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刘绍君:深圳女工调查日记
许结仪 张雪芹 聂伟棠:
林宝存:汕尾劳动与社会保
骆雪曼:电镀厂女发单员的
肖琦等:盘福路肉菜市场调
蔡春蝶:民工回流现象浅思
李杰:民工在上海
苏丽君:贵屿镇的电子垃圾
杨培伟 候璧君 冯希:"
梁凯、郑攻莹、陈玉霞:艰
郑显荣 张楠 陈妍:青年
黄婉庄:女工调查日记
谢勤、郑茹、黄绵辉:慷慨
高敬翔 汤颖霞 劳伟珍:
李清丽等调查日记
梁海平、毛美娟、赖名光:
梁倩颜:5月20日女工调
麦焕珠:女工调查日记
黄碗庄7月16日调查日记
刘敏:女工调查日记
 

骆雪曼:电镀厂女发单员的调查报告

作者/来源:秋田 点击次数: 5091

电镀厂女发单员的调查 骆雪曼 04人力1班 【背景】 人口日益增长,劳动力市场渐趋饱和,而且就业的劳动力文化素质也不断提高,给许多公司、单位甚至政府部门的老员工很大压力。在市场经济的压力下,单位裁员,许多国有企业的员工被迫下岗,投身到“下海”或者进厂打工的队伍当中。 【对象】 张文英(英姨) 【概况】 女,36岁,有一子4岁,三年前与丈夫离婚,至今单身。4年前,本在河源市建设银行和平支行上班的她遭遇单位裁员,从此失业在家。2年前来深圳找工作,后经她姐夫介绍进入深圳一电镀厂做发单员,现已工作一年多了。 我是经人介绍,才拿到英姨电话和工作地址的。刚开始,本想直接约见面谈,可惜她不太肯,毕竟是“陌生人”,所以只好暂时与她电话、短信联系。 第一次给她电话,向她说明了我的身份、目的,希望能获得她同意——与她面谈的机会,可是讲了不久,她便开始心不在焉,似乎有点着急了,我猜想可能是与电话费有关,便建议用短信的方式来沟通,她答应了便挂了…… 之后我整理了几个比较主要也是较基本的问题发信息给她,希望能在见面前对她的个人状况基本上了解。其实,在给她电话前,介绍的人也跟我说过她的大体情况:30多岁,与生人比较谨慎,等熟悉后就很热情;为人比较朴实,生活算过得去,每月还会寄些钱回乡下;现在在电镀厂工作,住在员工宿舍。短信的记录如下: 我:您好!我想请问一下你现在在工厂里干什么的?每天工作忙吗?工作环境怎样?另外,住在哪呢?条件会不会很差? 英:在工厂的营业部做发单员。周一至周六上班,环境不错。我住在员工宿舍,四人一房一卫生间一厨房。 我:你们宿舍还有厨房,为什么不去饭堂吃呢? 英:工厂里如果不在饭堂吃的话有补助,所以自己煮,便宜。 我:可以知道补助多少吗? 英:270每月。 我:你家里人呢?他们在哪里? 英:儿子在乡下,由保姆带着。 (留意到英姨没有提到她的丈夫,我就试着提,但是从她这条信息,我感觉似乎她并不太想提到他。) 我:那你的丈夫呢? (英姨过了许久才发来这条信息) 英:离婚了。 我:对不起,不是有意勾起你的伤心事~你儿子多大了,是不是很可爱啊? 英:没关系,都离了几年了。儿子4岁,好可爱,我每天都想他啊…… 本想再聊一会的,但无奈英姨第二天要上班,现在还有其他事情做,我只好作罢。不过第一次聊,我也获取了不少信息,故整理了一下记录后,准备第二天晚上再聊。 第二天晚上,她依旧是晚上才回我信息,记录如下: 我:你的工作时间是怎样的? 英:早上7点半到12点,下午1点半到5点半,周日不用上班,平时周一至周五晚上也要加班,从6点半上到9点半。 我:你们加班有加班费吗? 英:有,2元1小时。 我:以前你在哪里工作?什么时候来深圳的? 英:在和平建行工作了十几年,之后下岗,2年前到深圳的。 (每次讲到工作,她总会比较热情,可能因为这些也没有什么好隐瞒或难为情吧。) 我:那你满意现在的工作吗? 英:不错啊,好过失业。以前在乡下也是1000多块一个月,现在也差不多,不过现在就比以前苦点,忙很多,从早上到晚。 我:每月开支够吗? 英:不怎么够,每月还要寄钱回去,自己就不够了,总是麻烦父母,唉~ 我:每月你大概寄多少啊? 英:八九百吧,不定,有时加班多点就寄多点咯。现在生活挺艰苦的…… 我:别这样,现在熬,以后就会好啊!很多人像你一样,还是可以养大儿子供他读书啊,放心! (英姨没再回了。) 临睡前,我发了条信息,希望可以争取与她碰面,因为从第二晚的谈话当中,我已经可以确定她对我已经慢慢敞开胸怀,她开始放心与我谈话了。 我:对不起,英姨。如果我的调查让你伤心,我很抱歉!请您原谅!但我真的相信你是个好妈妈,不管多苦,你一定会撑起儿子的生活的,我坚信你不会轻易被打倒!早点睡,明天还要上班,我不打扰你了,晚安(免复) 第二天早上起来,开机,我收到了英姨的短信:好孩子,我会继续接受你的调查,别担心! 我很高兴,付出终于有了回报,大概也因为英姨是一个通情达理、贤惠的好人! 之后,在第三天晚上我向她提出周末与她碰面的请求,在我的诚意请求下,她同意我去找她。 第一次碰面是在8月13日,那天天气很好,太阳也挺猛的!我早上7点半就坐车出发前往她所在的工厂,乘着383号小巴,颠簸了一个小时,终于来到她说的车站——同乐,英姨亲自来到车站等我。英姨是个稍微瘦削的人,一头长发,梳着个马尾,面容还不错,年轻时肯定是个漂亮的姑娘。见面后寒暄了几句,便步行了15分钟左右,然后抵达她工作的工厂——深圳港安嘉丰电镀厂。 工厂占地面积很大,共有五栋楼房:包括一栋办公大楼,共3层,都是一些办公室;一栋是员工宿舍;一栋是车间,有四层高,每层一个车间;一个仓库;还有一栋矮点的是员工食堂。看来,还满有规模的!接着英姨把我领到办公大楼,指着一楼中间的一间较大的办公室说那里就是营业部,周日由于不用上班,很少开门,除非加班。我去的那天正好没开门,所以只好从窗户看进屋,了解一下英姨工作的地方。不过听她说,这里有些工人也挺勤力的,反正在宿舍没什么事情做,就来办公室上班吧,有空调和电脑,总比闷热的宿舍好啊。我从窗户看过去,共有六个座位,每个座位都配有一台电脑。原来他们这里都是电脑联网工作的,无论是叫货,还是发货,都是通过电脑操作完成。一般,客户会把他们要的货直接打电话告诉进货员,然后进货员就把这些货物的资料通过电脑输入到各车间,车间完成工作后通知发单员,发单员就通知客户厂来取货,等他们来了,取走的同时顺便打单给他们,就好像收据一样证明他们已经取走了货。英姨告诉我,这六个人当中,其中两个是发单员,一个是进货员,另外的还负责其他地方,例如仓库等。看完办公室之后我又到了她的宿舍,在她宿舍聊了很久。她的宿舍在402,每间宿舍都是四人一房的,房间挺大,里面摆放着四张单人床,分两边摆,各两张;共用一张书桌,还摆放着各自买的小衣柜,里面有一个卫生间,一个厨房。厨房里搭起了一个炉灶,底下是一瓶煤气,旁边还有一个洗手盘。环境有点小不过还算干净。天花板挂着一把大吊扇,夏天的房间还是挺闷热的。房间里还留有一个空位摆张吃饭的桌子,总体来说还是比较整洁的。英姨的衣柜里除了一些普普通通的衣服外也没有什么奢侈品,看得出她也比较朴实、节俭。 之后,我开始与她进行更进一步的交谈。记录如下: 我:其实,对于你的工作,我也基本上了解了,但对于你的其他,比如生活、家庭,我还不了解,我可以问吗? 英:可以,要不,你等我一会……(英姨主动去柜子里拿出一本相册,里面全是她的家庭的照片) 英:不如边看边说吧,要不然我也不知说什么好,也说不清楚。 第一张照片是她的儿子,说是刚出生没多久后的照片,大概3个月吧。圆圆的脸蛋,胖胖的脚,的确让人见了喜爱。 英:他叫张志远,名字是他外公帮他取的,希望他志向远大。其实,说真的,对他,我很歉疚,才两岁,我就离开他了,没办法,失业了,只好来深圳打工。他现在就由我爸妈带。半年前请了保姆,毕竟爸妈年纪大了,我哥又生了小孩,要他们照顾,兼顾不了。之后就一直住在保姆家,等我一放假,我基本上都会回去,看一下小孩,可惜我们这里轮班的,假期一般很少,周末如果没事,也可加班获取加班费,有时为了多赚点钱,只好等一些长假回去几天咯。上次回去,还好他还很粘我这个妈妈,我真的怕哪回回去他对我冷淡了,那我可就真受不了!我只有他一个依靠…… (说到这里,我看到她的眼睛里闪着泪花,这也许就是做单身妈妈的无奈与尽责了!她同时肩负了爸爸与妈妈的责任,可惜要两者兼顾,隔那么远,的确很有难度啊!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再看第二张,是她的全家幅,是她和她的爸爸妈妈、姐妹、兄弟一起拍的,还挺大的,算算也有三代同堂了,儿孙满地,好幸福的过年气氛!不过听她说,那也已经很久了,差不多七八年前了,那时还在建行工作,还没结婚。 之后的一些都是儿子和她的个人照片,还有一些同学、家人、舍友。她共有6姐妹,其中三男三女。她最小。最后还有一张是她的夫妻照,我看到了当时还是新婚的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喜悦,可如今,岁月流逝、生活艰辛,她已经老了许多,脸上也依稀可见皱纹。我试探的询问她离婚的事,只探出好像是因为她结婚很久还没有小孩,家里人有些不高兴,丈夫就在外面有另外一个女人,可能连孩子也有了。我没有再问了,毕竟有些事即使再亲密也不好意思问,我也不必追究了。 我:平常你有没有以前的朋友来找你出去啊? 英:上几个星期才来了两个朋友,请假出去了一天,不过消费满大的,我也不太想她们来了……(最后一句,她故意压低声音,似乎不太想说。) 我:你每个月都要寄钱回去,大概怎么分的? 英:固定的,保姆费400元,另外的就是孩子和保姆的伙食费,起码400以上。有时我自己钱比较拮据,寄少了,可能保姆就会向我爸妈要,每个月他们都会多多少少帮我一点。这么大了,还要爸爸妈妈的钱,真的有点不好意思了……(说完,又有点惭愧懊悔了。) 英:现在孩子要上幼儿园了,虽然明知每个学期他要交学费,但自己怎么省也不是很够,我爸爸的退休金比较多,而且他们只有两个人也吃不了那么多,就拿出来垫着,如今儿子也上小班了。以后的费用更多,真不知还要麻烦爸妈多久…… 我:那你现在在工厂工作,有没有什么福利待遇啊?以前呢? 英:这里只是年终的时候会发些奖金,过年嘛~平常就很少,不过有时周末放假我们可以到办公室三楼那里看电视,老板都没上班就可以那么放肆咯~日子过得也还不错,不过周一一般就比较忙些,因为周六日都不出车,很多货都是周一出,就让我很难请假咯,如果周一有事的话。 以前在和平建行,工作不会很忙,有时也很空闲,只不过一个星期要出去一次点款,跟着那些押款车一起出去。周六日又不用上班,国企都比较舒服。后来临近下岗,却更多事情做了~因为裁了一部分员,之后工作量还是那么多,人手少了,但却工资少了,最后实在不行,就下岗咯~ 我:从下岗到再就业,途中经历了差不多两年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你都是怎么过啊?为了再就业,你有没有做过什么努力啊? 英:那两年因为从国企下岗,每个月还可以领到两三百的停薪保职金,有点类似人家的下岗补助吧~然后没什么事情做就学着打麻将,颓废了大半年,之后家里人都骂我,实在不行了,就想着打工咯,不过又不想在和平那里打,那里没什么工厂的,所以就想到来深圳找姐姐,因为姐夫在深圳还算有些工厂认识,可以凭关系进去。 我:那你觉得对于我们还没有进入社会的大学生来说,你有什么好的建议或觉得我们如果要进入社会还缺点什么呢? 英:说真的,大学生的确学历高了,但很多城市出来的大学生不能吃苦!这是很普遍的,在国企干久了,有时会让很多人变懒,但在私营企业就不会,所以还要勤奋!还有啊,可能就是让这些娇生惯养的大学生先吃点苦吧,再回到城市里来,工作会踏实很多,现在有些年轻人很浮躁~ 本来还想与英姨的舍友聊一下关于她的事的,可惜我去的那天她们都出去逛街了,我也只好作罢。不过看到英姨和她舍友的照片,大家都笑得很开心,在宿舍的照片、在办公室的、工厂的,看得出她的确也满有人缘的。听她自己说,她们的感情也不错,经常一起出去逛逛。 报告至此,也算完成,对于英姨这一个在国企下岗之后辗转来到深圳工厂打工的女性来说,可能只是这样一支队伍中普通的一员,她们的生活同样有着当初下岗后的无奈与无助,以及再就业的感触。对于我们年轻的大学生来说,也许我们以后不会走上像她们一样的路,但她们身上却有我们缺少的东西,吃苦耐劳,为了某种动力拼命工作。人生需要奋斗的动力与目标,当我们拥有了,以后的路才会清晰的显现,我们才能走得更稳!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06/9/30 23:51:57
当前页:1/2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