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刘绍君:深圳女工调查日记
许结仪 张雪芹 聂伟棠:
林宝存:汕尾劳动与社会保
骆雪曼:电镀厂女发单员的
肖琦等:盘福路肉菜市场调
蔡春蝶:民工回流现象浅思
李杰:民工在上海
苏丽君:贵屿镇的电子垃圾
杨培伟 候璧君 冯希:"
梁凯、郑攻莹、陈玉霞:艰
郑显荣 张楠 陈妍:青年
黄婉庄:女工调查日记
谢勤、郑茹、黄绵辉:慷慨
梁海平、毛美娟、赖名光:
高敬翔 汤颖霞 劳伟珍:
李清丽等调查日记
梁倩颜:5月20日女工调
麦焕珠:女工调查日记
黄碗庄7月16日调查日记
刘敏:女工调查日记
 

肖琦等:盘福路肉菜市场调查

作者/来源:秋田 点击次数: 4956

暑假社会调查日记 执笔人:肖琦 组员:马文彦、廖敏华、何启健 前言: 在上一个学期,我们专业开设了一门特别的课程——社会经济调查。这是一门实践性十分强的学科,它要求每个调查者都要亲身到社会上进行调查。因为只有亲力亲为才能得到第一手真实的资料,为以后的调研和解决社会问题打好坚实的基础。在课堂上,我们学到了关于社会经济调查的基本理论,但是碍于时间和课程安排始终都没有机会正真到社会进行实地调查。终于到了这个假期,终于有机会和时间进行调查了。于是,我们就怀着激动和兴奋的心情组成了一个四人小组开始社会调查。 要进行社会经济调查首先得确定调查对象和调查地点。经过考虑我们的调查对象范围确定是外来劳动者。原因有几点,首先是我们小组认为三农问题是现阶段广东乃至全国的热点和难点问题,我们的调查可以为研究提供实证资料。其次,关于外来劳动者的社会调查是社会经济调查里比较典型的一种形式。所以我们就确定了这个对象范围。而调查地点我们则选择在广州市盘福路肉菜市场。原因是首先我们小组的成员都是广州人,到盘福路比较方便。其次,我们其中一位组员的妈妈在那里从事管理工作,据她介绍那里的档主基本上都是外来工,正在符合我们的调查范围。 在确定了调查对象和调查地点后,我们小组在8月5日对广州市盘福路肉菜市场进行了第一次踩点,以确定我们调查的一些细节问题。经过我们观察,市场里的档主平常是十分忙的。在一天里只有中午13点到下午15点这段时间比较空闲,所以我们就把调查时间定在这个时候。在我们踩点的过程中,我们发现有其中一个女性档主她的生意特别火红,可能是她对每个顾客都十分热情的原故吧。于是我们就过去跟她谈了一下,发现她十分健谈,与我们心中的调查对象十分吻合。于是,我们就怀着试一试的心情跟她说了我们的来意。她听了以后,想了一想就答应了。于是我们就约定后天开始进行调查。在谈话的过程中我们知道了她叫阿萍。 2006年8月7日 星期一 天气:晴 我们小组四位成员带齐了调查的工具准时在12点45分到达广州市盘福路市场。阿萍的档口的位置挺好,处在市场的中间靠右的地方,旁边还有一个凹陷处,所以她的档口显得比较宽敞。而且,她的档口还处在市场的主要通道上,基本上每个进入市场的人都会经过。那天,我们来到的时候阿萍的生意还挺不错。于是我们就坐在一旁边观察边等待,我们发现在这个时候其它的档口基本上已经没有生意了,我们当时都觉得有点奇怪。大约等了半个小时,阿萍的生意终于淡下来了。她招呼我们到她的档口里面坐下来,我们先自我介绍了一遍,然后我就急不可待地问了第一个问题,我问:“阿萍为什么这个时候别的档口都基本没有什么生意了,而你还这么火红呢?”阿萍笑了一笑,说:“他们都是熟客了,都是中午下班比较晚,现在急着买菜回家煮饭呢!”原来是熟客!这就是个问题了。为什么这些晚下班的人都成了阿萍的熟客呢?不急,下次再问一下阿萍的熟客!当时我们是这样想的。于是我们就继续和阿萍谈。在谈了几句闲话后,阿萍就开始说她的一些基本情况。 原来阿萍是广东梅县人,现在已经28岁了。她在25岁与现在的丈夫结婚,现在已经有了一个3岁的女儿。就住在盘福路市场旁边的出租屋,屋子不算大,大概有50平方米。我们看着阿萍说话时幸福的微笑,就可以感受到她的满足了。阿萍老家除了父母,还有一个24岁的妹妹和17岁的弟弟。现在妹妹到了县城的一间幼儿院做老师,弟弟就在县城的高中读书。阿萍说到她的兄妹时,脸上总是充满了自豪。她还跟我们说她的弟弟在学校成绩很好。在这个时候,我们就问她说:“阿萍,为什么你不把自己的弟弟接到广州读书呢?”阿萍听到后,脸色明显暗了下来,她想了一想,然后回答说:“我也很想把他接到广州来读书,但是因为没有广州户口,学费实在太贵了,我们家是负担不起的。但是,不要紧的。我弟说了,读书主要是靠自己,只要努力,就一定能行。”说到这,阿萍的脸上又充满了自豪感。接着,阿萍跟我们说起了她的父母。他的父母是典型的农民,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家里的一亩三分地。阿萍说:“记得在小时候,家里很穷,生活很艰苦。虽然说不上没饭吃,但是也吃得不太饱。吃的最多的就是家里自己腌制的咸菜。父母每天很早就起床,大概5点半吧,就开始干活,晚上要干到7点多才能回家。”说到这,阿萍停了一下,大概是想到了以前的往事心有感触吧。“但是,现在家里的生活好很多了!”阿萍语气一转,满脸喜色接着说道:“大概在8年前,乡下的生活就慢慢好起来了。我们家首先是买了一架凤凰牌的自行车。记得那时候,我可是开心得几天没睡好呢!”阿萍满脸陶醉地回忆道:“现在我们家连拖拉机都有了,爸妈下田就不用这么辛苦了。”说到这里,阿萍突然问了我们一个问题,她问:“你们是大学生,学问好,知道什么是除草剂吗?”我们点头说知道。阿萍很兴奋的说:“现在的科技真是发达啊!这除草剂会懂得分杂草和庄稼的。它只除草却不会伤害到庄稼。” 阿萍真是一个十分健谈的人。我们开始调查以来,基本上都是她在向我们介绍她的情况。在说完自己家里的情况后,阿萍开始向我们介绍她家乡的一些情况。据她说,其实她的乡下现在的生活已经比以前有了很大的进步。每一家基本上都通了电,家里也用上了一些电器。在这时候,我们问了阿萍一个问题:“阿萍,你喜欢在乡下生活还是在城市生活呢?”出乎我们预料,阿萍想都没有想,脱口而出:“城市!”“为什么呢?不会觉得城市的生活难适应吗?”我们接着问。“不会啊!我十分喜欢城市的生活,也十分适应。相反,我不是太喜欢乡下。我不喜欢晚上黑漆漆的感觉。”阿萍回答道。“不是说乡下已经通了电吗?怎么还会黑灯瞎火呢?”我们奇怪地问道。“那是因为乡下的人都十分节约,他们的电灯都是10瓦以下的,基本上晚上只开一盏灯。记得我回乡下生孩子的时候,我特意买了几盏光管回去,谁知道到我生完小孩回来广州之后,我爸妈就把那光管拆了。说是浪费电。在我乡下家一个月的电费不会超过6块钱。”听完阿萍这番话我们都被吓到了。一个月电费居然不超过6块钱?真是不敢想象。 时间在我们交谈中不知不觉得过去了,阿萍的生意又开始多了起来。看来第一天的调查快要结束了。我们跟阿萍约定了后天再过来,阿萍也很爽快地答应了我们的时间。在我们相互告别后,第一天的调查正式结束,我们小组的成员也各自回家,准备后天的调查。 2006年8月9日 星期三 天气:晴转多云 中午十二点四十五分,我们小组成员又集中在了广州市盘福路市场,进行第二天的调查。进入市场,到了阿萍的档口。和前天一样,阿萍还在忙。我们趁着还没开始与阿萍交谈,找到了其中一个阿萍的熟客,与他叹了起来。“大叔,为什么你们都在阿萍这里买菜呢?”我们把前天藏在心底的疑问问了出来。“其实很简单,我们来买菜的,首先就是挑好的买,阿萍这里的菜是这个市场里比较好的,而且她的价钱又公道,人又诚实,态度又比较好,久而久之,我就成了她的熟客。来这里买菜我放心。”那位大叔说完就急着回家了。原来如此!阿萍生意好不是因为别的,正是因为她的诚实和热情。想到这,我好像开始懂得阿萍这样一个几乎没有文凭的外来工为什么能在广州立足的原因。 这时候,阿萍的生意开始转淡了。她又搬出了椅子,招呼我们坐下来继续前天的话题。因为前天主要是了解了阿萍的一些基本情况以及她家人和家乡的一些情况,所以我们今天就准备把重心放回阿萍的身上。于是,我们就开始向阿萍了解她的童年以及读书的生活。我们问阿萍:“你觉得你的童年开心吗?”阿萍想了一下,答:“小的时候,只要有得玩就是好的。每天都到处跑,到处玩。什么爬树,捉蟋蟀,捉小鸟只有能玩的我们都会玩上一顿。其实,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真是挺开心的。虽然,我们乡下的小孩不像城里小孩的条件好,我们没什么好吃的,玩的也只是一些花花草草。但是,我们没有压力,十分自由,相干嘛就干嘛。就是农忙的时候要帮爸妈下地。”听阿萍说到这,我们都开始有些羡慕她的童年了。作为大城市里的小孩,是很少有机会可以接触大自然的,阿萍说得那些我们只有在书里面才能找到。想归想,谈话还在继续。“阿萍,你家乡的教育情况好吗?”我们继续问道。“不行!”阿萍回答:“在我们那里的学校无论在硬件还是软件方面都是不及格的。记得我读小学的那间学校,那些桌椅都是坏的。学生连课本都不齐,老师又不够。不用说学英语,就连数学课都是语文老师兼任的。县城的学校就好很多,所以我们那里学习好的学生小学毕业后大多都是到县城的初中读书的。就像我的小妹和小弟。”我们听后接着问道:“那阿萍你呢?你在县城读初中吗?”阿萍听后,回答道:“我没有到县城读书。其实我根本不喜欢读书,我读到初二就退学了。记得那时候,我爸很希望我认真读书。只要我一说不想读书,我爸就会大发雷霆。我有一次偷偷跑到山上去玩,没去上学,结果被我爸发现,他把我从山上捉了下来,狠狠的打了一顿。到了我初二的时候我爷爷去世了,这对我们家是一个十分严重的打击,因为爷爷是我们家主要的生活来源之一。于是,我家再也不能负担两个孩子的学费了。在经过商量后,决定我退学,到城市打工,把读书的机会留给弟弟和妹妹。其实这样的决定我是十分喜欢的。因为我根本就不喜欢读书。于是,我就第一次离开了家乡,到城市打工赚钱。” 就是这样,阿萍快乐的童年早早的结束了。在大多数初中生幸福地过着学生生活的时候,阿萍,一个仅仅15岁的小女孩就已经开始踏出社会。 县城,阿萍的第一站。一开始,阿萍到了县城表叔的制衣厂打工。可能是亲戚的原故吧,在制衣厂,阿萍的工作比较简单,只是负责检验成品衣的质量。她在制衣厂的工资不算太高每个月只有300元,包吃住。那时候,可能因为是阿萍第一次打工的原故,她对工资的情况不太了解,300元工资她已经觉得不错了。所以她工作很努力,因为她的努力,在阿萍工作了半年后,他的工资涨到400元钱。在这400元钱里面阿萍一个月大概只用到100元,其它的都寄回了老家。阿萍在这家制衣厂总共做了两年,并不是阿萍不想做,而是她表叔的制衣厂由于经营不善倒闭了。阿萍也在17岁的时候第一次尝到了下岗的滋味。于是,阿萍只能在县城继续找工作。可能是因为学历不高的原故,阿萍最后只能到一家餐馆打杂。每天工作12个小时却只能赚到250块钱。在那里工作实在是非常的辛苦,基本上是12个小时没有停的,阿萍在那里只干了半年就不干了。因为,阿萍找到了另外一份工作。 可以说,阿萍是个挺幸运的人。通过亲戚的介绍,阿萍来到了深圳,在一个富豪家作保姆。她的工作不算太忙,只是负责煮饭和日常家务。每个月的工资有500元钱还包吃住。这对于阿萍来说就是很不错的收入了。就这样在那里阿萍工作了半年。这时候,阿萍雇主的媳妇生小孩了。这样,阿萍还兼做了保姆,于是,阿萍的主人就加了阿萍100元钱的工资。然后,那主人的媳妇为了感谢阿萍又再私自给阿萍加了200元。就这样,到了一年后,阿萍的总收入就有800块钱了。对于像阿萍这样的基本没有学历的外来工来说,这样的收入水平就已经相当不错了。阿萍还说,她的主人许诺他说,如果她努力做,好好做,再过几年就帮她把户口搞到深圳,还说要帮阿萍找个婆家。但是,当我们听阿萍说到这里时就不禁想到了一个问题——既然条件这么好,为什么阿萍会离开呢?于是我们就问了阿萍这个问题。阿萍听后,摇了摇头,然后对我们说道:“其实这件事如果是发生在如今,那结果肯定会不同。那时候,还小,对很多事的想法都比较偏激,不太会想,只是会顺着自己的性子。那个时候,一开始我是觉得在那里太没有自由了。就连我要到商场买东西都不让我一个人去,他们会用车送我去。其实现在想起来,那是对我好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就是觉得十分反感。然后,就是觉得他们对我不信任。我从来不能进入主人的房间,其实现在觉得那也是十分自然的。我那时才刚去,人家对我还不太了解,自然会有一点防人之心。但是那时就觉得是十分大的委屈了,于是就产生了要走的念头了。加上那个时候,我奶奶刚好很不幸的出了车祸,双脚折断,以后都不能走路了。我爸就想我回去照顾奶奶,于是我就不做,回乡下去了。” 就是这样,阿萍结束了她第一次出外打工的经历,又回到了家乡。其实我们觉得,阿萍这次是错过了一次很好的机会。对于一个外来工来说,一个深圳户口的重要性真是不言而喻。阿萍放弃了这个机会,就是放弃了入户深圳的机会。但是,人的机遇是很难说的。只有到死的时候才能知道那件事是对是错。这个时候,第二天的调查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于是,我们跟阿萍约好了也是后天进行我们最后一天的访问。 2006年8月11日 星期五 天气:阴 中午12点45分,我们小组的成员再次准时在盘福路市场门口集中,准备进行最后一天的调查。我们像前两次一样,来到了阿萍的档口,她的档口生意依然火红。我们等了大概十五分钟,阿萍忙完了这一阵,就招呼我们坐下继续。 以前也说过,阿萍是个不喜欢农村的人。结果,她在乡下照顾奶奶只过了一年,她又回到了城市,不过这次她的目的地不是深圳而是广州。那么,阿萍为什么会到了广州呢?这就要从阿萍的妹妹说起了,阿萍的妹妹在阿萍回乡照顾奶奶时已经读完高中,并考上了大学。这时候,阿萍的妹妹为了能够让姐姐轻松一点。于是,她放弃了上大学读书的机会留在了乡下帮姐姐一起照顾奶奶。阿萍说到这里时,眼泪不禁流了下来。可见,她们姐妹情深。阿萍在乡下呆了一年后,有人介绍阿萍到广州打工,于是阿萍就第二次告别家乡来到了广州。阿萍在广州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小餐馆做收钱,工资和福利都一般。但是,这份工作对于阿萍来说却有特殊的意义。因为,阿萍在这里认识了她的丈夫——阿俊。阿俊也不是广州人,他是潮汕人。但是,阿俊的一家人基本都在广州作小本生意,阿俊那时是在他叔叔的士多帮忙。听阿萍说,阿俊是对她一见钟情,那时候,阿萍每天都会发现阿俊到她的店里吃东西还吃的特别久,而且还会时不时望着她。阿萍心中总觉得奇怪。他对这个男孩见多了也有了好感。终于,有一天,阿萍发现阿俊没有来吃东西心里一阵失落。谁知道,在阿萍下班的时候,阿俊捧着一束玫瑰花站在了门口,深情的对阿萍说:“阿萍作我女朋友吧。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于是,阿萍就成了阿俊的女朋友,很快他们就结了婚,这时阿萍25岁,她认识阿俊也只有两个月。 结婚后,她们夫妇两就准备做点小生意。于是阿俊就顶了他叔叔的一个档口。一开始,她们夫妇俩只有202元的本钱,那个档口也只有半平方米大小。可是,阿萍夫妇没有放弃,坚持了下来。现在,她们在盘福路市场里面有两个连着的档口,生意比较火红。但是,阿萍也对我们说,现在的生意不容易。虽然,政府免了他们这些外来工的地税,但是,市场的租金实在是很贵,就像阿萍两个档口每个月的租金就要3000块钱,足足占了他们利润的一半。而且,像阿萍这样的外来工,因为没有广州市的户口,所以他们不能在广州买社保、医保和老年保险,她们的女儿如果要在广州上学也要交巨额的推荐费。其实我们小组认为,外来工对广州的贡献也是十分巨大的,就算不能让他们加入广州户口,也不能不让他们在广州买保险吧!这实在是不合理。 聊到这,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我们送了一件小礼物给阿萍以感谢她对我们的配合。 后记: 通过三天的调查,我们小组成员都得到了很多。通过阿萍的例子,我们知道了一部分外来工在广州的一些情况。虽然,外来工在广州的生活、工作比起本地人有一定的差距。但是,通过他们的努力还是可以在广州有立足之地。阿萍就是最好的例子。 对于外来工来说,在广州立足有几大难题。首先是户口的问题,外来工没有广州户口,导致他们在儿女教育方面比起本地人有很大的负担,基本上一般外来工的儿女是不会在广州读书的。然后是因为没有户口,是外来工不能在广州买“三保”这就使外来工在广州生活、工作都没有保障。第二,是就业歧视问题。基本上外来工都只能在广州担任比较低级的工作,而且,外来工在同等岗位上的工资一般都比城市人低。第三,是外来工本身的素质问题。大部分外来工原来都是农民,就像阿萍,她们都没有经过系统的教育。这就导致了她们的工作条件和待遇比较低。第四,是相关法律法规不完善,以及相关部门执法不力。导致了农民工权利得不到保障。 最后,希望外来工可以在广州创出属于他们的一片天。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06/9/28 23:14:46
当前页:1/2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