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类点击爬行
黄小燕:《江村经济》读后
黎东丽:读《反对本本主义
白周颖——《资本论》读后
李冠标:态度决定一切
陈彦涛:严谨、谦虚的态度
刘堃:调查,但不能偏激
刘元辉:让事实尊重你,就
林雨浩:凡事都要经过调查
杨志芳 :要让调查发言
梁雪婷:我们需要调查,更
陆腾飞:读《寻乌调查》有
李杰:莫使调查成“叼茶”
梁婵芝:读《寻乌调查》有
黄学葶:读《反对本本主义
唐文倩:少一点视察,多一
曾涛:读《才溪乡调查》有
黄丹宇:毛选中看现代统计
赵梦琳:涂鸦杂感
冯艳琴:读《江村经济》有
龙益春:半供读学生的一天
 

魏雨婷:小村庄里看国情

作者/来源:秋田 点击次数: 198

小村庄里看国情

经济学 魏雨婷 20140700128

如果要组织有效果的行动并达到预期的目的,必须对社会制度的功能进行细致的分析,而且要同它们意欲满足的需要结合起来分析,也要同它们的运转所依赖的其他制度联系起来分析,以达到对情况的适当的阐述。这就是社会科学者的工作。所以社会科学应该在指导文化变迁中起重要的作用。                                ——费孝通· 《江村经济》

 

《江村经济》是费孝通在英国伦敦大学学习时撰写的博士论文,费孝通师从布·马林诺夫斯基,在马林诺夫斯基的帮助下,这本书也得以在国际上一时备受推崇,费孝通也一举成名。这是一本通过实地考察,系统描述中国农民的生产、消费、分配和交易的书,其中对农村以家庭为核心的社会结构网络的描述,将农村的生活、经济、文化习俗等情况一一展现在我们眼前。本书也是国际人类学家、社会学家等了解中国农村的必读之物。

 本书主要从家族亲属的关系、财产与继承、职业分化、农业与土地、蚕丝业与贸易等方面,详细的记录了作者在位于长江下游的开弦弓村两个多月以来进行的调查和了解,并对一些当地的现象进行了自己的理论解释。作者采用实地考察的方法,又有较为翔实的数据资料作为支撑,让很多长在农村的人读完后感觉十分贴近真实生活。虽然是个案研究,不可能代表中国全部的广大农村地区,和其它的农村地区也许还会存在这比较大的差异。但是,也正是通过一代一代的社会学家、人类学家的努力,将一个一个的个案研究呈现在我们面前,将中国各个地方的一个个“小社会”拼接起来,才让我们看到了中国整个社会的“大图景”。不言而喻,这对于中国的发展、中国和谐社会的建构有着重大的意义。

关于中国农村的发展方向,在不同的时代背景下都曾经存在过各种主张的争论。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对于中国现代化道路的选择问题产生过激烈的争论,其中焦点之一是中国工业发展究竟是从兴办城市大工业开始还是走乡村工业化道路。费孝通选择后者,其依据源自于他对中国国情的判断和对中国未来走向的把握。

当时的中国面临着落后和贫穷的困境,而占据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的贫困又是困境中的困境。费孝通提出的一系列农村发展的主张,都深深地建立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他对中国几个地区的乡村的实地调查基础之上,“广大农民生活的痛苦”是一个宽泛而抽象的概念,要找到农村困境的症结,必须在历史的维度和动态的机制之下对乡村社区展开调查分析。《江村经济》是费孝通理解中国农村困境的根基。

在《江村经济》一书中,费孝通采用了人类学的研究方式对开弦弓村展开调查。本书主题是江村经济,但它不仅仅将研究的范围局限在农民的生产经营活动之内,而是将开弦弓村的自然环境、农村社会的生存形态即家庭和与之相关的亲属关系、社会生活的各项制度都做了细致的考察。费孝通广泛收集资料,并加以整理归类。他在分析材料的时候也很明显地受到功能主义影响,将乡村文化的形态变迁与当地村民的现实生活需求相结合起来进行一种因果分析。但这种因果分析并不是绝对的单向决定性,而是多种因素以人的需求为核心,在历史的沉积之下,建立起了难以分割的相互关系。

比如,费孝通认为家庭手工业的衰败使得当地农民收入锐减,生活陷入困境,在无法开源的情况下,家庭选择了节流的方式,逐渐发展出了“小媳妇”的婚姻制度。由于童养媳的方式能够使男方家庭节省很大一笔婚礼开支,所以这一制度在经济低迷的时候开始出现。这看上去是农民为了生存而对文化制度作出的适应性调整,但是在现实的农村社会中,小媳妇制度虽然能够节省家庭开支,但小媳妇在婚姻仪式中没有经过传统必须的社会关系建立和互动过程,因而也在无形之中使该家庭的亲属网络和社会关系遭到损害。而这并不利于家庭在将来进行亲属之间的互利互助,因此小媳妇制度在农村并没有得到人们在传统道德方面的正式认可。

从费孝通对于小媳妇制度的描述中,我们可以很明显地发现,乡土社会在费孝通的研究中,是一个立体的、复杂的、具有历史传统的实体。土地制度和人们利用土地谋生的方式固然是农村社会区别于城市或者其他社会形态的主要方面,它可能是核心,但它不是孤立的核心。如果我们像费老一样,认识到了乡土社会的内在联系性,就应该能够认识到,对于这样的具有自身传统和习惯的社会进行改造,绝不能够走一条釜底抽薪的道路,即所谓的西方现代大工业的道路,让农村凋敝,使劳动力大量流向城市大工厂,成为廉价劳动力和发展现代工业的廉价燃料。费孝通认为,这样的发展方式对于农村来说,会带来灾难性毁灭性的的影响。


编辑:admin 添加时间:2016/12/15 19:17:26
当前页:1/2 : 首页 : 上页 : 下页 :尾页: 转到第