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父与子
留守儿童
一个简单的家庭
骆月霞的一家
婚姻与家庭
卫生环境与文体娱乐
普通农家
一个外出打工的农民家庭
吴丽芬:下乡行
陈海玲:河源调查日记
张建娣:专访长洲村
杜凯欣:长洲日记
周嘉雯:长洲日记
宋惠清:河源日记
程媛媛:长洲日记
李敏华:长洲调查日记
谭君虹:长洲6日
张帮俊:小陂村调查日记
龚春玲:长洲日记
郑宝玉日记2007070
 

程媛媛:长洲日记

作者/来源:秋田 点击次数: 3976

2007年4月23日 星期一 暴雨 这个学期的社会经济调查计划在四月底进行。我们班分成两批,分别到沙北村和黄石镇的长洲村。其中,长洲村那里条件比较差,而且当地人都说客家话,但是我们班只有十几个同学会说客家话,所以语言也是一个大问题。但是还是有很多人报名去了那里,我也是其中一个,我想去体验一下真正的客家文化生活。我怀着迫切的心情期待着,我和吴剑青,龚春玲三个人一个小组,今天早上终于出发了。 可能是太激动,我6:00就起床了。等我洗漱完毕,收拾好东西已是7:00了,正准备出发,突然发现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我和舍友都愣了,雨这么大怎么走。于是我在宿舍转了转,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了,不能再等了,说好七点半在教师侯车点集中,不能迟到的。七点十五分我和舍友出发了,穿上拖鞋,卷起裤腿,一手提着行李,一手撑着雨伞,背上还背着一个背囊,就这样,我们毫不犹豫地就冲进了雨中。 我们先去饭堂吃早餐,厨师见我们提着大包小包的,都向我们投来异样的目光,其中有一个大叔还好奇地跑过来询问我们班同学。我和舍友都匆忙地吃完了早餐,然后迅速赶往教师侯车点。我们到达那里时,大部分同学都已经早早地在那里等了,我们还算是比较晚的了。再看看其他同学的行李,有的提行李箱,有的还提着桶和盆,真是应有尽有,很是丰富,相比之下,我的还算比较轻。 7:50左右,同学都到齐了,就差最重要的东西——汽车。我焦虑的等待着,很担心因为雨太大,这次的行程被取消。7:55左右,一辆大巴终于出现在眼前,我们提好行李,依次上车,8:00我们准备就绪,8:03汽车启动了,我那颗焦虑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享受着司机叔叔放的音乐,欣赏着路边的风景,幻想着去体验黄石镇那异样的生活情调,心里有说不出的激动和欢喜。 11:50我们的大巴车抵达龙川县,在车上颠簸了一个上午,我们也都饿了。老师已经为我们订好午餐。饭菜大都是客家风味的,吃饭时虽然有点狼吞虎咽,但也能品尝得出客家菜的美味。等我们都吃饱时,已经快到一点了,但还有一段路程才到黄石镇,所以我们还得继续坐车。这次由老师带路,但老师这个带路人好像也不是很认得路,还问了几次路,但最终没有走错方向。 从龙川县到黄石镇这段路,由于雨太大,很多路段都发生了滑坡现象,而且这条路又窄,所以很难走,我们的车艰难地前进着,最后遇到一个大滑坡,路面实在太滑,司机不得不要求我们下车步行。路上到处都是泥泞,我们又提着很多行李,艰难而缓慢地走着。 3:15左右老师见我们的车还没跟上去,就掉头回来了,看见我们一个个提着行李,走得那么辛苦,老师也很焦虑。我们望着老师,等他想办法,我们的希望都寄托在老师身上。这时一辆小型货车向我们开来,救星来了,老师拦住了那辆车,同司机讲明了缘由,司机也同意帮我们运行李。我们如释重负,不管行李重还是轻都扔了进去。这样我们走路的速度也快了很多。 快四点的时候我们到达黄石镇,在政府门口我们分好组,分别被几个农民带回了家,我们这组被分到了长洲村光明队的一户农民家里,农户主人谢侃如是一位71岁的老爷爷,他曾经是队长,现已退休。他们家在这个村算是比较困难的,但是他们坚决要我们住他那里,真是盛情难却。 谢伯伯家今天只有他和他的小孙女在家,我们放下行李,就和谢伯伯聊了起来,由于老人说话老是不对路的,通过一个下午的交谈,我们还是没弄清楚他家的情况,直到晚上睡觉前,我们问了他的孙女秀秀,才基本上弄清楚。 睡觉前我们先制定了以后几天的工作计划,明天准备调查谢伯伯一天的生活情况,听说谢伯伯平时都是五点起床去买菜的,我们也把闹钟调到了五点,期待着明天快点到来。 2007年4月24日 星期二 小雨转阴 五点钟,闹钟响了,但我们都没动,因为昨天实在太累了。5:50秀秀跑来把我们叫醒,我们起来一看,谢伯伯早已买好菜回来了,现在已经开始做早餐。我们迅速的洗漱完毕,然后朝门外一看,还在下雨,我们都跑到门口望着外面的雨发了一阵呆。听说8:30要到村委会开会,我们吃完早餐,8点和秀秀一起出发,因为村委会就在秀秀的学校附近。 从谢伯伯家到学校只要两分钟左右的路程,所以我们到达那里还早,就到秀秀学校里去看了看。这时遇到秀秀的老师,他把我们带到了校长接待室,我们在那里和校长老师们聊了很多,主要是关于教育方面和他们学校的问题。 快到8:30了,我们去了村委会,到那里才发现,只有少清小组到了,等同学们差不多都到齐时,已是九点多了。首先我们总结了昨天的一些成果和经验,并在老师的指导下,修改了我们的计划。而且,老师要求我们在星期四晚上之前基本完成任务,星期五主要是补充一些资料。我们都感到了时间的紧迫,11点左右我们就回谢伯伯家准备着手调查。 我们回到家时,谢伯伯已经准备好午餐了,真是来的及时,于是我们赶紧帮忙摆碗筷,吃饭时,不时和谢伯伯聊聊天,不过主要是剑青,因为她会说客家话,所以也是我们的翻译。听剑青翻译说,谢伯伯今天吃完午饭要磨豆腐给我们吃,我们都拍手叫好。吃完午饭,我就帮忙洗碗,等把碗洗完时,谢伯伯也把磨好的豆腐提回来了(他是把泡好的黄豆拿到别人家里去用机器磨的,我们还以为是谢伯伯亲自用石磨来磨的。)。谢伯伯的豆已经磨好了,接着就是一个忙碌的下午。 谢伯伯做豆腐,春玲则在旁边记录着做豆腐的工序,我和剑青先是问了谢伯伯,他家的房子到底有多大,但谢伯伯说他也不记得了,于是我们就拿着卷尺,围着谢伯伯家的房子转了一个下午,基本上量出了他家房屋的大小。 谢伯伯酿好豆腐后,还得煲水冲凉,他们家没有热水器,只能用桶装着热水去冲凉,而且冲凉的地方也很窄很黑,刚刚去的时候的确不习惯,不过光是谢伯伯的热情,就已经比什么都重要了,我们在这里也体验到了家的感觉。 今天的晚餐,最显眼的无疑是桌上那盆客家酿豆腐了,而且谢伯伯曾经做过豆腐买卖,手艺更是无话可说,我还是第一次吃上正宗的客家豆腐,还真有口福,也不枉来这里一趟。 我们计划今晚和谢伯伯进行第一次正式的访谈,基本上了解清楚他家的经济情况和土地状况,以及生活情况等。正在我们交谈时,又来了很多窜们的邻居,都是几位大叔和老爷爷,由于人比较多,问一个问题,他们都七嘴八舌的,一谈就是十点。由于谢伯伯平时都是八点多就睡觉的,我看他们都很累了,就催剑青快结束话题,但是又不好意思直接打断邻居们的谈话,我们就做了一些象征性的动作,伸伸懒腰啊,打打哈欠什么的,再重复了几次,好像没效果,剑青就干脆站了起来,说:“我们进去整理资料把。”然后几位大叔大爷都陆续退场了。 回到卧室,又是睡前艰难的一战,坐在床边,整理资料,制定明天的计划,本来很困了,但又不能倒下去睡觉。整理资料时,还不停地望望床上那温暖的被子…… 2007年4月25日 星期三 天气阴 我们今天的计划是“跟踪”谢伯伯,看看他一天的基本生活情况。但后来,谢伯伯却成了我们的导游。虽然是谢伯伯带领我们去实地调查,但是我们还是没有忘记我们的初始计划,仍然记录下了他的基本生活规律。 早上我们5点准时起来,没有再赖床。而且今天意外的比谢伯伯早。也许是我们洗漱的声音太大,把谢伯伯给吵醒了,但最后还是谢伯伯等了我们一会儿。然后我们一起去村口买猪肉,他说去晚了,就没有好的猪肉卖了。大概走了两分钟就到了肉摊,只见有几个人在肉摊旁边闲聊,谢伯伯走过去要了一斤瘦肉和一斤带肥肉的瘦肉共18块钱,我们见了都很心疼,谢伯伯家里本来都很困难,还这样招待我们,听谢伯伯说他们平时每天都只买七八块钱的肉。 谢伯伯答应今天带我们去他护山的山林看看,所以我们都很兴奋,这几天整天下雨,在家呆久了也闷得慌。等谢伯伯准备好时,我们早已出门在外面等他了。谢伯伯手里拿着一根木棍在前面带路,我感到很奇怪,已经天晴了,谢伯伯还带着木棍干什么呢?然后就带着好奇跟了上去。 在路上,谢伯伯当起了导游的角色,我们组的剑青则是我们的翻译,我们就像是一个十足的旅游团,但我们真正的目的却不是去旅游,我们要去了解谢伯伯的工作——护山。走了大概二十分钟左右,谢伯伯就提醒我们说:“开始上山了。”只见谢伯伯拿着木棍开始拍打路边的草丛,听剑青翻译说这是为了赶走路边草丛里的蛇,我这才明白谢伯伯带木棍的用意。就这样,在谢伯伯的保护下,我们一股气平安的到达了山顶。 谢伯伯带我们去的那个山顶,风景如画,树木也都长得很茂盛,山顶上还有一个人工开凿的水库,水库里还有一位叔叔划着木筏在打鱼,水库边的草丛里有几只山羊正在吃草,还有一间小屋屹立在水库边上,更为这幅美丽的画面增添了几分诗意。但是这座山的对面却是一副惨不忍睹的局面,原来茂盛的森林已被人烧焦了,只剩下黑乎乎的一片,听谢伯伯说那片山林是由他们负责的,但是找不到罪魁祸首,所以他们一人被罚了150,书记也被发了300元。我们都为那片山林感到惋惜,也为放火烧山的人感到可耻。 欣赏完了这么美丽的风景,谢伯伯把我们带到了那件小屋休息,由于他们护山员彼此之间都很熟悉,所以都可以随便进去的。谢伯伯进去之后叫了几声,没人回应,然后到厨房里屋望了望,见没人就叫我们随便坐下休息休息。在这里谢伯伯畅所欲言,也没有其他老爷爷或是叔叔和他抢着说话,他谈了很多人生的大道理,比如,做人要诚实要有良心,还要勤奋,也讲了很多要保持党的先进性,我们听了真是既佩服又惭愧,就这样我对谢伯伯的崇敬之情油然而生。差不多谈了半个小时后,谢伯伯带我们下山,我们紧跟其后,我望着谢伯伯的背影,想了很多…… 到村口小卖部门外的路边,我们遇到了我们班的同学,她们正在那里吃桔子,我们跑过去,也一人分到了一个。由于刚爬完山,我们都很渴,所以吃的很狼狈,谢伯伯还以为我们馋了,都看在眼里。等我们回到家刚坐下,谢伯伯又说要出去一趟。回来时,手里却提着花生和饼干,他专门跑到小卖部去给我们买吃的,还一直叫我们赶紧吃,不要客气。 中午11点多的时候,谢阿姨带着孙子回家了,现在家里又热闹了许多,而且谢伯伯也会轻松一点了。做饭时有谢阿姨帮忙,厨房里就完全容不下我们了,我们想进去帮忙,也没什么事给我们做,站在那里反而会给他们添乱。 吃完午饭,我们先是整理上午的资料,然后去了谢伯伯家的菜园。没多久,谢伯伯就回家拿了一个铁桶,说是去打鱼,我们也就跟着去了。先是谢伯伯家的鱼塘,但是没有打到。然后,就去了打鱼的那位叔叔家的鱼塘。这个鱼塘比较大,所以打到的鱼也比较多比较大。由于这鱼是那位大叔的,所以得花钱去买。谢伯伯专门为我们买了一条,花了15元钱,我们有一次亲眼看到谢伯伯为了我们而破费。 今天的晚餐自然很丰富,有鱼,还有客家酿豆腐,还有我最喜欢的腐皮炒蛋。吃完后,剑青和春玲,就急急忙忙的回到卧室整理资料和写日记,然后就可以早一点睡觉,真是有先见之明。但是我看到谢伯伯在放客家山歌,我比较感兴趣,就跟着他们一起看,看完已经十点多了,但是我还得整理我的资料和写日记,弄完都差不多十二点了,好累。其实刚刚我都想到会这样的,但是我就是禁不起诱惑。 2007年4月26日 星期四 天气阴 早上6:50我们才从床上爬起来,这是我们来这里的几天里,第一次超过六点才起床。由于老师说今晚要开会,报告这几天的调查情况,所以我和春玲洗完衣服,就赶紧回去整理资料。 在家整理了一个上午的资料,但总觉得还差一些东西,仔细查看才发现我们都还没去谢伯伯家的果园看过(曾经听谢伯伯说过他家种了很多果树)。所以,下午我们就叫谢伯伯带我们去果园,吃完午饭后,我们稍微坐了一会儿,就和谢伯伯去了他家的果园。 谢伯伯先带着我们去他家屋后的山地。这座山虽然不高,却很陡。谢伯伯虽然年纪很大了,却健步如飞,我们在后面几乎小跑才能追上,所以没走多久,我们就累得气喘吁吁。大概走了七分钟左右,我们就到达了谢伯伯的果园。这里的土地大概有七八分大,有74棵茶树,2棵李子树,8棵柿子树,谢伯伯一边介绍,一边弯下腰拔茶树边的草。我们则在一边不停的记录着。 过了一会儿,谢伯伯站起来说,现在李子可以吃了,于是他走到李树下为我们摘李。只见谢伯伯在李树下转来转去,专门为我们挑红色的,比较成熟的李给我们吃,但他自己却一个也没有尝,只是不停的塞进我们手里。这李虽然有一点酸,还没有完全成熟,但我们还是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我看着李树下谢伯伯微微弯曲的背影,心里不禁酸酸的。 等我们吃完李之后,谢伯伯就带我们下山去。刚走没多久,谢伯伯又指着一块地说:“这块地也是我们的,这里种的都是茶树。”(刚刚谢伯伯上来时忘了向我们介绍)。当我粗略地一数,里面只有五棵茶树,但这么大一块地不可能只种五棵吧,于是我在仔细一数,又有十几棵,我怕出错,就再数了一次,又不对,如此重复了几次,但每次的结果都不一样,最后,我干脆就直接问了谢伯伯,他说这里种了三四十棵茶树,有些还没有长出来,有些长出来的也是参差不齐,难怪我每次数的都不一样。 下山之后,谢伯伯又带我们去他家的另一个果园,但这个果园比刚才那个小,而且也没在山上,所以我们不用再爬山了。这个果园两边都种了一些杉树,果园里种的则主要是柿子树。了解完这里的情况后,谢伯伯又把我们带到一颗琵琶树下,树下蚊子很多,也有很多割手的草,他怕我们受不了就叫我们在旁边等着,不要过去,琵琶摘下来之后就一串一串的递过来。这个琵琶虽然酸,但是我们都没有议论什么,只是默默的吃着。 回到家后,谢伯伯专门打电话把他在黄石镇上初一的大孙女菲菲叫了回来,说是要和我们聊聊天,还要向我们学习,我们听了不禁产生一种自豪感,还感觉到了谢伯伯对我们大学生是如此的尊重,我们还真是愧不敢当。菲菲五点半左右从学校赶回来,我们也没和她聊什么,因为谢伯伯的大孙女本来就很棒,还是她们班的班长,成绩也是名列前茅。所以我们只是寒暄了几句,还照了几张照片做个纪念。 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了,但是菲菲晚上还要上自习,所以没来得及吃,就跑回学校了。我们看到她远去的背影,不禁为谢伯伯感到欣慰,他的孙女是如此的听话和勤奋。我们吃完晚饭,就赶往村委会开会,这会一开就是十二点,回去时,谢伯伯他们都已经熟睡了。 2007年4月27日 星期五 天气晴 昨晚我们取得了谢阿姨的同意,今天跟她去黄石镇卖白麦菜。今天是赶市集的时间,去得早才好做生意,我们知道谢阿姨一定起得很早,所以五点就起床了,生怕错过了时间。起来才发现谢阿姨他们都还没起床,我们由于睡眠时间太短,就在恍惚中洗漱完了,然后闭着眼睛坐在凳子上等谢阿姨。 没坐多久,谢阿姨就起床了,等她准备好后,我们就一起出发。谢阿姨没有带称,因为她昨天已经把菜分好扎成捆,每捆大概一斤。从家里到黄石镇大概三十多分钟就到了。到达时是6:17,可能是时间还早,街上只有零星的几个人,而且还有很多店铺都还没开门。 由于谢阿姨第一次卖菜,她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卖比较好,就随便在街边一个卖早点的阿姨旁边停下了。我们则很不自然的站在谢阿姨的旁边,我们三个分好工,剑青拿着相机准备拍照,我和春玲则拿着本和笔准备记录, 刚坐下不久,就有一位大婶过来了,她看了看白麦,然后问了价钱,听说是一元钱一捆,就说这菜这么老还要卖一元钱一斤,然后掉头就走。下一位则是一位大嫂,她没有仔细研究谢阿姨的菜,就果断地从兜里掏钱,但是谢阿姨没有要那位大嫂的钱,而是送给她,我猜她们一定是彼此很熟,或是亲戚也有可能啊,不然谢阿姨怎么就白白的把菜送给她呢。 在这里坐了一会见没什么人来买菜,谢阿姨就担着菜篮,向前面走去,在一个卖杂货的商店旁边停下,这里还有卖其它菜的,也有一个猪肉摊。这回谢阿姨算是选对地方了,这里果然很多人,大多都是来买菜的。 刚停下没多久,就有很多大叔大婶过来瞧了瞧谢阿姨的菜,但大多都说谢阿姨卖一元钱一斤太贵了,只有少数几位买了谢阿姨的菜。其中有一位大概三十多岁的年轻大叔走过来,在谢阿姨的菜篮旁边转了一圈,同样问了一下价格,但他并没有说太贵,也没有说谢阿姨的菜不好之类的话,但就是没有买,只是向前面人多的地方走去,然后站在那里,并不停地向我们这边张望,我们都还以为他是来看热闹的呢。 由于很多人都嫌谢阿姨卖得太贵,所以谢阿姨的菜卖得很慢。谢阿姨就干脆把价格降到五毛钱一捆,果然是物美价廉,谢阿姨的菜马上就供不应求了,来买菜的人越来越多,而且有些人一次就买了好几捆,真是有便宜的不捡白不捡。 这个时候,刚刚站在旁边的那位年轻大叔也急了,他看到谢阿姨的菜篮里只剩下几捆白麦了,就迅速跑过来,假装问道:“这个菜多少钱一捆啊?”然后没有挑一下,就买了一捆。真是奇怪,他明知道谢阿姨降价到五毛了还问,这些我都看在眼里,他为了节约那五毛钱,还得费这么大的事。 谢阿姨还果然是一位生手,对卖菜没什么经验,价格一次性就降了一半,我们不时在旁边议论着。等谢阿姨卖完菜,我们就赶紧往回走。刚到家,谢伯伯就端来了热腾腾的豆浆和猪肉粥,我们走了那么远的路,早就饿了,眼前送来美味的早餐,自然是毫不客气地吃了起来。 由于太累了,而且我们的资料也整理的差不多了,我和剑青就回卧室睡了一下,没想到,这一睡就是一个上午。吃完午饭我们进行最后的资料整理,要不然就没时间了,因为我们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不过越接近离开的时间,我们就越不想整理我们的资料,也许是想拖延时间,不想离开,也舍不得离开这里吧。 2007年4月28日 星期六 天气阴 今天是和长洲村村民告别的日子,我们都很感谢他们这几天对我们的关心和照顾,而且在这里生活了一个星期,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又不想离开了。虽然我们住的家里只有老人和小孩,和我们很少有共同的话题,但是在他们的关心和照顾下,我们也渐渐地熟悉起来,而且感到他们越来越亲切,就像是自己的亲人一样。 今天的调查工作已经完全结束了,早上我们主要是收拾我们的行李,在我们收拾东西的时候谢伯伯端来了一碗煮好了的鸡蛋,而且用红色的塑料袋装好了的,每人四个,说是叫我们在路上饿了的时候吃。我们推诿了一番,最后还是收下了。弄好之后,看看时间还早,邻居一位老爷爷又到谢伯伯家串门了,现在正在和谢伯伯聊天,我们在卧室里转了转,就商量说出去和谢伯伯他们聊聊天,今天走了,以后就很少有机会了。 没聊多久,剑青她们就说出去留影,因为秀秀等一下就要去上学了。我们就在谢伯伯家门口照了很多照片,由于我们去的时候,买的电池型号不对,所以这几天都为这事苦恼,老是拼拼凑凑的,或是找另小组成员借,或是找秀秀和她的同学去借,但是还是用不了,后来我们干脆借了另一组的相机。但是今天早上勉强还能用,只是效果很不好。 我们和谢伯伯家的人照完之后,又跑到队长家和他们留影,最后是到谢伯伯的外甥家,也就是少清小组住的地方。由于她们家的那位叔叔很豪爽,很多去过他们家的同学都认得他,而且很熟悉,我们也不例外。我们跑来和那位大叔照相,但是他一会儿吹吹头发,一会儿找一件漂亮的衣服出来穿上,一会儿又把皮鞋拿出来换上,同学们都笑他,说他臭美。等他们都准备好之后,我们就分别和他们留了影,这个时候,秀秀一直在外面等我们,当我看到她时,她就跟我招手,然后就走了。她一直都舍不得我们走的,刚刚我们在屋里看大叔打扮,就忘了和秀秀告别,本来跑出去想和她说会儿话的,但是她已经走了。 老师叫我们11点在村委会等,我们照完像已是10点10分了,我们也准备回去拿东西走了,当我们到家时,谢伯伯递给我们一张纸条,是秀秀给我们的留言,上面写着: 再见了你们,我长大一定会像你们这样考上大学的。拜拜 祝 你们 开心快乐 身体健康 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见得到? 秀秀留 07、4、28 看着这张纸条我心里感到酸酸的,很不是滋味,我都没想到要给他们留言,不禁感叹到:一个十几岁的农家小女孩比我们大学生都还懂事。所以我们抓紧时间到卧室里写留言,这个时候谢伯母又端来一大篮番薯,要我们带回去蒸着吃,真是盛情难却,我们最后还是收下了,然后关了门继续写留言。当我和剑青都写完时,谢伯伯又进来了,这次是每人一个红包,我们见谢伯伯家也挺困难的,说什么也不能要他的钱,我们就那样推来推去的,最后还是我们认输了,勉强接了红包,我们都知道这是他们的一点心意,我们不要,他们会觉得我们瞧不起,所以我们决定先收下,事后再买礼物寄给谢伯伯他们。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时间过得特别快,一下子就到十点半了,我们再也不能拖了,这次再不舍得也得离开,我们背着行李,带着谢伯伯他们给我们的礼物,踏着沉重而缓慢的步伐,走出了谢伯伯的家门。谢伯伯依次和我们握手,然后依依不舍的把我们送到门外,我们一步一回头,不停的向谢伯伯他们挥手,直到彼此看不见对方。 到镇上,政府请了我们吃午饭,然后就是漫长的旅途,我们两点多出发,大概要走六个小时,但是在路上却遇到车祸,塞车一个小时左右,最后回到学校已是九点了。今天我们既悲伤,又辛苦,真是难熬的一天啊。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07/10/11 15:09:58
当前页:1/2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