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刘绍君:深圳女工调查日记
许结仪 张雪芹 聂伟棠:
林宝存:汕尾劳动与社会保
骆雪曼:电镀厂女发单员的
肖琦等:盘福路肉菜市场调
蔡春蝶:民工回流现象浅思
李杰:民工在上海
苏丽君:贵屿镇的电子垃圾
杨培伟 候璧君 冯希:"
梁凯、郑攻莹、陈玉霞:艰
郑显荣 张楠 陈妍:青年
黄婉庄:女工调查日记
谢勤、郑茹、黄绵辉:慷慨
梁海平、毛美娟、赖名光:
高敬翔 汤颖霞 劳伟珍:
李清丽等调查日记
梁倩颜:5月20日女工调
麦焕珠:女工调查日记
黄碗庄7月16日调查日记
刘敏:女工调查日记
 

麦焕珠:女工调查日记

作者/来源:秋田 点击次数: 4271

麦焕珠 5月20日 星期六 阴 今天早上我们四人再次来到增城新塘展开调查,经过两个多小时漫长的车程,我们“摸索”着来到与女工约好的新塘公园门前,等候着她们的到来。公园外门可罗雀,我们等了好一会儿,见到一群下班的女工向着公园走来,我不禁对公园内的情况产生好奇。可惜他们当中并没有黄娟和东胶(调查对象),但是我并不怕她会爽约,因为联络的时候她显得很热情。又等了不多久,两个女工小娟和阿娇迈着轻快的步伐走来了,小娟与上次一样穿着绿色短衣和牛仔裤。一阵寒喧后才知道她们刚下班,然后马上坐车赶过来。 这时将近12点,于是我们建议先吃中午饭,原想叫她们带路,后来才知道她们对那里一点不熟悉。我们只好在路边一个小吃店点了饭菜,那家小店看起来很陈旧,摆设破破烂烂卫生条件也差,饭菜上面甚至有苍蝇在“张牙舞爪”,然而民工却络绎不绝到此吃饭。吃饭过程中气氛融洽而和活跃,我们主要交流了有关饮食和生活方面的趣事,途中有两个民工坐过来吃饭,幸而并无其它事情发生。 饭后我们又回到公园,公园内很安静,她们热情地领我们参观公园并且在里面玩了一会儿。我们分成两组各自对女工展开调查,我与刘敏选择在一片树荫下展开调查。我们先送了两本事先准备好的书给小娟,她十分高兴地收下了。 在草地上我们聊了一个多小时,小娟是一个十分健谈的人,无论是什么问题他都不忌讳回答。我们主要问了她在这里工作的情况,在广东的去留情况,还有她交友的情况。我们调查的对象异于一般“打工妹”,她妈妈与她在同一个工厂里面打工,所以我们特别问了一些关于她和她妈妈关系的问题,并且了解到她的一些性格特征。在访谈过程中她还讲述到她的感情事以及她与她好朋友之间的一些事情则令我们感到有意外收获,很高兴能令她展开心扉,畅所欲言。 我们又调查了一些关于她工作的情况和厂里的一些情况和现象。虽然觉得工作不辛苦却厌倦工作,甚至觉得在那里是浪费青春。这个单纯的女孩似乎不想就这样把自己的青春挥洒在这种工作上自始至终有着远大的理想,也希望摆脱这一切。 突然车管与她妈妈前后打电话催她回去赶工,因为货源突然到了,她不得不回去了。她们热情邀请我们去参观她们工厂,我们与她一起走回工厂,大概二十分钟就到了。我们走到一个工业区,里面一共有4个工厂,我们本不想打扰黄娟的工作所以拒绝进入工厂内,可是她们一再盛情邀请,我们只好到她们宿舍参观了。工业区门口有一个保安把守着,在于我看来却形同虚设:因为工厂的员工没有统一的服装,即使有外来人闯入也没有人知道。我们很轻易就进去了。工厂的楼房看起来有点陈旧,工厂每一个入口都有一个保安把守着,有一个小卖部专卖日用品,东西似乎很陈旧。工厂总体上人觉得“蓬头垢面”。我们径直向她们宿舍走去,透过窗户我看到厂房内的一些情况,厂房内亮着灯管,工人正在上班,厂内似乎并没有因为是周末而停下运作的脚步。我们来到她们宿舍楼下,她们搬到了新宿舍,宿舍楼下有一张值班桌子和一把椅子,听黄娟说这里本是有保安把守,然而此时却不知去向了。一楼架着一台电视机,旁边架子上横七竖八地放着一些饭盒,地上放着一些凳子。楼梯又脏又昏暗,迎面突然走来几个男工,后来知道这座楼原来是男女合住的,男女一层一层地隔开。我觉得很惊讶,没有保安把守还要男女同住在一座楼,教人如何能安心住下来?然而她们似乎早已习以为常。小娟住在六楼,几个宿舍门前有一个大垃圾桶,我们上楼时不时闻到一股怪味,相信是由此发出的,此外还有苍蝇在上面飞舞,她们把衣服晾在走廊上。小娟开了门我们走进去,宿舍还算宽敞,明亮,附带独立厕所和卫生间,宿舍以内却十分简陋,厂里除了提供床以外并没有提供 其它东西。她们把地板打扫得很干净但东西摆放不算整洁,衣服也挂在床上,每个人都用床帘遮着自己的“小天地”。我们只好坐在小娟的床上,她床上摆放着很多东西,墙上贴着一张明星照。她热情地招呼我们喝水,然后拿出照片给我们看。她拿出先前答应给我们看的一篇日记兼感想,主要讲述她选择出来打工的原因,面对众人质疑的回应以及自己的理想等等,以免打扰女工的工作我们不敢逗留太久。于是我们离开宿舍,黄娟锁门时发现门锁不对劲像是被人撬开了,我们吓了一跳怀疑有贼。小娟安慰我们说可能是其他舍友没带钥匙撬开的,不过连她自己也说不准。我们下楼的时候仍然不见坐班的保安。再一次令我怀疑这座楼的安全问题,女工的居住安全问题实在是让人担忧。 大约三点多的时候,女工送我们坐车结束这次的调查。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06/6/7 9:37:34
当前页:1/1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