥其要素的因素,不是对现实的无知又是什么呢?20多年来,正是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成功地发挥了保障的功能,外出打工的农民没有了后顾之忧,中国的工业化、城市化才得以顺利进行。并且,政府坚持的18亿亩耕地是中华民族的最宝贵的生存资源。它不仅属于我们这一代人,而且还属于子子孙孙。因此不能仅以我们这一代人的利益最大化来轻易改变耕地的用途。能够以每亩10万元的价值就估计18亿亩耕地的价值就是180万亿,且未经过子孙同意,就用于愿打愿挨的平等交易吗?如果我们因为价格的原因而将这18亿亩耕地平等地买掉,不论是买卖给美国人,还是俄国人,国家的粮食安全依靠什么?子子孙孙又吃什么?一些著名经济学家振振有词地认为应该根据比较优势去美国买粮食、去南美买粮食。但问题是这些国家为什么还有粮食可卖,为什么他们还有大量的耕地呢?另外万一没有买到又怎么办呢?粮食可是一天也不能断炊的事情。一旦发生粮食危机,你不可能依靠画饼让老百姓充饥吧。因此,在这些问题还是不确定的时候,农地私有化必然会把国家的粮食安全置与悬崖之边、危岩之下。其实,对耕地的保护并非中国独有。原创者正是市场经济的发源地欧洲、北美(如著名的美国的休耕政策就是一种耕地保护政策)。因此,坚守18亿亩耕地的红线正是中国政府在全球化的进程中对国家、对全球负责任的表现。不是有人担心中国会饥饿世界吗?。二是一些人本身已经成为资本的喉舌,常常揣着聪明装糊涂。这种判断已经越来越明朗,并非臆断和推测。在接受地产商或资本大鳄的馈赠后,他们就利用其媒介垄断,投桃报李,忽悠政府开放土地要素市场,为资本大鳄准备猎物。这正是目前这些著名经济学家失信于民,失信于国务院的一个主要原因。其次,中国的现实是流动性过剩。百万、千万、亿万的富翁太多了,但资源太少。钱多了就要投资,就要消费,就要流窜。投资股票,股票就飚涨,投资房地产,房价就泡沫。消费水平虽然提高很快。但鲍鱼再好,一次也只能吃一碗,茅台再香,一天也不可能喝十瓶。还剩那么多钱怎么花呢?18亿亩耕地自然就成为了垂涎的猎物。电视上不是经常报道美国总统在克劳福德私人农场接待贵宾吗?因此可以预料,如果政府真的放弃了对耕地对保护,搞土地私有化,那么大片大片的耕地将成为虎视眈眈的资本大鳄们的美味佳肴。山庄、私人农场将很快替代别墅而成为富翁们的时髦。越来越多的富人们,将按照富裕的级别仿效美国的大亨们,购买数百公顷的土地来搞以休闲为目的的私人农场、私人的农庄、山庄。但是,中国的国情毕竟与美国完全不同。与庞大的人口基数相比,中国的耕地非常有限。人均耕地面积不到美国的1/5。拿一部分给富翁们修别墅、盖山庄、建农场,必然就有相当多的农民在信息、实力、技巧等完全不对称的土地交易过程中,很快就会成为无房、无地、无保障、无工作的四无流浪汉。至于农民中谁是流浪汉,则肯定不是富人,而必定是穷人。当然也不会全是穷人,而是穷人中的一部分。但即便如此,以10%的比例计算,流浪汉的数量也会数以千万计算。这是一个危险的数字。因此,中国的农用地私有化之日,就很可能是中国的南美化,印度化之时,甚至还可能就是中国现代化的尽头之日。在此意义上看,国务院这次会议的决定,实实在在地针对了这种潜在的灾难。赞其远见卓识不为过。耕地稳定了,农民权利得到保障了,至少未来几年,中国农村将基本平安无事。 (2007/12/18 )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07/12/25 12:00:09
当前页:1/2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