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黄小燕:《江村经济》读后
黎东丽:读《反对本本主义
白周颖——《资本论》读后
李冠标:态度决定一切
陈彦涛:严谨、谦虚的态度
刘堃:调查,但不能偏激
刘元辉:让事实尊重你,就
林雨浩:凡事都要经过调查
杨志芳 :要让调查发言
梁雪婷:我们需要调查,更
陆腾飞:读《寻乌调查》有
李杰:莫使调查成“叼茶”
梁婵芝:读《寻乌调查》有
黄学葶:读《反对本本主义
唐文倩:少一点视察,多一
曾涛:读《才溪乡调查》有
黄丹宇:毛选中看现代统计
赵梦琳:涂鸦杂感
冯艳琴:读《江村经济》有
龙益春:半供读学生的一天
 

曾柳臻:我的父亲

作者/来源:秋田 点击次数: 380



我的父亲

经济学  曾柳臻  20140700151

我的父亲曾泽卫,于1970425日,出生于广东省佛山市高明区更楼镇(由于多次变更行政区划,现已更名为更合镇)停步村的一户普通农民家庭,并从小就在村里长大。在他成年之前,他并没有离开过那一个小山村。我父母家中有四兄妹,长子是我爸曾泽卫、二儿子(即我二叔)曾泽民、三儿子(即我幺叔)曾泽勇,还有一个最小的女儿(即我姑姑)曾爱红。据我奶奶说,当时最小的女儿是在躲避计划生育中生下来的。奶奶特别疼最小的小女儿。在以前的农村,旧时取名一般时中间的字是按照辈分排的,最后的字才是个人的名字。姓名的产生揭示了一种血缘关系和家族关系,而人们长期按照“子辈谱”命名方式,更是有着浓厚的宗族观念和文化特色,表达着几代人甚至数十代人之间的血缘亲合关系,也是当时农村的一种习惯。说起我父亲的名字,我想起爷爷经常挂在嘴边的一个故事:“你父亲在1970425日出生的,我记得非常清楚。那天的前一天晚上,也就是1970424日晚上(据考证是19704242135分),我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东方红一号,发射成功。你爸就恰好在第二天就出来了。你爸出生的时候,国家发生了这么一件天大的喜事呢。所以,我就将你爸的名字取名为‘卫’了。”最后,就有了我爸的名字——曾泽卫。

童年

父亲的小时候,我是从爷爷和他口中得知的。过年过节的时候,我们家里人是会聚集在一起吃年夜饭,包括我们一家、二叔和三叔一家,还有爷爷奶奶。特别是过春节的时候,当我父亲喝多了几杯酒,就开始诉说他的童年。我总是很认真地听,想要了解父亲的童年是怎样的,想要知道父亲是一个怎样的人。我父亲从小就是一个很调皮的人,总是在村子里窜来窜去。村里的人几乎都认识我的父亲,每次我父亲经过的时候,都会说“这不就是曾志(我的爷爷)的儿子吗?”有时,他还会偷偷爬到别人家的院子里去偷吃番石榴、芒果之类的水果。以前,我爷爷一家都很贫穷,总是上一顿能吃饱,但下一顿又不知道吃什么的情况。而且,家里有老有小,还有四个小孩子。我还记得,有一年吃年夜饭的时候。我爸爸口里还咀嚼着饭菜,就开始说:“经常在家里找不到东西,然后我又嘴馋。我就到处窜来窜去,看看哪里的水果成熟了,就想猴子一样爬上树,摘几个水果下来,用衣服擦一擦,就直接放在口里吃了。有时候,就连擦的动作都省略了,直接就开始吃了。我有时还会给你姑姑、叔叔带几个回去呢!”说完爸爸就在那里哈哈大笑,引起了饭桌上的其他人也笑起来了。“我还记得,我经常因为调皮,被你爷爷赶出家门。我就找一个草堆当被子就又度过了一个中午或者晚上。哪像现在的你们,又嫌弃这里脏,那里脏的。那时候的我们,哪里都能睡,哪里的水果都能直接就吃了,不用担心农药什么的。还有以前河涌里的小鱼都能直接就煮来吃了。有时候,还是挺怀念以前的日子的啊。你们要珍惜现在的生活,你们这些没有经受过磨难的小朋友。”父亲时不时拿起酒杯,喝了几口酒,又继续述说着他的童年,仿佛有说不完的事情。

成年之时

我的父亲作为家里的长子,学习也不好。他在镇上最差劲的中学读完了高中,并参加了高考,可是落榜了(现在的他常常和朋友吃饭的时候,吹嘘自己:我也是曾经参加过高考的人)。无奈之下,父亲在找不到工作,也不想留在家里一辈子当农民。他决定去参军当兵,寻求一条出路。那时候,征兵单位选择军人的标准还不是那么严格。我父亲的身高(165cm)刚好达到征兵的标准,他幸运地去当兵了,而且还是一个通讯兵。那一年是19893月,还差一个月,父亲就满19岁。他独自一人,踏上了去当兵的路,在部队中磨练。在部队磨练了三年,他认识了许多称兄道弟的战友。每每战友聚会的时候,他们都会说起我父亲这位通讯兵。我父亲在部队的时候,会灵活地爬上电线杆,去整理通讯设备,缠绕电线等等。在部队的最后一年,父亲有幸可以去参加干部选拔考试,可惜父亲从小就不爱读书,再一次落榜了。父亲没能继续留在部队当干部,而结束了部队三年的生活,正式退伍了。1992年的冬天,他回到了家乡广东省佛山市高明区更合镇。结束了军人的生活,回到家乡的父亲既没有工作,又没有收入,回到了只能在家耕田当农民的处境。而我的父亲却想着男儿志在四方,不想一辈子都在村里呆着。就这样,他经历了几个月没有工作的日子。春节之后,1992314日,他迎来了退伍后的第一份工作,进入广播站工作。

这些年,他一直悔恨着自己没有好好学习,耽误了很多机会。而作为家里的长子,他也惦记着家里的弟弟妹妹,希望他们能够有出息,摆脱贫困的生活。1994911日,那一年是我三叔高考后的三个月,这已经过了一个暑假,而我三叔却迟迟未能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那一年,我爸正好在广播站工作了两年,当上了广播站站长,也认识了许多有文化的知识分子。我三叔是整个家读书最好的孩子。他在县城最好的高中——高明一中读书,也是当时最有希望考上大学的孩子,我爸一直希望自己的弟弟妹妹能够读上大学。那时,我三叔因为一直没有收到通知书,我爸就催促三叔去学校看看。911日,我三叔在那天就早早来到高明一中,想要问问有没有自己的录取通知书。而他等了一整天,都没有等到通知书。当时的通讯不发达,录取学生只能靠发放通知书来通知学生,所以要受到录取通知书才知道可以继续读书,而不像现在这么方便快捷地查询。我父亲则在家里困困等候,却迟迟未能等到三叔的消息。父亲当天晚上大约五点左右,他就打电话到大姑妈家,打听三叔是否拿了录取通知书。当时,三叔告诉我爸说,他还没有拿到,估计考不上大学了。而我爸在电话里对三叔说,肯定能够考上的,不管考到哪里,都要去读书。我爸赶紧吃了几口饭,就开着摩托车到县城找三叔了,而家乡离县城的距离大概51公里。当时,父亲和三叔碰面之后,他们到图书馆附近的水果店买了几斤水果(具体已不清楚),然后到老师家门口,敲门询问老师关于三叔大学录取通知书的事情。老师也很热心,立刻打电话到学校询问是否有录取通知书,接着老师帮忙到学校拿到录取通知书。当通知书拿到手上,那时候已是晚上9点,他们就连忙开着摩托车回到停步村的家中。他们收拾好行李,接着坐上十二点出发到湛江市的汽车,他们连夜赶到湛江市。一路长途跋涉,他们最后来到了广东医学院(现已更名为广东医科大学),也就是1994912日,这也是注册的最后一天。我叔叔赶上了,我父亲一直陪着他注册。后来,我父亲和三叔交待了读书的事宜就回家了。

现在

上了大学之后,我就很少回家了。每次中午回到家,映入眼帘的就是我父亲趴在木椅子上,手拿着一台手机在看着抗日剧或者正剧,这是我爸每天的休闲时刻。而我母亲则在厨房做着好吃的。有一次,我问我爸:“爸,你看过什么剧啦?”我爸一边看着手机,一边说:“雍正王朝、铁齿铜牙纪晓岚、亮剑、我的团长我的团、士兵突击……”我妈总是跟我埋怨父亲沉迷看剧的事情。有时傍晚,他们会去到菜地。有一次,我跟着他们过去了。菜地在我爸的朋友的一个葡萄园内,我爸妈把园角落的一块丢荒的地开辟来种菜。我爸妈换上用最普通不过的用橡胶做的水鞋。我爸拿着锄头,而我妈带上胶手套。我爸在一排土地上用锄头锄着泥土,来来回回很多次,把僵硬的泥土锄成松软的泥土。而我妈则在一旁拔着另外一块地的杂草,我去协助我妈拔草。父亲一边锄着土地,一边用袖子的一角擦着头上的汗珠。大约过了10分钟,父亲就拿出一把菜种子,开始撒种到刚锄好的那块土地。接着,他用一个水桶接来一桶水,慢慢地灌溉着刚撒种的地。而这时,我妈也已经拔完草了。他们俩一起收割可以吃的菜了。我看到了芥菜、葱、韭菜,还时不时和我讨论晚上要吃什么。我说:“我要吃韭菜饺子。”“好!回去就买猪肉,我也觉得好吃。”我妈笑着回答。如今,父亲的生活变得简单了。父亲下班之后,有时会在家里看剧,有时会去初中同学的铺位去聊天,有时会和我妈到菜地去种菜,晚上还会和我妈去散步。我们一家三口过着平凡的日子,享受着幸福的生活,不再担心温饱问题。

我的父亲虽然没有好好学习,却一直希望我能够获得知识。父亲一直用他的爱守护着我,让我能够不受干扰地茁壮成长。即使到现在,在父亲面前,他仍然当我是一个小孩子。他用他这四十几年的经历去教育我。我听着父亲说着他的过去,看着父亲的现在,写下父亲几十年来的片刻。希望以后当我看到的时候,我还能回想到父亲说着往事的形象。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16/12/22 0:02:18
当前页:1/2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