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父与子
留守儿童
一个简单的家庭
骆月霞的一家
婚姻与家庭
卫生环境与文体娱乐
普通农家
一个外出打工的农民家庭
陈海玲:河源调查日记
吴丽芬:下乡行
张建娣:专访长洲村
杜凯欣:长洲日记
周嘉雯:长洲日记
宋惠清:河源日记
李敏华:长洲调查日记
程媛媛:长洲日记
谭君虹:长洲6日
张帮俊:小陂村调查日记
龚春玲:长洲日记
郑宝玉日记2007070
 

吴丽芬:下乡行

作者/来源:秋田 点击次数: 4168

经济与管理学院 05级人力资源管理 吴丽芬 20050703734 下乡行 前言:下乡之前并没想太多,只是觉得船到桥头自然直。许多同学都将下乡想得过于恐怖,于是,直到到达前一刻他们还惶惶恐恐。而我,并没想太多,想着即使条件很差也到时再恐慌吧。现在,“活”着回来了,收获颇大。 07年4月23日 星期一 雨 经过几个星期的准备,今天我们终于要下乡调查了。目的地是河源市龙川县黄石镇的长洲村。 今天是下乡的第一天,由于来接我们的大巴7点半到达,于是很早就起来了。可惜天公不作美,下着不小不大的雨。因为大家都怕鞋会弄湿,于是大家经商量后都换成拖鞋。拿着一袋袋行李撑着伞到南区饭堂后面的教师候车点等来接我们的大巴。 等了几乎20分钟后车才到,司机解释说刚好昨晚手机弄丢了,无法联系老师,早上迷迷糊糊都不知道哪个校区,确定是大学城校区后却又不熟悉这里的路,兜了很久才找到。 放好行李,出发的时候已经八点过了。同行的还有4位国民经济专业的研究生师兄师姐。一路上都雨水不断。乌云把天空压得低低地,透过车窗,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朦胧而清新。本来惶恐的同学们在车上反而雀跃起来了,不断地惊叹周边的景色。也许此刻,大家对条件的好坏早就抛之脑后了,对下乡调查反而多了一份期待。 经过近4个小时的颠簸,中午12点左右终于到达龙川县了,老师在岔路口和我们会合,领着我们到朝晖酒家吃午饭。听同学说老师想让我们尝尝地道的客家豆腐才选择这家店。身为客家人,实在吃不出什么特殊或地道,不过味道还不错。约半个小时后就再踏上路途了。问胡老师大概什么时候能到长洲村,胡老师说估计还有一个多钟的车程,然后走大概一个多小时的路就能到了。听了老师的话大家都悲悲的,天气好还好说,这样的雨天,还拖着那么一袋袋的行李,实在是不敢恭维。 车继续行走,越来越接近村了,一路上看到的都是破破烂烂的旧房子,即使有新的也多半是没完全盖好的。。。边看边想像着他们的生活,想起老爸说的话“带多点钱去吧,有需要就捐点给困难的人们,去到乡村好好体验那里的生活”。。。忽然很想知道前面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 几乎要到黄石镇的时候,司机发现不能再继续前行了,前面的山路倒了,路的一边是山,另一边是东江。司机说载着50号人的大巴如果强行开过稍一打滑就会发生意外。迫于无奈,只好下车搬行李走路去。可是,远比我们想像得困难。由于大家的行李都很多,而走的都是黄泥雨水混在一起的泥泞路,深浅不一。而有部分同学并没有穿拖鞋,看着这样的泥泞路,举步艰难。好在大家发挥团结友爱的精神,互相帮忙。行李在大家的手里传来传去,深浅不一时就相互拉着。尤其辛苦了那国宝级的三位男生。连拖鞋也没穿就这样大袋小袋地帮我们搬行李。忽然觉得这次的调查很有意义,起码,在这一刻,我看到了团结,看到了友爱。 在我们大惊小呼地行走在泥泞路时,刚好有两辆小型汽车经过,了解到我们是去黄石时就停下来帮我们载行李了。也好在帮我们把重的都载走了,不然一个多钟的路实在让我们难过。大概大半个钟后就到镇政府了。以为不用再走泥路了。哪知各自找到来领我们的农户大叔后还要走大概半个小时的路。而且,路并不比刚才的好走多少,行李,也还要我们自己搬。。。。 来领我们的大叔挺亲切的,他告诉我们,我们4个都住在他家。我用客家话跟他简单问候介绍后就随他一切往长洲村走了。他一路上都走得很快,时不时帮我们提行李。。而我们,又是东歪西倒地走得极其不稳。。。 终于,看到了一座座许久没看到的乡村小屋了。。。长洲村分为上村和下村,大叔家在上村,是两层的楼房。后来他告诉我们一楼已经建好十多年了,二楼是去年才装修的。我们4个人大叔给我们安排了两间房。大叔有一儿子和一女儿,不过都出深圳打工了。现在只有大叔和阿姨在家,还带了5岁的外孙玲玲。刚开始我们还以为是大叔的孙女,后来聊天才知道由于某些原因,玲铃的妈妈没结成婚,于是就带着玲玲回来了。因为4个人中只有我懂客家话,于是我充当起了翻译的角色。也可能因为我懂客家所以小玲玲一开始就愿意让我抱。 因为我们的到来大叔跟阿姨变得很忙碌,不断地帮我们准备这些那些。。不管我们怎么说不要把我们当客人,我们要帮忙做家务,叔叔阿姨就是不让我们干。最后,我们什么家务都没干,得到很好很周到的招待。 把行李都安置好后阿福他们几个来了,说去串串门,看其他同学怎么样。于是大家就一起去找其他同学了。可能是因为镇政府跟老师怕我们太苦,所以我们发现给我们安排的农户都是条件比较的好。 晚饭后本来说要到村委会开会的,但由于某些原因没开成。于是又折返,跟大叔跟阿姨聊了大概一小时后他们就先去睡觉了,我们小组简单地开了会儿会就睡觉了。 下乡的第一天就这样结束了。。。开始期待接下来的调查日子。。。 4月24日 星期二 雨 因为昨晚睡前大家商量好今天早上要早点起来帮大叔做做家务,所以六点半大家就起来了。可是发现并没有什么是大叔跟阿姨肯让我们帮忙的,于是我们只能把我们住的二楼收拾干净。 因为昨天的暴雨导致镇上的桥断了,所以小玲铃今天也不用上学,跟在我们身边转来转去。八点半不到大叔就做好早饭了。有叔叔自己做的豆腐和一锅很美味的汤等。大叔说龙川的豆腐很有名,他也想我们尝尝正宗的客家豆腐。他说豆腐是前天晚上他三点起床做的,我们好几个其他同学住的农户也叫大叔做,于是他做了很多分送给他们。自己做的就是不一样,昨天在饭店吃的根本就没得比。。。 吃完饭就到村委会开会去了,各小组汇报自己的情况,胡老师也选了一些小组负责专题调查,而我的小组因为人比较多就分到儿童的专题。因为这个村的基本情况是青年一般都出去打工了,家里只有老人和小孩。所以老师要求我们把重点放在留守儿童上。因为以前也看到过各种关于留守儿童的报道,对这个问题比较关注,所以也不觉得特别困难。与胡老师一同来的还有两位华中科技的博士师兄和一位师姐,由于他们各自有调查的项目,但又想了解下我们的调查情况,于是就抽出一天或一下午的时间跟我们其中一些小组一起调查采访。我们小组幸运地争取到申师兄。散会后跟胡老师商量了一些问题后就由他帮我们引见长洲小学的校长。跟他了解了学校的基本情况后决定下午再寻找采访目标人物。 午饭后小组确定了调查方向就跟师兄约定3点在学校门口会合。 校长跟我们说由于第二节课是活动课,但下雨天学生们都留在教室自修,让我们直接去教室挑采访对象,他也不推荐了。于是我们直接就“抓人”去了。到了教室校长跟学生说明来意,问有没有自己愿意接受采访的。我灵机一动,跟师兄和她们三个说“不如我们上讲台当回老师吧,自己通过某种方式找自己认为合适的采访对象”。于是我们各自到不同的年级找我们的小朋友去了。 我去的是4年级。只有19个小朋友。小朋友一看到我都很轰动。。站在台上,望着一双双好奇的眼睛忽然觉得做老师也不错。。。选择了让他们说故事的方式说出自己的故事,主要包括父母是否在外打工,现在跟谁一起住等。。当问到父母是否在外打工时,全班19人都举手了。当时有点震撼,忽然觉得他们都是可怜的孩子,我们做这个专题调查更有意义和必要了,因为老师让我们来做调查并不单单希望我们来实践,更希望我们能反映问题,让有关的人去解决问题。。叫了好几个小朋友说他们自己的故事后选中了他----小旋。12岁,爸爸妈妈都在外面打工,有个15岁在镇上读初一的姐姐,家里还有个奶奶。选他作为采访对象主要是认为他爸爸妈妈都在外打工,只有奶奶在家照看他,那么奶奶能看得住他么?他会不会被溺爱呢?他跟姐姐的感情又如何?爸妈不在家姐姐能肩负起教育他的责任么?这样的留守儿童的情感需要和一般爸爸妈妈在身边的儿童有什么不同么?带着这一系列疑问我们对他进行了详细的采访。 跟师兄商量后决定到会议室对小旋进行采访。刚开始没多久就刚好放学时间到,其他小朋友都时不时跑到门口偷偷地看我们,我一出去他们就又跑开。我只好把会议室的门掩上,然后才继续对小旋进行访谈。可是,访谈进行的出奇的艰难。因为无论你怎么问怎么跟他谈,他都是一副冷漠的样子,许许多多的问题都是“不知道”,“没所谓”的答案。甚至许多用普通话问的他都不能用普通话答,冷不然就冒出句客家话。实在无奈时我只好用客家话跟他交谈,然后把谈的内容翻译给师兄听。也幸好懂客家,用客家他才说比较多,可惜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说的许多土话我都不明白。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访谈后对他的基本情况已了解,由于时间也不早了,就商量着送他回家,顺便到他家看看。 刚好SUMMER也要送她的访谈对象回去,于是我们三个就一起送他们回家了,当然少不了一群对我们非常好奇的小朋友。完全没想到他们的家都在半山上,那深深浅浅的,宽窄不一的小山路,当我们用尺测量时发现最宽的一小段路才1米2。沿路都有农户养的狗,我们就像一个入侵者,每每经过他们的门口都少不了一阵凶猛的狗吠,似乎我们稍一前行就会咬我们。走在这样的山路上一点也不敢大意,并不是因为山路不好走,而是因为那些狗摆出的阵式确实够吓人。 约10分钟后终于到小旋家了。我们还没踏进他家,他家的三条狗就咧开嘴对我们狂吠了,好在小旋的姐姐蔚帮我们唤住了。咋一看到他家心里一惊。。。一间小小的厅只有张非常老旧的饭桌,几张老式的高脚木凳,唯一比较值钱的是他爸爸房里的一部电视机,一张看起来比较新的床。也看到了老奶奶,满头白发,瘦瘦地,但还很稳健。问她多少岁了她自己说已经不记得了,小蔚告诉我们大概已经有八十五六了。小蔚还告诉我们平时家里的2亩地跟家里的其他农活都是奶奶干的,只有周末她从镇上学校回来时才帮一下。老奶奶还很明白事理,当我问小蔚奶奶的眼睛能不能看清楚时,她告诉我们奶奶有一只眼已经看不清了,是她妈妈以前把老奶奶打成这样的。当我还想再追问时老奶奶按住了孙女的手,不让她继续说。现在她妈妈过年回来对老奶奶也时好时坏,回来也并不帮老奶奶做做家务,一天到晚都在村里赌博。听了心头一阵心酸。。。。小蔚还告诉我们他爸在深圳做水泥工,农忙或受伤时会回来,而他们也不知道她妈妈在干什么工作,春节出去后到现在一直没打过电话回来。。。用客家话跟老奶奶交谈,发现她很健谈,还很高兴地问我家在哪里,当我告诉她在惠州时她笑得很开心地告诉我小蔚她家的祖籍其实也是在惠州,后来才搬到河源的。。。。由于已经快要六点了,于是很快就告别老奶奶,与SUMMER一起送她的访谈对象小婷回家了。 在回大叔家的路上时师兄跟我说看到小蔚家感觉很心酸,这样的生活水平不应该是现在的,而应该是十几甚至二十几年前的。。。。 晚上八点左右,竟有十个左右的小朋友到大叔家找我们玩。。。呵,实在是没想到我们有这样轰动的效果。。。。于是我们四个轮流表演了一些节目,也让他们各自唱歌跳舞。。。。。 4月25日 星期三 阴 因为想了解清楚村里留守儿童的大概情况,于是早饭后我们决定在村里走走,顺便为我们民风民俗的专题照些有价值的照片。 在村里走了半圈,遇到好几位健谈的阿姨跟大叔。从他们的口中我们了解到他们自己的基本情况,也从他们那得知村里的基本情况。长州村的年轻人到深圳、广州、惠州打工的比较多,一般都是春节才回家一次。现在留在村的都是老人和小孩,而其中也有很多是帮出嫁的女儿带外孙的。他们当中都是有种地种菜,自家有种山茶和池塘的。也遇到了一位婆婆,70岁了,在家带着一个8岁一个6岁的孙子。婆婆告诉我们61年和64年的凶猛洪水;告诉我们她年轻时的苦难日子;告诉我们她现在的生活。。。 了解了村里的基本情况后我们决定各自对昨天采访的对象进行更深入的采访。由于他们家都有狗,于是我们叫曾福陪我们一起去,由他开路。在小学门口等曾福时刚好遇到胡老师和几位师兄师姐。跟老师汇报并讨论了一会儿后,申师兄和师姐决定跟我们一起再到小蔚和小婷家访谈。 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小蔚家,老奶奶已经到田里施肥去了,只有小蔚在家。我们经过商量后决定兵分两路,师兄和SUMMER,阿福到小婷家,我和JW,师姐则采访小蔚。但我们还没聊一会他们就折返了,原来是因为老爷爷不在家,小婷家奶奶听不懂普通话,他们也听不懂奶奶的客家话,语言不通使他们无奈折返。想到我们的调查时间有限,我们决定让师兄留在小蔚这继续采访,而我则去充当翻译。经过一个小时左右终于采访完小婷奶奶了,也得到了我们想要的信息,于是又折返小蔚家。由于SUMMER,JW各自还有任务,于是她们先下山回长洲小学,我留下与师兄师姐一起继续采访小蔚。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访谈,我们对小蔚又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唉。。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穷人家的孩子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思想。。。 当我问她以后有钱了最想干什么时,她说:给奶奶治心脏病,然后建好的房子,让奶奶和爸爸住得舒服点。。。。。。在这两次访谈中我们可以看出她们孙俩间的感情,甚至有相依为命的感觉。。。。 晚上刚吃完晚饭,老师就通知到村委会开会。4个人才一把电筒,周围黑乎乎。。。而且无论我们走到哪里,哪里都惹来一阵阵吓人的狗吠,确实不敢看轻那些狗的犀利。在快要到村委会时我们发现无法继续前行了,因为前面已经有两只狗咧开嘴狂吠,阵式十足,只要我们向前一步他们的眼就盯得更凶。没办法下我们只好折回小店,请小店的阿姨帮我们开路。也实在佩服狗的灵性,阿姨带我们走过时他们竟然连吠也没吠。去到才发现原来老师只抽了3个小组汇报调查情况,我们各个小组汇报调查进展,遇到的问题等。老师和师兄师姐们也给了许多意见。一直到11点多会议才结束。 回到大叔家已经快12点了,可小组还要开会讨论,并总结今天的情况,也布置好明天的调查任务。回到房,我跟JW继续讨论。。。 来之前确实没想到会那么累,那么多工作需要完成,还以为可以“公费旅游”呢!不过我们都感到很开心,因为我们都有收获,都感到调查已经不单单只是调查了,我们更多的是关心调查对象,其他村民的生活,真的希望我们可以发现问题,然后让其他有能力的人去解决问题。 4月26日 星期四 阴 因为我们小组不仅要负责留守儿童的调查问题,还要去收集民风民俗的资料,于是我们决定早上由我和SUMMER去完成民风民俗资料的收集,JW和QH去完成学前儿童的教育与营养状况的那部分。 和SUMMER在村里兜了半圈,到田里和一位正在施肥的67岁的老奶奶聊了一会。感觉这条村的思想特开放。而后来和其他老人的采访也确实证明了这一点。老奶奶总在强调女孩要好好努力读书,好好靠自己;现在生男生女都不重要,主要看能不能成才。 看到路边有两位老奶奶和一位老爷爷在聊天,于是和他们说明情况,希望他们给点有关民风民俗的资料。几位老人都很健谈,他们告诉我们从解放开始,这条村基本上旧封建的风俗都没了,节庆也过得极其简单。现在村里七八十岁的老人一般思想都很开放,不会再去弄一些封建迷信的东西。而我也发现,村里的人一般都是以解放后为时间分界线,他们有些思想比我们这些学生还前卫。这,又算不算是种民风呢? 最让我惊喜的是不久后来了位带着个4岁孙子的奶奶,问她今年多大年纪了,她笑而不答,指着那两位奶奶说跟她们一样大,而那两位奶奶也不愿意告诉我们她们的具体年龄,只说70有多了。后来聊到客家人房子的特色时那位后来的奶奶很激动,不断地说着64年那场凶猛的洪水,村里的房子几乎都毁在那场洪水中。当我提出能不能带我们去看看那些旧房时老奶奶和另一位大妈立刻领我们去,也不断地给我们叙述有关这所老房子的结构,故事,让我们收获良多。 午饭后我们决定对QH的采访对象进行更深入的了解,然后再到小蔚那补充一些数据,如果时间允许则再到镇中学找下一个采访对象菲儿。完成上述工作后我们稍作休息就又向镇进发了。这可苦了小吉啦,哈哈,原本很清闲可以休息的给我们拽来壮胆陪我们上山了,现在还要陪我们走半小时的路到镇上去。 到了镇上刚好4点半,刚好中学放学了。本来打算先去找校长希望他给予我们方便的,可是很不巧,他在开会,于是我们问过一位老师后就在校内走走看看环境。我们找到了菲儿所在的宿舍,可是很不巧,今天她爷爷打电话给班主任让她回家了。我们叹了口气,很是无奈。。。不过也借这个机会向她们了解学校和她们的基本情况,希望得到我们想要的信息,有助于我们完成调查。跟她们聊了大概一小时我们就离开了。由于村里的小店基本什么都没得买,于是我们买了点东西想送给大叔和贫苦的小蔚姐弟。 回到村天都黑下来了,阿姨在等我们回去。。。。。。 晚饭后还是到村委会开会,各小组陆续汇报调查状况,不过今晚是16个小组都要做报告,会议结束时已经12点。。。 经过这两天的的调查,我们发现我们小组存在一些问题,于是回到大叔家时继续讨论。。。。团队是个挺奇妙的组合,合作的过程就是磨合的过程,每个人都要找准自己的位置,当然也不能失去最初的出发点。经过一个半小时的开诚布公交谈,初步解决了分歧问题。 4月27日 星期五 晴 今天是调查的最后一天了,所有工作都必须要在今天结束。明天早上就要离开这里回到繁华的广州了。刚开始那两天累得不行时,会偷偷地想着希望调查的日子快点结束,可是现在,只剩今天了,反而感觉时间过得飞快,似乎还没准备好要告别就要离开了。 今天的任务也不轻,早上要继续民风民俗的资料补充;三个个例的某些数据资料的补充,这意味着要跑三个家庭;要再跑到镇上去跟菲儿做个详尽的访谈。心里有些没底,恐怕着完成不了任务。 大家商量后决定兵分两路,找小吉帮忙做翻译,和SUMMER,QH一起去补充民风那部分;我和JW继续儿童个案追踪。我和JW完成资料补充后决定去看看小蔚,因为Q师姐发来短信说小蔚的病可能加重了。因为昨天已经买了点学习用品给她,反正今天也要送过去给她的,于是我们决定现在去看看她,看完她再到镇上和师姐会合。因为想到她困难的家境,于是大家商量凑点钱给她,即使不多,也代表我们份心意。 不到11点就去镇上了,因为跟师姐约好大概12点,要在菲儿放学时到。辛苦阿福和阿能了。哈哈。。因为只有我跟JW去感觉有点不安全,于是又拉他们去作伴,把他们的休息时间剥夺了。。 经过一些波折12点半左右终于见到菲儿了,很文静的一个小女孩。大伙一块吃完饭后就直接回师兄暂住的地方了,因为菲儿2点50分就要上课,我们访谈的时间不多。 跟菲儿谈完后我们发现我们的对比有点不成立,其实菲儿也是个挺有代表性的个案。于是我和JW决定回村去采访菲的爷爷,看看她的家庭状况。于是4点左右就又回到长州村,找了个小朋友带我们直奔菲儿的家。菲儿的爷爷很健谈,他说他是县的护林队员,做了几十年村里的生产大队队长,现在年近70了,于是去年退了下来。说到对菲儿的教育他滔滔不绝,甚至很严厉。从他那,我们获得了更多关于菲儿的信息。 离开菲儿的家,经过小学的时候我们看到SUMMER他们和一群小朋友在玩。与SUMMER简单地谈了会今天的调查状况,发现民风那部分还有某些不够详细的。由于已经6点多,阿姨一定在等我们回去,于是让 SUMMER和QH先回去,我和JW继续找些叔叔阿姨们问清楚一些详细情况。 大概7点,我们终于完成工作了。。大大地呼了口气。。我们的调查终于基本完成了。虽然有点粗糙,但短短一星期,我们也尽力了,对自己,对老师,对这个课题,我们可以说无愧了。只是,调查完成了,也意味着明天我们就要离开了,也许一生就来这么一次了。在回大叔家的路上忽然有点感伤。 因为明天就要离开了,所以晚饭后我们很希望可以跟大叔,阿姨好好聊聊。但大叔和阿姨似乎都有事做,我们不便打扰就陆续上楼休息了。九点多的时候大叔叫我们下楼,说给我们准备了一些自家酿的甜酒。一下楼就闻到了酒香,可惜我们几个都是旱鸭子,摆在我们面前的一小碗已经让我们面露难色了。但大叔和阿姨都坐下来和我们聊天,大家都感觉有点依依不舍。聊了不久刚好阿福过来了,也被我们拉着坐下一起喝了。大家聊着各自的方言,把大叔阿姨逗得哈哈大笑。。。。 没想到那么快就要告别了,这一个星期真的很开心。。。谢谢辛苦照顾我们的大叔和阿姨。。还有那可爱的乡亲们。。谢谢。。。是你们让我们的充实,让我们感动。。。。 4月28日 星期六 晴 时间定在11点,11点我们就要离开了,可能,一辈子就来长洲这么一趟了。 大叔8点要出去工作,于是我们早早就起来了,要赶在大叔上班前跟大叔阿姨好好照几张相,吃最后一顿早饭。但因为小玲在闹性子,于是,弄了好久都没照成。眼看大叔上班时间就要到了,大叔无奈之下说不照了。于是开始吃早饭。。。才吃了没一会阿福就来了,想叫我们帮他们照大合照。于是我们也不管小玲玲愿不愿意了,叫阿福也帮我们照几张大合照了。 在村里溜达了一会儿,和那些老爷爷奶奶话别,然后再跟阿姨聊了会就提着行李向镇进发了。一路上都遇到那可爱的乡亲,有些甚至就站在路旁等我们,跟我们说再见。我们知道,在我们走的时候阿姨已经哭了。。。虽然只相处了短短几天,但,同吃同住,感情还是挺深厚的。很难得才会有这样的缘分让我们相聚。如果没这样的机会,我们也还是茫茫人海里互不相识,互不知道有这样一号人存在。所以在回来的路上我跟同伴说我已经越来越爱我们的学校了,是我们学校给予我们这样难得的机会。 在镇政府午饭后我们就踏上归途了。而回程的车厢气氛已与来时大不相同了。我们都没有雀跃地透过车窗看沿途的美景,几乎是一坐好我们都闭目休息了。。。也许,我们真的都累了。 下午两点左右开始回来,但一直到晚上九点我们才回到学校。在踏入学校的刹那有点恍惚。回来了,看到的又是一张张充满朝气的青春脸孔,而在村里,只有老人和小骇。在那,仿佛是活在另一个世界,回到来,就真的回到现实了。有点不可思议。。。 回来了,放下行李,为期6天的下乡结束了。但,一生难忘。因为,曾经在那生活过六天;因为曾经在那学到许多书本学不到的东西;因为,它让我收获了更多。。。 人物篇: 游走长州,认识乡亲 在长洲村住了大概六天,在这六天里几乎都是满村子里跑,所有的老爷爷老奶奶都非常的亲切,一看到我们总会问问我们去哪里,现在吃饭了没,也会很热情地跟我们聊聊他们自己;他们家的情况;村里的情况。也会很好奇地问我们从什么地方来,自己的家在哪里,如果我们中谁是说客家话的,老爷爷奶奶也会特别好奇,话也会特别多,也许这就是语言的方便性。似乎他们看到我们就会特别高兴。也许就如某些同学和乡亲说的,我们的到来给村里带来了村里只有春节时才有的短暂的青春活气,是我们的到来给村里增添了点点属于年轻人所独有的青春气息。而且,我们只是学生,并没有背负多少生活的忧愁,于是,我们的笑容总是干净而无哀愁的,我们的活蹦乱跳总是最纯真的。 我们小组是住在骆大叔家,几天的同住同吃让我们了解了大叔和阿姨。大叔才50来岁,但长年的田地劳作已经使他显得有点衰老,瘦而黑。但总是笑得有点腼腆,对着我们这几个叽叽喳喳的小女孩更是有点害羞。大叔除了种有一亩多的稻田还有种菜种花生;山上也还种有山茶,茶油的价格较一般的花生油贵两倍左右,但大叔并没有拿出去卖,在我们在他家的那几天,煮菜总是用茶油,因为他说我们在家可能吃不到这么正宗的茶油,而一般他家是吃花生油的;大叔还有鱼塘;大叔还是村里其中一个生产队的队长,龙川县的护林队队员,平时经常要到镇或县上去开会;除了这些活,大叔经常还会出去帮别人盖房子,做些散工,在我们在他家的后三天他就一直出去做散工了。每天七点就上班,下午天黑了才回来。当我们问他觉得辛苦不辛苦时他笑了笑说:“累也没办法,以前是为了把两个小孩拉扯大,现在小孩大了出去打工挣钱了,生活轻松点,但还想把房子盖好。”大叔认为生活就是这样,每个阶段总有不同的追求。我们的到来使他原本忙碌的生活更加忙碌,为了让我们吃到正宗的客家豆腐,他两次凌晨起来做豆腐,一直做到半夜三点多而第二天六点就起来干活了;为了让我们吃得更好,在帮别人盖房子下班回来后还到东江河弄鲜虾给我们尝鲜;就连我们睡觉前都帮我们点好蚊香,帮我们驱蚊。当我们总要求他不要那么费心,琐碎的事我们会照料好自己时他总是笑笑,但接下来还是把我们当贵客招待,也总是说我们只是小孩。跟大叔聊天我们会发现他眼界很开阔,也许与他当了生产队的大队长三十多年有关吧,对村里的某些问题有看法,但不愿意多说。后来我们在村里跟很多其他乡亲交谈时,了解到大叔在村里颇有威望,大多认为他为人很不错,也很愿意帮助别人,对人很慷慨。而在后来的走访中我们也发现村里的人几乎家家户户都是种稻谷,种菜种花生,养鱼的。这样的农活他们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并不觉得有什么辛苦,而是一种自给自足的生活。 而阿姨则是很典型的农村妇女,一辈子在家操劳家务,生儿育女,没出过外面,基本上听不懂普通话。而客家话也是当地的土客家。于是在我跟她交流的很多时候虽然两个人都说客家话,但我们都彼此不明白对方说的是什么,只能迷糊地猜大概意思。阿姨也有点怕陌生人,在我们刚到她家时,她总是很拘谨,时不时腼腆地对我们笑笑,似乎想跟我们聊天,但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但经过后来几天的接触,我们对阿姨也慢慢有了了解。她告诉我们她年轻的时候经常让家翁往死里打,有一次甚至把她的腿都打断了,而且打她经常是没原因的,有时也诬蔑她说孙子偷了他的衣服或钱。我们惊讶地问难道没办法反抗吗?阿姨抹了抹眼角的泪,什么都没说。也许这就是农村妇女的温顺,她们的不懂得反抗,她们似乎只能逆来顺受。阿姨也还会说很羡慕我们可以读那么多书,读多书了就有好的出路了。听了阿姨的诉说我们心里都很难受。但接着阿姨说现在生活好了,家翁没跟他们一起生活,儿子女儿也很孝顺。我们也替阿姨高兴。。。。 在长洲村里,一般都是五十来岁的大叔阿姨在家,但更多的是爷爷奶奶带着孙儿在家。他们都是七十多岁,孙儿上学去了他们就在左邻又舍那闲谈聊天。我们在村子里走动时,总能看到几个老奶奶或爷爷们在门口坐着闲谈。似乎宁静而舒适。 在25号那天早上我们遇到了位奶奶,她说她已经70多了,头发已经全白了,可是看上去似乎比较年轻,个儿比较高,但现在有点驼背。。奶奶的思路很清晰,说话也很有条理。告诉我们现在儿子跟媳妇都在外面打工,春节才回来一趟,平时就经常打电话回来。奶奶带着两个孙子在家,一个八岁一个六岁,都在上小学,家里还有种地。我们是在她家的屋子前聊天的,于是她告诉我们村里经历过两次很大的洪水,分别是61年和64年,特别是64年的那场洪水,几乎把全村的房子都毁了。奶奶指着屋子告诉我们说现在住的是64年后建的。她很健谈,一直跟我们诉说着一起的历史,年轻时的经历。。。。。。 后来我们遇到很热情地给我们介绍客家房屋的另一位老奶奶;还有在地里给我们讲解村里婚嫁风俗的,嘱咐我们好好努力学习的另一位老奶奶,而这位老奶奶很有意思,她认为现在生男生女都不重要,甚至很多时候女孩更听话,生女孩更好。甚至拿我们作例子,说我们四五十个学生来,才几个男生,男的都读不成书。我们忙跟她解释说其他的男同学是到另一个地方去了,并不是学校里很少男生。可是老奶奶还是一个劲地说女孩就是听话懂事,让我们好好学习,以后自己独立,女孩也可以不靠男人的。奶奶的思想有点出乎我们的意料,我们没想个一位78岁的老人还有如此开放先进的思想。而后来我们了解到长洲村的老人思想一般都很开放,封建陋习在这基本已经没了。我想这就是改革春风的力量。 在游走中我们总能在田里发现白发苍苍的身影,他们在施肥或除草。。。。。在村间小道上也总能看到扛着锄头的老奶奶,老爷爷。。。。挑担的也总少不了他们。。。。每位老人都会慈爱地跟我们打招呼,感觉我们就像是他们的孙儿。。。。 小孩对我们是最感兴趣的。从我们踏入长州村的刹那,我们就受到了孩子们的注视,而我们去学校采访更是造成了轰动性的效果。在后来的那几天我们走在村里总会听到孩子们热情的叫喊,甚至直直地跑过来拥抱或牵手。让我们意外的是,他们甚至到我们住的骆大叔家找我们唱歌跳舞,做游戏。。。受到如此热情的欢迎是我们没意料到的。甚至我们出现在小学会使他们无心上课,给学校带来了诸多麻烦。但是,在我们跟小孩的接触中我们发现这就是山里的孩子,干净,纯朴,天真无邪。对我们这些陌生的哥哥姐姐充满好奇,期望我们可以告诉他们外面的世界,跟他们一起游玩嬉戏。他们,都是可爱的孩子。。。。。。。。。。。。。 长洲一行,很高兴认识了那么多可爱的乡亲。。。。是他们让我感觉纯朴的心灵真的很美很美。。。。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07/10/23 23:45:33
当前页:1/2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