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父与子
留守儿童
一个简单的家庭
骆月霞的一家
婚姻与家庭
卫生环境与文体娱乐
普通农家
一个外出打工的农民家庭
吴丽芬:下乡行
陈海玲:河源调查日记
张建娣:专访长洲村
杜凯欣:长洲日记
周嘉雯:长洲日记
宋惠清:河源日记
程媛媛:长洲日记
李敏华:长洲调查日记
张帮俊:小陂村调查日记
谭君虹:长洲6日
龚春玲:长洲日记
郑宝玉日记2007070
 

张帮俊:小陂村调查日记

作者/来源:秋田 点击次数: 3891

 

420  星期一      第一天

早上不足8点钟,就从广州大学城出发,经花都、清远市区、英德、佛冈、翁源、始兴、最终到达南雄,一路走京珠高速。临近南华寺,结束高速路段。再经历一小时左右的路程,到达黄坑镇。在镇政府吃完饭,就将近2点钟了。出发,来到小陂村。

   黄坑是客家地区,主要产业是烟草,其次是晚稻和辣椒、花生。乡亲们对我们很热情。我们人力班的同学除一个女生外,都住在灯笼排。女生以3人为一组,男生则2人为一组住进了住户家里。但是调查还是按原来3人一组不变的。我们的住户主人名字叫刘其义。灯笼排村是刘家村,村里的人是同一个家族的。这个村庄存在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了。但是村里的人不多年轻人、小孩子不多,而40岁以上的人则占较大的比例。

   随后是我们和学校里可爱的小朋友见面了,有许多的同学和小朋友结成了对子,结对子即是我们和小朋友结成一对一的关系,以帮助小朋友的学习和解答他们内心的疑问。他们大多数是留守儿童,他们的父或母外出务工,只是剩下他们或者爷爷奶奶。即使日后我们离开,也还要和他们联系的。稍后我们和村委会的书记、民兵营长、主任聊天,具体谈了一下村里的土地制度、生态环境、养老、黄烟种植和收购的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里我们遇见了住户的儿子,是个24岁的年轻人,08年从广技师毕业。他在生活和工作上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这是要感谢他的。

在这里办事是要讲人情世故的。在镇政府的一顿饭,简简单单就要1500元还要给各领导红包。到了村委会也是如法炮制的,但是钱就要少一点。当然我们也要给住户一些钱 ,但是我觉得这是值得的,也是必要的。这些住户给了我们无微不至的关怀、帮助。通过和农民的聊天,我们了解到烟站收购烟草时候会短斤缺两,降级收购。遇上旱灾、水涝、风灾,上面会拨下救济的物款,但是也有被别人贪污,以致最终到农户的手上的微乎其微。

 

 

421 星期二    第二天

昨晚讨论到十二点多,躺在床上后,又和同学讨论了一段时间,所以很晚才睡。但是今天还是很早就起床了。其实还没到7点,我就醒了,因为惦记着今天的调查。

早上洗涮完毕,我和阿姨一起去田里摘菜,回来后洗菜,然后是洗菜,帮忙烧火煮菜。但是对于洗碗,阿姨是不允许的。这也是体现客家人好客热情的一方面吧。

10点钟左右,在村委会和村委书记、胡老师相遇。其后书记带我们走了一些地方,介绍了一些基本情。一路上,胡老师不断发问,提醒我们做笔记以及需要注意的问题和方向。

但今天,因为心里急着调查的事情,内心又没有方向,感到迷茫,加上同伴们彼此有时意见不同,所以心情不是很好心绪不稳定。后来经过一段时间调整,又恢复平静。看来自己的脾气是暴躁了一点,自控能力不是很好。

下午三点,终于见到了和自己结对子的小朋友。对方不在小陂村,在塘源,所以胡老师驱车送我们去,当然也是他驱车送我们回来的。小朋友叫蓝宏,父母在中山打工,家里有弟弟妹妹,90多岁的太婆,50多岁的爷爷。平时主要是爷爷照顾他们。小朋友沉默寡言,与其他孩子活泼好动完全不同。问他几句话,也才回答我一句话。其语言简炼恐怕可以喝周杰伦PK了。我给他我的地址、邮编、电话,嘱咐、鼓励他给我写信。因为时间不够,所以和他谈的时间也不多。有一点是,他现在才读二年级,恐怕以后很难会给我写信了。加上他沉默的性格。值得提一下的是这里的孩子读书都很早,大概是45岁就读一年级了。到小学毕业也就是1112岁罢了。但是因为年纪较小,所以留级现象也比较普遍。

其实我很羡慕女生的,因为她们可以在学校教小朋友音乐。当然我唱歌不行,但是我们可以教他们中英数,这总不成问题吧。

为人师表,不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吗

2009-4-24 星期三

今天6点钟就起床了,还没洗刷就走路去枫坑村,寻找山塘,顺便把小陂村的地图画出来。一路上,对枫坑村的垃圾分布做了文字记录和照片拍摄。还看了废弃的学校。这学校以前是用来给小学一二年级的小朋友上课用的,现在学生都移到村委旁边的小学去了。但是五六年级的小朋友就去镇上的小学读书了。然后来到了枫坑村的河流路段、烟田。看到了约有40亩的暂不耕种的田地。这些田因为容易被河流的水淹没,所以上半年基本不耕种,下半年则是种晚稻的。顺便和一个枫坑村的叔叔聊了半个钟。他去年才回来的。以前在佛山的凤铝企业打工。,每年的收入大概有45万元。今年种了十几亩的黄烟,成本约要15万元,但能得到纯收入约5万元。基本比较满意。他有个儿子现在读高三,在黄坑中学读体育的。他也就询问了我关于高考分数线的问题。但是这几年高考的政策变化较大,我也不能给他多少的信息。

然后我们逆着河流流水方向走,一直到了村委会。不经意间发现村民一直给我们讲,但是却一直没看见的电排。电排是一种灌溉方式。小陂村的许多土地是开垦在较高地方的,没有水源,种黄烟有较大的风险。所以村里用抽水机把水从河流里抽上来,再经过各水渠,到各块烟田。因为是用电力发电的,所以叫电排。

因为有了水,土就变成了田。在这里,土和田是不同的。田里有水,能够种稻谷,而不能种稻谷的旱田,就叫土。然后回来吃饭,然后再出去。

下午我们去田里除草,五个人,即是我们小组三个,加上阿姨和他儿子。用了约2个小时,拔了5块田地草。太阳快下山了,我们和班里的同学在灯笼排后面的小山聊天、拍照。坐在凉风习习的高地,看着夕阳徐徐落下,躲到山坡后面去。唉,夕阳无限好,只是近山坡啊。

晚上,叔叔请我们喝家里土制的葡萄酒和桑葚酒,味道还是不错的。

 

2009423 星期四

昨晚和同学讨论调研至深夜2点多,大体确定了要写的报告的框架。今天上午,动笔写了约五千字。波记也在电脑上画出了小陂村的大概地图。这项任务用了将近一个上午的时间。

下午三点,镇上的书记、镇长来村委会来给我们开会。塘源村的经济班的同学也过来了。领导给我们讲了黄坑种植烟草的历史、现状以及将来发展的趋势。后来胡老师和领导有了几轮互动,探讨了一些深层次的土地制度的问题。让我们更深刻的了解了农村,也发觉自己是如何的肤浅啊。

另一个问题是日日渐增的愧疚和自责。在这里,住户们都对我们很关注和热情。但是我们自身做的不够好。有时会在房间里睡觉,对待调查不是很认真和热情。这里玩一下,那里逛一下,时间浪费了不少,成绩却不见有。再一个是研究的方法也不够系统和科学。

 

2009424日星期五  阴雨

早上还没刷牙,同学就打电话给我了,说是胡老师叫我们去看山塘。洗刷完毕,顾不上吃早饭,和阿姨打声招呼就来到了村委会。村委书记也开着摩托车来了,他在前边带路。我们在后面走走停停,花了将近1个钟的时间,走了一公里的路,最终到了小陂最大的山塘。之所以走了那么旧,是因为一路上,不断看、问、拍照片。到了山塘,胡老师和书记给我们介绍了一下基本情况。早饭是在片坑村的组长家里解决的。吃饭时候,镇上的王部长他们也下来了。大家一起吃了早饭,但是我们学生吃的并不自在。因为总是觉得拘谨。

吃饭时雨越下越大,但是并不影响视线,给宁静的天地无形中增添了一种神秘。更让觉得多了一种神韵。

但是吃完饭后,胡老师就和王部长他们去镇上了。我们就走了回来。

原本和同学约好今天一起去镇上赶集但是我们看完山塘回来,就已经是的11点钟了。他们已经回来了。于是这里的朋友就开三轮车载我们去镇上,我们买了一些吃的东西,原本想找一些的土特产,但是这里盛产黄烟,其他并不突出,所以并没有找到有特色的东西。只是买了一些吃的东西。还在学校的时候就和同学、朋友说好了要来韶关,所以不带点东西回去,是交代不了的。我们还给叔叔阿姨买了一点小礼物。阿姨的是一个喝水的杯子,叔叔的是一个烟灰缸,两个东西都是红色的。

下午遇见了好几个村里的初中生,他们在镇上读书,今天中段考试,所以早了一点回来。他们也是很健谈的孩子。我们约定好:明天村里的学生和我们班的同学来一场篮球友谊赛。下来这里后,就没打过篮球了。好期待明天和他们的一战。

 

2009425日星期六 阴雨

早上,天一直在下雨,有好几个同学来到我们房间看电影《海上钢琴师》。就这样过了这个机动日。下午230分,我们和村里的干部在村委会开会,先是村里的干部发言,大体是感谢同学们、祝福同学们,招呼不周的话了。然后老师也讲了一些感谢的话。之后是同学们唱歌活跃气氛。

宁静之后便是暴雨,欢乐过了总是沉重。首先是村里的干部提议同学们积极对小陂村提出问题和建议。然后各专题小组对自己的专题讲了一些话。然而很多话讲的是很肤浅的。首先是大家对小陂村的情况还不是很了解,对各自的专题也不是很上手。所以不能看出问题的本质,提出的问题没有考虑到全局。

没下乡之前,老师警戒:我们这次下去不能下结论,提建议。只是需要把问题真实反映出来就可以了。为此还有同学和老师争吵过。但是老师似乎对此不是很认同。

然而调查快结束了,今天下午的提问、讨论就给出了一个答案。乡亲们热情的对待我们,他们热切的盼望我们能调查出些什么东西,能提出一些建议,能使得乡亲们的日子过得更好。但是本着只是观察、描述,不下结论,不提建议的原则。我们在面对乡亲们的时候,显得是那么的无能为力。出现这种情况,也有我们调查的不够认真、系统、科学的原因。

此时此刻,我觉得自己是多么的让乡亲们失望啊。原来大学生也就这样而已,原来华南师范大学的学生也就这样罢了,原来我们上当了。

 

2009426日星期日

昨晚到各位同学的家里去串门,顺便给各家各户拍照留念,这是令人兴奋的事情。回来又在卧室谈了好久,一直到2点多以后才去睡觉。吃过早餐,我们在灯笼排村口和村委书记、胡老师一起拍照留念。其后就是和叔叔阿姨他们的告别了,大家一起相处了差不多一个星期,他们让我们感受到了温暖、热情。在这里,我们仿佛在家里一样,是他们让我们有宾至如归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呆在这里时大家之间的那种关心、热情。但是我们离开这里却是不可改变的事情。我希望这里善良的人们能过上更加美好的日子。当我有一天再回来的时候,他们现在的困难能够成为回忆。

告别了乡亲们,我们离开村里,徒步去镇上。在那里,镇委书记、镇长将会和我们开会。

就快要到镇上了,同学忽然拉住我,说他刚才收到了和我们一起住的叔叔的短信。一条让这个平时大大咧咧的他觉得很感动的短信。短信的内容是:小毛、小张一路顺风,你们刚走我们心里就有一种失落感,好像丢了什么似的,特别是挥手的那一刻心里总是酸溜溜的。我就不远送了,祝你们平安到校,祝你们步步升,开开心心过日子。

这个叔叔平时也是很乐观,总是笑呵呵的样子的。但是现在从他的嘴里讲出这样的话来,却是让我觉得有一种震撼。

有时候总是听到一些人讲一些社会如何黑暗,人心如何险恶。觉得世界其实很残酷。容不了太多的温暖。但是就如现在叔叔的短信给我们的震撼一样。我觉得世界并不是全是黑暗的,起码我知道还有光明、美好的一面。是他们让我觉得这个世界有美好的一面。

衷心的祝福阿姨,希望你健康快乐;衷心的祝福叔叔,愿你一如既往乐天派;祝福祥青,希望你心想事成。祝福这个村庄的每一个善良的人们。

虽然我离开了黄坑镇小陂区灯笼排村,也许从此再见不到这些乡亲们了,再也不可能踏上这块土地了。但是这里的乡亲们给我的温暖是永远无法抹去的。这片曾经养育过我的土地,我是无法忘却的。

 


编辑:huj26 添加时间:2009/5/10 12:23:00
当前页:1/2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