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刘绍君:深圳女工调查日记
许结仪 张雪芹 聂伟棠:
林宝存:汕尾劳动与社会保
骆雪曼:电镀厂女发单员的
肖琦等:盘福路肉菜市场调
蔡春蝶:民工回流现象浅思
李杰:民工在上海
苏丽君:贵屿镇的电子垃圾
杨培伟 候璧君 冯希:"
梁凯、郑攻莹、陈玉霞:艰
郑显荣 张楠 陈妍:青年
黄婉庄:女工调查日记
谢勤、郑茹、黄绵辉:慷慨
梁海平、毛美娟、赖名光:
高敬翔 汤颖霞 劳伟珍:
李清丽等调查日记
梁倩颜:5月20日女工调
麦焕珠:女工调查日记
黄碗庄7月16日调查日记
刘敏:女工调查日记
 

黄婉庄:女工调查日记

作者/来源:秋田 点击次数: 4441

06年5月14日 星期日 晴 今天阳光很灿烂,我和郭璐坐上了开往新塘的公交车,开展我们的第二轮女工调查。 经过两个小时左右的车程,我们来到了新塘汽车站。给调查对象张大姐打了个电话,告知她我们到了。正思忖着应该怎么见面,在哪里见,张大姐就抢先说了:“我来接你们!”张大姐的主动出乎我的意料,心里有点庆幸,见面的问题解决了。但考虑到这样可能会麻烦到她,也就礼节性地做了拒绝:“要您过来啊?这样会不会麻烦到您啊。要不您告诉我们一个地址,我们过去就行了。”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其实有点害怕,万一张大姐她真的告诉我们地址让我们找,那可是够麻烦的。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就算有地址在手,天知道该怎么去啊!张大姐可能也考虑到这个问题,很坚持地说要来接我们,我们也不拒绝了。 等了大约15分钟,张大姐骑着她的女装摩托车来了,灿烂地对着我们微笑。我们说了几句客套的话,就上了她的车,向她家出发。 那是一段痛苦的路程啊。张大姐的车是那么的小,坐三个人是那么的挤,以至于坐在最后面的我都得坐到车尾的铁架上了。张大姐开车也很不熟练。慢慢地,慢慢地,我们在公路上“爬行”,旁边的自行车都要超越我们了。遇到比较难行的路段,我们还必须下车推行。大约只需7、8分钟的路程,我们却走了很久。 好不容易来到张大姐的家,那是一个很安静的地方。张大姐把车停在一个小卖部前,才刚上锁,小卖部里的一个老妇人就有意见了:“怎么把车停在别人家的店门啊!”老妇说的是粤语,口气一点都不客气,我不知道张大姐听懂了没,她只是笑了笑,没多理会,仅小卖部买了四罐王老吉,带着我们上她家去了。那是一栋五层的楼,很老很旧,外墙都变得黑黑的了。进楼的楼梯口有一扇铁门,铁门的漆脱落一半了。进了门,是一条长长的楼梯,虽然楼梯上没什么垃圾,但总是给人脏脏的感觉。楼道的墙上,贴着几张广告,成了楼道的“牛皮藓”了,它们的来源不得而知,只是让这本来就很幽暗的楼梯显得更加幽暗了。张大姐家在二楼,进她家前要经过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的左边是公路,右边是一间很大的空房,从房子破烂的窗户往里看,隐隐可以看到里边的凄凉。走廊的尽头就是张大姐家,她家装有两扇门,外面的事一个推拉式的铁闸,然后是一道木门。打开家门,里面的情况和这栋大楼很相称,也是挺残旧挺简陋的。两张老旧的沙发,一长一段,短的是红色的,还可以看出它的基本模样。长的被张大姐用黑布铺着,看上去还有点模样,但是黑布的下面是什么样子也就不得而知了。沙发前是一张茶几,同样也已是“历史久远”的了。家里最威风的要数那台21寸的彩色松下电视了,我们刚坐下,张大姐就迫不及待地打开它让我们看了。天花板上还挂着一吊扇,墙上一光管,客厅的全部家当就差不多如此了。 在家的张大姐,比起上次在茶馆,明显地要放松很多,这从她坐在沙发上的姿势就可以看出来,她甚至把脚都伸到茶几上了。我们这次调查的重点在她的家庭关系和她的儿子的受教育问题,也许因为这个原因,她说起话来滔滔不绝,说他儿子的学校说他儿子的同学,也说自己对儿子的教导和期望。今天他儿子不在家,打篮球去了,没见着很是遗憾。从她口中,我们知道她儿子是一个很勤劳,很乖巧的孩子,家里的几乎全部家务都由他负责。但是在学校他的成绩就不是很好,也因为是外地人的关系,老师对他也不是很重视。在说到老师的问题时,张大姐显得很不满也很气愤。我们觉得这个问题以后还可以深究下去。除了他儿子,我们也谈了她丈夫,她的家庭生活,张大姐都娓娓而谈。与上次相比,她更能对我们敞开心扉了,有些上次她告诉我们的事情,与这次她所说的有点出入,我们知道,她对我们吐真话了,这使我们感到安慰,也很欣喜。 第一次调查的时候,觉得张大姐是一个很老练的人,说话也很“官方”,因此有点灰心了,害怕调查很难再深入下去。但是经过这次的调查,我们的信心增强了不少,毕竟,人心肉造,当我们很真诚地对待别人的时候,即使是很顽固的人最终也能被打动。或者现在张大姐对我们还是会有所保留,但是我相信,终有一天,我们能像朋友一样畅快淋漓地交谈。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06/5/15 23:34:45
当前页:1/1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