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刘绍君:深圳女工调查日记
许结仪 张雪芹 聂伟棠:
林宝存:汕尾劳动与社会保
骆雪曼:电镀厂女发单员的
肖琦等:盘福路肉菜市场调
蔡春蝶:民工回流现象浅思
李杰:民工在上海
苏丽君:贵屿镇的电子垃圾
杨培伟 候璧君 冯希:"
梁凯、郑攻莹、陈玉霞:艰
郑显荣 张楠 陈妍:青年
黄婉庄:女工调查日记
谢勤、郑茹、黄绵辉:慷慨
高敬翔 汤颖霞 劳伟珍:
李清丽等调查日记
梁海平、毛美娟、赖名光:
梁倩颜:5月20日女工调
麦焕珠:女工调查日记
黄碗庄7月16日调查日记
刘敏:女工调查日记
 

蔡春蝶 梁雪婷 谢晓丽:女工肖姐

作者/来源:秋田 点击次数: 2164

女工肖姐 ————女工调查阶段性报告 调查地点:增城新塘红头山工业区 调查时间:2006年4月23号—2006年9月8号 调查对象:肖姐 调查人员:蔡春蝶 梁雪婷 谢晓丽 导言:增城新塘二十年前是一个小渔村,现在是一个城镇化的典型,其GDP占增城的六七成。该地最好的产业是牛仔服,有三千多家牛仔厂,在新塘从事牛仔服生产的外来人员占当地人口的五分之三以上。我们的调查对象就是在新塘某牛仔服装厂工作的一个女工,她姓肖,我们叫她肖姐,她是很平凡的一个女工,但是平凡的人也有她精彩的人生。经过三次的调查,我们对肖姐的了解日渐增加,也间接了解了那些背井离乡来到广东打工的女工的生存状态。 一、 家庭 (一)、家庭背景 肖小姐,四川省重庆市七间镇人,30岁,已婚。她个子不高,一米五左右,偏瘦。长发有点乱,皮肤有点黑,脸上的赤斑隐隐约约,暗示着她已经不小的年龄。两个虎牙不是很整齐,但是笑容是很灿烂的。为人很热情,很健谈。 肖姐娘家的父母都健在,父亲今年五十六岁了,母亲五十三岁,双亲在家乡种庄稼,稻谷的收成很受天气影响,今年遇到旱灾收成不好。肖姐是家中的长女,她有一个小她3岁的妹妹,已经嫁为人妻。还有一个小她6岁的弟弟,未婚,在重庆做生产摩托车的工作。她说她的妈妈重男轻女,最疼弟弟。在增城她最亲的亲人就是她的叔叔婶婶了,叔叔在她以前的厂里工作,婶婶和她同厂不同组,在做管理,有固定的底薪收入外加提成。 肖姐23岁多一点就结婚,老公比她大一岁多,是个比较内向的人,但是待她很好,在北京做厨师,包吃包住,工资有一千多元。儿子六岁多,今年九月份准备上一年级。婆家中公公婆婆也对她很好,今年都已经五十六岁的公公婆婆只生了两个儿子,没有女儿,所以把她当女儿看待。公公婆婆在家乡养蚕,每年收入有一万元左右,经济状况还算不错。老公的弟弟今年满二十四岁,未婚,在北海当理发师,工资是业绩的提成(30%),每个月有两三千元。总的来看肖姐家的经济情况在当地还算不错的。一家六口的生活过得挺滋润。 (二)、爱情经历 肖姐认识现在的老公之前有过一个男朋友。那人的爸爸妈妈在湖北开餐厅,他妈妈很喜欢肖姐,叫她去餐厅里帮忙,主要是想她和她儿子谈朋友(谈恋爱)。她当时年纪还小不明白他妈妈的意思,以为只是打工就去了餐厅帮忙。后来才知道他妈妈的真实意思。她去那里做了两个月,发现他太懒了,整天好吃懒做,餐厅有事也不帮忙。于是对他说她想去别的地方工作,不想再在他家做工了。就这样,他们相处两个月后就分手了。尽管他对外人说过喜欢肖姐,但是没有和她表白过,事实上他们也并没有正式约会过。 肖姐说她很相信缘分。因为她认识现在的老公是很碰巧的事情。当时肖姐在东莞工作,两年多没有回家了,听到奶奶生病卧床不起,总在念叨她的名字,所以她就辞工回家去看望和照顾奶奶了。她在家照顾奶奶时有迷信的人(大概是巫婆之类)去给她奶奶看病,看到她就开她玩笑说:“搞对象没有啊?”家里人说没有,也和那人开玩笑说“你帮忙介绍啊。”那人爽快地答应了,就给她介绍了她现在的老公。她老公认识她之前是在北京当厨子,也是因为自己的奶奶生病赶回家看望老人的。肖姐说如果不是有缘份,也不会认识现在的老公。两人经人介绍后就在家乡相处了一个星期,随后她老公就回北京工作了,他们就靠通信来维持感情。在认识一年后也是通信半年之后,他们就登记结婚了。 (三)、婚姻生活 结婚后肖姐就跟随老公到了北京。因为北京的制衣厂比较少,她只能在酒店当服务员,一个月的工资只有三四百元。她在北京只当了一个多星期的服务员就辞职不干了。肖姐和老公回家乡开小吃店,那时开小吃店要三四万元的资金投入,那钱里其中有一半是肖姐的爸爸妈妈出的,一半是肖姐的公公婆婆给的。由于肖姐的老公一直是煮北京口味的菜而不太懂煮四川口味的菜,所以他们另外请了一个厨师帮忙。虽然这样,但经营小吃店还是很辛苦的,早上很早要去买菜,中午之前要去买菜,下午还要去买晚上需要的菜。又因为肖姐当时怀上了孩子,太劳累身体受不了,所以小吃店经营了三四个月就关了。最终还是亏了一万多元。 肖姐24岁就生了一个男孩。因为重庆抓计划生育抓得很严,多生一胎要罚款2万多元,所以生了一胎就不敢再生了。说起生孩子,肖姐有一段惊险的经历。生孩子的当晚一直下大雨,没有办法请来接生婆(去接生婆家要走半个小时的路),所以她是在家里自己把孩子生下来的。说是腊月二十三是老公的爷爷的生日,所以他姑姑那些亲戚全部回来了,家里很多人。她从晚上十一点开始觉得肚子痛,但是没有告诉老公和家里人,以为会像其他人一样要生很久,就不敢叫婆婆来,怕吵醒家里全部人。一直到后来肚子痛到跪在床前了才让老公叫来婆婆。令到她老公被婆婆责怪“你怎么不等生完了再叫我?”。婆婆看她痛得厉害就让公公用竹子做成担架抬她去医院让医生接生,但是竹子还没有砍来,担架还没有做成,她就已经把孩子生下来了。腊月二十四凌晨四点多儿子顺利来到这个世界,孩子生下之后,肖姐的婆婆用绳子帮肖姐把脐带系紧(说是防止胎盘里的血倒流向孩子的肚子),放在她身边,此时已经是凌晨五点零七分了。等到八点多天亮了,接生婆来了才剪断脐带。她说痛了一夜,生下孩子之后觉得很轻松也很累,问婆婆“生了点什么”,知道是儿子之后她就睡了,也没有看儿子一眼。因为怀孕时听说要多活动到生产时才不会很难生,于是她平时一直有做事活动做些手上的活儿,所以生的时候不那么痛,虽说是第一胎也没有接生婆在场帮忙,但也挺顺利。也是由于怀孕时胃口不好吃不下饭,儿子生下来只有四斤多,而且刚生下来几天都没有奶水给儿子喝,儿子只好喝白开水。坐月子时,开始也是没有胃口吃不下饭,后来婆婆给她抓了中药吃,她的身体才慢慢好起来的,儿子也终于有奶水喝。 她生孩子时,老公在家照顾他们母子2个月,之后老公回北京继续当厨子。夫妻两人又是相隔两地,平时联系就靠电话和手机短信了。老公对她很好,从来不骂她,更不打她。有时闹矛盾也不和她吵架,就争几句。真的吵起架来也总是肖姐赢,她一生气就会一直说一直说,他最多只会说“你说够了没有”。因为两口子长期分离,有机会相聚时也不会经常吵架,只是有时意见不同会争吵几句。肖姐说有的时候心情不好很想吵架,但是她老公总是以沉默应对。遇到问题问他怎么办,他也总是让肖姐自己决定,很尊重肖姐的想法。两夫妻因为各自要打工,长期分隔两地,一年只能见一次,就是春节回家相聚。往年是两个人一起回家乡。但去年她的老公来新塘过年,他们没地方落脚,就在外面租一间房子住一个月。老公回北京,他们就退了那间房,肖姐就又住回厂里的宿舍。老公对她好,她对老公也不错,光是毛衣就给他织了两件了。她织给自己那件从前年织到现在才织了一个袖子。老公的工资比她低,她平时不管老公的钱也不逼他存钱。只是偶尔问他存了多少钱。 在她的全家福中,我们看到年轻的肖姐圆润丰满,红光满面,她老公比她高一个头,长得很高很英俊,儿子长得像爸爸也很帅气,是幸福的一家三口。六岁多的儿子已经读了两年的幼儿园,读书时在外婆那里上学,放假就回爷爷奶奶家住。原本今年九月一号就要上小学一年级了,但是因为家乡闹旱灾,孩子的开学时间由九月一号推迟到五号又再推迟到十一号。听说家乡闹旱灾家里稻谷收成不好,当地政府也没有给孩子们减免学费或学杂费,儿子读书一学期要一百多元。儿子是他们唯一的希望,所以学费不是问题。肖姐说自己没有读多少书,找工作很难,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也能上大学。她说她很佩服大学生,读书好,将来出来找工作有一张文凭可以在办公室里上班,不用像她那样找工作难,而且只能做手工活。在教育孩子上,肖姐扮黑脸,她老公扮白脸。老公一有回家就整天和儿子玩,而她则对儿子比较严,他不听话就凶他,如果犯错误,说了还不改就用竹条打他。所以儿子比较怕她,和她老公就很亲近。平时老公经常和儿子玩,也不骂不打他。但是在她打儿子时,老公从来都不说不管不随便干涉,但事后会说她那么狠心,打得儿子青一块紫一块的。她说打到儿子哭她也很心痛,但是为了不让儿子养成坏习惯,心痛也得打他,不然他谁也不怕就没有人能管他了。也许因为她比较严格,孩子怕她,所以每次聊电话,儿子总会向她问起爸爸。但是他从没有在和爸爸聊天时问起妈妈。她有点吃醋,有点伤心。 因为很少回家,肖姐给儿子买东西只能是托回家的亲戚朋友带回去。上次她买了两套衣服让回家的叔叔帮她带回去,儿子就穿上妈妈新买的迷彩服照了一张照片,肖姐总拿出来看,感慨儿子长高了,眼睛越来越小越来越像他爸爸。虽然她比较严格,但是对儿子的爱绝不少于她老公。肖姐平时很频繁地打电话回家关心儿子,有机会就买东西和衣服寄回去,也曾亲手给儿子做衣服,以前就给儿子织过毛衣。前几天看到厂里有一种布料很好,就跟人要来那块洗过水的样板布,做了一条裤子给儿子。浓浓的母爱都藏在一针一线中。 二、 工作 (一)、工作经历 肖姐上学只上到初二,因为自己身为大女儿,加上家里不是很宽松,自己的学习成绩也是一般,看到人家赚到钱买很多东西回家很风光的样子,就想辍学出来赚钱,赚了钱也回家风光一回。于是17岁就开始她的打工生涯,第一份工作是在湖北省武汉市,在表哥表嫂的米线店里帮忙。那家米线店在一间大学附近,平时有很多大学生去光顾,那些大学生很喜欢她,总是和她开玩笑,叫她四川妹子。她有空进去那间大学走走,觉得很喜欢那里,很大,很美,空气很好。很后悔辍学,但是觉得自己成绩不好,继续上学也不能上大学。她像是很早就看清自己是怎么样的人,很早就给自己定了位,所以也安心于做工人,安于现状,也觉得挺幸福挺满足。问她有机会让她做主管的话她愿意吗,她说不要,太操心,她没有这个本事。她安于做手工,过自己的小日子。对于不同阶层的人,她有的只是羡慕,不曾尝试改变自己,认为那是自己到达不了的地方。 肖姐在湖北工作了一年,之后回家呆了半年。后来到东莞的专做收录机的电子厂工作。在东莞工作差不多2年,没有回过一次家。因为回家一趟很麻烦,从厂里去东莞火车站就要25元,加上从东莞到重庆的火车票要80~90元,在从重庆转5元的汽车才能回到家,总计110至120元。她在东莞呆了2年都没有回家,因此极其想念家里人。恰逢她奶奶生病卧床不起,总在念叨她的名字,所以她辞工回家去了。三四个月之后,肖姐到了广西的北海,在老公的小姨那里做工。因为广西移民多,语言不通,而且跟小姨拿工资不好意思,所以就没做了。 肖姐结婚后去过北京,在酒店当服务员,做了一个多星期,因为不满意工资就辞职。和老公回家乡开小吃店。小吃店生意失败后,她就生儿子了。在家把儿子带到两岁大,就把他留在家乡给婆婆带,自己又踏上打工之路。这一次肖姐到了深圳市南头区的服装厂,做衬衣。连续工作了1年,应老公的要求,她又辞工回家带孩子了。之后肖姐到了佛山的玩具厂,做水枪玩具。工作了1年,又再回家照顾孩子。肖姐在家呆了大半年后想出来找工作时正好遇到“非典”,于是不敢出来,只好又在家呆了大半年。 “非典”过后,经她叔叔介绍,肖姐来到了广州增城镇新塘新明酒店对面的牛仔服制衣厂工作。一年多以后回家过春节,过年后再回新塘。经老乡介绍进厂后,肖姐至今已经在该工厂工作一年。在现在这个厂里她的工作是打单排,就是给牛仔裤拉链的那块布缝边。她说做一条一分钱,一个小时能做一千多条。货多的时候经常要加班,做得越多工资越高。七月份有一个组走了,主管叫她代班,所以她要日以继夜地工作,别人在玩时她一个人在加班。下午六点下班,别人去吃饭了,她还在加班,一直到八点多才去吃饭。工作很是辛苦,但是报酬也很好,那个月她拿了2100元的工资,是全厂最高的,也是她进这个厂以来的最高工资。这份工作是肖姐能胜任的,所以做的开心,讲起工作程序也是条条是道。她说做一条牛仔裤要二十多个工序:扫粉,打边,装裱袋,落袋衬,落袋布,拉前袋口,车前袋,平袋底,打双边,落拉链,打对边,打小浪,熨链排,打单排,埋双排,埋夹,装后袋,查货,割底浪底股,压底浪,拉裤头,打凿,等等。那些专业名词听到我们一头雾水。工厂的产品分几类,好的一类出口到国外,次品就在国内市场卖。一般是等顾客下订单了再开展工作,一般有下几千件,少的也有一两百件。工厂的福利表面看还算不错,中秋会给每个人发一盒月饼,但是月饼的质量很差。如果货少就放一天假,货多就放半天假。她说中秋想家就打电话回家。 和很多人一样,肖姐选择工作的重要标准是工资。只要别的工厂的工价(工价:做一件的钱)高,她必定跳槽。以下是她的工资表: 湖北 东莞 500~800元一个月(新手10元一天,3个月后12元一天,一年后15元一天,之后17,18元一天) 一个月大概加班10个晚上加班费2,3元一个晚上 北京 300~400元一个月 深圳南头 计件工资 400~500元一个月 一个月90元生活补贴 佛山 700~800元一个月 新塘 计件工资 1500~1600元一个月最高一个月拿了2100元 住厂里宿舍,一个月扣8元水电费 (二)、工作环境 肖姐现在工作所在的工业区门口是大马路,那里经常有车祸发生。增城的交通状况很差,经常遇到交通问题,塞车更是家常便饭,对此肖姐见惯不怪,但是她有时也会很小心。工业区内有好几家不同的服装厂,包括饭堂和宿舍,各种旧楼房参差不齐树立在工业区内。整体看工业区内的卫生还算可以,但是在各个角落还是有不少垃圾。 该厂的厂房在一进工业区的左手边某一栋楼的二三楼。肖姐在二楼工作。空旷的楼层有一百多架缝纫机似的机器,排成五六排,每台机器旁边都堆了很多牛仔布,很多是牛仔裤和牛仔衣的各个部分,有的可以看出是牛仔裤的裤袋。厂房的灯管吊着挂,挂得很低像是就挂在头顶,风扇也是,每一架机器上面都有一把灯管和风扇。机器有人工作时,灯和风扇才开着。有几十人在工作时,机器运作发出轰轰的声音,空气中飞扬着灰尘和布碎沫。在那工作的一般都是比较年轻的男女,有十几岁的,也有二三十岁的。每个人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埋头缝纫,很少有人在聊天,也许是计件工资的激励作用,也可能是车管在场的缘故。每个车管负责一个组,一个组二十多人,每个人负责一个工序。有时遇到同事请假也会相互帮忙赶工,肖姐请假当天,是车管亲自帮忙。 肖姐的宿舍在女宿舍的五楼,湿滑的楼道还算干净,听说是有专人打扫的。对面宿舍一至五楼是别的厂的,五楼是他们厂的男宿舍,六楼是夫妻宿舍,供那些夫妻两个人都在这里上班的人住,一间房住四对夫妻。到了肖姐的宿舍,打开宿舍门时发现有两间房。外面那个大的宿舍住了七个人,五张上下铺两边摆,中间留有一条路。在靠近厕所浴室那里有一张桌子,大家放着牙具饭盒等杂物。在那个大宿舍里面还有一间小宿舍,像是一个大房间套一个小房间,小的那间就是肖姐的宿舍了,不大,原来只住两个人,都是结婚了的,听肖姐说她的室友比她还要大八岁,两人相处的还不错。后来来了一个新的室友,就睡在肖姐的上铺。听说那个人以前在旧宿舍也是睡在肖姐的上铺,后来搬宿舍那人就和老公在外面住,现在老公走了,她就又回厂里的宿舍住了。肖姐说那人不大好相处,很小气,平时也不大爱说话,有求于人的时候才会好好说话。和肖姐之间还有些不愉快。上次刮台风,她那新舍友想关门关不上就使劲推,没有留意到肖姐的衣服被门勾到,结果就把肖姐最喜欢的衣服勾坏了。事后也不吭声,更没有道歉。肖姐很生气,没有和她说话。后来她主动找肖姐说话,肖姐也就没有和她计较。肖姐说还是和她原来的室友比较好说话。 小宿舍的空间不大,但是经过她们巧妙的安排,东西摆放得很整齐,看上去很整洁,地板也拖得干干净净的。她们的床是上下铺的,下铺睡觉上铺放杂物。肖姐的床的蚊帐外面用一块布遮着,这样她的床就可以完全和外界隔离了。肖姐用一块木板在床尾搭了一小层衣柜,用来放衣服纸巾等物。下面放着一个用白纸包着外面的纸箱,里面也是放衣物等。小小的空间里摆放了很多物品,却井井有条。她说由于宿舍只有两个人住,所以并没有像我们一样轮流着搞卫生,而是谁有空就打扫。在房间的角落有一个用泡沫塑料做的小桌子,上面放着杯子饭盒牙具洗面奶等物,听说小桌子下面藏着一个锅。厂里有饭堂,所以不让她们在宿舍里煮东西吃,她们只好偷偷摸摸地煮,还得好好收藏着锅。小桌子旁边的地上放着水桶、脸盆、洗衣粉等。厕所与浴室是大小宿舍共用的,可能没有什么人打理,比较脏。平时她们在浴室洗衣服,然后衣服是挂在走廊晾干,遇到下雨天就挂在宿舍内。 由于平时工作比较忙,全天要上班,早上八点上班,中午十二点下班,中午一个半小时吃饭休息,下午一点半上班到六点下班,晚上七点上班十点下班,还经常要加班到十一点多。她上班期间没有什么时间和室友一起玩,平时都是各做各的事,只有放假时才一起玩一起去逛街。中午经常是从饭堂打饭上宿舍吃,吃完就午睡一会,有时也会自己下面条吃。晚上如果煮宵夜会和室友一起吃。 肖姐的早餐一般在外面吃,1至1.5元一餐。中餐和晚餐在厂里吃,1.5元一餐,用饭卡记录,月底在工资里扣。宵夜和水果加上零食等每个月要花费120元。手机费是每月50元。洗发水和沐浴露大约需20至30元一个月。对服装的消费也不高,通常是买15至20元的衣服,她比较喜欢黑色的长裤,因为工作时穿不容易弄脏,喜欢到新塘的水电二局二楼买衣服,一般老板开价她会砍掉一半。上个月她过三十岁生日,在江边给自己买了一件短袖,还有一条40元的白色九分裤。本来她老公说要给她买个戒指,但是要等到过年了,一起回家乡后再去城里买。因为他们过年回家乡的时间不长,肖姐担心没有时间去买。于是就在自己生日那天和同事去了商场,自己掏钱买了一枚戒指,2.81克黄金,568元。她说是自己会赚钱不能亏待自己,自己不给自己买不划算,要对自己好一些。在她们那里满三十岁是个大生日,所以要庆祝一下,原本她婆婆还叫她回家乡去过。但是肖姐没有回家,而是花了将近800元给自己买了吃的穿的戴的。她是一个舍得花钱疼爱自己的女人。前年回家还特地去城里花五十元去拉头发。肖姐也挺注重营养的,虽然平时一餐吃半碗饭就饱,有时也会去喝5元一碗的乌鸡汤。她说身体好才能做好工作,她很少生病。她知道很多生活常识也很懂得照顾自己,她装“宝贝”的纸盒底下放着一本书,叫《XX智慧大全》。由此可以看出她虽然接受的教育程度不高,但是她也是一个好学的人。但是当我们问及进厂时是否有签合同,她说没有只是说了一下,纯粹是口头协议。问及知不知道劳动法和妇女权益保护法之类的法律。她很不好意思地说“不懂”。不过这也难怪,平日里她也只是埋头工作,不爱看书,不看报纸,不关心时事,不知道广州有一个大学城,对法律知识也是懂的很少。她平时的休闲活动也很少,中午有时间就在宿舍打毛衣,晚上不用加班就和同事逛商场,到宿舍楼下看电视,有时会看打工者的杂志《知音》。发工资当天放假就买东西到叔叔婶婶家吃饭。她基本上没有留意社会上的热点问题,反正在她的生活里那些都不重要。再问及工作时受伤有没有赔偿之类的,她说受轻伤就只是在厂里擦药,重一点就到医院看医生,厂里会给医疗费,但是没有任何物质或精神赔偿。她并没有意识到这样子是在侵犯她的权益,反而觉得厂里待她们还不错。而且她觉得做他们这样的工作是不大可能受伤的,自己小心一点就没事了。 肖姐工资不低,因为家里经济状况还算可以,她也就不用寄钱回家。她和老公的工资收入主要都用来还开小吃店欠下的债,还存起来,用于以后做资本开小店。她说她最大的梦想是赚够钱回家乡和老公开一家服装店,卖男女服装,还可以带孩子。每一次说起老公儿子她是一脸的幸福,说起未来她也是充满美好的期待的。我们相信她是一个幸福知足的女人。 结语:虽然每一次去增城调查都是很不容易,天气不好,路途遥远,路也不好走,不是遇到大塞车就是遇到车子坏了。基本上我们花在路上和车上的时间是我们真正在做调查的时间的三倍。每一次调查回来都觉得整个人都累得要散架。但是肖姐的热情、真诚让我们很感动,她总是像姐姐一样关心爱护我们,不仅在我们去找她的时候热情好客买零食招待我们,在一起出去吃饭时抢着给钱,在我们离开时一定要送我们上车,而且在平时发信息时也经常关心我们的身体,还告诫我们要认真上学。参加这个调查是经历了很多困难,也将继续面临难题,但是我想我们会克服困难继续努力,因为这一切都是值得的。真心希望肖姐的打工生活越过越好,希望他们分散在各地打工的亲人平安,希望她的儿子健康成长,一家人都幸福快乐。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06/9/25 21:19:05
当前页:1/2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