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刘绍君:深圳女工调查日记
许结仪 张雪芹 聂伟棠:
林宝存:汕尾劳动与社会保
骆雪曼:电镀厂女发单员的
肖琦等:盘福路肉菜市场调
蔡春蝶:民工回流现象浅思
李杰:民工在上海
苏丽君:贵屿镇的电子垃圾
杨培伟 候璧君 冯希:"
梁凯、郑攻莹、陈玉霞:艰
郑显荣 张楠 陈妍:青年
黄婉庄:女工调查日记
谢勤、郑茹、黄绵辉:慷慨
梁海平、毛美娟、赖名光:
高敬翔 汤颖霞 劳伟珍:
李清丽等调查日记
梁倩颜:5月20日女工调
麦焕珠:女工调查日记
黄碗庄7月16日调查日记
刘敏:女工调查日记
 

苏丽君:贵屿镇的电子垃圾产业

作者/来源:秋田 点击次数: 4650

前言 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汕头市潮阳区贵屿镇地处粤东地区,练江中游北岸,占地面积52.4平方公里,下辖四个片区28个村(居),15万常住人口。地处潮阳市、普宁市和揭阳市交界处,在2003年3 月潮阳市被重新划入汕头市以前,三市对这里的管理互相推诿,导致贵屿成为典型的“三不管”地带。 我就出生在这样一个偏远的小镇上,贵屿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我爱我的故乡,然而对于它的了解却是少之又少。我不是在家乡长大的孩子,由于父母工作的关系,在我还不懂事的时候就离开了家乡。我对贵屿的记忆便只有一年——八岁那年,父母无暇照顾我,把我送回老家念书,由婶婶代为照看。此后对于贵屿的认识便都是从他人那里听来的零碎的片段。知道在离开的十多年里,贵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昔日的贵屿 触目惊心的污染 贵屿镇处在一片低洼地区的中心,属于严重的内涝区,农业生产基本没有保障。 这里的农民从20世纪50年代起从事收旧利废活动,90年代开始拆解利用从外地购进的废旧电子电器和塑料,并逐步形成产业规模。 据统计贵屿镇28个村有21个村从事拆解业,大约有3000名销售人员,目前该镇从事拆解利废行当的仍有70%以上村(居)、80%民营企业(共300多家),从业人员达3万多人,占全镇劳动力的60%以上,其中外来工2万多人。此外,该镇3000多名销售人员在全国各地1000多个购销网点专门从事废旧电子电器及塑料回收,源源不断的废旧电子电器及塑料资源从珠三角、长三角等地流向贵屿,平均年拆解废旧电子电器达到75万吨、塑料60万吨、电线电缆20万吨,经过深加工生成的产品和原料销往全国各地。行业产值和税金分别占该镇经济网站指标9成以上。 然而,由于很多拆解户小型分散,为了节约成本,许多家庭作坊采用简易、落后的工艺,用最直接和最原始的方式进行电子废物的拆解,村前屋后处处都能够看到随意加热电路板的当地农民和外来民工,大量的电器残渣和生活垃圾一起四处堆放、焚烧,空气中弥漫着电器零件被硫酸浸泡后散发出的刺鼻气味。在流经贵屿镇的练江两岸,废旧电器垃圾长达几百米,墨黑色的河面上长满了水浮萍,于是在给贵屿镇的居民带来丰厚利润的同时,电子拆解行业不可避免地导致了严重的污染——尤其对于空气、土壤和地下水:贵屿的空气已经非常的污浊,而饱受重离子污染的地下水更是早已不能饮用。这些污染在本世纪初引起了香港媒体的注意,并且很快就把原本不为人所知的贵屿推向了世界关注的前台。 到2000年底,贵屿的污染令人触目惊心!镇内街道到处是一家挨一家的私人作坊,道路两旁、房前屋后堆满了废电脑、废电器和拆解下来的金属壳、线路板。简陋工棚搭建在河堤上、农田间。江边有无数个发黑的废物垃圾山,还有一排排2米见方的酸解池。路旁的空地上可见到正在燃烧的废物堆,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烧废塑料的焦臭味。 电子拆解业的快速发展,增加了农民收入,但无处不在的个体作坊、不科学的焚烧和酸洗方式,严重污染了原本山清水秀的环境,贵屿镇变成了“垃圾镇”。 今日贵屿 电子拆解一如既往 这次重返贵屿其实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正当我还在家中无聊地烦恼暑假要怎么消磨的时候,父亲告诉我李叔叔(父亲的一个朋友,在贵屿从事电子拆卸行业)问我要不要去他们那住一段时间,这么好的机会我怎能放过。次日,我便踏上了返乡的道路,开始了我为期两个星期的体验之旅。 李叔叔家建在新的住宅区,是一栋五层楼高的楼房,一楼作为工作区域,基本上没有经过装修。二楼以上作为居住用,装修风格估计是自己设计的,都是很传统的民间样式,并且很讲究排场(这也许是乡下人的爱好吧),家庭影院、冰箱、空调……各式家电,该有的基本上都有了。我以为贵屿这边的人家都是这样的,后来才知道,李叔叔是早期进入电子拆解行业的,那时行情比较好,许多人就是一夜之间成为了富翁,李叔叔虽然不像那些人那么有钱,但在贵屿镇也算是富裕的了。我的房间就被安排在三楼,房间里居然配有独立的卫生间和浴室,这是我之前没有想到的。 早上五点半,当我还在睡梦中时,阿姨已经起床操拾家务,开始了一天的工作。本来以为接下来定会是很繁忙的一天了,结果出乎意料发现原来他们的工作还蛮轻松的,想做的时候就做,不想做的时候就喝喝茶聊聊天,该招呼客人的时候就招呼客人,没事的时候也可以拿一些杂货出来分门别类还卖个高点的价钱。我很狐疑,难道这栋五层高的楼房就是在这样悠闲的工作中得来的?然而世界上哪来这么多的不劳而获,李叔叔告诉我:“白仁(潮汕话,意思是说我傻),闲就说明无货,无货就是没钱赚哪。我是宁可忙一点赚多点。”原来,只有在进不到货的时候才能这么清闲,据李叔叔说忙的时候有时要请上三四个临时工来帮忙,有时甚至连饭也顾不上吃。“那你们一般多久进一次货呢?”“不一定的,没事出去外面看看,看到有好的价格也差不多的就进咯。”“去哪进货呀?”“一般都是去熟人那拿(货),有的时候也到其他人那看。大埕(李家附近的一快大空地)那也经常有人把货成批地放在那等着人家去看。”为了更好地了解贵屿,我便向李叔叔提出请求,希望他能带我出去逛逛,看看镇上人们的生活,李叔叔答应了我这个请求。 过了几天,总算等到跟李叔叔外出的机会了,沿路看到的很多东西都让我惊奇不已。 道路的两旁都是一间间挂着各式各样招牌的电子配件店铺。不少房子的门前屋后都堆放着废旧电脑拆卸件:硬盘、软驱、机箱、显示器、电话,无所不有。一辆辆大小货车满载废旧电子物品,在公路上摇摇晃晃地穿行。不少房子的前面就是一个小的“作坊”——坐着正在分拆电子垃圾的民工…… 在大埕碰到了一辆正在卸货的大货车,车上卸下的全部是废旧电脑显示器。 李叔叔告诉我:“那一车有8吨多,值好几万呢,我们看货一般就是看这些,好的话便买了回去。然后分拆处理,根据自己的需要自行处理一部分,比方说铜、铝,甚至金和银等等,其他的就卖给专门的二级作坊和工厂回收处理。”我发现,这一车显示器从机壳看有三菱、东芝等日本产品,还有泰国生产的,在一个三菱机壳的背面标志上注明的电压是欧美国家通常使用的标准100伏,显然是进口的废旧电子垃圾。从李叔叔那了解到,除了进入二手市场外,贵屿的绝大部分电子垃圾会被不断地分拆:其中塑料部分会被加工成简单的塑料颗粒原料或是做成塑料假花;废旧的电路板上有各种芯片、电容、极管等零部件,可以回收利用。 我们继续前进,沿途可见民工正把一堆堆的电脑“分拆”,有的用手,有的用榔头敲,为的是提取其中一切可回收物零部件和塑料。后来经调查发现,针对不同的分拆对象,还有更先进的分拆技术,比如拆解废旧电源板——只要将电源板放在电热器吹风口下烘烤不到两秒钟,便可用镊子将板上的各种芯片、电容和阴极射线管一一取下,分别放入不同的陶瓷小杯中。这是近几年才有的新的技术,据其中的一个工人介绍,过去他们用碳炉烧,气味很受不了,现在不用了。 在一个回收点,一群妇女正围坐在地上劈旧电线,把塑料皮破开,取出铜芯,分开堆放。李叔叔告诉我,这些妇女一般都是外省人,她们的工资很低,一般一天只有十几二十块。“这么低的工钱她们也做的吗?”“你是不知道赚钱难啊,她们不做还有大把人做,贵屿外来人很多,这些人的工钱都很低的。” 探和谐发展新路 电子垃圾的“绿色梦想” 昔日,无序的发展给贵屿带来了切肤之痛。痛定思痛,贵屿人下决心改变形象。 废旧电器拆解的大部分环节并不产生污染,其重点污染源是焚烧、加热、酸洗,而污染的主要原因是该产业小型、分散、不规范,工艺技术落后。针对拆解废旧电子电器产品造成环境污染的症结,该镇按照“立足当前,着眼长远,标本兼治”的原则,大力开展环境综合整治工作。镇成立了整治环境污染工作领导小组,组建了一支由30人组成的环保监察队伍,镇党政领导班子成员和机关干部包片包村(居),镇政府与各村(居)委签订了环境整治和保护责任书,做到级级加强领导,层层落实责任。采取各种形式,大力开展环保宣传教育,还把整治环境污染工作提交镇人代会进行审议,作出决议。该镇组织开展了大规模拆除临设专项行动,清除污染源。对焚烧、加热、酸洗等落后简易工序造成空气污染和水源污染的行为,明令予以禁止、取缔,并落实镇环保监督队伍加强管理,日夜开展检查。该镇规划建设了垃圾填埋场,分别在华美、仙彭、龙港、仙马、新厝等村设置临时垃圾堆放场。目前,规划占地40亩,首期工程占地3000平方米,容量3万立方米的南阳大型垃圾卫生填埋场已竣工即将投入使用。近年来,全镇各级多方筹集资金4000多万元,投入基础设施建设,改造铺设镇道、村道水泥路面,镇区公路两侧全部配套排污和路灯。镇、村对临设拆除后的迹地、主要道路、内溪河两侧实行分期分批种植树木,建设绿化带。全镇环境得到进一步绿化、美化。   由于目前贵屿镇拆解业的拆解程度和二手电子元件利用率已处世界领先位置,具备了建设废旧电子电器拆解利用产业化基地的条件。省环保局已批准贵屿镇建设粤东废旧电子产品综合处理中心,国家信息产业部批准贵屿镇建设废旧电子电器拆解示范工程。汕头市政府也通过省环保局向国家环保总局递交要求在贵屿镇建设全国废旧电子电器拆解利用产业化基地的报告。   去年,潮阳区政府还委托北京化工大学编制《汕头废弃机电产品拆解利用园区规划》,计划建立总用地3800亩的拆解园区,将建立一个占地1200亩的废旧电线电缆拆解区、一个占地1600亩的废旧电子电器及线路板拆解区、一个占地400亩的物流配送中心,一个占地10亩的固体废弃物预处理中心、一个占地30亩的工业废水处理中心和一个占地10亩的综合集中处理厂,使贵屿发展成为国内环境整治与废旧电子电器拆解加工业并举的新型环保产业化基地。 改变的背后 经济利益与环境保护的较量 贵屿的转型源于经济利益与环境保护的较量。 经过多年发展,贵屿镇已经成为全国有名的废旧电子电器拆解基地,拆解加工业已成为地方经济的支柱产业和农民收入的主要来源。但在为人们创造了大量就业和经济效益的同时,残余的电子废物大量堆积,使原本山清水秀的贵屿变成了远近闻名的“垃圾镇”,环境污染的阴影为该镇产业发展将何去何从打下了巨大的问号。 现在,矿产资源正在逐步衰竭,这些资源都转移到人们生产的各种产品中。很多产品,包括报废电子电器产品将成为未来的矿产资源。以废计算机主机为例,其成分如下:钢铁约占54\%,铜铝20\%,塑料17\%,线路板约8\%,其他1\%;线路板含金、银、钯等贵重金属。计算机主机的回收利用价值很高。 报废电子电器产品环境污染的潜在性,与回收利用和处理处置技术直接相关。对其中较难处理的部件,如线路板,若能采用先进的工艺处理,则不但不会危害环境,而且将产生良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如:新加坡、法国等国家有专门企业在全球收集报废的电子电器产品回收利用。但若采用落后工艺加工利用这些二次资源,如同用落后工艺冶炼其他矿产品一样,对环境是有危害的。 因此,遏制该行业的发展并非上上之策,寻求一条经济发展的同时兼顾环境的可持续发展之路才是明智之举。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06/9/11 20:21:06
当前页:1/2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