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父与子
留守儿童
一个简单的家庭
骆月霞的一家
婚姻与家庭
卫生环境与文体娱乐
普通农家
一个外出打工的农民家庭
陈海玲:河源调查日记
吴丽芬:下乡行
张建娣:专访长洲村
杜凯欣:长洲日记
周嘉雯:长洲日记
宋惠清:河源日记
李敏华:长洲调查日记
程媛媛:长洲日记
谭君虹:长洲6日
张帮俊:小陂村调查日记
龚春玲:长洲日记
郑宝玉日记2007070
 

陈海玲:河源调查日记

作者/来源:秋田 点击次数: 4174

河源调研日记 070423 2007年4月23日 星期一 天气:局部地区性骤雨 早上八点正,一切启动。心里有种莫名的兴奋和无限憧憬。承载着昔日的书香气,带着绷紧的神经幻想着即将到来的生活和那里的人们。 虽然说一向习惯了公共汽车上的混浊的气味,但这次却让我别有一番滋味,心情和心境大不一样,光说沿途的风景就有一种独特的味道,让人难忘地品尝着。 这是一个骤雨连绵的日子。一路上的暴雨抹杀了窗外的一切,却留下了那高昂的音符和缠绵的旋律,使得车上的我们不禁陶醉其中,不亦乐乎。大部分的时间就在我们的瞌睡中流过,把我们带到了河源市龙川县的一家饭馆里。 天依然下着中雨。然而这却丝毫影响不了我们用膳的心情和兴致,在二楼的一间小房里,我们尽情嬉戏、吃饭,还把所有的饭菜吃个光!其实,饿是一回事,但久违的盐焗鸡、猪骨菜干汤、木耳猪丝煲、豆鼓排骨、油麦菜、姜葱咸鱼丝和著名的客家豆腐才算是真正的诱因!然而,事后我们才知道,原来真有些人不该受到这种待遇的,不然她——大娣,就不会吃后肚子疼个翻天拉!~呵呵。 大概半个小时后,我们又继续向黄石镇长洲村前进! 在车上,取而代之的是偶尔的玩笑和嬉戏,没有什么特别的心情做特别的事情。只是在路上遇到了好几处电线“低压”现象,不得不辛苦随车的研究生师兄和坐在车头位的几名同学下车找人帮忙了。让人欣慰的是,客家人都是那么的热情。不一会儿,我们就通过“低压”了。 但困难依旧存在。进山一大段路程后,因山泥倾斜的缘故,马路上都不同程度地堆积了一层层黄泥,使得我们的大巴无法前行;所以,到最后我们还是被迫下车步行进村到黄石镇政府门口集中。天公作美,在步行的过程中,雨不但停了,空气中还送来了夹杂着一股股清香和醉人的泥土气息,让人精神饱满、心旷神怡。不一会,有一辆蓝色的货车主动帮我们乘行李,哇!~真是天随人愿啊…… 一处处的黄泥滑波带来的泥浆侵袭已经麻木了我们的双脚,脚底下的沙石与鞋板上沿之间的摩擦磨破了我脚背上的皮肤,使得我走起路来倍感困难和辛苦。这些泥浆都是依附在水泥路上的,一层层“沙丘”把一双双鞋都渗透满了泥水。 大约走了三十来分钟,我们小组和步行的几个同学首先到达了镇政府与老师汇合,其他的还在走我们刚刚踏过的泥土和泥浆呢。大约二十分钟,大家都齐了,然后就开始了小组分配工作。我们小组被分配到了骆伟新叔叔家里。 分配完以后,我们小组和其他几个下村的小组一道沿着东江水流的方向继续前进,进行期待着向往已久的那个山头。一路上,我们踏着的都是实实的沙石地,偶尔会出现几个小水沟。大约走了二十多分钟以后,我们遇到了滑波堆积的泥浆地,泥浆地的上面是在建的一项工程——通向东江对面的一条桥梁,正因为是工程建造的大本营,所以物品堆积很多,道路狭窄。不过,我们还是勇敢的,不一会儿功夫就走过去了。原以为再没有其他阻碍的了,却不知什么时候杀出了一条长约十米的泥浆路!软软的泥浆约二十厘米深,一双双腿就这样插进去,然后再抽出来,继续插进去。这是双脚的贪婪还是泥土的缠绵?是受罪还是享受? 路虽然难走,但我们坚持下来了;因为我知道,前面的路还长着呢! 到了骆伟新叔叔家已经六点多了。叔叔领我们到了我们暂住的卧室放行李,整理东西。那是一间非常整洁的房间,一看就知道事前认真打扫过。桌面上的玻璃隔着一张张照片,大多数都是一对年轻夫妇和一个小女孩一起合影的,从小女孩刚出生不久到四五岁,照片里面充满了温馨和爱。卧室的墙上挂着几副画:两大张谢霆锋的个人艺术照、一张BB的海报、一张《情深深雨朦朦》男女主角的合照。我们小组里面有个锋迷,在这个房间里住真是让她乐透了!这个房间的隔壁就是骆伟新叔叔夫妇的卧室,外面是自己的菜地。房间里有一张1.9×1.5平方米的大床,这就是未来五六天里我们的天地;虽然看起来大大的,但四个人睡在一起却是挤了点。床角边立着一个深褐色内嵌全身镜的大柜子,柜子旁是一个鞋架,鞋架上面是一枚梳妆镜。所有的东西都是一目了然,井然有序。 叔叔告诉我们,现在他和妻子以及小孙女一起生活,儿女都外出打工了;小孙女现在在洗澡,因为怕生,一直都在那里不肯出来。阿姨在那里不停地和小孙女说不怕,那个小女孩就一直挨着墙壁静静地看着我们。原来她昨天打了预防针,以为我们是那些打针的护士了。于是,我们就拿出了一些饼干来“诱惑”她,让她和我们做朋友。经过一次次的尝试,我们成功了,但是她就是不太爱在我们面前说话。事后,我们知道她名字叫骆钰。 逗完骆钰后,我们四人轮流洗澡,然后吃饭。 今天真是见闻不少啊。原来河源这边的客家人吃的饭都是蒸的!除了青菜是炒的以外,其他肉菜大多数都是用蒸的方式进行。 吃饭的时候,来了一位老奶奶(后来才知道她是骆伟新叔叔的妈妈)和一个抱着一个六七岁小孩的妇女和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少女。由于语言上的一些阻碍,我们很难听得懂他们聊天的内容,只是伟新叔叔时不时地帮我们用普通话翻译。原来都是出于好奇,大家过来这里闲聊几句话就回去了。 饭后,我们争着说要洗碗筷,但叔叔阿姨就是不让,没办法了,只要先让他们继续干。当然,不能老是什么都不做的,所以,趁着阿姨洗碗的时候我跑进去和阿姨边聊天边观察她的动作,那样,明天我们就可以自己亲手做起这些简单的家务事了。 事后,我们坐在客厅里寒暄了几句后就回房间里整理自己的东西。本来通知今晚九点要到村委会那边去开会的,但经伟新叔叔核实后才知道因为领导没空取消了。大约九点半左右,他们就睡觉了,我们也感到困意重重,于是就回房间争取时间完成今天的日记。 这时的我们才真正开始河源的调研之梦…… 河源调研日记 070424 2007年4月24日 星期二 天气:早上大雨,下午至晚上多云转晴 这是经历丰富的一天。 早上七点钟, 我们伴随着闹钟的铃声起床。刚刚回过神来才听到房外伟新叔叔和阿姨已经在忙着做早饭了,骆钰也在叽叽咕咕地说着什么。 在门口外面的水龙头旁,我们一起洗漱着。只见门口围墙外面的秧苗绿油油一大片,天空虽然略带灰暗,却掩盖不了那份碧绿的喜悦,它们正茁壮成长呢! 再次踏入厨房寻找家务事,盛情的我们又一次被阿姨拒于门外,叔叔阿姨还是那般客气。看来,我们得找其他事情帮忙了。 但是,现在好像不是时候,所以,我们要尽可能地利用好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开展我们的调查。在知会了伟新叔叔后,我们开始了房屋的测量工作。于是,我们四人一起努力测量了房子里外的长宽和门窗的长宽高等基本项目。八点左右,叔叔阿姨他们就准备开饭了。 于是,我们就放下手头上的工作,帮忙搬凳子椅子。可能是客厅里的桌子太小,六个人吃饭的话相对窄了点;所以今天开始要用大的圆桌子了。焖猪蹄、瘦肉猪肝桂圆红枣汤、炖猪肉还有麦菜,好好菜哦!这种蒸式的做法,保留了食物原有的营养和香味,让我们尝到了饭菜原汁原味。 八点半左右,饭毕。为了尽量分担一些家务事,我们都抢着收拾碗筷和收拾桌子。姜还是老的辣。刚刚才拿着碗筷走进厨房,我就被阿姨强行拉了出来。哎,真是!还好,我们只好继续收拾桌子了。大约十分钟后,阿姨用盆子盛着洗好的碗筷出来擦,我手快就抢过来做了。就这样,我们开始慢慢接触这个家的每个细节。 家务做完后我们都坐在客厅里闲聊。因为天一直下着大雨,无法到外面出。伟新叔叔和我们讲了一些他年轻时当兵和做保安的故事,其中还穿插了一些关于他子女的情况。1952年出生的他,在读完高中一个月之后就到北京当小红卫兵了。当年是1970年,就这样,伟新叔叔在北京一呆就是7年。在那特别的日子里,伟新叔叔他们每天饭前都得唱歌歌颂伟大的领袖毛主席同志,还要跳上几个舞蹈呢,歌舞完了以后才可以吃饭。 7年光景就这样悄然离去,下来就是到回家的日子了。回到长洲村后,就直接进入生产队劳动,并认识了骆彩招——现在的妻子,两人在1978年步入了婚姻的礼堂。 时间随着历史一页页的翻阅,渐渐逝去。坐久了,我们都觉得有点寒意,于是轮流着回到房中添衣。这是,艳间回房间添衣时发现曾福九点二十分左右发信息过来通知我们马上赶到村委会开会。这是建娣回房看信息,也收到了同样的信息。现在已经九点三十分了。我们必须马上过去。在伟新叔叔的指引下,我们出发了。在路途上遇到了同行的一个小组和骆彩凤妇联主任,在她的带领下,我们四五分钟就到达了村委会。在一楼冲洗了脏脏的双脚后,我们就匆匆地跑上楼开会了。幸亏赶得上,刚刚开始。 胡老师讲述完做切片调查的一些细节和专题小组的注意事项后,三名博士作了适当的补充。但由于有几个专题还没有分配好,所以剩下来的时间里,胡老师就进行了一些任务上的分配,并进一步阐述了专题调查开展的方向和要领。我们小组在会议结束后进行了一些简单的总结就回去了。这个会议下来,我们的一名战友——建娣,被调剂到另外一个下组协作进行专题调查了。但她仍旧和我们一起住在伟新叔叔家。 回来的时候,雨停了。路上,我们遇到了妇联主任骆彩凤阿姨。原来彩凤阿姨和伟新叔叔的妻子骆彩招是两姐妹,骆彩招阿姨是彩凤阿姨的姐姐,他们还有个弟弟呢!彩凤阿姨很健谈,而且会将普通话,她还热情地叫我们有空就到她家坐坐,并和她家里住的同学聚聚呢。 六分二十妙后,我们到家。屋里来了一位大叔和一位大伯。那位大叔叫骆建忠,比伟新叔叔小两岁,是伟新叔叔的好朋友,经常有空就过来吹牛。我老乡和淑仪四人就是住在他家。建忠叔叔是一个很健谈的人,总有说不完的话和唱不完的歌。他是个幽默且善于唱客家山歌的大叔。坐在建忠叔叔旁边的是一位七十多岁的大伯,名曰骆石富。他家就在伟新叔叔家旁边,从窗外就可以看到,就是对面那栋白色的房子。大伯现在和妻子在家照顾着儿女的孩子们,共六个,最大的15岁,最小的6岁,六个小孩都十分调皮。 我们几人在一起向建忠叔叔疯狂发问,聊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候,大伯说要回去照看孩子了,建忠叔叔也准备回去,只是我们死缠烂打地和他聊着各种各样的事情,在二十多分钟后才回家帮忙做饭了。 这是,我们也准备开饭了。菜还是早上没吃完的菜,但饭就是新鲜的,还多了一盅附注鸡蛋汤呢!真是口福不浅。 饭后还是之前那个样,阿姨不让我们帮忙。我们只好在客厅里坐一会、歇歇,然后回房间午睡了。 三点多的时候,我们三个都起来了。建娣应该很早起来,因为我们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出去了,好像她们那个小组今天要上山调查。骆钰和一个小男孩在门外玩耍,虽然隔着一扇门,但还是被他们的声音吵醒了。起来后,我们才发现伟新叔叔和阿姨都出去了。那个小男孩原来是骆钰的同学,家就住在附近。和他们玩了好一会后,我们意识到也是时候到外面出走走看看的了。不过,留两个小孩在家不知道好不好。但是没有办法了,反正平时伟新叔叔和阿姨都出去的了,难免会有留她在家的时候。为了摆脱小孩子缠着,阻碍工作进行,我们就回到房间骗她要睡觉,叫她不要那么大声;然后趁着她不在的时候,偷偷溜了出去。呵呵,这真像是小孩子的把戏! 在房间里,我们商量好要到建忠叔叔家向他多采集一些有用信息。但是不知道去他家的路怎样走,所以一路上我都要负责问路,用客家话。 路上遇到了两位善良好心的老婆婆轮流着把我们带到了建忠叔叔家。一进门就看到了伟新叔叔。原来伟新叔叔到这里串门了。建忠叔叔一家人都很热情好客,一进来就招呼我们坐,还拿了自家种的花生给我们尝呢。从进屋以来,建忠叔叔嘴里一直在哼着小调,然后在房里串来串去,好像要干些什么大事一样。突然,一首就别的歌曲荡漾在耳边——敢问路在何方。伟新叔叔一边啃着花生一边说,建忠叔叔以前是演戏剧的,唱歌很好听。这个说完那个又道,当年建忠叔叔和伟新叔叔都是客家山歌团的,以前伟新叔叔搞的是乐器。建忠叔叔一边说一边唱着他客家版的《敢问路在何方》。这时,我老乡和淑仪她们轮流着去洗澡,还时不时地跑出来和我们聊天。坐了好一会,外面传来了胡老师和同学们的话语声,原来她们做专题调查路过此地。大家欢聚一堂聊了一下各自调查的进度以后,我们就跟着伟新叔叔回去了。 还没到家门口,伟新叔叔说阿姨还没有回来,因为烟筒还没有烟。骆钰也跑出去玩了。 于是,伟新叔叔开始烧水给我们洗澡了。我跟着叔叔入厨房,看着他烧柴;后来叔叔听到脚步声就出去看看是不是阿姨回来了。趁着这个机会,我连忙拾起那些干草,打着火柴,小心翼翼地烧起那些干草来,但屡试屡败。这是艳间进来帮忙了,我们一起合力,不一会儿功夫就成功点燃干草旁边的木条。火继续燃烧着。 等了大概二十分钟,水热了。我们轮流着洗澡。 时间来到晚上7点30分,饭菜都做好了。大家一起帮忙开饭,一起轻松地吃饭,到后面抢着做家务事。和之前不同的是,这次阿姨终于投降了,我们拿到了洗碗的主动权了! 一切都搞好以后,我们就一起坐在客厅里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因为今早艳间和苏婷发信息说好了会到她们那边逛逛,加上中午的时候遇到了婷姐时答应今晚过去;所以到了8:30分,我们就和伟新叔叔和阿姨说要到她们那边看看。 按着来时的记忆,我们很快就找到了她们居住的地方。这里的每个人都十分客气、热情。我们一进去,石成叔叔(其实应该叫伯伯的了,但叔叔听起来好像更好)就忙招呼我们到楼上看电视。他们家一共有两层,楼下做客厅和饭厅;二楼就是安置苏婷她们的地方,上面还有一个小客厅。我们随着婷姐上了二楼,二楼小客厅里有一台21寸大小的电视机和一台DVCD机,一套完整的桌椅,还有一台电话。穿过客厅就是一个瓦房吧,上面没有封顶,只是用一些木头等硬物封住,下面就是一张床——少敏和李婷睡的。里面还有一个布置简单的小房间——苏婷睡的。 石成叔叔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做事很利索。不一会,不知道他从什么地方拿了一些花生和牛耳朵给我们吃,还老是叫我们别客气,想看电视就看之类的。真够可爱! 在石成叔叔家里,我们聊了很多东西。他们为我们提供了许多有用的宝贵信息,虽然石成叔叔的客家话不是太容易听懂,但经过李婷和婷姐粗略的翻译,意识七七八八都搞懂了。 时间来到了晚上的九点半,我们也不好意思待太久,就匆匆道别回去了。 真如我所料,伟新叔叔、阿姨和骆钰都睡觉了。这就是农村人的一天,早起早睡。 他们真是非常细心的人,知道我们晚归就在围墙门、屋门和我们房门的门锁里面留着钥匙。为了不吵醒他们,我们轻手轻脚地回到房间,洗漱完后锁好门窗就开始做今天的日记了。 河源调研日记 070425 2007年4月25日 星期三 天气:晴 又是新的一天。 6点38分,我们起床了。房间外早已响起了忙碌的声音。我们四人匆忙洗漱完以后就到厨房找些事帮忙。 一进厨房,就看到伟新叔叔和阿姨各有各忙。灶头边放着一只铁桶,桶内盖着一层磨豆腐用的白纱布,纱布上面积淀着一堆豆腐泡。伟新叔叔见到我在厨房外面看着,好像完全知道我在想什么似的,叫我出去玩,这里他们来就行了;但我的好奇战胜了他的劝说。我望着那个铁桶走过去,看了看,有指着那个大锅问这些是不是做豆腐的工具,叔叔忙道“对”。伟新叔叔相对比较内向,很多问题都只能封闭式提出才会对上号回答;所以问到一定时候我就出去客厅了。 不过,这是第一次真正见到别人做豆腐,所以心中难免有股掩盖不了的兴奋,客家豆腐——客家人的特产哦,一想就口水直流。 没有家务事,我们四人就在客厅和骆钰玩耍,其实与其说和她玩,不如说被她玩,一个爱耍娇的五岁的小女孩。 大约三十分钟后,阿姨端了一大盅豆浆水出来叫我们喝,这是自家磨制的新鲜豆浆。原来豆浆和豆腐是出于一道工序的。伟新叔叔和阿姨今天四五点钟起来就是为了让我们早上能够喝到新鲜的豆浆,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尝到这种真正的豆浆呢!所以,我一个人就连续喝了三大碗,气也不喘。棒极了!不一会,伟新叔叔又端了一大盘豆浆过来,叫我们不要客气,尽情喝。凡事都有个度,豆浆给我们带来的编辑效用不断下降,但盛情难却,本人又连续喝了两大碗,她们也不赖,都加追了一两碗。看来这次早餐豆浆真是喝够本了。 叔叔阿姨做得太多豆浆了,在开饭之前还剩下一大半。于是,阿姨就把喝剩的豆浆水收好,至于如何处理了,至今还不知道。八点钟,我们准时吃早饭。今天早上的饭菜中有一味叫豆腐泡,就是我刚刚在厨房见到的堆积在铁桶白纱布上面的那层东西,真不知道它可以吃呢。带着好奇心,我们喝完瘦肉红萝卜汤以后就马上尝起来了。软绵绵的一堆淡黄色的东西,不知道用什么词汇去描述那种特别的口感,不过老实说,本人就不大喜欢那个味道,可能是吃不惯吧,我们四个人都很少光顾那碟菜,只是不停地盛汤里的瘦肉和麦菜吃。 洗完碗筷之后,我们在客厅小歇了一会就回到房间里商量今天的行程了。几分钟以内,我们作出了一个十分重大的决定,作为小组组长的我真的不知道这样的决定是否正确,但就现在情况而言,应该会获得胡老师的同意和支持的。既然小组成员都同意了换做骆石成叔叔家的切片,那也只好认真做好,不能马虎了!因为我们不是在他们家里住,所以很多时候都只能都他家坐坐、聊聊,尽可能地收集多一些有用的资料。接着,我们就新工作的开展讨论了一会,收拾好相关用具就出门了。 走了约三分钟就到了骆石成叔叔家。这时才知道石成叔叔出去了,苏婷她们因未和长洲村的老医生取得联系只能留在二楼苏婷的房间里商量对策,碧婷姐也在二楼,于是我们直接进门上二楼去了。在二楼,我们以少敏和李婷的床为凳,和碧婷姐聊了起来。 可能是准备得不是很充足,我们问的问题还不够深入,比较单一。整个过程基本上都是围绕碧婷姐的生活开展,没有落到实处。到了十一点半左右,我们就结束了早上的谈话,并和碧婷姐表明我们要做他们家的切片,希望她能给予我们支持和配合。正如苏婷说道,碧婷姐是个很善解人意的人,有什么说什么。虽然今天早上收获的信息不多,但起码我们在这短短的两个小时里拉近了彼此间的心理距离,值! 在回去的路上,我们一边总结,一边商量下一步的工作。 两三分钟后我们到家了。这时,伟新叔叔已经在酿豆腐了,只见他两手握刀,上上下下地剁着砧板上的猪肉。我们深知伟新叔叔肯定不用我们帮忙的了,于是就径自回到房中放好今天的资料,各做各事。 我走出门口,见到阿姨在门外鱼塘对面的地上摘着葱条,便好奇地观察着她的每个动作。鱼塘的边沿很窄、很细,而且和家门口的空地之间隔着一个一米高的围墙,在围墙的左侧堆放着一些石头,右侧摆着一大堆砖头,左右前后都没有一扇门告诉我她是怎样过去的。我不停地在想有不断地问着阿姨另外的问题。这时,阿姨一边往回走一边和我说话,动作轻捷利落,她走到围墙的左侧,然后把左腿压到围墙上,右脚用力一登,轻易地越过了那堵墙。原来阿姨是从这里进出的。真是看着都感到一阵危险,毕竟在她的左手边就是一个不浅的鱼塘啊。 本来想趁着这些机会向伟新叔叔和阿姨打探一些关于公路修建方面的事情的,但他们都正为着接下来的午餐忙碌着;加之今早的访谈都使得我有点吃不透地累,只好再度回房间小憩,好为今天下午的工作储足精神! 差不多十二点半,我就自然而然地醒来了。艳间和洁芳正和骆钰玩耍,可能是因为骆钰对她们太任性了,她们两个都跑进房间里躲着。真是小孩子。我慢慢爬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后就到厨房里看看伟新叔叔和阿姨在干什么。 一点正,午饭时间又到了。餐桌上摆着客家豆腐、瘦肉红萝卜汤还有麦菜,款式不多,但量十足。对着那盘客家豆腐,我们都毫不犹豫地吃起来了。时间悄悄地流淌着,很快就把我们带到了下午两点。碗筷和餐桌我们都收拾好了,事毕,我们就回到房间里睡午觉。 大概到了三点钟,我们就起来了。刚刚下床,就听到琼、焦焦和佳惠来找建娣的声音了。看到她们如此拼搏,我们也不能怠慢。迅速洗漱完之后,我们带上资料行动起来了。 本来打算直接到碧婷姐家采访的,但是我突然想找点零食吃,于是经过协商,我们决定先去小卖部那边看看有些什么好吃的,毕竟那个小卖部是在村长家楼下,还是村长开的呢!看看的话可能也会收到一些以外的信息。后来,事实证明了我们做石成叔叔家的切片的决定是正确的,因为我们和他的五女儿碧婷太有缘分了,居然在小卖部门口遇上她了。我们本来来这里买零食的,但看到有这么多人,加上碧婷姐和她的儿子小明浩也在这里,使得我们不是很好意思;所以撒了一个慌说是到这里来看看,然后再去找碧婷姐的。事情顺利成章,然后,碧婷姐抱着小明浩一起带着我们到她家里去了。 在一楼的饭厅里,我们从一些琐碎的生活事件开始慢慢聊开来了。不到二十分钟,石成叔叔外出回来了。他见到我们之后,眼睛扫了扫餐桌,见到桌上没有茶杯,就“数落”了碧婷姐两句,自己泡起茶来了。在接下来的两三个小时里面,石成叔叔加入了我们的谈话,而且越聊越起劲。从自己的衣食住行一直到外面那条在建的公路,无所不谈,只是他的一些客家话语还需要碧婷姐在旁翻译而已。六点半,也该回去了;于是我们十分礼貌地和石成叔叔和碧婷姐道别了,并感谢他们为我们的付出。 回到家里,骆钰正在洗澡,我们也要做好准备了,在轮流着的时间里,我就和骆钰这个小调皮在门外玩耍,真不过瘾。 我们四人洗完躁后,就开饭了,时间依然是八点。还是一样的时间、一样的格调、一样美味的饭菜和熟悉的面孔,但我们心里的感觉却多了一份踏实和稳重,因为今天的工作开展得不错,是一个新的开始。 洗完碗筷、收拾好餐桌后,我们和叔叔说回房间做作业。在房间里,我们简单总结今天的成果,并布置了明天的工作后,开始描述起今天的事情。来到十一点多,我们告别今天,期待明天。 河源调研日记 070426 2007年4月26日 星期四 天气:晴 五点十五分,闹钟响起来了,睡意依然笼罩着我们,最后赖了十五分钟床才舍得起来。 因为昨天听石成叔叔讲过,早上五点半左右,村民就会到村长楼下附近的地方买猪肉;还有东江码头那边,很多人都在这个时间到那洗衣服、洗菜。五点半至六点是这两项活动的高峰期。所以,我们都不敢怠慢,生怕错过良机。 大约六点钟,我们一切准备就绪。告诉伟新叔叔和阿姨后,我们就向着目的地出发了。当然,两三分钟我们就到了。一看,只有两摊买猪肉,而且两个都是四十多岁的妇女。不过,生意看起来好像有点悬殊。于是,我们先走到那个生意较好的阿姨那里,问了她一些关于猪肉价格的相关事情,由于生意很多,顾客多,所以交流起来有点麻烦;于是我们转移到另外一位阿姨那边继续向她讨教相关的问题。经过大约十多分钟的交谈,我们了解到她是长洲村的人,每天早上两点钟起床,然后乘丈夫的摩托车到和平县那边的屠猪场(共有三个屠猪场)收购一些新鲜的猪肉回来这边卖,四点多就可以回到这里了,她负责在下村摆摊,丈夫在上村。每次她在下村销售四分之一头猪,而且销售情况时好时坏,卖剩了就拿回家做菜。她们卖猪肉时通常都是瘦肉搭配内脏,12元/斤;排骨、五花肉等都是10元/斤;有时还会拿些猪蹄回来卖。阿姨还告诉了我们关于长洲村不再养猪的原因。 大约七点钟,我们告别阿姨后就来到了东江边的码头。最近的这个码头是红星生产队和光明生产队一起合建的,码头岸上有个光荣捐款芳名录,上面记载着每个捐款人的名字,听碧婷姐说,石成叔叔当年就是码头修建钱款的经手人呢。七点钟的码头,依然有人在洗衣服、洗菜,阿公阿婆都陆陆续续到这边来,像享受清凉的清晨一样,不亦乐乎。遗憾的是,我们错过了码头最繁荣的一霎。 时间还差半个小时就到八点钟了,我们收拾好那份清新的心情回去了。到了家中,我和伟新叔叔聊了几句今天早上的心得之后,就回到房间补眠,因为从没有试过这么早起来,身体受不了这般“虐待”。 二十分钟后,我醒来了。来到厨房看见伟新叔叔还在准备着早饭,伟新叔叔告诉我,阿姨送骆钰上学去了。然后才猛然一醒,对喔,刚刚过来的时候好像听他们说今天早上骆钰的老师来电说要上课的。于是,我和伟新叔叔打了声招呼后就跑到公路那边,因为叔叔曾经说过他们都是在那边等幼儿园的专车过来接骆钰他们上学的。来到公路的大树下,看到了阿姨牵着骆钰,还有骆尊以及一名大爷带着的一个年龄和他们相仿的小女孩,一共三个小朋友。他们都望着车来的那个方向,等待着记忆中的那辆车的到来。五分钟后,我看到一两白色的面包车向着我们这个方向驶来的同时,骆钰和骆尊突然跑出来大声叫喊着:“老师,早上好!”阿姨告诉我说,他们每次见到那辆车都是这样的。真是可爱。车到了,阿姨把骆钰送到老师身边后就和我回去了。回去途中还遇到了一名婆婆正带着她的小孙子匆忙地向公路那边赶去。阿姨说她也是下村这边的,下村共有五名小孩上幼儿园,上村有几个,一共十多个幼儿园儿童。 到家后才知道他们已经开饭了,而且正等着我们回来呢。 饭后,我们继续进行着我们的家务事,阿姨开始慢慢习惯我们的帮忙了,也不会给我们太多的阻碍。 一切事情搞定之后,我们回到房中商量着接下来的任务和工作。经商量,我们决定由洁芳到石成叔叔家与碧婷姐进行访谈,我和艳间负责赴约和石成叔叔一块爬山看水库。但事违人愿,我们到石成叔叔家的时候已经九点有多了,听苏婷她们说叔叔刚刚出去,碧婷姐今天早上带着小明浩到镇上打预防针了。既然这样,我们只能适当改变原定的计划。思考片刻后,我们一致决定由艳间和洁芳留在石成叔叔家了解一下家具各方面的情况,我就负责到三星生产队找曾福小组了解一下他们的进展情况,顺便取取经。 在找他们的路途上真是一波三折,好不容易才用本人似懂非懂的客家话打听到他们的住处。但是去到以后才发现扑个空,他们家里一个人都没有。事情既然如此,我也只能回去了。 就在回去的途中,我遇到了胡老师和琼她们小组。趁着这个机会,我向老师汇报了我们小组换切片的事情,并获得了老师的支持。在交流着的时候,我看见了伟新叔叔推着一辆载物专用的推车,车子上面放着两袋东西;于是我马上告别老师,跑过去问叔叔到哪里去,是否需要帮忙。叔叔告诉我,他现在去打米,没有什么要帮忙的,叫我回去玩。就这样,叔叔继续向着路的一边前进,我就回去家里看看艳间和洁芳回来了没。 家中一切平静,只有建娣在房间里整理着她们小组的资料。知道她们两个还没有回来后,我跑去石成叔叔家找了。原来她们果真在那边,正采访着石成叔叔呢!石成叔叔旁边还坐着两个人,左边是一位辈份比他小年龄比他大的大伯,右边是当年他好友的叔伯堂兄弟。他们几个人正和艳间她们谈得兴高采烈,为了不打扰他们的谈话,我悄悄地在旁边坐下来,并参与其中。 在这两三个小时的交谈中,我们收集了许多有用的信息,并对石成叔叔有了一个较为客观的了解。 十二点钟的钟声敲响了,我们也不好意思在这里逗留太久,于是道别回去了。 回去家中,我们整理了今天早上收集的资料和信息后就出去吃饭了。饭后,我们继续总结、商量下一步的工作,事情都弄好以后,我们就睡午觉。 两点多的时候,我们准时起床继续调查。 在去石成叔叔的路上遇到了碧婷姐以前的同学,她抱着她的儿子正向着我们的方向走来。我们趁机咨询了她一些关于分田的规定,毕竟当初石成叔叔讲解的时候用的是客家话,我们听得不是十分明白。情况了解得七七八八后,我们就告别阿姨到田那边去了。在公路上,我们远远地看到石成叔叔在田里施肥,和他打完招呼后,我们也不好意思缠着叔叔,妨碍他的工作。于是,我们开始向路边的工人了解一些关于公路修建的事情。紧接着,我们就到彩凤阿姨那里向她深入地了解关于公路修建的问题,但是今天早上彩凤阿姨随着村里的一辆车出去广州了,至今还没回来。看来,只能得到明天再来拜访了。 时间已经是傍晚六点多,我们就赶回去洗澡了,还要通知伟新叔叔要早点做饭,因为八点半我们要到村委会开会。 今晚的会议开到十一点多才结束,回到家后,伟新叔叔、阿姨和骆钰都已经睡觉了。我们只好轻手轻脚地锁好门窗、洗漱,然后回房间写日记,结束着今天的一切。 河源调研日记 070427 2007年4月27日 星期五 天气:晴 七点三十分,起床。今天是最晚起来的一天,因为昨晚的会议比较迟结束,深夜十二点半才完成当天的任务。 可能是太晚起来了,觉得时间过得很快。我们洗漱完以后就要开早饭了。 今天早上的蛋卷瘦肉很新鲜,但那熟悉的瘦肉猪内脏桂圆红枣汤依旧是我们的最爱。饭后,我们抢在阿姨动手之前收拾餐桌和洗碗筷。日子还是重复着这里的每个细节。 昨晚的会议,赋予了我们继续向前的动力,还多了一份久违的压力。因为我们还有一项非常重要的数据没有到手,所以,一切准备好以后,我们就直接出发到石成叔叔家继续调查。 不巧的是,今天是农历的二十一,村里大多数的人都趁着早上这段时间到市上赶集去了,石成叔叔和碧婷姐亦然。所以,我们去到后就和苏婷她们聊了一会,并告知她们我们前来的目的。在没有知会石成叔叔或碧婷姐之前,我们不敢这么没礼貌地对第一层进行测量;所以,我们就直接上二楼进行简单的量度了。时间不待人,我们不想错过每一刻每一秒。经过考虑,我们决定分头行事。艳间和洁芳留在屋子里画石成叔叔家的草图,我就到田边向一些忙着农事的阿公阿婆了解二十四节气的农事安排。 约二三十分钟后,屋外采访的我见到碧婷姐和小明浩乘着别人的顺风摩托车回来了。碧婷姐回到家以后,我们直接向她提出我们要测量屋子具体长宽的要求,她二话没说就答应了,真够爽快!于是,我们一起忙碌起来了。为了做到事无巨细,我们没有放过任何一件必须描绘的物品,一直工作到十二点多。这时,碧婷姐邀我们留下来吃饭,好让我们尝尝她爸爸的手艺,盛情难却,在再三推托了两次以后,我们还是答应了。接着,艳间就打电话回去告诉了伟新叔叔我们中午不会去吃饭的消息。石成叔叔家每天都是在十二点半左右开饭。很久没有这么早了,而且还有那么多人一起吃饭,真是热闹之余怀有一分兴奋。不过老实说,虽然石成叔叔是这条村子的一名大厨子,但总觉得他做的饭菜没有伟新叔叔他们做的那么好吃,可能是已经习惯了伟新叔叔做的饭菜的味道,或者是不太适应石成叔叔的手艺罢了。 饭后,石成叔叔和碧婷姐都不要我们帮忙收拾,所以,我们就坐着和碧婷姐聊了一会,并为接下来的工作做了个铺垫。后来,碧婷姐告诉我们待会石成叔叔会去打米,如果我们想知道更详细的情况的话,可以随他一道去。这也是我们的调查内容之一,当然不能错过啦。 原以为可以趁着打米的时间向其他打米的村民了解一些关于打米事情,但结果却大出所料!原来,石成叔叔他一直都是用自己的机器打米的。他挑着两筐稻谷带着我们来到了村长屋子后面的那间残陋的屋子,这是他建的第一所屋子。屋子面积虽小,但里面很洁净,物品不多,但摆放整齐。不过,坐落在地上的那三台机器特别显眼,那是一台饲料粉碎机、一台发动机和一台碾米机。这三台机器都是1984年购入的,价格都是一千多元。在进门口左手边的墙壁上挂着十多份以往留下的日历,卷捆着;右手边有一个内嵌在墙里的柜子,上面摆放着一些杂物、工具,柜子上面是一个总开关以及两个机器的开关,最上面的地方安装着三个灯泡。在碾米机下来有一个坑,这是用来接碾米机碾下来的米的。在这个房子隔壁还是一个房子,这两个房子之间仅是一墙之隔。隔壁房子里整整齐齐睇放着一堆堆木柴,还有一台电用的收割机。 石成叔叔整理完一些必备的发动轮胎后就开动了机器,但是老机器好像有点问题,石成叔叔意识到以后马上关掉机器的开关,并认真地检查起来。在检查的过程中,我们利用这短暂的时间到外面测量了屋子的面积。进到屋子时,石成叔叔告诉我们,由于机器老了,可能用不了。还叫现在先回去歇歇,等到机器的温度降了下来再看看。于是,我们跟着石成叔叔离开了。 一路跟着石成叔叔,我们发现他好像有些事情要干似的,直匆匆地赶着回家。走在身后的我们也不好意思一整天跟着他,所以向石成叔叔说待会再过来。但我们不能浪费时间,紧接着,我们顺着昨天的那个方向去看看石成叔叔那八分八的水田了。由于天气炎热,不一会,我们就打道回府休息了,当时已经二点多了。 人总是善变的。走了一半路,我们突然想到村长楼下的小卖部去找点饮料喝。谁知道我们和碧婷姐真的那么有缘,就在小卖部里面,遇到了她。当然,和上次一样,我们撒谎了。在店里,我们和店长——碧婷姐的表姐,聊了一会,并向她咨询了一些关于农药的信息,因为她这里也有销售农药,如果错过这个信息源,我们就该打了。情况了解得十有八九之后,我们告别了她们,并向着上村的小卖部前进,一来为了到那找点喝的东西,一来带艳间和洁芳到那逛逛。 在琼她们住的那所小卖部里,我们遇到了夏云和凯欣她们两个小组,还有小吉。他们都是来这里来访谈的。见状,我们选购好自己的东西后,坐了一会就回去了。 回到家中,真的说不出自己有多累。这时正好遇上阿姨挑着肥料欲想出门,她说要到田里施肥。听她那么一说,我们的精神来了。为了深入了解田里施肥的具体情况,我们飞快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后,紧跟着阿姨去了。 其实到了田里,我们什么忙都帮不上,阿姨也生怕我们下田弄脏衣服,所以我们只能在田机上看着阿姨除草、施肥。但人总要给自己找点乐子。我们就在水田下面的小溪里玩水,并拨湿了洁芳的衣服,呵呵,好久没有这样玩过了。既然这里得不到太多的信息,我们就和阿姨说先回去了。在回去的路上,村长的夫人叫住了我们,并邀我们吃新鲜摘下来的枇杷果。她还告诉我们她想摘一些给胡老师吃呢!胡老师真是有福啊!! 逗留了二十多分钟后,我们告别了村长夫人。时间不是很多了,为了尽快完成任务,我们直接到了石成叔叔家继续测量那剩下的菜地和水田。刚好在石成叔叔客厅遇到了凯欣她们,原来碧婷姐正接受着她们的采访呢,石成叔叔还没回来。碧婷姐知道我们正赶着测量,于是就暂时搁下采访,抱着小明浩,带我们来到了菜地,并详细地给我们讲解了具体的菜地情况和范围;然后才回去。 知道具体情况后,我们也开始着手测量菜地和水田了。 今天真的做了不少事情,有点累,有点困,但我们还是坚持下来了。 一直到回家洗澡、吃饭、写日记以及做了一些交流后,我们进入了梦乡。 河源调研日记 070428 2007年4月28日 星期六 天气:晴 这是我们在长洲村调研最后的一天。 清早时分,我们七点多就起来了。今天的所有人,心中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一两天前的我还是挺想快点回到学校,继续我们充实、忙碌、丰富的大学生活的;但现在,心底却有一种莫名的不舍和难忘。还记得昨晚建忠叔叔在伟新叔叔这里喝闷酒的神态,伟新叔叔和阿姨不表于神色的话语,以及我们嘻嘻哈哈的谈话,这些都已经成为我们在长洲村里永远的记忆。想到这里,我的脑袋突然一震:为什么不早点起来做一些应该做的事情呢?于是,叫醒了其他几个妞,自己就到外面洗漱起来了。 这天注定是给我们道别的。连刷牙用的水都让人留有一股淡淡的清甜,好像要我们好好记住这里的每个片段和细节,这是在前几天没有发现的美啊~~ 时间来到七点四十分了,阿姨要送骆钰上学了。我们记得昨天说过,今天四个人一起送她上学,毕竟,她晚上回来后就不会像平时那样见到我们逗她玩了。我不知道骆钰是否知道今天我们就要告别长洲,可能答案是否定的吧,因为在她的眼中找不到过多的难舍。就这样,我们四人告诉阿姨今天我们负责送骆钰上学。我们牵着她到了公路的大树下,和其他几个小朋友一起等着那辆白色的专车。 在车来到之前,我们托同学帮我们与骆钰照了几张照片。车来了,伴随着那句响亮的问候“老师,早上好!”我们把骆钰送上老师的车后,离去了。不知道她傍晚回来就不到我们时,是怎样的心情? 回到家中已经八点多了,伟新叔叔和阿姨都把饭菜摆好了。这餐,我们大家都没有过多的话语,只是偶尔讲了一些客套的话。但是,我知道以后都很难再喝到伟新叔叔他们做的炖汤了。 一切家务事都完成以后,我们几人在客厅坐了一会,然后又回到房间收拾了行李,并简单地清洁了地板。东西都弄好了,只是多了一袋垃圾和一些糖纸,于是我和艳间就出去倒了。 回来的路上,我们随便到石成叔叔家辞别。大家都忙着拍照留恋。所以,我们也一起照了几张,并叫了洁芳出来一起到公路那边逛了一会。突然想起昨晚和建忠叔叔约好今天早上到他那里摘枇杷后,我们就直接告别了碧婷姐。 在路上,我们与建娣汇合后,由她带着我们到建忠叔叔家。好像这里的一切都知道我们今天要离开一样,所有事务看起来、听起来都有一种格外的宁静。好不容易来到建忠叔叔家,我们不客气地跟他要枇杷,他非常热心地用那自制的竹竿在那颗甜枇杷树上掐,一串串地向着我们递过来。我们一边吃一边叫好。事后,合影了几张照片以后,便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回到家中,伟新叔叔在小路上和村里的人聊着天,阿姨就提着一只塑料桶欲要出门。我们四人回房中收拾好行李,真好出门。阿姨见我们准备离开,就忙拉着我们的手臂,说了一句:“你们走了以后,我们真的不习惯。”这是我在这里听到的唯一一句不是叫我们多次点饭菜之类的客套话,而是发自内心深处的表白。我们没有多说什么,因为,我们害怕哪怕是那么一句简短的“再见”,也有可能让阿姨挂在眼珠了的眼泪落下。一句“保重”以后,我们提着行李向村委会走去了。在小路上,我们告别了伟新叔叔,并感谢他这几天以来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关怀。阿姨也跟着出来了,只是我们没有回头多看一眼。伟新叔叔和阿姨就这样望着我们离开,我们就是这样辞别了这难忘的地方和人们。 十点四十分左右,我们到达了村委会。听从胡老师的指引,我们到三星生产队拐弯处的小卖部那里集中,并把较大件的行李放进老师车子后,一起步行到黄石镇政府集合。因为中午饭时间还没有到,所以我们在镇上逛了一会。十二点多,在镇政府的露天阶梯上,我们举行了简单的颁奖仪式和感谢辞。然后,就到饭堂的地方吃中午饭。两点钟的时候,坐上学校派来的专车,我们真正要离开这里了。 天气一直晴朗,还飘者几片白云。这里的一切又再一次恢复到一个星期前的状态,只是在长洲村的土地上,曾经留下了我们踏过的痕迹。 在高速公路上,因为遇到了物流车起火事件,所以塞了一个多小时的车,回到学校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一切事情都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让人又累又兴奋。是路途的颠簸、感情的流放,以及丰收的硕果。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07/10/11 15:07:30
当前页:1/2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